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終於圓了修煉的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在我八十歲整時喜得大法。千萬年的等待,我終於盼來了這一刻。
在大法洪傳、「穹蒼從組 乾坤再造」[1]的時刻,有幸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同在,與法同在,這樣的生命是何等榮耀!這樣的生命是何等幸福!

一、修煉大法了宿願

十一歲時隨親人去尼姑庵敬香。庵堂在蒼松翠柏、群山環繞之中,更現祥和寧靜,無比的聖潔,那莊嚴慈悲的佛像讓人感覺是那樣親切、感人,此情此景,動人心旌。我那幼小的心靈頓感修仙慕道是多麼美好!身軀和思維似初生的嬰兒沐浴在陽光與春風中。我也相信小時聽到的神仙故事,在這裏都可變為現實。我喜歡這裏的一切,羨慕那些能生活在這裏的人。這不就是我嚮往的「家」嗎?這不就是我夢想的人間仙境嗎?也是那時發願終生敬神敬佛,從此彌篤堅定。

世上萬難做人最難,世上萬苦做人最苦。在爾虞我詐的紅塵苦海中,我備嘗人世間的辛酸,要了斷千百次輪迴的苦難,我想到過出家,但因種種原因未能如願。

今生今世,經歷了那不堪回首的八十年歲月,終於結緣大法,實現了我修煉的願望。當時,我抱著一顆純淨之心,沉浸於大法修煉中,並沒有想到治病。但大法的神奇卻不斷刷新著我──修煉不久,心臟病、關節炎、兩膝蓋變形、美尼爾氏綜合症、水腫、手腳抽筋,白內障等等所有的病,都不知不覺地逐個消失。我明白,這是師尊的法身在給我清理身體,「無求而自得」[2]是大法修煉的法理。

二、萬花叢中開出一朵小花

二零零三年有段時間,大法資料很少、很珍貴,只能在學員中大家傳著看。當我得知做資料的同修很辛苦、很忙,一般都要到晚上加班打印資料,學法煉功得不到保證。當時我在家閒著,我就想為大法出點力,幫忙做點甚麼。

為了解決大資料點的一些弊端,那時明慧網根據師父的要求已經提出資料點「遍地開花」。師父看我也有這個心願,就成全我──幾天後,協調同修來我家問我,能否在我家辦個資料點?真是不謀而合!我欣然接受。我家只有我和保姆倆人,人員簡單,比較安全。

那年我八十三週歲。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和支持下,我很快就學會了打印《明慧週刊》、週報、各種小冊子、製作護身符,刻錄光盤。稍後一段時間,又學會了上明慧網、正見網、動態網,看了許多文章,開闊了視野,增長了見識。

從此,對自己的修煉要求更高了。我堅持每天三點四十五起床晨煉、然後發正念、背法,上午打印資料,下午外出講真相,晚上學法,心情舒暢,精力充沛。每天資料做的又快又好,同修的好評不斷。

從二零零三年建立至今,這個小資料點已安全運轉整整十年。資料點的初始階段,協調人會來幫我買耗材等東西,關心了解一些情況,後來來得少了,這兩年,幾個月才來一次,我一人也能把做資料的活幹下來。

今年陰曆九月份,我已經滿九十四週歲了。人們都說:看不出我是這樣年紀的人。是的,我仍能單獨一人外出講真相,橫過大馬路、乘公交車、甚至鄉間僻野都能走,且步履輕鬆,頭腦清醒。這讓很多人都非常羨慕我,說我哪像九十多歲的人呀,就像個七十歲的!這一切,都歸功於學了大法,修煉了十三年,才有這麼好的身體。

