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珍惜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走進大法修煉的,現將我在正法修煉中的一些心得,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珍惜機緣 家中多人得法修煉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丈夫的弟媳(孩子的小嬸)得了惡性腦腫瘤。出現這件事,肯定有我要修的因素,在多發正念否定舊勢力迫害的同時,向內找出我有執著錢財、親情等等的人心。面對這一魔難,我謹記自己是大法修煉者,以大法修煉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小嬸住院期間,除悉心照顧、經濟支持之外,就盡力給她同病房及來探望她的親戚朋友講大法真相、做三退。小嬸在病發前已明真相並做了三退,但由於各人的因緣關係,雖然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她還是在昏迷四天後像睡著了一樣安詳的去世了。

小叔一家陷入經濟困境,我第一個提出叫他們搬進我家居住,並負擔所有的生活費用。我這個在大法弟子中很平常的舉動,令丈夫、小叔、家裏倆位老人、兩個小姑姑及所有知道此事的親戚朋友都感動,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是法輪功師父教我們要做一個「真、善、忍」 的好人,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好人,要謝就感謝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

知道大法的真相,小叔及姪子主動要求學法、煉功。這樣,我們家成立了集體學法、煉功點,我們已通讀《轉法輪》三遍、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一般是學習一講後就煉功。

丈夫是單位的邪黨書記,以前曾強烈反對我學法修煉,現在他不論工作多忙,每晚都堅持學法後才休息。小姪子現在讀大學二年級,他每次都是雙盤腿恭敬的學法,他回校後都堅持學法煉功,還說找機會與好朋友講真相呢。

有一天小叔說他原來住的房子很快就賣掉了,並賣了個心目中的好價格,還說接生意都很順,談一樁成一樁。我說這是修煉大法後的福份,叫他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緣,並做到無求而自得。面對家人有緣得法,我除時時提醒自己不要生歡喜心外,就帶他們學法、煉功。現在家裏兩位老人也是每天都誠念「法輪大法好」,身體越來越好。倆個小姑的家人都明真相並做了三退。

家人有幸得法,我們深深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恩賜,唯有互相督促、共同精進實修。

二、信師信法 放下對女兒親情的執著

在修煉大法前,我對女兒的情已是很重,只要她開心,我寧願做牛做馬,累的筋疲力盡也在所不惜。看到她不開心,自己比她更不開心;看到她痛苦,自己比她更痛苦,心情都是隨她而起伏。其實,女兒性格開朗、樂於助人,各方面一直都是很優秀,根本不用我為她苦操心,只是放不下的親情在攪擾著我。她在以前經常主動跟我串街走巷的發放真相資料,我開車時她就幫我將真相信投遞到郵箱,還幫我寫真相信封,即使在外地求學時也多次主動幫我寄真相信。

女兒在平時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聽師父講法MP3,有時也看《轉法輪》,但都是屬於不精進的那種狀態。見她帶修不修的樣子,我內心一直都很著急。在我修煉後,知道大法的美好,想讓她學法修煉是我最大的願望,帶著對親情的執著,總想千方百計想讓她得法,甚至有時在與她說話的時候都用家長的強勢壓她,讓她「聽話」。其實在希望她能得法的背後,隱藏著狡猾的有求之心,隱藏著不可告人的、骯髒的人心:希望她修煉後有福報能找到好的工作、找到好的丈夫。見到她學法就開心,有時她不與我們一起學法,因知道不能強迫別人學法,雖然嘴上不說她,但心裏總是不高興,此時總被她帶動著不能專心學法。還有將女兒當成自己的「私有物品」,有時說話一點都沒有顧及她的感受,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大法修煉人,爭鬥心、好勝心全出來了。

師父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1]當自己靜下心來學法及向內找時,知道自己對女兒的親情太重,甚至比常人還執著時,也知道多學法、多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強加與放大我對女兒親情的執著。這樣,在一段時間內,覺得對她沒那麼執著了,但有時又與師父、與大法討價還價:我都放下對女兒的執著了,怎麼她還沒變「好」呀?怎麼她還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呀?對常人美好生活的追求從未真正的在內心上放下過,只是把它埋藏得很深、很隱晦,把自己降到與常人一樣的境界。

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說自己修好了,孩子都考上理想的學校、找到理想的工作單位等,我就羨慕的了不得,老是想著怎麼我還未遇到這個好事呢?見到同事的女兒(是我女兒從小學到大學的同學)通過考試進入我們單位,而女兒平時成績也不比她差多少,怎麼就沒考上,心裏很難過,妒嫉的了不得,更著急女兒的工作,就四處找朋友、熟人幫她介紹工作。

被舊勢力鑽了我對親情執著的空子,女兒在我面前就表現出魔性,令我看到她這也不順眼那也不順眼,總想說她一頓。直到有一次女兒對我說:「正是因為你對我的關心,令我像被無形的鎖鎖住,有無法透氣的感覺。」另一次與單位領導交流,領導很嚴肅的說:「孩子做不好,主要是父母的責任!是父母沒有引導好、教育好。」當時我覺得很委屈、很沒面子。女兒的現狀,不正是我修煉不精進造成的嗎?此時,師父說的:「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在我腦子裏顯現,我如夢初醒、淚流滿面,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

知道要放下這個情,得從情中跳出來,當我真要放下時,才感覺是說不出來的苦。放不下對女兒親情的執著,其實在內心隱藏著沒有真正的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一個常人在邪惡的環境下說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都使其歸位,更何況女兒已接觸了大法,她已得那麼多的福報了,我怎麼就執著人表面的東西呢?其實師父真的是時刻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每一位大法弟子,師父都是慈悲的給我們最好的安排。她有她的路,正如師父說的:「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

面對女兒的現狀,被可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抓住我對女兒這個情的執著心,隨意的放大、強加給我,法理都知道,但就是不能放下,或者是思想業力在擋著不願放下。不放下這個情,怎麼修?怎麼跟師父回家?怎麼完成史前大願?我醒悟,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求師父法身的加持,清除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徹底放下對女兒親情的執著!精進實修!

