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努力達到師父的要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師父在《轉法輪》最後語重心長的說:「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怎麼才算實修呢?以我對「實修」的體悟,就是老老實實多學法,修好自己,少說話,少出負面思維,老老實實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甚麼都有了。該自己知道的法理,師父就都點給我了。下面就把我做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

一、多學法、學好法

師父說:「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1]學法是師父交代的「三件事」中的第一件。「多學法,學好法」也是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不厭其煩的叮囑我們的一句話。所以我始終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基本上做到了再忙也要學法。對「多學法」我也是深有體會,也領悟到了多學法的美妙。新經文發表了,我一般都是每天學一遍,起碼連續學習一週。《甚麼是大法弟子》的新經文來了。看到題目,我為之一震,修煉十幾年了,還搞不明白甚麼是大法弟子,這問題還小嘛。因此,我一直連續學習了二十七遍(每天一遍)。真的領悟到了許多法的內涵,更加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二十年講法》發表了。我們老倆口每天學習一遍,連續通讀了二十四遍,法的內涵就持續不斷的給我展現,對師父反覆告訴弟子「多學法」的法有了新的領悟。

師父說:「如何精進,如何對待法,怎麼樣修,包括你看書時間的長短比重,都不能忽視,而且更重要,因為這就是你們的路,你們要走的路。」[2]我的學法環境是和老伴兒同修一塊兒通讀,原來一般為每天兩個小時的學法時間。而真正的做到多學法也是從二零一零年才開始的,就是由原來的每天學法兩個小時增加到三個小時。

只有學法多了,才能正念足,才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特別是要修掉「怕」心,這是做好一切很重要的一點。但這「怕」心可是得實實在在的修才能去的,是在大量學法和實修中一點點修去的。只有多學法,才能法理清晰,達到堅定的信師信法。

二、穩定運作家庭資料點

我的家庭資料點已經運作整整十年,功能也比較全面,做出的資料種類也較全,同時我還負責採購、供應我們這兒各資料點的各種耗材等。我的資料點擁有刻錄機、四台打印機(A3和A4噴墨機各一台,激光機兩台)、塑封機、切卡機、普通切紙刀、厚層切紙刀、還有一些做書的設備等,證實法所需要的資料不出我的家幾乎都可以做出來。由於製作的資料種類多,各種原材料、成品、半成品、廢料也很多,家裏的很多家具幾乎都是混用,打開那個櫥櫃都有救度眾生的材料,而那些機器、設備等都在房間裏明擺著。同修總勸我注意安全,把設備隱蔽一下,我嘴上也答應,可我實在沒有地方隱蔽,只能這樣。

我和老伴兒說:「放心吧,咱家和別人家不一樣,咱們這麼多機器,再加上這麼多的原料、成品、半成品、下腳料,咱們往哪裏隱蔽呀?再說這些也都是有生命的,它們也是為法而來,天天都要幹活兒,怎麼能夠躲起來呢?躲起來怎麼幹活兒,怎麼做救度眾生的事呢?咱們只有多學法、多發正念,保持我們純淨的空間場。只要我們基點站對了,走正路,舊勢力沒有把柄可抓,再加上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最主要的是還有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在管著我們,誰說也不算,我們師父說了算。你看,師父的大法像一直堂堂正正的掛在屋子裏,師父就在看著我們,呵護著我們,大法輪罩著我們的家,邪惡根本進不了我們的場,所以,我們是最安全的」。

我們這裏從二零零三年恢復集體學法以後,七、八個學法小組天天晚上集體學法,已形成機制,而且也都增加了學法時間,有幾個小組學完法以後還集體煉功一小時。整體上提高的很快,特別是配合的還好。

二零零七年底,我們根據明慧推薦購買一台手動膠裝機,到二零零九年春天,就把《九評》按每戶一本(三萬戶)發了一遍。後來又更新一台落地式自動膠裝機,滿足了做大書──《九評》、《解體黨文化》、《同化法光》、《絕處逢生》、《江澤民其人》等的需求。特別是幾年來運作已形成了「自動機制」,從打印、膠裝、發放不用管,願發哪種就自己取哪種,只是在各種書的數量不平衡時,說一聲某種書少了就可以了。同修們每次出去都是背著一大包,人們見了就喊:「法輪功來了,有甚麼大書?」每逢過年,再加上台曆、年曆等,大家背的東西更多,更受民眾歡迎,甚至有的就把包搶了,人們自動就都分發了。大家下農村、進小區,爬樓房,使得真相遍及千家萬戶。

三、堅持不懈的揭露邪惡

揭露邪惡、制止迫害體現在正法修煉期間師父的所有講法中。至今,明慧每日的文章中,揭露邪惡迫害的內容所佔比例還是很大的。我悟到,揭露邪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堅持不懈的把這件事做好。

特別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更是把法講的再明不過了。以我體悟,這其中有兩個涵義,一是把邪惡在明慧網曝光,就是解體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二是將惡人惡警的醜事在人間曝光,震懾邪惡。師父說:「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3]。

揭露邪惡的目地是制止迫害、救度眾生,因此就需要持續的做出本地真相在人間曝光邪惡。遵照師父的教導,我把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寫出來在明慧網發表,然後製作成當地的真相在當地廣為散發。我還與其他被迫害過的同修切磋、交流,鼓勵他們都來揭露邪惡。我們當地百分之八十以上揭露邪惡迫害的稿件是我組稿和發稿的。我還編輯本地真相資料發往明慧網。自二零零六年至今,我已經編輯本地真相資料八年,持續曝光本地迫害大法的惡人、惡警,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就這一項,惡人就很恐懼,因為無論是對他本人、對他家人以及親戚朋友等,都是極大的震懾。警察們在一起議論說:「這一期(本地真相)是某某某的敗興事,不知下一回該誰倒霉了。」

