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快七十歲的人了,在看二零一五年《神韻晚會》時,當看到一個警察跳起來打大法弟子的時候,我沒有流淚;當看到這位大法弟子背著腿骨折斷的警察,而背上的警察還在揮拳往他頭上砸去的時候,我沒有流淚;可是,當看到這位警察在這位大法弟子的善行和善勸下,幡然醒悟,而認可大法、痛恨邪黨時,我流淚了。

為了大災難過後你能留下來,我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勸你趕快退出中共邪黨,你卻舉報了我,我被投進監獄,遭受百般酷刑,我沒有流淚;出獄後,我又遇見了你,再次勸你趕快退黨,你對我破口大罵,百般嘲弄,我沒有流淚;但在我純正慈悲的一再感化下,你頓然醒悟的那一刻,我流淚了。

在你不幸患上大病的時候,我來到你床前,勸你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你頭一歪,叫人把我拉出去,我沒有流淚;在我再次來到你身邊勸言時,你抬起無力的手給了我一個嘴巴子,我沒有流淚;但是,當我不捨不棄的又來到你的病榻下,和顏悅色的教你念「法輪大法好」,你從不吭聲到跟我小聲念,而後從眼角流下熱淚,眼看你的臉色由蒼白轉紅潤時,我流淚了……

親愛的中國骨肉同胞啊,哪怕你聽說我是因為救你而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從而觸及了你的心靈後,能分清善惡,人性復甦,我的在天之靈都會感到莫大的滿足啊!

這就是我同化真、善、忍後的慈悲胸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