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緊的追隨 默默的圓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十幾年來,在修煉途中,我從未見過另外空間,很少做夢,也沒有多少感覺。我只是像一株低矮的小樹,仰望著,渴求著,追尋著來自高空的陽光雨露。師尊光燄無際的智慧、浩瀚無垠的慈悲,照耀著我,滋潤著我,育我成長,催我茁壯。

一、上明慧,心豁亮,重大問題不迷茫

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煉功點散了,得不到來自師尊和大法的任何信息,我感到自己好像失群的孤雁,在茫茫迷霧之中無助的哀鳴。

二零零零年初,聽說有個我們自己的網站,叫明慧網,我當即萌生了一念,想要上網。可是,怎麼上?一頭霧水。也正是在這時,我因不放棄修煉被迫離開工作崗位,提前退休。這使我從繁忙的工作中解脫出來,有了充足的時間。原來工作中我也用電腦,但只是寫東西時當筆用。那時視窗操作系統還未普及,用DOS系統要記很多操作命令,很繁瑣,加上當時認為它是外星人的東西,唯恐避之不及,所以除了會打字以外,其它技術我一直不想學,也就一竅不通。

為了上明慧網,我開始「親近」電腦,成了搞電腦的常人朋友家的常客。記得有一次在那個常人朋友家請教上網的事,他們說到「貓兒」,我脫口而出:「甚麼是貓兒?」他們夫妻倆相互對視著,竟然半天說不出話來。他倆都是電腦工程師,後來我才明白,我當時的起點太低了,低的出乎他們的意料,我真的不知道上網還需要一個俗稱「貓兒」的「MODEM」(調制解調器)。

可是,就是這樣的電腦基礎,就靠僅有的一台老舊的台式電腦,通過電話線,我硬是上了網。而且,通過搜索代理等方法,終於登錄了明慧網,當時是那樣的激動和喜悅,真像回到了久別的家園。雖然由於方法比較原始,上明慧很困難,有時折騰好半天才能上去,可是,畢竟得到了來自大洋彼岸的信息,特別是看到了師尊的新經文,心一下就亮堂了,知道怎麼往前走了,就像夜航的船隻找到了燈塔一樣。我用自己當時有限的電腦技術把明慧的文章複製下來,一篇一篇排版,然後打印成獨立成章的單張,傳給同修看。同修再一個傳一個的傳給其他同修。新經文出來後最多時要打印六十多份。在那黑雲壓城的日子裏,面對殘酷的迫害,憑著對師尊對大法的堅定信念,也靠著明慧的強有力支撐,我和同修們走了過來。

此後,我一直把上明慧網,當作生活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事,十幾年來從未改變。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日子裏,在被綁架到洗腦班強行洗腦回到家的當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機上網,看明慧。

七二零後,同修們說的很多的一句話是「跟上師父正法進程」。怎麼才能跟上呢?我體會到,首先是學好法,學懂和銘記師尊傳授給我們的法理,這是基礎。學不懂,學不紮實,法理不通,其它的都白搭。其次,是要保持一個暢通的信息交流渠道。在現今中國大陸的特定環境下,就是要保證能持續、安全、穩定的上明慧網,從而能在重大問題上看明慧的態度。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為弟子們在世間開闢和加持的修煉與提高的一個重要途徑。

這些年來,由於自始至終堅持上明慧網,我在重大問題上真的沒有迷失過。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開始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在網上陸續刊登。只要登出來一篇,我就下載一篇,從第一評直到第九評,刊登完畢我也下載完畢,隨後排版打印出來,反覆認真閱讀,很快領悟了其意義,進而身體力行,以各種形式去傳播。神韻演出是師尊親自做的項目,意義重大,我連續多年盡可能在第一時間完成神韻演出大陸版光盤的下載和製作,並將數據文件傳給同修,共同大量製作。最近的「訴江」也是一樣,收到有關信息後,我的第一念就是「這是師尊的布局,師尊正法到這一步了」,沒有甚麼猶豫,就寄出來了給兩高的實名控告信。我在自己的實踐中確實體會到,堅持上明慧網就會心明眼亮,不迷不惑。

隨著社會上互聯網技術和電子設備的日新月異,我的上網條件不斷改善:甚麼寬帶提速、光纖入戶、無線路由器,應有盡有;專機專用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塑封機,一應俱全;方便快捷的自由門、無界瀏覽使「翻牆」變得輕而易舉,然而,萬變不離其宗,一切都是為了上明慧網,為了追尋師尊,聆聽師尊教誨,為了緊緊的跟隨師尊,寸步不離。

明慧網真是越辦越好,版面幾經調整,更加光彩奪目,欄目設置清晰明瞭,各種資料豐富多彩,浩如煙海,只要登錄上去,你就會發現,要甚麼有甚麼,那是個寶藏!

