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西寧市74人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青海省西寧市七十四人(五十六個案例)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敦促最高檢察機關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責任。

今年八十四歲的老太太趙玉蘭控告江澤民及其幫兇將她兒子、媳婦迫害致死。

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
賀萬吉和趙香忠夫婦

趙玉蘭的兒子賀萬吉是西寧鐵路分局公安處幹警,因修煉法輪功不斷遭受迫害,被關在青海省勞教所,出來後被青海省西寧鐵路公安分局開除公職,二零零二年七月間,因參與青海省和甘肅省的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判刑十七年,非法關押在海北州浩門監獄。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監獄突然通知家屬稱賀萬吉因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亡。他妻子趙香忠四次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勞教所,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勞教所摧殘致死。

被告人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網已收到近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訴訟狀副本。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希望社會各界都來聲援和加入這場訴江大潮。

趙玉蘭在控告書中說:「兒媳趙香忠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勞教所共四次。最後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六輛警車包圍了兒子賀萬吉的家,一家均被綁架關押,其中包括寄放在兒子賀萬吉家裏的兩個親戚的小孩──十二歲左右的女孩和兩歲的女嬰,亦被關押達十幾個小時之久。兒媳趙忠香被關押在女子勞教所的禁閉室裏,遭到嚴酷的迫害,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幾天後兒媳趙香忠被釋放,但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沒有知覺,胸部以上疼痛難忍,不能進食,骨瘦如柴,已癱瘓在床,生命垂危。」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凌晨三點,青海省湟中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的六名警察(其中兩名姓張,一名姓趙)無緣無故衝入我家,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我起床對他們說:『你們深更半夜的在幹甚麼?我們犯了甚麼錯,我們做個好人值得你們這麼緊張嗎?!你們為甚麼白天不來,你們白天來讓其他人也知道一下你們在幹甚麼!你們深更半夜的來是不是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幫警察無言以對,蠻橫地給我戴上手銬後把我塞進了警車。他們對待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像對待年輕的窮凶極惡的暴徒那樣,強拉著手銬硬拽著我,我的雙手被手銬弄破,雙手全是血,我家中的一些書籍和真相材料被他們全部沒收了。我被非法關押十五天,並被強迫收取一百五十元錢。我的老伴賀壽安也是一位修煉者,在目睹了我被警察強行拖拽上車的恐怖景象,兒子和兒媳被迫害致死的一連串打擊下,於二零零四年年初帶著滿腔的悲憤離開了人世。」

趙玉蘭老人說:「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修煉法輪功也因為想得到身體的健康與昇華,然而卻遭遇了這麼多的迫害與折磨,我的經歷也只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弟子的冰山一角,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少家庭被破裂,有多少親人無法相聚。這些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我這個在大法中受益的農村老人,不但要為我自己,也要為我那些失去生命的親人站出來控告江澤民,為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弟子申訴冤情。希望當局的執法者聆聽我們百姓的心聲,嚴懲元凶江澤民,還大法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人間正道,並且賠償在這場迫害中我所有的損失。」

五十七歲的葛延華女士原來患有的腎積水和心臟病,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煉法輪功後,關節炎等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全都好了,思想和精神得到了巨大的昇華。

她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下午正準備在家中學法,聽到敲門聲就去開門,國保大隊、公安局,還有當地派出所警察強行闖入我家進行抄家,抄走了我家中的電腦等各種物品,又將我綁架到國保大隊,輪流審訊,羅列罪狀,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將我非法判刑五年。在監獄裏為了轉化我,讓我放棄信仰,四個警察用腳踏我,辱罵我,拿電棍電擊我的脖子和全身,警察辦公室裏散發著皮肉的燒焦味,我的全身被電擊的一塊一塊黑的。後來又將我禁閉到一個空房子裏,斷絕我與任何人的聯繫,派來黃賭毒犯人來監視我的一切行蹤,犯人打我不讓我睡覺,又把我關進禁閉室,兩手被銬在地上,頭頂在牆上這種酷刑,不能站著,不能坐著,不能躺著,只能蹲著,手、腳、胳膊、腿腫的像麵包一樣。禁閉室很冷,凍得我全身感覺皮肉分離,這種酷刑折磨了我三十四天。警察看我已經不成人樣了,才把我放下來,放下來後全天讓我讀他們的那套歪理邪說強迫洗腦。直到二零一四年的一月九號我才回到了家中。回到家中也不得安寧,還經常遭到警察來家中砸門騷擾,為了擺脫恐懼,不得不選擇背井離鄉,流離失所。」

六十歲的鐵路退休職工苗茂玲女士修煉法輪功後,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以前所有不好的習慣都改掉了(如喝酒、打麻將、脾氣暴躁等),能為別人著想,做事考慮別人。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她二次被非法勞教、並被非法判刑三年。

她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兩點,時任教導員張文靜帶頭,讓我和談迎春、陳繼萍、李元萍四名法輪功學員或罰跑或罰站。之前談迎春被帶到樓上,過了許久被帶回來,誰都知道她遭受了酷刑折磨。之後,我被張文靜、警察劉霞帶到三樓辦公室後,張某迫不及待強迫我脫下棉衣,將我雙手從背後反銬。張某將我踢倒在地,我臉朝上,張、劉兩人各持一根電棍一左一右同時向我的頸椎放電,並且持續電擊長達十分鐘,我的頭不由自主向地下不斷撞擊,事後後腦勺都是大包。電擊中,我口裏滿是白沫……我的脊椎骨皮膚處被烤焦,疼痛難忍。張某還不斷地說:『你轉化不轉化,不轉化就繼續打。』我又被打得滿地打滾,渾身是傷。電用完了,劉某又去充電,兩人又電擊我的雙耳,耳朵腫得像紅蘿蔔……惡警看我不屈服,非要強迫我寫一個不自殺、不自殘的保證,真是流氓耍到家了。陳清華是勞教所衛生室的醫生,……他把我叫到二樓辦公室明知故問:『你怎麼樣?』轉而露出兇相:『不轉化還體罰!』這期間,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折磨,其中談迎春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點左右被惡警逼迫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苗茂玲女士說,「我遭受了這麼多的苦難與折磨,卻僅僅因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多年來,以江澤民為首邪惡之徒,殘害善良,愚弄百姓,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的謊言,讓人們與善良為敵,與邪惡為伍,致使生靈塗炭,天災人禍……沒有道德底線,所以現在假貨泛濫,貪官污吏,中國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來。作為一名司法工作者,我們更應該為子孫後代著想,為中國的司法制度的健全著想,維護公正,保護善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