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 做師父的好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同學推薦《轉法輪》給我。雖然得法以前在常人中的名利情都很多,但是沒有一樣東西和人能夠真正走入我的內心。我內心清楚,一切都是過眼煙雲,沒有一樣東西能長久。而生命中那些不確定的因素、生老病死,讓我感覺迷茫和困惑。尤其當一段自認為完美的感情遇到問題的時候,更讓我對人生迷茫了。而一讀到《轉法輪》的時候,一切一下子釋然了。書還沒讀完一遍,我發現自己對世界的認識已經完全變了,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所在,非常清楚的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我是何等幸運!

過了幾天,同學問我書讀了三遍沒有,我說何止三遍,我也記不得讀了幾遍了。因為我在上下班路上、午休時間,一切空閒時間我基本都是在讀《轉法輪》。很快很多神奇的現象發生了,身體各處都有法輪旋轉,身體不好的狀況很快全部消失了。

然而,對我這種後得法的學員來講,師父在法中講過:「一個是新學員,你修煉的那段過程和你證實法的這段過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攆上來嘛,所以個人修煉是伴隨著做證實法同時進行的。」[1]一開始我還不懂證實法。後來同修發給了我一個視頻:《永恆的故事》。當我看完這部獻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節目時,大哭了一場。似乎我被封閉的記憶得到了開啟,─下子明白了此生的使命:曾跪在師父面前簽下神聖的誓約──輪迴世間是為得法救度眾生。而這個誓約即使在生死面前也是決然不能背棄的。哭過之後,我拿出師父法像立於桌上,給師父鄭重的磕了一個頭,告訴師父:我此刻決定放下常人中一切放不下的東西,真正的修煉,一定要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此生使命。

之後,除了工作外,我全力投入到三件事中。打電話、發郵件、參加媒體項目。搜集上萬同事郵箱,大量發郵件。給身邊同事講真相,打電話給國內親人講真相,過年拜年也是勸三退。開始講真相不很成熟,還有怕心和顧慮心。或許是我這顆單純的想救人的心,師父加持我,絕大部份親朋好友都同意三退了。大面積的開口向陌生人講真相是二零一二年開始的。

用心學好法 用心去講真相救人

要講好真相一定要重視學法。《洪吟三》詩詞部份我基本背的滾瓜爛熟,讓我增強了很多救人的正念。和同修一起學法,輪到同修讀的時候我思想容易溜號,我就跟著往下背法,《轉法輪》基本都能背下來。

還有,講真相時我都要求自己保持一個好的狀態,用心去救人。打電話時我也面帶微笑。面對面講真相,我對衣著打扮很重視,穿著一定要大方得體,注意修飾一下自己,比如如果條件允許,就拿一個好一點的包包,穿一雙好一點的鞋子,衣服質地好一些。這些不是要證實自己怎麼有錢財,不是證實自己,而是在證實大法。出國的人都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的,我們不要讓對方感覺我們和他們有很大差距,那樣會障礙很多眾生。

不斷放棄執著心、加強正念是講好真相的基礎

師父在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甚麼是大法弟子?誰來做大法弟子啊?是因為你有承擔救度眾生的使命,你的修煉這個基礎,你修煉中的正念是為了救度眾生的。我再說清楚點,你今生的修煉是為了你那個人表面的正念更強,能夠救度眾生。」[2]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有時候一句正念很強的話,就能立即讓眾生背後不好的東西解體,他們的態度馬上發生很大的變化,同意三退,並接受大法真相。講真相過程也是不斷的放下各種執著心過程,我真正體悟到了師父講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

當我越能放下更多的執著心和自我的時候,我說出的話就越帶有大法的威力。

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能遇到提高心性的事。後來我真正悟到,每次都是對應我一顆心來的,真是和雲遊一樣,形形色色的人都碰到了。開始是真動心,一動心發現真相更不好講了,過後冷靜下來理智的想想,這些絕非偶然,慢慢的遇到再不可理喻的人也能事後真正的靜下心來找找自己了,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一顆人心,而當我找到這顆心排斥它的時候,我發現大法修煉真的是神奇,那個物質瞬間就消失了。