二、天地行,好課堂,磨刀只為砍柴忙

最初,我靠請教常人學到了上網的基本常識,購買了硬件設備,可是,往後做就指望不了人家了。因為我們上網和做資料在安全方面的要求極高,甚至到了苛刻的成度,常人理解不了。半路出家,基礎薄弱,又沒有「外援」,怎麼辦?常言道:「拙人早起身,笨鳥晚歸林」,我只有一條路,就是以勤補拙。為了解決安全上網的一系列問題,為了做出講真相需要的各種資料,我以技術網站為課堂,一點一滴填補知識的空白,一招一式學習同修們的成功經驗,上「天地行」,多年來從未間斷。我的方法比較原始,比較笨。我並未在技術論壇上發帖子提問,而是針對需要解決的問題,瀏覽有關版面,將相關帖子保存下來,相關軟件下載下來,離線後分門別類建立文件夾保存好,再仔細研讀。這樣,我就有了反覆琢磨的時間,反覆鑽研的餘地。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我有更廣泛的機會涉獵方方面面的技術問題,儲備了各方面的技術資料,一旦需要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和途徑。

例如,為了應對改裝Win7,我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微軟終止對WinXP支持的前後將近一年時間裏,全力以赴的跟進天地行有關討論,保存下來的資料裝滿了整整一個硬盤分區,花了大量時間反覆研讀並試著操作。最終,將自己和周圍同修的若干部電腦,包括預裝和未預裝正版Win7的各種不同品牌筆記本電腦,全部成功安裝了乾淨的符合我們需要的Win7系統,並且都有正版授權,可以長期安全使用。當然,絕對未使用天地行論壇確認之外的任何常人軟件。

每一部電腦裝的如何,直接關係到使用電腦的同修的安全,要對同修負責,所以我要求自己每一步都必須做到可丁可卯,有充份把握。我的做法是:

第一,絕對按照天地行技術論壇確認的方法做,也就是按各個版面置頂帖子中的方法,絕對不使用未經確認的常人軟件,所有軟件一律來自天地行或由天地行確認推薦的鏈接。這不僅體現在一部電腦的初裝上,也體現在後續的維護上,比如每當提示安全方面的問題和需要採取新措施時我都及時為同修的電腦做好。

第二,裝電腦每一步都力求做的最完善,從官網上下載驅動、安裝原版系統和各種乾淨的軟件、建加密盤、備份,所有步驟一絲不苟,稍有不妥就推翻從新來。為了方便維護,我通常邊做邊記錄,這些年,筆記記了五、六本。

第三,教同修養成良好的上網習慣和嚴格遵守操作流程的習慣。同修們使用電腦大多處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態,所以要經常反覆提醒其遵守和執行安全措施,否則容易在懈怠時不知不覺的出現疏漏。

十幾年之間,我陸續安裝和維護了十多部電腦,沒有在安全方面出過問題。當然,由於同修們各自修煉狀態的差異,即使用同樣的方法,安裝同樣的系統和各類軟件,電腦返回到我這裏「住院治療」的頻率也各不相同。有的反覆出問題,必須「動大手術」,個別的甚至徹底重裝過五六次。有的就比較「皮實」,很少「鬧病」。我家書房裏除了我自己的幾部筆記本外,時不時有同修的筆記本光顧,多的時候同時來好幾部,「主人」「客人」擠在一起,好不熱鬧。

為了做出講真相需要的各種資料,我從基礎學起,一點一滴的學,紮紮實實的做,不怕麻煩,不畏難。比如做光盤,早先網上還沒有提供現成的「翻牆」小光盤,我講真相時感覺非常需要,就在學會了轉換視頻格式,製作自啟動菜單、播放菜單和盤貼等等之後,自己做出包括視頻、電子書和「翻牆」軟件的自啟動小光盤,配以穿插著卡通圖案的說明,當面送給年輕人,深受歡迎。後來網上有了專業同修製作的高水準的「翻牆」小光盤,我就下載製作出來,又附加上一份簡要的使用說明,當面發放時再扼要講清使用的意義,收到很好的效果。

前些年我經常跑電子市場,中關村是我常去的地方。大到電腦、打印機,小到MP3及各種耗材,我幾乎無不涉獵。當然,除了我們做正事需要以外的,諸如照相器材之類,我看都不看。那時我已經奔六十歲了,在滿眼看去都是年輕人的高科技場合,多少有點個別。可是談起來「有鼻子有眼」的,人家覺得這是個搞專業的「教授」。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師尊賜予弟子們超常的智慧,使我們擁有全世界頂級的電腦和網絡專家,擁有固若金湯的大法網站,擁有攻無不克的「翻牆」軟件。借此機會也對天地行那些從未謀面而又熟知其名的各位版主、認證會員、答疑認證會員、熱心認證會員表示深深的謝意。多年來是你們的辛勤付出,才使大陸千千萬萬像我這樣不懂電腦而又必須安全有效使用電腦的人有了進修的「課堂」和充電的「電源」。那些「手冊」和「教程」圖文並茂,深入淺出,循循善誘,字裏行間體現著修煉者的智慧與慈悲。教小學生掌握「微積分」,真的不易!

