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救人中放下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十八年來,隨著平時的用心實修,信師信法,我真切的體會到師父時刻在我身邊。當我放下了私,沒有想自己的時候,在證實大法、營救同修、救度世人時,身心坦蕩,正念越來越強。下面是我這些年來在講真相救世人中的一些實踐和體會。

(一)正念營救新學員

一天,我學完四講法、幹完家務活後,已到了晚上。想到今天還沒出去救人,就準備出門。婆婆知道我每天都要出去救人,也笑著對我說,在家呆了一天,出去找你們的人(指同修)去吧。

我來到甲同修家,正巧碰到乙同修來通知明天去接一個在女子監獄關了三年的新學員。這個學員我們都不認識,聽說她得法一年左右時,在講真相時被迫害。我對同修說:我明天一定去。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營救同修。

第二天早上七點多,我們就來到了女子監獄門口,不停的集中念力發正念,我們從七點多一直不間斷的發正念到九點多。隨著我們發正念,來接新學員的家屬和同修越來越多,還有開車來的,最後監獄門口聚集了一、兩百大法弟子。一位正念很強的同修大姐陪家屬去要人,警務工作人員提出要新學員的當地派出所接人,但派出所沒來人。雙方就這樣僵持了兩個多小時。

這時新學員出來了,當地六一零頭頭帶了三個人一起強行把新學員拖到他們開來的車上。車開到大門口時,新學員的女兒衝上去攔住了車,還有很多人也圍在車旁。六一零頭頭和另一男的不得不下車排開眾人。這時新學員的丈夫衝上車,越過坐在車上攔截的工作人員,拉住新學員後飛快的跳下車,把新學員塞進了家人的車裏,車馬上向外開出。可很多同修不認識新學員的家人,以為是惡人的車,沒有讓開,阻礙了家人開車走脫。六一零人員藉機搶走了駕駛室的鑰匙,同時六一零頭頭也準備從另一邊車門把新學員抓下來。

我一直站在人群的外圍,觀察誰是六一零人員、誰是新學員、該如何營救新學員。這時我已大致清楚了,我快步衝上去,抓住六一零頭頭的手,把他向外一帶,他被拖出一米多遠,我對他說:「到期了不放人,引來這麼多人圍觀,影響不好。」我抓著他的手一直沒放。我向車上的新學員看了一眼,可她沒反應。這時六一零頭頭又向車邊衝去,我還是緊抓著他不放。他說,你是不是……他本想說「你是不是大法弟子」,可看到我對他一笑,他愣住了,沒把話說完,他不敢斷定我是大法弟子。

我一邊勸他說「算了算了」(意思是算了,把大法弟子放了吧),一邊又把他拖出兩米遠,拖出後,仍沒放手。我冷靜的再次向車上看去,新學員仍沒反應。我心想要快速掩護同修從車上走脫,不能再被迫害了,我求師父給同修下罩。

就在這時六一零頭頭掙脫了我的手,衝向車門。他剛碰到車,我把他輕鬆的一拉,他就被拖出了三、四米遠,我感到這真是師父在做。同修們也圍過來,指著他念發正念口訣,告訴他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報應的。這時,我放開他的手,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個箭步沖到車前打開車門,對新學員說:快跑!她機靈的貓著腰,一溜煙鑽進人堆裏走脫了。

我一直注視著她走遠。我是近視眼,可她走了大半站路後,我還看得清她,這還是師父的加持啊。我發現沒有同修知道她走脫了,也沒有任何家人跟著她,我便不顧一切的追上去。我看到她求一個出租麵包車司機送她走,可司機看著她搖頭。我想到司機一定很為難,我們要為眾生著想,便走過去對她說,「不要太為難司機,你和我一起走吧,師父給我們下了罩。」

一路上,我對她說,現在大法弟子都在大面積講真相、勸三退,我們正念正行,有師父加持,沒事的。我投給她堅毅的目光,她似乎心裏穩了些。我邊走邊叫她脫掉外面的衣服,我把自己的棉襖脫下,給她穿上,她的外表就全變了。

快走到馬路口時,我的餘光發現,有惡人找過來了。我便把她迅速一拉,來到拐角處的一個停車場,裏面有辦公大樓和住戶。這時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在師父的掩護下,我向外看,正好看到車來人往的馬路上,有個人在慌張的東看看西看看,看了一會兒,就掉頭走了。我感受到師父在點化、指引我走,我牽著她穿過馬路乘上公交車,轉過幾道彎後下車,來到一個老婆婆同修家。

進了門,有很多同修正在發正念,老同修責怪我不該帶陌生人來。好不容易緊張的走脫了,竟然被這樣對待,我臉發燒,手緊握著拳頭,不讓手發抖,強忍著眼淚,不知該說甚麼好。可我又想,是要為老同修考慮,不能給她帶來壓力。於是我準備帶新學員走。