三、「人神一念間」的感悟

我們修煉了這麼偉大的法,心性、本體都改變很快、很大,師父又給我們清理了身體,只要我們遵照師父的法去修、去煉、提高心性,認認真真的做好三件事,「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每個層次就會提高的很快。比如,在二零零九年上海世博會和二零一二年邪黨十八大期間,中共加強封網。我上不了明慧網,無法下載資料,又不知道怎麼「翻牆」,真急得我六神無主了。怎麼辦啊?我只有求師尊幫助,我先給師尊法像磕頭,不斷念著師尊的話:「明慧網他們從來也沒有封住過」[4],瞬間,奇蹟出現了:動態網、明慧網、正見網,一下都映入眼簾。我內心無比激動,嘴上不斷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打印機有時卡紙、有時脫機、有時亮紅燈、或乾脆罷工,我又不會修機器,怎麼辦?沒別的辦法,只有請師父幫助。我坐下來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打印機們,你們來我家是為證實大法做貢獻的,是為法而來的。目前,邪黨正在解體,世人要救度,大法弟子們需要更多的真相資料救人,我就要多做資料,作好資料,希望你們能配合我,請立即開始工作吧。」內心深處發出的正念非常強大,只感到能量洶湧。打印機真的很聽話,立馬就歡快地工作起來。

二零一二年冬季的一天,當我煉功煉到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左腿突然鑽心般的疼,使我站立不穩。這種現象以前從未出現過,我認為,這是邪惡舊勢力或業力的迫害。當時我就大聲的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甚麼安排也不要,也不承認。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所有惡黨邪靈、黑手爛鬼不得干擾我,誰干擾我就銷毀誰。」這一念,還真靈!我的腿一下子就不疼了。回想當時的情景,一是沒怕心;二是正念強;三是我家設了佛堂,供奉著師尊的法像和法輪圖案;只要在家,每日早晚向師尊法像上香,從未間斷。平時做資料、學法、煉功,或寫點甚麼都在佛堂中。可以說,只要在家,整天都生活在佛光普照中,那真是感到:時時刻刻沐浴在師恩的庇護下,美妙而又難以言表。

四、提高心性過好關

大法是超常的,修煉大法也要用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修去人心、修去各種執著,改變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觀念,把不符合法的思想、人心、妄念全部放棄,努力提高心性,不斷昇華自己。

師父講:「在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3]

我的修煉過程很順暢,這是因為子女們都與我分開住,自立門戶。他們也已進入老年行列,最大的有七十三歲,最小的也六十三歲了。孫子、外孫輩都已經成家立業,曾孫都讀高二了。他們對我尊重而又孝順。因此,我能安心學法煉功、做真相資料和外出講真相。

兒孫們常說:老母(奶奶、外婆、祖奶奶、太婆)能有這麼好的身體,多虧修煉了法輪大法。修煉了,明白了事理,身體才健康!從這個角度看,實實在在減少了兒孫們的很多麻煩和操勞,我們也切身感到得了福報。我說:是啊,一人修大法,全家得福報。關鍵是大家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知道大法是受迫害的,所以才有福報。

由於兒女們不在身邊,家中請了一位幫忙料理家務的保姆,算起來,在我家已有二十個年頭了。雖說身份是保姆,但我們全家都把她當作是我們這個大家庭的成員之一,全家幾十口人都敬重她。因為她誠實可靠,為人純樸善良,幹活踏踏實實。一句話,這個保姆與我們是有緣份的。

可有一段時間,因保姆的姪女從小失去母親,由保姆撫養帶大,並供養她讀初中再讀完中專。工作兩年後,這女孩沾染上社會不良習氣,做出了女孩不該做的事,讓保姆感到十分苦惱和萬分失望,從此,脾氣變得煩躁不安,家務事也做不好了,做錯事也不能說,一說就暴跳如雷,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還經常講要殺掉那個不爭氣的姪女。

當然,她有苦衷、有委屈、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所以要發洩。我是個修煉人,讓我看到這一幕也不是無緣無故的。因為我修煉的也太順利、自在了,總說沒有矛盾和衝突,現在好了,矛盾真的來了,是我應該面對的時候了。每當她在氣頭上、理智不清時,那態度真的不好啊!做錯事也不能講,好聲叫她也不理,有時還大聲呵斥我。說實話,從小到老別人都是看我的臉色行事,哪受過這樣的憋屈?我的內心真是不好受啊!心想:又不是我得罪了你。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厚待你呀。有時,寧可給子女臉色看,也不會給你臉色看的,對你我問心無愧!

