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嫉妒心和「想做好」背後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今年我拿出了更多的時間參與我們城市的神韻賣票工作,期間有不少提高心性的機會。

認識嫉妒心

這幾年西班牙同修推廣神韻非常成功,在巴塞羅那的演出年年都滿場,每次我聽到這個消息,心裏都在想他們做的真好,我們得好好學。我沒有覺的自己有甚麼嫉妒心,直到幾天前一位學員和我說,西班牙學員還想在另外一個城市辦神韻,但是因為學員之間的矛盾,所以進展不順利,今年沒能在那個城市舉辦。我聽到後,第一個念頭就是:啊,原來他們也有矛盾啊,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啊。而且好像心裏還多了些心安理得:我們法蘭克福做的雖然不好,但畢竟還有劇院可以上演啊。這個念頭一出來,心裏就覺的彆扭。我這是幹甚麼呢?好像有些幸災樂禍,而且還在為自己做的不好找藉口。

大概有一、兩天的時間,我時不時在想,這些不好的念頭的根源是甚麼呢?我又在想,如果一個覺者聽說一個地方的學員沒能舉辦神韻,他會怎麼想?我想他只能是為那裏的學員和眾生惋惜,並希望那裏的學員越做越好。

而我的第一個念頭卻是先想別人的不好,而且拿我們和他們比,這不是爭鬥心嗎?爭鬥心又滋養了嫉妒心,只不過這個嫉妒心表現的比較隱蔽而已,我沒有在他們成功的時候說:「這有甚麼了不起的」,但是我在他們沒做好時想:「他們也不是那麼了不起啊。」

師父在法中講:「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

通過這事,讓我又一次看到自己隱藏很深的妒嫉心,並努力去掉它。

「想做好」背後的執著心

把證實大法的工作做好,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是師父對我們的期望,也是我自己希望能做到的,但是我發現,在我自己這個「想做好」的背後,並不是百分之百為了眾生的善念,而是摻雜著為了自己的雜念。

幾天前我和一名同修交流時談到:我從十一月以來,是用大部份時間做神韻,小部份時間做講真相媒體的一個項目,我覺的哪邊都沒有做好,心好像被兩邊拉扯著,很不舒服。

那位同修並沒有陷入到細節中,和我討論如何安排時間,而是對我說,如果我沒有執著,思想百分之百在法上,那麼不管我做甚麼事情,都不會有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我覺的她說的很對,可是我的心性到底差在哪裏呢?

我向內找,問自己,「想做好」的這個念頭背後是否是完全無私呢?我發現:自己挺喜歡聽別人說我「做的好」,心裏挺受用。正因為有這種想得到別人承認的心,所以無意中會給自己提出過高的要求,達不到時就會有受挫折感,就更想做好,但是執著心不去,師父怎麼會給我智慧呢?

明白了這個過程是要把對「自我」的執著修去的道理後,我心裏一下子變的輕鬆了很多。

感謝師父一再給我修煉和返本歸真的機會,也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六年德國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