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大法後 婆媳成朋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幾年前,兒媳進了門,開始是不錯,愛乾淨,又勤快,特別是支持並相信大法,所以一家也很融洽。

可是慢慢就變了,因為現在農村,娶媳婦很難,女方財禮價太高,進門甚麼都不管,婆婆伺候,張嘴等吃,伸手要錢,不行就離婚。年輕人認為就是應該這樣,慢慢的吵架就越來越多了。

以前兒子在天津上班,所以我和兒媳吃住一直在一起。一次,兒媳對我說;成成(我兒子)那招工呢,我在網上查到了。因為兒媳想讓她的姐妹去上班,可兒子一直沒管。我說;你就別管了,他肯定有他的想法,再說又不是你想上班。她立刻變臉了;你就會向著你兒子。我說,我向著他幹啥,你們的事我從來不管。就這兩句,兒媳拎著行李離家出走。

還有一次,我下地回家,進家後,看見院子很亂,也不知怎麼回事,鄰居全跑來了:你兒媳又回家了。我問;為啥?鄰居說;你兒媳真猛,一拳把窗戶玻璃打碎了,把你的手機給摔了,又打你兒子,成成急了,給了她兩下,這下可捅馬蜂窩了,(兒媳)就像瘋了一樣,又跳又罵,打電話把她哥嫂喊來了,她哥嫂把她接走了。我沒有甚麼反應,因為經常打架,使我筋疲力盡,三天小打,五天大打,打了就跑,接回來還是如此,真不知道甚麼時候是個頭。

最後這次大約是在半年前,家裏洗澡管接頭漏水,兒媳從網上買來接頭,吃完晚飯,讓丈夫與兒子給快點接上,丈夫說,竟瞎買,這也安不上!說完,就回老家了。這下就激怒了兒媳,把接頭直接給摔了,大叫大嚷,找衣服回家,我坐在床上渾身哆嗦。

兒媳臨走,又轉向我:「哪次打架都是你挑撥,你就是我的剋星。」這兩句剜心的話使我真的忍不住,我反問她:「你說說,我挑撥你們啥了?」她說:「我自己察言觀色,還看不出來?!」兒媳又走了,我從心裏對師父說:一切請師父安排。這次有一個多月才接回來。

有幾天,我一直和一個同修講家裏的事,特別是兒媳每次無理取鬧,我記得特別清。同修說,不能老想別人的不好,要聽師父的話,向內找。我愣住了,這才從氣恨中回過神來。

我開始用心學法,向內找,用法對照自己的言行及所思所想,這一下才找到了根源。我由於對兒媳的成見,幾乎不願和她多說話,但心裏卻總打架。我修煉這麼多年,與公婆與妯娌相處都挺好,可兒媳怎麼就不行呢?我看到了自己埋藏很深的恨,根深蒂固,從一點點小事積累加深,真是與師父講的法背道而馳還不自知。每次打架過後,我都做到表面的忍,甚至於還退後一步,但總覺的自己委屈,因為沒有真正實修,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所以才覺的委屈。

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師父還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原來我總把自己當作高高在上的長輩,所以對兒媳總是挑剔與不滿,我下定決心放下那所謂的面子,把她當作自己的孩子,就像遠嫁回娘家的女兒,她可以甚麼都不幹,我就是對她好,從自己一思一念中改,從自己的心裏改,哪怕一點點對她負面的想法都不讓自己有。

還有一點,兒媳屬於外向性格,生氣、高興、吃飯,嘴都不閒著,我以前聽不了兩句,就趕緊跑。現在開始接受她的叨叨,讓自己忍住,在兒媳心情好的時候,與她交流在法中的體悟,修口的重要性,及平時的一點建議,她都慢慢的接受了,還開始認真讀起了《轉法輪》,有時我們一起讀,有時交流自己的認識。

慢慢的兒媳變了,穩重了,不吵鬧了,打掃房間,帶孩子,做飯,我不在家時,她把家裏打理的井井有條。我跟她交流說,我多數也是站在自私的角度思考問題,才使矛盾越來越深,我沒聽師父的話沒真正實修。兒媳也找到了愛發脾氣的根就是疑心太重,對別人都不信任,我也把自己從法中理解的慢慢跟她講,她也接受了。

總之,我們的關係已經不是水火不容,而是能交心的朋友了。我也徹底改變自己,就聽師父的,按師父法中要求的真正的實修。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兒媳,也救了這個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