師父讓我看到了法中的一層內涵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我得法二十二年了,但這麼多年來,學法時總溜號,心也不靜,睏魔干擾也不斷,心裏很苦,很急。記得師父說過:「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1]。

自己學法不紮實,實修不夠,每遇到矛盾很少向內找,即使找了也沒找到根,遇事都向外看的多。對家人也產生很多怨氣,怨恨的心也很重,自己也覺的這樣不行,但提高還是不大。

回想自己,長期以來很多執著心沒去掉,尤其是不懂得寬容別人,想當然的就認為別人應該這樣那樣。這種要求別人的心強烈到完全不知是自己要去的執著。自己吃了很多苦還覺的委屈,但就是不知道要去這個執著心。還有很多其它的各種執著心。弟子到現在才真正體會到一點點師父講的法:「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2],修煉絕不能是混事,修煉大法是無比嚴肅的啊!

自己對丈夫總是想他應這樣那樣能做好一點,這樣家庭會更好一些,能把孩子管好,幫我分擔點家務,給我騰出點時間來多學法,總之對他總有要求,執著常人的東西很多。

二零一九年底的大年三十晚,我還在工作加班,眼看天黑還沒做完,於是忙著趕快弄完回家,想著他做了甚麼樣的年夜飯。等我進屋,看到桌上兩個盤子,是他和孩子已吃過飯,他倆各自在自己房間裏看手機,也不打聲招呼,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心想過年啊,當時也沒想到向內找,真想轉身就走,但一想有孩子,不能走,很生氣的跟他說了兩句,結果他還火了,拿孩子來出氣,快動起手來了,孩子帶懂不懂的,我趕緊阻止他,他把我推開,兒子看他推我,這下可不幹了。我趕緊把兒子房間的門關上,心想這叫甚麼呀?大過年的,平時也沒這樣,自己覺的不對勁,大概知道是自己錯了。

靜心找了好幾天,才明白是這顆要求別人的心遲遲沒去啊!歸正自己後,更明白修煉人只要對常人還抱有任何一種執著不放的心,都會在碰撞中讓你去掉,隱藏的很多人心觀念沒去掉的,都得去。生生輪迴為此生,到這關鍵時刻了,怎麼就那麼難去人心呢?想起了師父的詩《斷》:「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3]。

今年四月初的一天,我剛對一個朋友講完真相回來,拿起《轉法輪》,背到第一講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2]一節時,我忽然明白了甚麼,再接著往下背 ,彷彿師父是在告訴我:該提高了,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了,有新的標準了。

在我的層次上,看到「棒喝」這兩個字,這就是對我的棒喝啊,師父為弟子都急得不行,因為我的標準太低了,再不「棒喝」,千萬年的等待可能會毀於一旦。「要自己悟」[2],實修向內找,甚麼事情都要自己悟,不能夠總是找同修討論。我身邊也不常有同修,不能有這種依賴心,所以悟都要靠自己。

「幾百年都過去了,可現在還有人死抱著禪宗的理不放。」[2]回想這幾百上千萬年都過去了,輪迴中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好不容易等來了師尊傳的大法,而我還死死的抱著人的東西不放,沒擺正自己的位置,通過這幾句法所展現出來的、突出的法理全是在指出我當時的狀態。「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開功開悟之後,不是一下就達到如來這個層次了。他在整個四十九年的傳法當中,也是在不斷的提高著自己。」[2]。師父對我「棒喝」後,又慈悲的鼓勵我要不斷的提高。僅通過這短短的一段法,師父就給弟子展現了博大精深的法理內涵。我感動的哭了出來,流著淚不停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千言萬語的激動匯聚成謝謝師父。

師父說:「這部法啊,只要守住他去修,甚麼都能得,那是一定的,所以大家只要認真去學,和我講是一樣的。」[4]真的,我的經歷讓我感受到的大法中只是幾句話,就能領悟到裏面的法理是無限的,使我的內心為之震撼,如果能看到更多的層層法理,那真是妙不可言啊。曾記得同修說的:師恩大、師恩重,都不能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我總是做的不夠好而失去很多提高的機會,我修好的神的那一面感受到師父為我操心,常常是說不出的想著師父就淚流滿面。我就在想是我做的不好、師父為我承受太多而流淚,要做好了,可能是高興。想念師父時,就背師父的詩詞:「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斷 元曲〉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20/185942.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