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早已給我們鋪好了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一日】最近在我身上發生的幾件事情。今天我想談一談通過這幾件事,我學會了放下人的觀念,走出常人的思維模式,站在法上思考問題的經歷和體會,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是屬於閉著修的,甚麼也看不到,憑悟而修的那種。我的特點是做事認真負責,小心謹慎,追求完美。由於受這些觀念的影響,凡事都得認真思考,生怕出現紕漏,想儘量周全。所以,我活的比較辛苦,甚至很累。過去認為這是我的優點。修煉後,逐漸認識到,這些常人中的優點,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恰恰是我修煉的障礙。我也總想把它們去掉,可是遇到事情,這些觀念就先跳出來,為我出主意,想辦法,使我陷入人的思維模式中不能自拔,干擾了我在法上認識法。有時我也感到很煩惱,但又無奈。

慈悲的師父看到我實在是悟不出來,通過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啟發我的正念,讓我真正看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人的思維不但是徒勞的,無用的,反而是我修煉提高的障礙。

一、尋找同修

離開家來到外地給女兒看孩子,已經好幾年了。我一直想與當地的同修聯繫。為找同修,我經常去公園、人多的地方,覺得在這種地方可能比較容易見到來講真相的同修。結果好幾年過去了都沒有碰到。

有一天,在一個小服裝店給店主講真相,她告訴我她認識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姐經常來她店裏。我非常高興,心想終於能找到同修了。從此以後,我就經常去那個店裏,希望能碰上那位修大法的大姐。結果去了一年也沒碰上,店主也跟我說,不知為何那位大姐這一年沒來。一次我去小店,店主說,那位大姐剛才來過了,走了不到十分鐘。

我非常沮喪。心想為甚麼就碰不到同修呢?我到底哪兒錯了?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切磋是師父留下的修煉環境,沒錯呀,可為甚麼就找不到同修呢?我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小店,開始向內找反思自己:

到女兒家以來,心情一直不好,覺得離開了原來的修煉環境,離開往日的同修,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問題也不能與同交流切磋,感到孤獨和寂寞,常常心裏鬱悶。而且,在尋找同修時,又是抱著強烈的執著在求。我問自己:這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嗎?絕對不是!這是人心,是執著!

想起《轉法輪》中師父講的法:「還有一部份人追求開天目,卻越練越不開,甚麼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沒有。越求呢,它不但不開,反而從他天目裏邊還要溢出一種東西來,黑不黑,白不白的,它會把你的天目蓋住。時間長了之後,它會形成一個很大的場,越溢越多。天目越不開,越追求它,這個東西溢出越多,結果把他整個身體都包圍住,甚至於它的厚度還很大,帶了很大一個場。這個人天目要是真的開了,他也看不見,因為他被自己這種執著心給封住了。除非將來他不再去琢磨它了,完全放棄這種執著心的時候,它會慢慢的散掉,但是要經過很艱苦的很長的一段修煉過程才能去掉的,這就很不必要。」

這不就是說我嗎?過去,我認為這段法與我關係不大,因為我不追求開天目。現在我明白了,追求甚麼也一樣,在另外空間裏都是物質,越求越沒有。我抱著這麼強烈的有求之心,用人的辦法去尋找同修,怎麼能找到呢。在這個問題上,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有序安排的,而不是自己想當然的給自己安排。

認識到自己的執著,我跪在師父法像面前跟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再也不執著找同修了。一切聽您的安排。」漸漸的這個心放下了,也很少去那個小店了。

有一次,路過那個小店進去看看。店主說:你怎麼不來了,前兩天那位法輪功大姐來了,我把你的情況告訴她了,她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說讓你給她打電話。我正等著你來呢。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在店主的幫助下,我很快與同修聯繫上了。

二、巧遇處長和老同學

我原來在行政機關工作。在「7﹒20」前,我給處長介紹《轉法輪》,她看後覺得很好,可是她說她沒有時間修煉。「7﹒20」後,我被邪黨迫害,上級有關部門也給她施加了很多壓力。過去我有機會就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她也認同。後來隨著迫害的升級,她也產生了怕心,就不太敢聽我講真相了。

奧運會前我被非法勞教,之後再沒回單位上班,也再沒給這位處長講過真相。後來我又去了外地給女兒看孩子,更沒機會與她見面了。但是,我心裏一直惦記著她的「三退」之事。

今年,我有機會回自己家住幾天,聽老同事說這位處長也退休了。我想這次定要找到她,給她講真相勸三退。我準備了見面禮物去了她家。

我們聊了一下午,給她講了一些真相,她也認同,認為邪黨很不好。可是當我勸她「三退」時,她只是笑,不表態。臨走時,我要給她真相資料,她也沒要。

回到家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如果這次不勸她三退,甚麼時候才能再見到她呢?再去她家吧,覺得不合適,因為我現在與她沒有任何工作關係了,怕引起她的反感,反而對勸退不利。那幾天,我心裏真的很難受。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就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把自己的想法向師父說了一遍,請求師父慈悲加持、安排,讓我再與處長見面,讓她能「三退」得救度。

