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珍惜學法小組 互相扶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們的學法小組在一九九七年的時候就成立了,當時就是在我們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後,學法小組不得不暫停了。直到二零零四年,同修來到我家,建議恢復學法小組,也就從那時開始,我家這個學法小組正式恢復了,九年來,風風雨雨走到今天。

我家的門始終開著

一九九七年,我們家的學法小組有二十多位同修,我們集體學法、看師父講法錄像、教功錄像帶,集體學法後,大家在一起交流各自在心性過關中的提高,每個人都覺得很受益,提高很快。除了集體學法看錄像外,我們小組的同修還到集體煉功點去煉功。我的老伴、大兒子、大兒媳也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非常珍惜我們家的這個學法小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讓我們失去了和平的修煉環境,我家的這個學法小組也就停了。

在二零零四年,我的大兒子、兒媳被綁架,我們當地很多同修都參與進來營救、加持,幫助我們。我也在同修的配合下走出去,以營救兒子、兒媳為由,請正義律師,向公安、檢察、法院、司法包括後來的監獄、看守所、勞改局等部門講真相、要人,喚醒世人的良知和正義。雖然兒子最後被非法判重判,但我並不執著這個結果,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同修和我都將真相講到了我們曾經講不到的地方,同修們也形成了整體配合的環境,為我家後來恢復學法小組以及平穩的走到今天,奠定了基礎。

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我們的學法小組就在同修們的提議下從新恢復了,走到今天近十年的過程中,雖然也有一些干擾,但我們從來沒有再停下來過。

記的有一年,曾來過我們學法小組的一位同修被綁架了,以前我們小組的三退名單都送到她那裏去。那天我去她家找她的時候,在外面剛好就看到警察在她家非法抄家,之後同修就被綁架了。有其他同修傳話到我這裏,說我去她家的時候被照相了,叫我小心點。我的心有一點波動,那時候我們學法小組每個週末學法一次,來的同修並不都是固定的,知道我這個學法小組的同修很多,包括省、縣上的同修,大家想來就來,如果有事或者是甚麼不來的情況也有。但是作為我們家來說,每週學法的固定時間是要保證的。所以當聽到同修說叫我小心點時,我還是有怕心。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學法小組是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這肯定沒有錯,至於說我們個人修煉中的不足和漏洞,都不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也就更不能成為我們人為要暫停學法小組的藉口。所以這事我沒有提前和任何同修說,等到那週學法的日子,同修們依然按時來學法,學完法之後我才說了這個事。大部份同修都認為要堅持,當然也有個別的認為「避避風聲」,最後我說:「我們家的門始終是開著的!」令我感動的是,很多同修當即表示:「只要你家的門開著,我們就來!」

正是因為這樣,我們家的這個學法小組才能一路經歷風雨,不管在邪惡恐怖的壓力再大的情況下,每週學法的那一天從來沒有耽誤過。

都是來聽真相的有緣人

邪黨所謂的開會期間,我家樓底下就有派出所便衣來守著,這麼多年有好多次,其中最長的守了半個月,每天早上八點就來守,到晚上十點才走。對於這些上門盯梢的便衣,我和我老伴沒有把他們當成是惡警或壞人,我們覺得他們都是來聽真相得救的有緣人。

我老伴主動下去和他們打招呼,開門見山的、但是很和氣的問:「你們是來守我們家的吧?」往往這善意的一問,對方就很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回答說是,接著老伴就給他們說:「那是誰叫你們來的呀?你們知道為甚麼叫你們來嗎?我們都是修煉法輪功的。」就這樣,給這些人講真相,最後聽明白真相的人,不但感激我們,有的甚至就不守了,或者就是來打個照面,不再給邪黨迫害大法弟子賣力。

很玄妙的是,每一次來我家門口守著的人都不一樣,我們知道,這是師父用這個方式安排來聽真相的,其實連他們都不知道為甚麼被叫來守我們家。

有一次,我見樓下有幾個盯梢的,我就端著水果下去給這些人,他們邊吃我邊問:「你們對法輪功了解多少啊?我們就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太好了,好的讓共產黨害怕,才編造天安門假自焚來騙人。」接著我還給他們講三退,有的也就退了。

說來也有意思,盯梢的這些人是輪流值班,聽過真相、三退的人就不見了,以後再見到,不管在甚麼地方,都主動與我和我老伴打招呼,像老朋友。沒聽過真相的就一直在門口守著,我們外出或做其它事沒下樓,他們就老不換班似的,非等到我們下去講了真相才走。