就在這難以忍耐之時,我想到了師尊的教導:「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5]。頓時,心中豁然開朗,怨氣全無,她再發脾氣時,我做到了好言相勸,我們又能融洽相處了。

我之所以有這個認識,是近兩年來學法時間增多,學法能入心的緣故。明白了:人來到這個三界做人就是來吃苦、消業,還債的。考驗來了,要做到向內找,修自己,多看別人的優點,少計較別人的不足。出了問題,首先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保姆受這樣的打擊,能不傷心嗎?我不但沒給她安慰與同情,反而擺出主人的姿態,這不就是個常人嗎?根本談不上善待。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6]。

明白法理後,我安慰她,理解她,我與她講大法之理:可能,你前世欠過她的,這生她來討債來了。你也不要難過,將來你姪女明白事理後,她會知恩圖報的。保姆在我的安慰下,心情好多了。現在我們的關係,又如過去一樣親近,甚至比過去還好。

事情雖小,但卻能體現大法的威力無處不在。通過這件事,我深切的體悟到:修煉能使生命得到昇華;昇華了的生命又能善待一切人和事。

五、快救人、多救人,講真相做到位

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要做的事情,特別是這三件事,不能放鬆,千萬不能放鬆。你們的威德、你們的修煉、你們所承擔的那一切,都在其中。」[7]

一天,在宿舍大院遇上一位老同事。我知道他是個幹部、老黨員,早就想去找他講真相了。我開門見山問:「你知道『三退』嗎?」他說知道。「知道就好,退了吧,從心裏退了它,退黨保平安。」他說好。就這樣,三言兩語就退了,慶幸這個生命得救了!

這麼多年來,好像還是第一次這樣順利就勸退了一個老黨員。我想: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好了的,只要我們動動嘴就行。剛走出大院,又看到一對老年夫婦、相互攙扶著行走。我上前問好說:「知道法輪功嗎?」他們回答「不知道」。我說:「這個功是救人的。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不要一分錢,又不用打針吃藥。現在上醫院看病多難呀,一個小感冒都要花幾百元。過去我曾患心臟病、關節炎、手腳抽筋、頭昏、白內障、水腫等病,煉了這個功,這些病都好了。」他們問我多大年紀?當聽到我說九十三週歲時,他們都難以置信。我說是煉法輪功後才有了這個好身體的。兩老人看到我這樣的健朗身板,也都相信了法輪大法好,男的退黨,女的退團。我告訴他們要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會健康起來。隨之他們也愉快地接下了真相資料,並說「謝謝!」

有一次,在大街上講真相,遇到一個三十多年沒見過的老朋友,她一眼就認出了我,很是熱情。因為是熟人,我就直接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知道法輪大法好,並說在她信箱中收到過很多的真相資料,她同意退團。我告訴她誠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保平安。她羨慕地說:「你和三十年前差不多!根本看不出是九十多歲的人,一點不顯老,身板還這樣硬朗。」我說:「這得益於修煉法輪功。原先一身的病都好了,現在無病一身輕。」她說這樣好的功法我信服了,你就是最好的證據!

還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巧遇老鄰居。她剛做過胃切除手術,看上去身體很虛弱,無精打采。她說我和以前差不多,看上去頂多七十歲。我說今年九十三歲了。她吃驚的連連搖頭說:「不像!不像!你聲音洪亮,臉色紅潤而又光滑無皺紋,腰不彎、背不駝,行走輕鬆,一個人能上大街小巷,這哪是九十多歲的人啊!」而後,她傷感的說:「你看我這個德性,一副人生很失敗的樣子,覺得做人真沒意思!」我趕緊安慰她說:「我過去也有很多的病,常年吃藥也不見病好,因為煉了法輪功才有現在這個健康身體。原來,全國有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目前,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修煉者不但身體好,道德品質也提高了。」她聽後,當時就向我要書,說拿回家去讀。最近我看到她氣色變化很大。她面帶笑容問我:「這書是否要還給你?」我說:「你留下看吧,也給家人看看,好書要大家分享。」她高興的說:「那是!那是!」

