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心性在救度世人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回想近幾年我走過的路,一件件、一樁樁的事情雖小,但卻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偉大,見證了大法的威德和超常。下面就談談我在這幾年信師信法、救度眾生過程中,心性的提高和收穫,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師父牽著我的手去講真相救人

經歷了四年冤獄,二零零九年初,我從女監黑窩裏出來後,由於長時間脫離法沒有正念,怕心特別重,看見樓下停有警車就產生恐懼感;出門就害怕被邪警跟蹤、綁架。隨著不斷的學法,堅定了大法弟子修煉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走的是最正的路,宇宙中任何生命都不配去檢驗、考驗和迫害他。誰幹誰違法、誰幹誰有罪!隨著正念的加強,怕心也就逐漸的減少。

師父告訴我們:「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一旦目前這個階段過後,眾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將開始。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1]

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也必須履行自己的責任和使命。下面就講講師父怎麼牽著我的手去救人的例子。

師父引導親戚看真相

零九年,幾位親戚從湖南韶山來到我姐姐家,當時我正在姐姐家居住,我想與他們講真相,但心裏卻犯上了嘀咕:湖南韶山是毛魔頭出生的地方,那裏的人受邪黨毒害較深,聽姐姐講那位年長的親戚還是個老黨員,我是否能將他及他的子女勸退?這裏邊有私心、怕心和疑心。我試著找出一份《法輪功答疑世人問》的小冊子準備給這位年長的親戚看,但一看做午飯的時間已到,於是我將這本真相小冊子放在客廳的無人看見的書架上面,可當時心裏還有怕被別人看見小冊子的心。

待我做完飯來到客廳,讓我吃驚的是,這位年長的親戚自己找到了那本小冊子在翻看!我忽然明白了:是師父引導了這位年長的親戚明白的那一面找到了書架上的這本小冊子在看真相。

我見他已看完小冊子,就給他講「天安門假自焚」是江氏集團因妒嫉法輪功煉功人數比中共黨員還多,而製造了這麼一場震驚世界的恐怖事件;講到了歷史上許多預言家預言到今天人類將面臨的大劫難;講到了「藏字石」告誡世人躲過災難的天機;講到了中共邪黨在歷次運動中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對於那些舉著拳頭對天發毒誓要為共產主義獻身的世人們,如果不退出邪黨,在天滅中共時就將去作陪葬!這位年長的親戚很樂意的就答應了退出邪黨。飯後,我給他的兩個女兒也講了真相,她們也做了「三退」。

褲兜做反了

一次,同修領我去找一對做工很好的裁縫夫婦做衣服,路途較遠,在市區還得倒車。在去的途中,同修給我講:「這對夫婦認識我並知道我的住處,你不要給他們講真相。」我也就放棄了與他們講真相的想法。當我將做好的衣服拿回家時,卻發現做的褲子口袋一個縫在前面,一個縫在後面。

我想到師父在講法中告訴弟子:「你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中所碰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2]那麼,褲子做成這樣,是否是師父點化我應該去給他們講真相?我不熟悉去裁縫店的路線是否能找到他們?最後,我拿著需要改做的褲子,在師父的指引下找到了這個裁縫店。

在夫婦改做褲子的同時,我問他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有?他們說沒聽說過。我就給他們講了「藏字石」的天機;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講了退出邪黨組織就會有好的未來等。這對夫婦聽後都樂意的接受了「三退」,並留下了神韻和《九評》光盤。在此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利用這個巧妙的方法讓我去給他們講真相,要不,我與他們就錯過了這個機緣和機會。

四訪繼父

一天晚上,我夢到我的繼父與我過世的母親躺在一張白色床單裏。繼父揭開蓋著的白單子,遞給我一把鑰匙說:「你把我的窗戶打開一下。」我母親過世前因與繼父有經濟上的糾紛而鬧離婚,所以我沒有給繼父講過真相。我醒來後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去給繼父講真相,打開他「心靈的窗戶」。

第二天,我從市區乘車來到繼父所住的縣城。我繼父是南下進川、現已離休的老幹部,常年任縣委黨校校長職務,現已八十多歲,耳朵有點背。我買了水果來到繼父身邊,繼父及照顧他的兒媳婦、女兒見到我很高興,她們一個勁的給我訴說我母親與他們父親之間的矛盾,訴說他父親想要回被母親藏起來的房產證等等。我聽完她們的訴說後就告訴他們:我爭取去說服我的姊妹們歸還繼父的房產證(因為我母親的房產已被我們姊妹繼承)。這樣,我第一次去時沒有給繼父講真相的機會。