來學法的同修一點都沒少

這些盯梢的人對於我們這個學法小組幾乎沒甚麼影響,我家旁邊幾十米就是派出所。後來包括片警和國保大隊都知道了我家是個學法小組。

這裏並沒有顯示的因素,我也儘量的注意安全,但是我從來沒有因為為了安全的藉口而將同修拒之門外。很多同修也曾經建議說,將我們這個學法小組分開幾個組。我就請師父安排。我和我老伴都把這個人心放下了,來我們小組學法的同修,也就很少受到這些干擾,就算見到樓下有人盯梢、蹲坑,但是仍然上樓來學法,這麼多年從未間斷。到現在,我心中已經沒有了人多、人少的概念,我總覺得是師父將同修送到我家的。

去年五月的一天,我家遭到了這麼多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迫害,國保大隊、公安局、派出所一共七個人闖進我家非法抄家。大兒子已經從監獄回來,與我們住在一起。那夥人搶走了我家裏所有的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印有「法輪大法好」的人民幣一萬多元。

當時我們給來的人講真相,只有兩個人動手抄家,其他人都坐在客廳靜靜的聽我們講。但是那次我們還是損失了很多大法真相資料。那次對我們家是個打擊,我、我老伴、我大兒子每個人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怕心、氣恨心、爭鬥心等等。頭一天抄家,第三天就是集體學法的時間。我曾想過提前告訴同修我家被抄家的事,我只是想說這件事,並沒有想要通知同修別來我家學法,我覺得每個同修根據自己的情況,反正我家的門總是開著。可是偏偏我從來沒留下哪位同修的電話,沒法通知,就這樣等到了學法的那一天,偏偏那一天來的人還是最多的。

我們照常學法,學法後,我就對同修們說了我家被抄家的事。有的同修當時表情就變了,有的沒說話,有的就正念加持。總之,同修的所有表現,對我、老伴和大兒子都是考驗,看我們的心怎麼動。我當時心情很平靜,同時我感謝那天來的這麼多同修,我說,我家的學法小組還會繼續,願意來的就來,還是那句話:我家的門總是敞開的。讓我感動的是,到第二個星期學法的那天,來學法的同修一點都沒少。

珍惜同修緣份

這麼多年來,我家這個學法小組,除了給同修們提供固定的學法交流的環境,同修間需要真相資料、大法書籍也都會請我去找。

我感覺我的心就是在維護這個學法小組中不斷的寬容起來的,因為各種各樣的同修、各種各樣的表現都會有,時時都遇到來自同修間的心性摩擦,沒有堅持學法的保障,沒有不斷提高、擴大容量的胸懷,維持我們家這個學法小組真的很不容易。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老伴同修非常的支持我,配合我圓容我家的學法小組。我大兒子出獄回家後跟我們一起住,對學法小組也都是積極配合。

漸漸的,我家除了學法時間之外,也有很多同修會來,說這事、說那事的,同修在我家吃飯是經常的事。這麼多年我沒嫌棄過,而老伴也在不斷的提高中放下自我,放下個人的習慣甚至喜好,每次都默默的做飯、做菜,招待。這事看起來平常,一次、兩次、十次也許都不怎樣,但是多年來,每週都有、甚至每天都有,時時的考驗,這就不太容易放下了。我們甚至都盡可能多的放下自己家出遊、外出的時間,總怕同修有甚麼事情來到家裏沒人在。我們就是這樣珍惜同修們來我家的緣份。

互相扶持 共同提高

我們學法小組老年、中年同修都有。每週學完法之後,大家就分著拿真相資料。才開始的幾年,大家都是每人拿個五、六份真相資料,最多十多份。隨著學法的深入,漸漸的,就出現了真相資料、神韻光盤不夠的情況了,很多同修因擔心沒有真相資料了,都趕在學法前就到我家裏來,把真相資料事先裝好。我也從不強求每個人要拿多少,同修們都是自願,做的好的同修拿的多,開始不敢做的就拿幾份,也是突破,最後也就發的多了。

我們學法小組七十歲以上的老年同修比較多,每週學法後,就互相邀約,三三倆倆,到公園裏、集市上講真相、發資料。每逢春秋兩季,公園裏春遊、秋遊的學生非常多,老年同修們就給那些小學生、中學生講真相,孩子們都很愛聽,爭著要神韻光盤。除了講真相,老年同修時間多一些,有空就到監獄、看守所附近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邪惡。