三、堅定實修 放淡對名利的追求

由於以前參加單位的競爭上崗,自己沒按大法的標準做,過後懊惱不已。這一次又進行選拔領導幹部了,這對於我來說既是機會也是考驗,因為年齡問題,是最後一次參加選拔的機會,考驗就是我不能像以往的競崗時用常人的做法去請客送禮走後門拉關係。在方案未下發之前,我想:如果要走報名、考試、競爭演講等程序,除非是我一個人符合條件,否則我就不參與了,不想與人爭。方案下來了,不用個人報名,是將符合條件的三十多人列名單進行民主推薦。

有關心我的同事跟我說要往上找人幫,要去跑關係,往下打電話給同事們拉票,還勸說現在都是這樣的了,別不好意思,這是你最後一次參加競崗了,就搏一下。我聽後內心很平靜,不為其所動,沒有打電話叫人幫忙,我知道師父說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最後,在民主推薦測評中,我的得票數最高,我悟到是按師父說的做個「真、善、忍」的好人,才得到同事的高度認可和支持。

還有,我知道修煉大法不能喝酒,以前就是怕領導批評,在喝酒這個問題上自己放鬆了要求,有時實在拒絕不了,就找藉口認為喝一點兒問題不大,不想掃興,就應付著喝一點。其實是怕領導對自己有看法,實質是隱藏著求名的執著心。在近期的一次接待時,新來當一把手的領導幾次都叫我與客人飲酒,我都是委婉的以茶代酒。新領導覺得我不支持他、不尊重他、不給他面子,就生氣的說「要想當領導一定要能喝酒的!不能喝酒怎麼當領導呢?形式上喝一點也行!」一同進餐的同事覺得在我競崗的關鍵時刻不聽領導的話,這會對我不利,都在起哄想叫我把酒喝下,坐在旁邊的同事扯我服裝,示意我要給領導面子。當時我內心很堅定:如果一定要喝下這酒才當領導的話,我寧願放棄當這個領導!我是大法修煉的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就不慌不忙的站起來對他們說:在以前喝一點兒酒自己身體都不適了,許多時候都是碰碰杯而沒有真喝,我覺得這也是騙人不道德的行為,我要做一個誠實的人,我確實因為自身的情況不能喝,請領導體諒!然後以茶代酒主動將一大杯茶水喝了,好讓領導有台階下。

領導緩下來了,像沒事的笑著說「好!好!沒關係!沒關係!不能喝沒關係,就喝茶吧」!等客人散去後,最後領導對我說「你幹工作甚麼都好,就是不喝酒這個不好。」我知道領導原諒我了,其實是師父慈悲的幫我過了這一關。再以後就堂堂正正的不喝酒了,有時領導還幫我解圍呢。

四、利用工作之便 廣傳大法真相救世人

我是單位的中層幹部,外出開會、學習的機會較多,所以我平時上班的手提包都裝有護身符、光盤等真相資料,利用這個工作的便利,救度我所遇到的有緣人。在工作上所遇到的人,有的是先寄信,然後再當面講;有的是當面講若講不通就再寄信,這樣結合著做,效果很好,能真正的讓人明真相從而得救。除了給全市所有部門的負責人及本單位所有人員郵寄真相信外,還將他們的移動電話號碼、傳真電話及電子郵箱發到明慧網,讓海外的同修幫忙打真相電話。

在平時出差坐車過程中,見到廣告牌上的電話也收集起來,別人遞來的名片也好好收集,整理電話號碼,為的是能打真相電話用。我悟到所有的事情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我在這個職位,就是要我救度這一階層的眾生。有一次上級領導來調研,在陪同進餐時,無意聽到領導耳語,說最近上級下秘密通知,要求嚴查修煉法輪功人員,我聽後當即發正念讓這個通知作廢,不要讓不明真相的領導造業。回家連夜給每位上級領導寫真相信,並趕緊將信件寄出。後來這個事不了了之,這是師父幫我們清除了這一假相。只要我們時時在法上,只是動動嘴、跑跑腿,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做。

二零一五年訴江後,頓感解體了自身的敗物,像脫了一層厚厚的殼。但過了一段時間看到明慧網上同修說有當地派出所的人員上門核實起訴信時,我的怕心出來了:我們是真名起訴的,是未被公開的大法弟子,並且是現職公務員,況且這段時間是我競崗考察階段。人心返出來了,我就發正念堅定鏟除邪惡的因素。我們是按事實起訴大魔頭,《憲法》給予我們這個權利,任何人不得剝奪,我們只是想堂堂正正的做個「真、善、忍」的好人,要求能有寬鬆、公開的環境學法、煉功,並且將大法真相告訴不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我們起訴他是對的,又不是做壞事怎麼會怕呢!當自己正念強時,自身立即充滿了正的能量。

能有幸得宇宙大法、並能隨師助師正法,這是何等的榮耀?修煉這麼多年,我還有許多不足之處,有些執著心都埋在心裏,隱藏得很深,從現在開始我要更加嚴肅正視這些人心,出來一個滅一個。我們只有用大法來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以無比堅信的正念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清除一切「不信法」的因素,就能跟上正法的進程。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3] 作為大法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