回來後,我從憲法和做人的道理上給姐姐、妹妹講了房產證應該歸還給繼父的理由,並讓她們考慮此事。第二次,我又去看繼父,告訴他們房產證應該歸還給繼父,只是歸還的時間問題。同時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真相及目前大法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洪傳的盛況,希望繼父和他的女兒、兒媳婦能退出邪黨保平安。繼父的女兒講:「我父親從事黨校工作這麼多年,勸他退黨簡直是要了他的命。」繼父因為耳朵背也無法聽清楚我講的內容。這樣,第二次去講真相的效果也不佳。

第三次,我想我這是最後一次去給繼父講真相,師父夢中的點化一定是能行的。於是,我在去之前就發了正念,解體一切干擾繼父聽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到繼父身邊,首先打開我準備好的MP4,給繼父戴上耳機,讓繼父看「預言」和「藏字石」真相,這邊我與繼父的兒媳婦講我一定幫助你們要回房產證,如果我現在拿給你們房產證,勢必激化矛盾,待我的姊妹們思想通了以後再給你們不遲。接著,我見繼父看完MP4真相內容,就取下耳機,大聲的對繼父講:「叔叔,天象快變了,您知道嗎?」他點點頭說:「是。」我說:「老天要銷毀共產黨了,大劫難可不是衝著老百姓來的。」 繼父講:「共產黨它起家就不光彩。」我說:「叔叔您不糊塗,咱們不與它為伍,退出邪黨,解除為它獻身的毒誓、保個平安好嗎?」叔叔痛快的答道:「好!退出!」就這樣,他的女兒、兒媳婦也同意做了「三退」。第二天,當我告訴姐姐,我準備離開縣城,叔叔的房產證你們思想通了就去交還給他吧。我姐姐突然說:「去把房產證歸還給叔叔吧!」我為姊妹們能想通此事高興,但是我不想領這份人情,我說:「姐姐您給叔叔送去吧。」姐姐卻堅持要與我一同給送去。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當我第四次去看望繼父時,把繼父的兒子、孫子以及家庭陪護都講真相、做了「三退」,真是皆大歡喜!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既化解了家庭之間的矛盾,又有幾個生命因此而得救了。

通過以上實例,我悟到:師父看到我有一顆救人的心,便為我鋪好了救人的路,將我的有緣人領到跟前。師父鼓勵我抓緊給他們講真相救人。於是,我開始大量的向身邊的親戚、朋友及世人講真相。

二、在講真相救人中去掉各種執著心

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也有不順利、勸退不了的時候,總結教訓,還是由於自己的那顆私心、怕心所促成的。

怕心、私心的教訓

一天,我去幼兒園接孫女,回來時路過一個公園,在那裏見一個中年婦女在做十字繡。我就上前去與她搭話,談了一會十字繡以後。我便問她老家在何處?她說:「是貴州。」我問:「您聽說過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的『藏字石』沒有?」她說:「好像聽說過,但詳細情況不知道。」我就給她詳細的講述了藏字石的發現,是當地一位叫王國富的村幹部發現的這塊斷裂的巨石,經中科院三批考察團考察,發現石頭上面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是二億七千萬年前就有了,非人工雕琢。講到這兒,突然走來一位中年男子坐在我們身旁,我感覺這是一個便衣,怕心也就上來了,但仍繼續。這時,這個婦女突然變了腔調:「誰知道這些事情是真是假,你不要給我傳這些謠言。」突然,我悟到是因為我的怕心和我講出的話給舊勢力增加了邪惡的能量,使這位女士不願再聽真相,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這次講真相失敗的教訓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痛悔和記憶!