我們學法小組曾有一對從外地來的同修夫婦倆,老伴曾被非法關押過,還遭到毆打,從監獄出來後怕心一直很重,被迫害的陰影很濃,就是因為害怕當地惡人的騷擾才跑到女兒家裏來。在我們這個學法小組學了一段時間法後,我們就和他們夫婦倆交流,並在同修配合下,首先幫她老伴徹底揭露迫害,然後又給她寫了控告,控告監獄對她的酷刑迫害。外地同修夫婦一步步走出來後,現在早已不再躲在女兒家了,回到當地,向所有曾迫害過他們的人發控告信、講真相,開闢出了一片天。

還有一位老年同修,由於不精進,身體被迫害的很厲害,第一次來我家學法時,是由保姆攙扶上來的。隨著不斷的學法,現在早已辭退了保姆,自己來學法了,也配合做講真相的事。

像這樣的例子,我們學法小組還有好幾例,我們同修一部法,理應互相扶持、正念加持,看到同修們的變化,我更感到學法小組的重要。

每逢有同修被非法開庭,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都首先協調配合,統一發正念,並盡可能趕到開庭地點近距離發正念,進入法庭參與旁聽,加持被迫害的同修。在外地開庭的,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們,有負責聯絡找車的,有負責開車的,能去的都儘量安排好自己的時間,放下手頭的事。整個過程中,大家都有了明顯的提高和昇華。

新老同修共精進 救人不鬆懈

學法的目地並不單純為了個人修煉,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也都明白這一點。所以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們在救度眾生、講真相上都沒有鬆懈過。

我老伴多年來一直堅持面對面發神韻光盤,我們家住的這一片,每年的神韻光盤幾乎都發過來了,是凡出門買菜、辦事、坐車,都帶著神韻光盤,碰到有緣人就發,我也配合我老伴發神韻光盤,勸三退,發真相資料。包括我們倆的單位,老伴單位每年要去報到,老伴就帶著神韻光盤,一個辦公室一個辦公室的發。老伴講真相、勸退也做的很好。我大兒子出獄回家後,發神韻光盤、破網軟件、真相資料,一直沒間斷過。在這些方面我就不及老伴和兒子了。

我們小組中年同修也不少,有的主動擔當起做資料,突破不會用電腦、害怕設備的障礙,在自家開起小花,保證需要資料的同修;有的就隨時都帶著真相資料、光盤,見人就發。這樣的同修,在我們小組有好幾個。

有一個才修煉兩年多的同修,悔恨自己沒早走入大法,抓緊一切時間想多做救人的事,經常是一個人騎著單車到路口,公交車站、停車處,面對面的發神韻光盤。有時還會出現他一邊介紹神韻,世人一邊排著隊來接神韻光盤的場面。還有一個同修,老家在附近的縣份,她常常一個人背一大包真相資料、《九評共產黨》等回家鄉,連夜將真相資料走街串巷的發完,第二天又坐車返回。另一個同修歌唱的好,跳舞也很有天賦,除了自己做真相資料、自己隨時發真相資料之外,她還會到文藝廣場,唱一兩首大法弟子歌曲,廣場上人很多啊,聽到這麼好聽的歌聲,都擠過來問:「這是甚麼歌啊?怎麼這麼好聽?」同修隨即拿出包裏帶的神韻光盤,介紹說:「這麼美的歌曲就是出自於神韻晚會,你們快回去看看,還有更好聽更好看的呢!」很快,整包的神韻光盤就被搶光了。我們學法小組有一個同修,從最初到我家來學法,見到樓下有人盯梢、有警車轉頭就走,到現在,已經能自己發資料、發光盤了,即使一個人去參加宴會,都帶著神韻光盤,贈送給有緣人。

這樣的故事,我們這個學法小組,近十年來有過很多很多,要說起來,每個同修都是一本書,都有講不完的故事;每段故事都如一首詩,意味深遠,回味無窮。我不知道和這些同修們的緣份有多深,有多遠,在師父的安排下,都能來到我們的學法小組,聚在一起,為了證實大法、為了救度眾生,放下自我、整體配合。在此,我以及我們學法小組的所有同修們無比感恩師父,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們一定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叩謝師恩!合十。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