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隱藏在習慣背後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一路上磕磕絆絆。經歷過被勞教、判刑的迫害,因為心中一直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走了過來,但深刻的教訓也使我明白了實修的重要。

隨著環境的寬鬆和生活的安逸,修煉變的懈怠了,放鬆了對執著和人心的警惕,從而造成自己要去掉的東西意識不到,最近發現自己有一個隱蔽很深,從前又意識不到的問題,經歷多年的表現直到今天才發現問題的嚴重和背後隱藏的諸多執著。

前幾年有同修給我指出:「你答話為甚麼老是問句?」當時我一頭霧水反問道:「怎麼不對嗎?有甚麼問題嗎?」(還是問句)。後來同修又說過一次,我才開始看自己,當時沒找到是甚麼執著,只知道是黨文化的表現。

後來,發展到和我很熟悉的人都不太喜歡聽我說話,即便我說的有道理,聽我說話人也感覺不舒服,甚至很了解我的人都習慣了,認為我就是這樣直腸子的人。在講真相中感覺自己說話好像有對別人不好的東西,講真相效果也不好,這時我才開始思考自己到底問題出在哪裏。

我說的話是為他好,怎麼會給人造成不好的印象?

在一次煉動功中自己在想這個問題時,感覺自己的思想一下子變的很慢很慢,看到自己在回答對方時使用問句,背後隱藏的好多人心、觀念:

1、開脫責任、保護自己,比如在有人說我為甚麼這麼做時,我都是習慣性的說:「不這麼做怎麼做?」言外之意就是我當時沒有別的選擇,換了誰都得這樣做,我這麼做就是標準答案了。把自己做的不足的責任推卸給客觀原因,從而保護自己。

2、反擊對方,對對方說不符合自己觀念的話蔑視、不屑一顧。有一次同修說要交流一下,說來接我,在車上同修說你沒開車啊(因為有時自己也開車)?我當時反問道:你不是說接我嗎?那我開車幹甚麼?沒有平和的回答。我當時的思想是覺的同修應該想到,問這樣的問題是幼稚,說話不動大腦,太笨,所以我用語氣強的問句反駁對方。

3、不願對方質疑自己的判斷、不容許有不同於自己的聲音、強制對方接受、爭強好勝。比如有一次單位領導(也是同修)讓我給暖氣刷塗料。我刷暖氣時沒有把暖氣裏面的縫隙都刷上顏色,留了一點最裏面的縫沒刷,領導就不高興要我繼續刷,我當時不想刷了,就和她爭執起來,一連都是問句向對方發難:樓下的暖氣就這麼刷的,我為啥不能?你為甚麼就看這暖氣不順眼?為甚麼非得就注意這不起眼的地方?你為甚麼這麼多事?等等都上來了,當然這裏也有對同修的觀念在裏面,但是都在利用自己的嘴在具體的表現。

當我意識到我經常使用問句的動機後,才知道為甚麼我說話會給人不好的感覺,也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不向內找,隱藏的執著心就會發揮作用,就無法提高層次和境界。師尊在法中說:「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1]以前看到這句話只覺的為別人好就可以達到標準了,現在看來只有沒有自己的目地和認識的為他才是夠標準的,才是真正為他好,才具備法的力量,我也深刻的體會到「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

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