還有一次,我去了X縣城,給我年輕時中學的同學(現在國安上班),及她的丈夫(我以前的同事)講真相。我準備了神韻光盤、《九評》等一些真相資料。在去縣城的途中、住在親戚的家中、在與世人的接觸中講真相都很順利。這天,我特意的買了上等酒、水果去同學家講真相。在去的途中,我想:同學在國安上班,國安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專職部門,不知同學是否能聽大法的真相?如果他們不聽的話,為了安全起見我就不給他們真相資料了。一路發著正念解體阻礙同學夫婦聽真相的生命與因素,來到了同學家。見面後,與他們夫婦拉了一會家常,我便講到了「藏字石」和「天安門假自焚」真相。她丈夫說:我不相信你說的這些東西,並說法輪功參與政治等;這位同學講:「國安有紀律規定:不許聽法輪功真相,你在我家中說說無妨,在外面可不要去講。」我又給他們講了法輪功在世界洪傳的情況,希望同學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這位同學說:「前段時間我們國安抓了六個法輪功學員,除了我審理的這一個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判刑外,其餘的全都判了刑。」我說:「您善待大法弟子就會有福報的,你一定記住要善待他們。」同學說:「我會的。」

我離開他們之後,細想:這一路勸退了二十四人,然而,專程要講真相的同學卻沒有勸退?反省自己的內心,我悟到:1、我把同學的職務看得太重而忽視了應該救度的這個生命;2、自己的私心和怕心沒去,首先考慮的是自己個人的安危;3、世上的生命都在等著聽真相得救,而我在去講真相救人前就假設了同學不聽真相的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的存在。這是變異人的思想,設想一個佛救人他除了慈悲善念以外,是不會有這種負面思維的。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講了「相由心生」的道理,我在以後的講真相過程中,便首先解體自己思想中的一切負面思維和外來干擾,加強正念正行救人。我有時正在講真相過程中,怕心和保護自己的常人心一出來,我立即告誡自己: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救人,任何干擾我做事的思想念頭立即解體!用一顆純淨的心去救人。

找出求安逸的心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師父也讓我看到了自己的許多執著心,讓我逐漸的去掉了它,使心性昇華上來。

一次,我上了公交車,車後面一排有幾個空位,我準備去坐,但看見夏天灼熱的太陽正照在後面這排椅子上,我就迅速的走到前面不曬太陽的單個座位上坐下。但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求安逸之心,使我失去了講真相的機會。因為我坐在後面一排位置上可以給鄰座的同車人講真相,坐在前面單個位置就無法講。這時,我想回到後面去坐時,後排位置已經被上車的其他人坐上了。當我意識到這個求安逸的執著心後,我有時乘車就將座位讓給旁邊的人坐,我就站在他們的身邊給他們講真相,效果往往很佳。

有幾次我面對車上鄰座的人或出租車司機,思想中卻冒出無從說起和麻木的心態不想講,或者不好意思給對方講真相的念頭。在這時我就用正念排斥這種想法:救人有甚麼不好意思的!無從講,就請師父給予我智慧。結果往往就會順理成章的與對方講起大法真相,最後將對方給勸退了。真是如師父在《轉法輪》告訴我們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只要大法弟子一顆向善救人的心,一切都由師父給做了。

在近幾年中,我除了在家學法,做大法資料以外,出門就帶上神韻光盤、《九評》、破網小光盤、真相幣等。不管是買菜、購物、乘車、問路、紅白喜事、聚會等,只要是能搭上話的人,時間短的,我就給他們真相資料,時間長的,我就與他們講真相勸退,90%以上的人都能勸退。

三、在講真相救人中修出慈悲心

師父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3]

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在面對那些對法輪功不明真相、被中共邪黨謊言欺騙的世人時,我由以前不願聽世人說不好聽話的心、怨恨心,在大法法理的引導下,逐漸修出不被世人帶動的慈悲心。這裏舉幾例。

