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勞教 天津母女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市薊縣賈桂敏(六十四歲)與女兒張雅麗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被非法關押,遭狼牙棒毆打,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母女倆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

賈桂敏在控告書中說:「今天我們起訴迫害我們的元凶江澤民,是惡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江澤民直接或間接的指使各地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勒索、剝奪人身自由、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虐待大法弟子,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而我們從沒記恨過這些警察,從沒有和警察發生過毆打,也沒有惡語相加過這些折磨我們的警察,我們只是告訴他們我們修煉大法後身心變好的美好,希望他們不要在追隨江澤民迫害善良,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下面是賈桂敏陳述的事實:

全家人感受大法的殊勝和美好

一九九八年,我的心臟病加重,整天沒有好心情,甚至家人吃飯說話聲音大,都成了加重病情和心情沉重的原因,自己感覺真的非常的難過。這時候,我接觸到了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轉,不到一個月,困擾我很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我真的沒有病了!

我每天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也不和別人爭鬥了,別人說甚麼話,也能站在對方的角度為對方著想,無論出現甚麼情況,先找自己哪做錯了,自己說的話別人能不能接受,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的家庭從此變得和睦了,和街坊鄰里的相處也變好了。

全家人看到了我的變化,沒有病了,整天樂呵呵的,知道是法輪大法讓我們的家庭變好的,因此,我的丈夫和大女兒也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家是做生意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不缺斤少兩,生意也是越做越好。

我的大女兒一九九八年的時候正上大學,暑假回家,就很高興的走入了修煉。我們一起走過了很多很美好的修煉回憶,每天我們都在精進,我們體會到了修大法帶給我們的殊勝和美好。

中共江氏集團迫害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栽贓陷害抹黑法輪大法,我們修煉人的心裏非常難過,自己的親身經歷都證明了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科學,是可以創造出醫學上解決不了的神奇的。女兒在二零零零年四月去北京上訪,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被關進了拘留所,我也去了北京上訪證實大法好,也被關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們吃的是窩窩頭,吃的菜湯一點油水也沒有,每天還要給拘留所交十元錢,這是我們從拘留所出來後,家人給我們上賬買東西的錢時,被強制交的。

在拘留所中,不讓煉功,沒有人身自由,每天還要超強度勞動,做手工插花等為拘留所賺取利潤。半個月從拘留所回來,還被鄉里勒索二千元錢,至今也未歸還給我們。

二零零零年五月,女兒從學校第二次去北京證實法後,被非法拘留半月後回到學校,她所在學校的湖南省中南林學院無理開除了她,沒有畢業證,對以後的找工作造成了困難。

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高壓政策下,薊縣東趙各莊鄉政府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勒索我們不上京保證金二千元,二零零一年二月又被鄉政府勒索不上京保證金二千元,至今也未歸還給我們。

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們娘倆被鄉六一零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非法關押在鄉里的養老院,住的地方牆上長綠色苔蘚,地面很潮濕,不讓家人探視,這過程中,家人也承受了很多,我的家人也非常支持我們修煉,因為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們都是好人。

我們娘倆和其他幾位修煉法輪功的同修被非法關押二個來月,九月份,鄉六一零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成員又把我們所有人關進我縣盤山腳下的天津紡織局療養院,鄉政府書記、派出所、鄉六一零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都去了,二個協警每人用狼牙棒同時毆打學員,每個人的臀部都被打成了紫色茄子的顏色,還要被打耳光,罰站等迫害。還要向我們強制交三千多元錢,才將我們放回家中。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縣國保強制將正在上班的女兒從班上帶走,搶走手機,強闖租房住處,非法搜索,並將我們家裏的私人物品電腦、打印機等全部搜刮拿走,我們被關進看守所,同樣受奴役,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們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非法關進天津大港女子勞教所,走的那天,我和女兒都是被戴上手銬上的囚車,我們真的想告訴世人我們是好公民,沒有違反法律,只是修煉大法,只是要做個好人。

進了勞教所,又遭非法的迫害,每天都要到勞教所的工廠強制工作,不給工資,沒有人格尊嚴,還經常被洗腦,不知道他們要把好人轉化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