有的同修不太願意學習,遇到困難總習慣找捷徑,其實學習技術的過程會修去許多人心,特別是大陸同修受邪黨文化毒害比較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糊弄事、「大幫哄」等等。

師尊在講法中說:「很多人開始就抱著一種臨時思想,拼一陣子時間就過去了,現在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一定要踏踏實實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時間,不要想那麼多。你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做好你該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會做好。很多人在迫害壓力下總想讓這場迫害趕快結束,猛幹一陣。不是那麼回事。」[1]

三、幫同修,都上網,協調一致同圓容

我不是技術同修,我水平不夠,我沒有單純做技術方面的事,只不過因為我上網和做資料比較早,摸索出一些門道,積累了一些經驗,所以,這些年來,我有意無意的陸陸續續幫身邊一些同修建立了家庭資料點。

有位同修原先滿足於看同修傳遞來的《明慧週刊》,沒有想到上網。我看她完全具備上網條件,就對她講了直接上明慧網對修煉提高的好處,徵得同意後幫助裝好電腦,又教會她操作。後來她天天上明慧網,認真看每一篇交流文章,心性提高非常明顯。她時常說能上明慧網真是太好了。交流時談到哪方面,她時常拿明慧網上的某篇文章舉例,說同修是如何悟的,怎麼做的。她還把一些文章的精彩章節複製打印或摘抄下來,作為講真相的參考。這位同修後來能獨立打印各種真相資料,製作光盤,包括高標準的神韻演出光盤,還能為其他同修提供資料,成為做資料方面的骨幹。

有位老年同修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做的都非常好,買了筆記本電腦一心想上明慧網,可是這個願望遲遲未能實現。我知道後,把她的筆記本拿回家裝好系統,然後到她家教她操作。她僅有小學三年級文化,教起來比較困難。我一邊手把手的教,一邊把鼠標的每一次點擊、鍵盤上的每一個敲擊都記錄下來,寫在紙上,以便她日後照著操作。可是,當我再次去她家時,她卻說我寫的字看不懂。我只好從新教,並讓她自己記錄操作步驟。可是她有不少字不會寫,還得幫助一一填上,有時來不及她乾脆用個自己能看懂的甚麼符號代替。這樣一來,進展緩慢,我常常是一早去晚飯前才能回家。我有時心裏會煩躁,可是一想到師尊的話「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心就平靜下來。這樣經過的七、八趟來回之後,老同修終於學會了上網。其間,我幫她買了打印機和刻錄機,教會她打印真相資料和刻錄光盤。看著自己親手做出的小冊子和光盤,老同修笑的合不攏嘴。不僅如此,她還對照字典,一個一個字學著輸入三退名單,後來她真的能上退黨網站發送三退名單了。

有的同修家裏有電腦,可是由於家人干涉等原因無法上網。我就將明慧網上的師父新經文、《明慧週刊》、每日明慧、明慧期刊等刻錄成數據盤傳給同修,後來又改用Micro SD卡傳遞,同修可以在電腦上打開看,目地是使暫時未能上網的同修可以更多的看到明慧上的內容。我把幫同修當作該做的事,同修需要甚麼我都盡力提供甚麼,從不推脫。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基本上都能上網,都能做資料,同時,大家又各有側重。比如,有人側重做大法書,有人側重做光盤,有人側重做「翻牆」小盤,彼此「互通有無」,井井有條。我們之中沒有「協調人」,大家都能上明慧網,其中不少人有站內信箱,與明慧保持直接聯繫,該做甚麼,該怎麼做,都清楚,有甚麼具體事,集體學法後商量一下就行了。

北京這樣的大城市,電腦普及率很高,寬帶幾乎家家通,WIFI許多公共場所都有。在這種大環境和背景下,北京地區的大法弟子人人都應該能直接上明慧網,從而在第一時間拜讀師尊新經文,在重大問題上看明慧的態度,及時的大範圍的與海內外同修交流,相互促進,真正形成整體,跟上師尊正法進程。

師尊教誨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無論大家集體做事還是自己單獨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整體。都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3]

「遍地開花」是明慧提倡的,是師尊所要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去做,去圓容。這些年來我在這方面力所能及的做了自己該做的,想圓容師尊所要的。可是,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圓容師尊所要的,有時候自己也困惑。比如,遇到困難我總是試圖從技術角度去解決,用人為的辦法去做,很少想到運用神通,這是不是信師信法不夠?再有,搞個甚麼東西,只要認定了就非搞出來不可,下死功夫,這是不是人念?我還有幹事心,顯示心、爭鬥心、證實自我的心,等等。所以,現在我只能說,我一定努力圓容師尊所要的。

拜讀和背誦師尊新發表的《論語》,強烈的震撼久久無法平復。在大法面前,我渺小的那麼微不足道,我為自己抱著那些可惡的執著遲遲不放感到羞愧。

將來,有一天,大法弟子真的圓滿歸位了,無論我們位於蒼宇間哪個角落,無論時日多麼久遠,我們會一如既往的追隨,永遠追隨,追隨師尊,追隨大法,因為那是生命的源泉,是生命存在的根本。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