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修心性的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七月走入大法修煉的。師父一再叮囑我們要修自己、向內找,告訴我們這是個法寶。師父說:「要在你心中修,要在你心中下功夫,找你自己的弱點、缺點,把它連根拔出來。你的心性達不到標準就永遠不能圓滿。」[1]

在師父的不斷點悟和引導下,我重視在平時的點滴小事上、在一思一念的言行中、在與人發生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把別人的表現當鏡子照自己,心性得到不斷的提高。下面把這方面的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在學法時,每次讀到:「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於他看病的時候想甚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2]這段法中的那個「我」字就突現出來,而且「我」字特別大。直到我意識到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趕快對照法找自己,找到了強大的「自我」和「求名」的心。

還有每當讀到「他以為他比別人高明,他了不起。」[2]這段法時,也是字特別大,特別顯眼。這次很快意識到了是師父在提醒我,有高高在上,自覺比別人強的心。

師父一次又一次的苦心點化,使我在平時注意事事對照大法發現並修去「自覺自高自大」和「求名」的心,並且一次比一次弱,找到了自己好為人師,愛指導別人,幫人出主意,覺的比別人高明、居高臨下的高傲心、自我膨脹的心、證實自我的心、顯示心等強大的自我,久而久之,形成了同修對我的依賴心,有的說,你可來了,就等你拿主意呢!我心裏還挺受用。可是猛然一驚,這不對頭啊,拿主意的是師父、是大法。以後我也特別注意修去這些以前覺察不到的執著心,儘量做到處處事事以法為師。

師父說:「如果只改變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質不動,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時候,到了關鍵時刻,它還會反應出來,所以不改變人心,只是一種假相的掩蓋。必須從本質上發生變化才能是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說,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3]

有一次,有個親戚打電話,說了不好聽的話,我立刻悟到這是給我提高心性的,雖然心裏不太舒服,但心中暗暗慶幸:我守住了心性 ,忍住了。在旁邊的丈夫聽到了,非常生氣 :她是個甚麼XX,敢對你這樣說話,再不要和她來往了。一連幾天,他天天念叨這件事。我想:他為甚麼念念不忘呢?是不是還有我要修去的人心呢 ?靜下心來向內找,果然,找到了對好幾個親戚朋友的怨恨,我以前幫過她們大忙,她們現在不上門了,現在的人真沒良心!這些以前都放下了,又翻出來了。我意識到:那是表面上放下了,在心底深處還固守著那個東西,所以師父又把它暴露出來,讓我徹底清除它。向內找,找到了施恩圖報的心、指責抱怨心、不讓別人說、不愛聽不好話的心等等,都是用常人的理去要求別人、衡量自己,都不在法上,都是常人的東西,全部連根拔出來,徹底清除,每次發正念加上這一念。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和發自內心的愉悅,因為那些敗物沒有了,心中沒有了怨和恨,只有寬容和理解,心容量擴大了,自己感到又昇華上來一點。

十幾年前,女兒在電腦上算命,說我的壽命是七十三歲,我想,那個時候早就法正人間了,並盼望著在到這個年齡之前快結束這場迫害,跟師父回家。這不是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了嗎?在修煉過程中,一直想擺脫這個陰影,修去這個怕死的心,覺的越來越淡了,好像已經去了一樣。其實它一直沒有完全去掉,偶爾的還翻出來,讓我感覺到它還存在。 修煉人必須放下生死,這一關必須得過好,否則就一直在人中打轉轉,就跳不出人的殼。

師父給我們指出:「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4]

我想:我已經得法了,一切有師父安排,我怕甚麼呢?我儘管在大法中修,其它甚麼都不管,都放下,這些心、這些念頭都是邪惡打進來的,不是我的,我不要,心中沒有生、死之念,所有的執著都不是我的,都不要,都滅掉,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是純淨的,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邪惡就沒有招,就自滅!念正了,感覺心裏的壓力沒有了,那個在心底深處的埋藏很隱蔽的那個頑固的東西被師父揪出來拿掉了,心也踏實了。

又一次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的殊勝偉大。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