有一次見到一位老人坐在家門口看報,我走上前問候:「您老知道法輪功嗎?」他激動的說,「知道知道,那是救人的!我信箱內天天都有你們放的資料,我都認真看了。」我十分高興的對他說:「您老真是個善良有福之人!入過黨嗎?」老人回答:「在部隊入過。」我說退了吧!退黨保平安!他說,「我想退,又不知道怎麼退。」我說我幫您退吧。他連說謝謝,並告之自己的姓名。我心中默念:謝謝師父的加持,又一個明白真相的生命得救。

在過地下通道時,碰到一個面善的老人,也是三言兩語就勸退了黨、團。老人告訴我他的名字,曾接到過我們送的光盤,但沒有人給他講「三退」的事。可見,同修們平時已經做了大量的鋪墊工作,所以,我今天面對面「勸三退」格外順利,可謂事半功倍。

還有難忘的一次講真相:我上鬧市去發真相資料,在大超市門口看到停了一輛小轎車,車裏坐著一位四十來歲的男子,身材胖胖的,看上去很和善。我就從車窗遞給他一張神韻光盤,並對他說:「這是一流的新年晚會,很珍貴的!在美國要賣幾百美元一張票呢。」他接過光盤正反兩面看了看,笑著對我說:「你好大的膽子!知道我是甚麼人?」他忙從上衣口袋,掏出工作證來給我看。我也就不客氣的翻弄著,原來他是公安廳的人,還是一個處長哩。我沒有絲毫膽怯,也笑著說:「原來你是公安幹部,正是我們要重點救度的對像。我相信你內心明白法輪功是受誣蔑和陷害的。大法弟子遭到怎樣殘酷的迫害,你可能比我還要清楚。『善惡有報』是天理,在你的職權範圍內,請你多做好事,多積德,子孫必有福報。」這人一直在聽我說,並不反駁。後來,我又給他《明慧週報》和小冊子,他都接受了。我最後對他說:「祝福你和你的家人有個美好幸福的未來!」他笑了。

遇到曾經的同修時,更是要講好真相。我上大街講真相,對面走來一位老年婦女,大約六十多歲,彼此根本不相識,她對我笑笑說:「休息一下再走吧!」硬是熱情的像是老朋友一樣,拉著我,往回走到一個大商店門口的台階上坐下。坐就坐,當時真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反正是出來講真相的,所以我開口就問:「你知道法輪功嗎?」她說,「知道,九九年前我也煉過,後來政府不讓煉就不煉了,書也交了,現在只會打打坐。」我問她入過黨嗎?回答說入過。我要她趕緊退出來,邪黨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引起天怒人怨,現在天要滅它,你是它的成員,天要解體它的時候你就得為它陪葬,不值得。她乾脆的說:「行。今天就退出邪黨。」她並告訴了我她的名字。

以上真相講的順利的都是師父鋪墊好的路,讓我們去做而已,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當然,講真相勸退並非都一帆風順,也遇到過阻力。向內找:那基本上都是放鬆了學法,或為講真相而講真相,或事先考慮不周所產生的不良效果。有幾次,碰到兇頑的人會說:「老太婆,拿了共產黨的退休金,還反對共產黨,這不是在搞政治嘛!」我說,「共產黨是靠納稅人養活,它又不搞生產、不創造財富,還喪心病狂的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我們是受迫害,才出來講真相的。我告訴你,所謂『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自殺、殺人都是造謠誣蔑,你們千萬別相信……」。他們不允許我說完就呵斥我:「老太婆快走!快走!再不走就叫派出所來抓你!」

遇到這種人,我們修煉人並不去計較他們的態度,只有可憐他們。我內心常祈禱:這次喚醒不了你,同修下次講真相時,定能把你喚醒。留有這樣的正念,定可在天地間進行良性循環。

大法弟子只有多救人,快救人的責任,常人的歪理邪說都不要放在心上,再大的誤會和委屈,都不能鬆懈大法弟子救人的意志。

結語

我這一生在迷茫中艱難的尋找修煉的真諦,慶幸自己八十歲時喜得大法。千萬年來的企盼,千萬次的苦輪迴,今天與大法結緣,這是何等的幸運!這是何等的珍貴!我向師父發誓: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那我就把「三件事」做到一百歲,甚至更久。

我只是盡力而為,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比起同修們還差之千里,借明慧網第十屆大陸大法弟子交流會之機,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

由於自己學法不夠精進,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看好〉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