面對冷漠不動心

二零一一年冬的一個晚上,我與一同修到市郊去,需要乘坐一個小時的公交車。我們以前約定上車後分開坐,便於講真相。當我坐下時,發現我旁邊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士,我想與她講真相,我便問她是否是下班了忙著回家?她冷冷的答道:「是。」我說:「這麼晚了還沒吃飯,還得往家趕,你上班也真是辛苦的。」我說:「能與你說上話也是緣份,不知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有?」她平淡的說:「沒有。」我就開始給她講歷史上各種預言家預言到今天人類將面臨的大劫難,並且怎麼躲過災難;講了共產黨起家以來,歷次運動殺害了八千多萬中國人,人間的法律是殺人償命,天意是善惡有報的。並給她講了「藏字石」的天機等……這位女士突然打斷我的話:「你不要給我講這些,我不想聽!」我的心沒有被她無禮的言語所帶動,我說:「姑娘,古人有句話叫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如今世上災難這麼多,咱們老百姓不就圖個平安嗎?天滅中共時,如果我們不解除掉加入黨、團、隊時舉著拳頭對天發的毒誓──為共產主義獻身,那麼就得去跟著作陪葬。退出邪黨不花一分錢保個平安何樂而不為?」她不屑的答道:「死了就死了,大家一起死。」我說:「姑娘,可不能這麼說,人來世上一趟也不容易,你不但是為你自己活著,你還得為你的父母、親人活著。」我又給她講了如今在海外及網上的三退大潮,希望她能退出這個邪黨組織。我見她沉默不語,我便請求師父加持,解體她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她能得救。……她以質問的口氣問道:「你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我說:「古人有句話叫:百年修得同船渡。是前世的因緣使你、我今天能坐在一趟車上,我只是希望我身邊所有的有緣人都能平安的躲過災難,並希望他們都有一個好的未來。」 ……我講了快一個小時,眼看我們快要下車時,她突然對我說:「我知道你是真心的為我好,你就給我退出吧,我叫某某,只加入過團、隊。」又一個生命在師父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我一心想救她的慈悲善念下得救了!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在此,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面對惡語不放棄

今年「五一」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一棵碩大的綠色植物下面拾到一顆大梨,這時突然一位親戚喊叫著過來,指著我說:「你偷梨!這個梨上面有你偷梨時留下的舊傷痕,還有你剛才偷的新傷痕。」我一下子給醒了。我為甚麼會做這樣一個夢?修煉人早把名利看淡,怎麼會去偷梨呢?我是哪兒沒做好,還是師父用這夢來點化我甚麼呢?

夢中出現的這位親戚,原長期擔任某省邪黨中央黨校校長職務,他老伴有病癱瘓在床。我想起在二零一一年神韻光盤出來以後,我曾經買上水果去給他們家送神韻光盤,當時剛進門,這位親戚便大聲斥問我:「你是否是來勸我退黨的?我告訴你,我和老伴絕不叛黨!你與我們也沒有多大的關係,你以後不要再到我家來了!」我當時並沒有因為他的態度不好而放棄講真相,一邊發著正念,一邊給他講到:「是因為緣份讓我到這兒來的,我希望你們能順利、平安。」這位親戚就開始趾高氣揚的講甚麼如今共產黨推崇五講四美,這麼好、那麼好,說了一大堆。我默默的發著正念,等他說完後,我說:「您講了共產黨一大堆好處,可是您講的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幾千年的神傳文化仁、義、禮、智、信的內容,您全都拿去給共產黨去貼金了。」這位親戚一聽此話愣了一下,隨之態度也慢慢的緩和了下來。通過講真相,最後這位親戚低語的說了一句:「共產黨垮台那也是它自己把它打倒的 。」我走時給他們留下了二零一一年神韻光盤。

但是二零一二年神韻光盤出來後,我不想去面對這位親戚,就將二零一二年的神韻光盤用塑料袋裝上,掛在他家門上了。二零一三年的神韻光盤出來了,我又打算去給他的門上掛一個。然而通過這個夢,我明白是師父點化我去掉私心、去掉不想聽不好聽的話的心、去掉偷偷摸摸的思想念頭,要做到不被常人心帶動、慈悲的、堂堂正正的講真相救人。

悟到這,我立即去買了水果,帶上二零一三年神韻光盤、《九評》、破網光盤去上門講真相。這位親戚雖然沒有接受《九評》光盤,態度不再像以前那樣惡劣了,客客氣氣的與我說話。親戚的老伴通過我講真相高興的做了三退,並答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時,我給他們留下了二零一三年神韻光盤和破網光盤。我想我會盡我的努力去勸退這位親戚及他們的子女。以前,我出門時都給師父敬上一炷香,請師父加持,不讓邪惡干擾我講真相救人。這天,在我出門敬香時,一顆火星掉在我手背上,我立即悟到:我以前的這一念還是放不下自我,還有求師父保護我的怕心。大法弟子要修成無私無我,心中想的只有眾生。於是,我放下自我,發出這樣一念:請師父加持,解體我所有有緣人背後阻礙他們得救的生命與因素,讓他們能得救。當我悟到這一點時,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四、師父的安排真是天衣無縫

