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生離死別的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下面是我的修煉體會點滴。

我和一兒一女修大法 走出疾病的痛苦

我生活在農村。以前我的身體很不好,嚴重的眩暈症,經常迷糊,腦袋幾乎沒有一刻是清醒的。農村田地裏的農活多,親戚來幫忙,本來是好事,可是因為家裏窮,來人多了,要琢磨吃甚麼,一著急上火,就犯病了,躺在床上起不來。有時正忙著做飯呢,突然就來病了,甚麼也幹不了,心裏更急。還有生孩子坐月子時落下的風濕病,兩條腿總感覺像有寒風刺骨一樣,即使在夏天的時候,我自己用棉花做了兩條棉腿套穿著,外面熱,裏面涼的感覺,也是難受,成年吃各種藥,也不見好。

我性格內向,有輕微的抑鬱,總是暗地裏為家裏外面的人操心上火,嘴唇成年的起大泡。我上學的時候,很聰明,因為沒有趕上好時代,務了農,所以哀怨自己命運不濟,從來感受不到生活的幸福和快樂。

可是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我身上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而且整個人的心態也積極樂觀了,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不再哀嘆命運的不公,每天心裏都亮堂堂的。

我的大兒子和女兒從小就有氣管炎,兩個孩子經常上不來氣,憋的滿臉通紅,還伴有哮喘,呼吸時像農村燒火用的吹風機一樣,吱吱的響,我聽著,也跟著上不來氣,我給他們吃了各種民間偏方,也不見好。有時就想,是不是我上輩子做了甚麼壞事,才讓我攤上這樣的孩子,遭這份罪。有時也乞求上天,就讓我遭這份罪吧,放了我的兩個孩子。大兒子直到結婚生子了,也隔三差五的犯病,就因為他的病遺傳給了他的女兒,所以在農村給了二胎指標,他都不敢再要孩子,擔心再遺傳。

我的女兒體質弱,抵抗力差,經常打針、吃藥。一直到上中學,還經常請假打點滴。兩年內,做了二次氣管手術。每個星期,六天上學的時間,幾乎沒有不耽誤課的時候。女兒從小的願望就是只要能上來氣,甚麼都不奢求。

兩個孩子看到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不久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沒過多長時間,他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不知不覺的消失了,清瘦的兒子健壯了,而且原來脾氣不好的他變得非常孝順,總到我家,給他爸爸講上幾段修煉大法的小故事,他爸爸也聽得津津有味。女兒從此身輕體健,走到哪裏都能給別人帶來陽光和歡樂。老伴看到我們身心的巨變後,也開始支持我們,我們一家人在佛光的普照下,生活其樂融融。

女兒陷冤獄 師尊指引我去掉女兒情

二零一二年,女兒在單位被非法抓捕,並被判刑迫害。我到公安局,眼看著女兒被塞到車裏,我告訴孩子,無論怎麼樣,我們都要按真、善、忍做人。就這樣,我和女兒分別了。回到家中,站在窗前,望著夜空,淚流滿面,我心裏喊著師父:這是怎麼了,我女兒沒有錯,怎麼會這樣呢?我無可奈何,一夜未眠。

第二天,有幾個同修到我家來,看我不高興的樣子,都讓我出去救人。我調整一下自己,我想我學大法沒有錯,我不能被舊勢力打倒。所以,我上午參加學法小組學法,下午出去和同修講真相,風雨無阻,從此我和同修一起走在證實大法的路上。

可是對女兒的情還是時不時的啃咬我的心,因為女兒從小就特別知心,她懂事,又是我心靈的依靠,我有甚麼煩惱向她傾訴,她都能把我安慰的心裏像開了窗戶一樣透亮,生活上更是對我關懷備至,她爸爸給她起名叫「三可心」(女兒是我們的第三個孩子)。尤其在修煉的路上,她經常和我交流、切磋,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看到我的不足,叫同修提醒我,我也因此有了很大的提高,她是我們這個大家庭的中心人物,每個人都離不開她。這突然的冤獄,還是讓我的心感覺很沉重,很壓抑,總覺的有一種無形的東西讓我不能自拔。

有一天,是女兒的生日,家裏沒人,我自己坐在床上,放聲大哭。正在這時,我聽到了一個聲音,那麼親切,說,「別哭了,看書去吧。」我猛然警醒,這不是師父嗎?我馬上擦乾眼淚,真的就去看書了。我下決心信師信法,去掉對情的執著。以後每個月去監獄看望女兒的時候,我再也不落淚了,鼓勵她,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甚麼也不怕。

大兒子被迫害離世 再了情的羈絆

二零一一年,大兒子曾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在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送往勞教所時,出現高血壓症狀,在師父的加持下回到家。由於當地公安和派出所不斷騷擾與恐嚇,大兒子一家被迫流離失所。因為他長期處於緊張的壓力之中,身心受到重創,後來突發腦溢血,不幸離世,身後撇下了孤兒寡母,艱難度日。看著孤苦無依的兒媳婦,我雖然沒有茫然,卻感到很無奈。而在這期間,我的女兒還在監獄裏,這樣的生離死別讓我無法喘息。

兒子走後,我有兩週的時間沒有到學法小組學法,也沒有出去講真相。我就自己在家裏白天看書,晚上抄法。師父處處點化我怎樣走出情的魔難,只要我看書,心情就非常開闊,心性就有所提高。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的慈悲苦度。

師父說:「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執著這個東西,你根本修煉不了,所以佛教中沒有這個內涵。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

法理讓我真正懂得甚麼是修煉,怎麼樣走出難關,我也經常背師父的詩詞:「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2]。

就這樣,我一點一點的去掉了情的羈絆,聽師父的話,更多的救度世人。這是我下世的願望與使命,一刻也不能耽擱。

現在我的女兒已走出魔窟,從新面對與以前完全不同的修煉環境,可是她並沒有因此沉淪,她又找回了她曾經對法堅定的信念,我們一起,為兌現史前誓約,正義無反顧的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