然後我發現常人說的話越來越難動到我了,我不再生氣了,不再想爭鬥。我似乎看不到他們不好的一面,對他們的分別心、看不上的心越來越淡了,他們真的也表現的很善良,在我眼裏他們很多都像天使一樣可愛。

當然,正法形勢突飛猛進,在這過程中真切的感受到眾生對大法的態度在改變。正面認識這場迫害和大法真相的人越來越多了。

講真相變成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我和眾生就像朋友一樣,彼此見到問候一聲,我主動幫他們拍個照,或者告訴他們德國哪裏有好吃的好玩的。然後給他們一個翻牆卡片,在國外的就推薦新唐人網站給他們,自然而然講到三退保平安。

往國內打真相電話時也是自然問候一聲:下午好或週末好,這會兒不忙吧?晚一點我會說您還沒睡呢吧?就是一切都很自然,真相也越講越順暢。一般打電話二個來小時能勸退十個人左右,景點講真相一小時就能退十多人,展會講真相效率更高,一個一個展位講過去,大半天就能勸退近百人。到目前總共退了約五千人,給幾萬人講過真相,包括公檢法司、參與活摘器官的醫院以及各級政府部門。

我發現,很多中國同修不願意開口講真相的原因,就是中國人之間有一種防備心、彼此排斥的心。

我悟到,那也是一種觀念,沒上去講的時候感覺壓力很大,那個物質死死的擋住你救人的路。當你做的時候它就啥也不是了,瞬間壓力就消失了。

在展會講真相

第一次去展會講真相,看到展廳裏黑壓壓的全是中國人,壓力很大,我硬著頭皮、儘量面帶微笑的走到展位去講,碰到很多不聽真相的、態度冷漠、惡劣的。記的有個展位幾位先生坐在那裏。我走過去剛開口講了兩句,拿出報紙送到他們面前時,瞬間他們態度就變了。其中一位冷冰冰的說你把報紙放在這,你給我出去,一副非常不歡迎我的態度。我當時愣住了,心裏感覺特別委屈,從沒被人這樣拒絕過,從小到大沒遇到過甚麼挫折,聽的都是誇獎表揚的話,有一顆驕傲的心、自我很強大、特別愛面子,怕碰釘子,怕那個「自我」被傷害。

走出那個展位後,心裏委曲的不得了,站在那調整了一會,想想等待得救的其他人,豁出來繼續講吧。

後來遇到這些態度不好的,排斥真相的,把我當成「賣國賊」的,有時候守不住心性會說他們幾句。我說:「看你被共產黨騙的黨國不分,對自己同胞態度這麼不好,還說自己愛國,共產黨又不是你祖宗,邪黨的祖師爺是馬列斯,不要認賊作父。」後來意識到光用道理想說服別人是不行的。師父講過:「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4]。我想只有「善」才能感化他們。

有一次走進一個比較大的展位,和一個小伙子剛講兩句真相,他立即不讓我說了,還讓我離開,說影響他們工作。但是當時他們展位並沒有顧客,其他人並不反感。我就轉身和他同事聊了起來,他很生氣的想趕我走。我樂呵呵的對他說:「今天怎麼了,心情那麼不好啊,生氣對身體不好。你忙你的,我們又不妨礙你。我和你同事聊幾句。」然後他不出聲了,我繼續和他同事講,那個同事同意三退了。

後來我又經過他們展位,他老遠的看到我和同修,特意把我們喊過去,和我們聊了好一會。他表示剛才他的態度不好,不應該那麼生氣。最後也接受了一些真相,雖然沒同意三退,但是對大法已經開始有一個正面的認識,給他以後得救奠定了一個基礎。