今年八月初,我又一次夢見了我原單位的老師、如今新上任的副校長與他的兒子在悠閒的盪著鞦韆。這是我第二次夢見他,想必是師父點化我應該去給原單位的領導講真相。於是,我帶上《九評》書、神韻光盤、破網光盤來到了我的原單位。本來是暑假期又是星期天,學校領導應該是在家休息,但是因為學校招生,學校領導、老師一大早就到外區縣招生去了。據門衛講,那位校長晚上六點鐘才回校。我就進學校去看看,碰到的第一個人是另一位副校長,他滿頭大汗從外面招生回校。我上次到學校講真相。此人不聽真相,還把我數落了一番。這次我一見他就說:「某校長您辛苦了!」他問我來學校有甚麼事?我說:「我為我的退休工資而來,我上次就給您講過:像我這樣的修真善忍的好人被單位給非法辭退了,是這個單位的恥辱和悲哀!如今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天安門假自焚真相早就曝光於世界,您還在被共產黨的謊言欺騙著。」他說:「這件事也許是真、也許是假的。」我說:「某校長您是聰明人,俗話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您也不要一天忙著上班,低頭不看路,當心走偏了。我給你一個上網軟件,你一定去看看,上面有很多事情都是真實的。」他見我一片真心為他好,就說:「好吧,你給我,我去看看。」接著他說:「關於您的退休金的事情,只要我能幫忙的我會儘量成全此事。」他與我上次談話時的態度大不一樣。

我告辭副校長,來到一辦公室,看望以前的同事,我們拉了一會家常,我見她辦公室的牆頭上貼著毛魔頭的題詞。我說:「妹子,聽我的忠告,把牆上的題字摘下來,上面有邪靈附體,對你不好。」她說:「我就喜歡毛的字。」我說:「他是殺人的魔頭,殺人如麻,歷次運動他下令殺害了那麼多中國人,他死後早就成了地獄的鬼。」我又給她講了趕緊要三退的真相(以前也講過,那時她不願退)。她見我的一片誠心,說:「您就給我退了吧。」也答應把牆上的東西摘下來。

我告辭了同事,見校內沒人,就去給門衛講真相。拉了一會家常後,就開始給他講大法真相,講共產黨的腐敗,講「藏字石」的天機,門衛也認同共產黨已經實在太壞,只是怕退出邪黨後被開除工職。我說:「您心裏退出,我給您取個小名,在網上聲明即可。」他同意後,我給他送了一個神韻光盤。

此時又來了一位同事,見到我很高興。我們彼此問候了一下,我便給他講真相,他早就對共產黨深惡痛絕,並認為共產黨將我這個修煉大法的、單位公認的好人辭退了實在是不應該。他很認同我所說的,爽快的答應做三退,並接受了神韻光盤、《九評》和破網光盤,並說:「我就喜歡看這些。」

在我們分手的當口,突然,我夢中出現的那位副校長開車回校了,謝謝師父這麼巧合的安排!我來到辦公室,只見這位新上任的副校長正在彙報工作,我等他從辦公室出來,他一見到我就說:「您怎麼來學校了?」我說:「來看看你們。」他說:「我很忙!」我說:「我只想給你說上幾句話。」他讓我去他辦公室。我告訴他:「我在夢中夢見你與你的兒子,據說是要搬新家了。」據剛才同事說他的確是要搬新家了。我對他說:「看來真是有緣份,想必是我師父點化我來告訴您真相。」我就大略的講了退黨躲過災難保命的秘訣。他聽明白了我講的意思,說:「那我應該怎麼辦?」我說:「您照幹您的工作,只是從心裏退出它,在大紀元做個聲明(小名也可),就能躲過災難保平安,您轉告您妻子也退出它。但一定要本人同意才起作用,他說:「萬分感激,我一定照辦!。」我給他留下了神韻光盤、《九評》和破網光盤。再次謝謝師父的點化和慈悲苦度,讓這個生命得救了!