過了兩天,我鼓起勇氣,準備再去找處長。但是,到了車站時,突然改變思想不想去了,我就改變了行程,去了另一個地方。又過了兩天的一個下午,一種強烈的念頭出現在我腦海中:「找處長去!」看了看牆上的鐘,已經是下午三點了,去她家路上就得一個多小時,太晚了,今天不去了。可是,我甚麼也幹不下去,就是想去。我想與其甚麼也幹不了,那就跟著感覺走吧,就當出去遛彎吧,我就拿上給她準備的真相U盤,匆匆出發了。

當我坐車來到她家附近時,已快五點了,我一邊走一邊想,快到吃晚飯的時間了,我現在去她家也沒有個合適的理由呀,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去她家。走到她家附近的服裝市場了,那就先去市場逛一逛再說吧。在市場裏逛了一會兒,實在沒有心情看服裝,就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發正念,讓處長出來。就在我將要走出市場時,不遠處的一個攤位上掛著的一件衣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於是就向著這件衣服走過去。

出乎意料的是,處長剛買好了衣服迎面走過來。看到我她覺得非常意外,激動的說:「怎麼這麼巧,在這裏能碰到你!這麼大的市場,就是約好了,也很難找的到啊!這是不是你常給我講的緣份呀?」我說:「是,當然是緣份。」她抱歉的說,「我的東西已經買完了,女兒等著我回去看孩子做飯呢,我不能陪你了。」我說,我也不逛了,跟你一起走吧。

我倆走到市場門口,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她說這麼大的雨我也回不去了,咱倆找個飯館吃飯吧。

在吃飯時,她跟我講,前天她回老家看她媽媽,去了一天。我心裏想,怪不得我前天想去找她,到了車站又改變主意了呢,是師父不讓我去啊。聊天中我自然的又給她講了真相,勸她三退。這回她明確表態「一定要退」並且收下我給她的真相U盤。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剛才發生的一切,不由得流淚了。心裏不斷的說:「師父,謝謝您!您時刻就在弟子身旁,弟子想甚麼您都知道。」

給處長辦了三退,把家裏的事情辦完,我又去了女兒家。在路上我就跟師父說,讓有緣人能與我相遇,來聽真相得救度。

有一天,我去找同修,因為我對當地的地形不熟悉,就按別人告訴我的行車路線坐上車。快到時,我忘了在哪一站下車了,就問了司機。司機說,到終點站下車。可我明明記得別人告訴我,不用到終點站下,可是司機堅持讓我坐到終點站。別的路線我也不認識,只好坐到終點站了。

下車後,我向路邊的一位女士打聽去同修家怎麼走,說話間,我覺得這個人有點面熟,讓我想起四十年未見面的一位同學。我提到那位同學的名字,她說,我就是啊!老同學見面,相互問候後,我很快切入主題給她講了真相,並給她和她丈夫及兩個孩子做了三退。

這兩件事情,使我真切的體會到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們。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師父早就給我們鋪好路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三、換充值卡

我平常用手機講真相。有一次我去手機市場買了一千多元的聯通充值卡,當時我也沒有多看就收起來了。過了幾天要用的時候才發現賣卡人給我的是移動充值卡。我就去市場找賣卡人給我調換。賣卡人說,充值卡一旦售出,就不能再退換了(因為容易造假)。我當時甚麼也沒有想。這時一個與賣卡人熟悉的人一邊走過來一邊說,給他來兩張移動充值卡。他好像是聽到賣卡人與我的對話了,看著我手裏的卡問我,一共多少錢,我說:一千多元。他就讓我先給他兩張,並讓賣卡人幫他充上。兩張卡都充值成功。賣卡人說,「看來這卡是真的,我給你都換成聯通的吧。」

我知道這又是師父為我化解了這個難題!

其實,在我的修煉中,類似的事例還有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經歷這幾件事後,我的思維觀念也有了很大的轉變。現在遇到事情,我不像過去那樣用人的思維苦思冥想了,能用法來思考問題了。現在不論碰到甚麼高興事、麻煩事、傷心事,只要是讓我動心了的,我就知道一定是觸動了我的哪顆人心了,一定有我要去的執著。因為神是不會動心的。我就要把這個讓我動心的執著找出來,去掉它。現在我的雜念越來越少了,心也清靜多了。 感謝師父慈悲加持!

我也深刻悟到:人心是最無能、最無用的,它只能在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上製造障礙,增添麻煩。放下人心、放下人的執著、放下人的觀念、放下人的思維,無條件的同化大法,用法的標準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就能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就能完成史前大願,就能圓滿隨師還!

我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跪拜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