坐在床上發正念的同修聽到說話聲,已睜開眼觀察了一會兒。在我們正要走時,她突然驚喜的發現了新學員,指著她說,「在河灣我們被非法關在一起過。我們現在正幫你發正念,快坐!」新學員也認出了她。氣氛一下緩和了,大家都沉浸在營救成功的喜悅中。老同修為剛才拒絕我們有些不好意思,她拉著我們坐下,端上一小碗花生米、一碗鹹菜和稀飯招待我們吃,邊吃邊商量如何安排新學員的住處,徵求新學員的意見。正巧新學員認識的一位同修,老同修也認識。我和老同修一起把她帶到老同修的親戚家先住著,再安排她和認識的同修見面。安排妥當後,我就告辭了。

後來我想,這位老同修七十多歲了,還四處張羅,組織學員到她家學法、收留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共同救人、共同精進,以後我要更加替同修著想,放下人心,守住心性。我感到渾身輕鬆。這次營救同修,一路上我們靠著正念和師父的呵護,才得以成功走脫。

(二)踩痛腳接來的緣份

一天,我和同修送完資料,乘上了公交車,一隻高跟鞋突然踩在我的腳趾尖上,真是鑽心的疼,我「啊」的叫出聲來。側頭看去,是一位穿著風衣的女人,氣質高貴脫俗,她看著我說了聲「對不起」。我就想,這個緣怎麼是這樣接的呢?到這女士下車的時候,我把同修拉上,扶著這位女士的肩和她一起下了車,我感到她身上一緊。我們站到馬路邊,我很善意的給她講起了真相。

我說,「大法修煉人修真、善、忍,處處替別人著想。」這時她想起她踩痛了我的腳但我沒怪她,她表示認同。我看了一眼她提的高級厚大的公文包說:「看你的氣質和相貌,也像非常有影響力的人,你應該是高官吧?」她不否認的笑笑。「請一定救你的父母、兒女、親人,生命來在世上是為了修煉,達到返本歸真,請記住李洪志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能遇難呈祥,能使生命在冥冥中有好運。傳播法輪大法好,能使你智慧越來越大。」她很認同,並說她叔叔是高官,以前也修過大法,但在壓力下,把大法書都藏起來,不敢看了,現在她叔叔得了重病,很難受。我告訴她,「不看書、不煉功,無法修和煉,身體就會越來越差。」我給她講了我理解的「修」和「煉」的大致含義,又說,「做常人,不做修煉人,是很痛苦的,特別是曾經在大法中受過益,又在打壓下不煉了,這個選擇一定錯了,你一定勸他把書拿出來看,不要錯過了萬古機緣。」我說這句話時語氣十分堅定,她驚奇的抬起頭,期待的向我問了一些問題,我把迫害的真相一一告訴她。

最後我說,請你也不要錯過機緣,修煉的美好只有真修者才能體會到,我相信你一定能幫助你叔叔,你們一起走上修煉的路。她再次善意、感激的囑咐我注意安全,並向我要了一些真相資料,說拿回去給叔叔看,表示一定會勸叔叔看大法書,從新走回修煉的路。

(三)與同修配合講真相 共同提高

我常和一位同修一起去給別的同修送資料。送資料的路上,我見到人就講真相,她在一邊幫我發正念。說來也真是師父的安排,每次我們拎著、背著大包資料時,碰到的都是親朋好友或同學同事,這樣給他們講完真相後,他們問起包裏是啥,我們就告訴他們是救人的資料,他們常會叮囑我們注意安全。而當我們送完資料空著手時,碰到的又都是不認識的人,這樣講真相時也就不會被問起資料而造成安全問題了。

我們在公交車上時,經常以兩人對話的方式,讓身旁的人聽到真相,配合很默契。然而有一次我們對話時,她講真相時有點高調激動,旁邊過來一個人說:「你們在這裏講了半天,我一直沒說話。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專門抓你們的。」可同修說:「我是對的,我就要講。」我馬上對同修空間場發正念,清除操縱讓她不理智、爭鬥的邪惡因素,否定舊勢力強加給她的觀念和人心,決不承認邪惡的迫害。

我善意的對便衣說:「請坐、請坐,她也沒有壞心,彼此理解理解,我來勸她。」同時用善解的方式清除便衣空間場的邪惡因素,近距離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本來便衣十分凶狠,聽了我的話,他還是坐下了。車到站了,並沒到目地地,但我們下了車。便衣也跟著我們下車。在車門關上前的一瞬間,我突然調頭拖著同修又上了車,車馬上開走,便衣知道追不上,只能頭也不回的走了。車上的乘客們大概都明白真相,發生剛才那一幕時都很緊張。這下氣氛一下子緩和了,大家都開心的笑了。

我和同修在路上切磋,以後講真相,語氣一定要善,不能衝動,才能更神聖,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便衣也是眾生,也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後來,我們各自通過學法,心性都提高了,悟到了真正的善的一層含義,不能把我們要救的人毀了。師父講過:「往往說我們不好的人都是沒有了解我們」[1],「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叫他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1]我們共同在講真相救人、學法、切磋中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