我離開學校大門,想起學校家屬院有一位生病九年、癱瘓五年的老師。上次來學校時準備去給他們講真相,聽學校一位同修講,她給這位老師的妻子講了幾次真相,她都不願聽,還說些不好聽的話。我那時也在心裏打了退堂鼓,就沒有去給他們講真相。但此時我想:這位老師這麼多年癱瘓在床,一定是盼著我去告訴他真相,我要是不去,我會留下痛悔和遺憾的。於是,我買上水果,去了他家。這位生病的老師夫婦沒想到我會去看望他們,我們已十幾年沒見面了,真是十分欣喜。據說這位癱瘓病人已經不認識來人了,說話也是胡言亂語。但他看見我時,高興的說:「我認識你,你叫某某。」老師的妻子說:「他經常與學校其他的老師談起你煉法輪功被迫害的遭遇,談起以你前在學校如何的優秀,大家都很想念你等等。」我們拉了一會家常,我便說明了來意,告訴他們「天安門假自焚」的真相,並勸他們退出中共邪黨。老師的妻子給我提出了幾個問題:「你們的老師有多大的年紀?」我說:「您是拿常人的觀念來看這些問題,當時釋迦牟尼才十九歲就從王宮出家,傳佛教。我們人的大腦有70%是鎖住的,而覺者的智慧是開啟的。」我又給他們講了神佛的真實存在,給他們講了在顯微鏡下看人的皮膚是顆粒狀、沙子狀、蠕動的,但我們用肉眼是看不見的,我們不能因為看不見就不承認他的存在。他們聽後認為我說得有道理,在我的勸說下高興的做了三退。

此時,我正問到單位另一對老同事時,突然這位老同事就打電話來問怎麼做蔥花餅?我馬上悟到:這是師父的巧安排。我就與這位同事通了電話。老師的妻子問我是否想去見見他們,說不遠,就兩站路。於是我們便一同去了他們家。見面後,一陣高興、一陣寒暄後,我便講起三退的事。這位老同事問我:「難道你的思想還沒認識過來?」我說:「這個功法真是太好了,叫人重道德,達到身體健康……。」她說:「你就不知道說句假話,在家煉罷,不然怎麼會吃那麼多的苦?」我告訴她:我修煉法輪功以後,單位的領導大、小會稱讚我是單位升起的一顆新星,大家都像我這樣工作態度,這個單位就有希望了。我做事他們最放心等等。一次,單位財務科讓大家都找來車船票作為報銷參加學習的300元路途費,我沒有去參加學習,不能說假話,沒有去報銷這個費用。還有一次,單位職稱考試,監考的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在考場上,監考老師給我們學校的老師每人一份答卷讓抄,我當時拒絕了,這位老師對我的舉動很是不解,認為我是否精神有問題了。我因為修煉法輪功,遭惡警綁架被非法判刑,法院提供的免費律師對我講,只要我說「不煉了」就可以免於判刑。我回答他:「修煉人不說假話。」綁架我的國安裏有一個警察對我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但是我吃了這碗飯,我不幹,別人也得幹,我不幹,我的飯碗就給砸了。」這些實例證明了大法弟子信奉的是真、善、忍,共產黨鼓吹的是假惡鬥,叫人是非不分。它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如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曝光了,天滅中共在即。你們趕快退出邪黨,解除對天發的毒誓,不與邪惡為伍。這位老師問:「退出共產黨,你們這不是反黨嗎?」我說:「這不是反黨,這是天意。」我給她講了藏字石的天機。她聽後很感慨的說:「我成天在家做飯,這些事情都沒聽說過,共產黨的確是太壞了,那我與老伴就退出這個黨團隊。但是,我們的黨費被扣除了怎麼辦?」我說師父在答弟子問這問題時說:「那就算被邪教搶去了吧。」 [5]他們聽後開懷大笑。說:「好,就算被邪黨搶劫去了。」我臨走時,他們說:謝謝你大老遠過來給我們上了這麼好的一堂課,一定要送送你。

我趕上回家的公交車,突然一位老太太對我說:「快坐在我這兒來。」我明白她是想聽真相,於是,我給她講到天象變化與「藏字石」等天機,勸她退出邪黨,她說:「好,我姓張,是黨員。」我說:「我給您取名叫張姐,災難來時記住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跟著我念了兩遍,又對我說:「你給我寫在紙上,我好記住。」

就這大半天的工夫,師父因為我有這顆救人的心,便安排我在去、來的途中發送了兩張手機彩信卡(300多個號碼)、同時有十個人退出了邪黨組織得救了,謝謝師父,給安排的真是天衣無縫!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認識到在有限的時間內,大法弟子首先要修好自己,同時做到無論做任何事都要把基點放在救人上。我與正念強的同修還有一段差距,還需要精進、再精進,在做好三件事上不鬆懈,努力達到修煉如初的狀態,讓師父少操心。層次有限,不妥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5]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