當放下人心包袱時,智慧就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大法的威力真正的顯現出來。 我就把住一條,不激起人惡的一面,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講真相。一般先和他們寒暄幾句:「這次參展如何,收穫蠻多吧?祝您一切順利啊。我住在德國,有時間多去走走,德國很漂亮,萊茵河邊有很多酒吧,去了沒有?」話題在輕鬆愉快中展開了。之後會向他們推薦翻牆軟件。

現在去展會講真相,我們一開始先發真相報紙,等到面對面講真相時,他們大部份都看了真相報紙了。我就直接切入主題,真誠的祝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平安吉祥。問他們知道退黨團隊保平安嗎?很多人立即說我不是黨員,我說那好啊。但是咱們小時候被騙必須要戴紅領巾,入共青團的,忘了吧,咱們都舉拳頭發誓要為共產黨犧牲一切奮鬥終生的。命是自己的,誰要為它奮鬥啊,誓言不吉利,我幫你退了,誓言作廢了,真心祝你平安吉祥。很多人立馬說,好,謝謝。就這樣退了。

有顧慮心和對三退還不太了解的人,會推脫:哎呀,這個不記的了,我早就不是了,我和它沒關係呀等等藉口。我會進一步破他的殼,我說:「不是那好啊,但是中國人講吐口唾沫是個釘,誓言一定會兌現的,對天發誓可不是小事。共產邪黨迫害修佛的人,必遭天譴。反正咱也不要它了,您就記住××化名。」然後我都會給他一個很吉祥的名字,說:「這也代表我對你的祝福,幫您退出黨團隊,祝您吉祥平安。」這樣一講通常這些人就會說好,同意三退。

當然還會遇到只顧眼前利益的人,會不耐煩的說,我只管我的生意,這些跟我沒關係,你不要跟我講。然後就準備請我離開的意思。以前碰到這樣的我也頭疼,不知道怎麼去破他的殼。講真相中大法給我的智慧越來越多。我說:「沒關係,你是老闆,我也是自己開公司的。祝你生意興隆,做生意人更要吉祥,善待佛法一定會生意興隆的。」他們連忙說謝謝。

我說:「那咱們可是家裏的頂樑柱,一定要為家人好好工作,說啥也不能把命獻給共產黨,誓言抹除了,你一定吉星高照。至少戴過紅領巾,記住個興旺的化名某某我幫您退黨團隊了,祝您平安。」這樣一說他們就轉為高興了,立即轉變態度,說好啊好啊。

現在不管遇到多難講的人我都能從不同角度和他們講,很多話都是脫口而出,講出的話剛好說到了點子上,能打開人們的心結。很多人特意從別的展位上跑到我在的展位聽我講。還有的人越聽越想聽,請我坐下來聊。我就根據他的接受能力講,講我修煉的體悟和身心變化,大法洪傳的形勢,邪黨活摘器官的真相以及迫害的慘烈,大法弟子不畏生死不放棄信仰的故事。還有的我就推薦他們翻牆去拜讀一下大法的書籍。

每次去講真相真的有師父加持,每次臉上都是白裏透紅的。有的人誇我年輕,有人說我氣色好、氣質好。這也是我證實法的好機會。因為他們都和我以前一樣,長期坐辦公室的,眼睛乾澀、臉色不好、腰酸背痛,睡眠也不好。現在完全不同了,身心輕鬆。很多人因此對大法非常認可。

以前講真相就像師父法裏講的西醫拔牙,要用大鉗子往下拔,費時費力,才能救了一個人。現在感覺講真相、勸三退像黃藥水拔牙,火柴棍一挑就下來了,幾句話就解體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

師父在講法中說:「如果大法弟子做的這件事情,在不久的將來真的發生了,那個時候,大家沒有做好會後悔,真的會後悔。有許多你當初要做的,沒有做,你要救的人,沒有救,那才是大事。」﹝5﹞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我願和同修們互相鼓勵,在新的一年中能加大救人的力度,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指正。謝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六年德國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