前幾年有這麼一件事,一個曾經在某派出所時毒打致死一名大法弟子的惡警,後來調到我們這兒來了,仍然很邪惡、猖獗,而且大家都不認識他,他做了好幾次惡事。有一次他綁架我們同修後還賣乖:你們法輪功有人說我怎麼迫害你們,怎麼折磨你們,今天我打你了嗎?沒有吧!其實我這個人很善良,他們都是給我造謠。當然這一次我們是知道他了,於是,就把這個惡警多年來迫害多位大法弟子,並毒打致死大法弟子的惡行進行綜合整理後,在明慧網曝光,又給其家人親朋寫了勸善信,分兩期製作成當地真相並大量散發,一下子擊中了該惡警的要害,他徹底蔫兒了,再也咋呼不起來了。

我們當地大部份被邪惡迫害過的同修,將自己被迫害的個案在明慧網曝光之後,對惡人、惡警起到了震懾作用,使我們的修煉環境得到了明顯的改善。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想:如果把「六一零」、國保的惡行,以及他們每一個罪大惡極者的惡行綜合整理,進行「整體綜合揭露」,會凸顯其邪惡的醜陋面目,對他們會更加震懾,會使我們的修煉、救人環境更寬鬆。悟到了,我就開始做這一項目。這個項目很繁雜,完成一項需要好長時間。首先將「六一零」的罪惡進行了「整體綜合揭露」,並在明慧網曝光。後來,又分別把原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子、國保頭子、最邪的惡警等數人的惡行,進行「整體綜合揭露」,在明慧曝光後,製作出當地的真相廣泛散發。這一舉措,猶如打中了毒蛇的「七寸」,極大的震懾了邪惡,極大的改善了我們當地的修煉環境。

今年四月,距縣城二十多里地的某村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村內遍布警察和政府人員,據說主要是防止外地媒體採訪。可同修不知情,仍按原定計劃趁該村的集日到那裏講真相,被便衣打電話告知派出所,派出所所長和一名幹部來後,向公安局國保和「六一零」打電話報告,很快「六一零」和國保去了三人,也沒有跟派出所所長多說話,就讓同修上車。同修也沒有怕心,上車後就給國保和「六一零」人員講真相。二十幾分鐘的車程,很快就到了縣城,他們說:「快十二點了,也該吃飯了,你們先回家吧。」結果事情不了了之。

前段時間,一農村同修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支書構陷,被當地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當時所長不在,惡警就給公安局國保打電話,國保說:你們找「六一零」吧。惡警就又給「六一零」打電話,「六一零」人員說:「發材料的事不管。」惡警還要銬同修關禁閉,正好所長回來了,說:別銬他了,現在法輪功和以前不一樣了。氣的惡警沒有辦法,只好放人。今年,派出所惡警綁架我地同修後找他們的「上級」邀功卻遭遇尷尬而無條件釋放的案例還有兩起。

這種「整體綜合揭露」在人間曝光的模式,使我們當地的空間場更加純清。而當地真相持續發放,這種在人間的曝光方式,一下子引起了人們的關注。無論在農村、單位、小區、家庭、政府機關處處都能看到曝光惡徒的真相資料,人們對他們的惡行議論紛紛、指指點點,使得他們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達到了我們曝光邪惡、講清真相、制止迫害的目地。

如:當地國保隊長多年來綁架、迫害學員近百例,僅在明慧網曝光的個案統計,其勒索錢財幾十萬,還編造偽證非法勞教了幾十位學員,導致十餘位學員被非法判刑。我們把他的惡行「整體綜合揭露」後,其惡行立即在社會上引起了極大反響,人們議論紛紛,有人說,這小子光弄法輪功的錢就幾十萬,可真夠黑的!民眾充份看清了惡人、惡警們貪婪、流氓、無恥的醜陋嘴臉。這是惡人惡警們萬萬沒有料到的,一下子震懾了他們,開創了我們寬鬆的修煉環境,開創了救度更多眾生的環境,最終達到了多救人的目地,這就是圓容了師父所要的。

四、堅持上明慧網 幫助同修開小花

師父告訴我們:「明慧網在講清真相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4]。所以,自二零零五年起,瀏覽明慧網是我每天的必修課。自從上明慧網之後,感覺到明慧網一篇篇稿件的能量很大,對修煉提高是很快的,因此,我一直鼓勵和幫助同修上明慧網。目前,我們這裏百分之六十的同修上網。而在上網同修中有打印機的佔百分之七十二,且多數同修是激光機與噴墨機雙配套,還有幾個三配套(A3噴墨機),在這樣一個基礎上,我們救度眾生的資料很充裕:所有的真相資料全部是彩印;《九評》、《同化法光》、《絕處逢生》、《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等除滿足我們外,還拿出一部份提供給其他地方的同修;每逢過年大量製作台曆和A3幅面的年曆。今年明慧對期刊改版,我們立即跟上,用彩噴亮面紙做封面,使我們這兒的所有真相期刊一下子上了一個檔次,給了眾生一個驚喜,可謂一道靚麗的景觀。

由於種種原因,資料點在偏遠山區發展還較慢,其中有經濟上的制約,也有一些是心性上的問題。不管甚麼原因,凡是知道他有上明慧網的願望,我就盡力幫助和扶持。幾年來,我和幾位有共識的同修先後幫助和扶持了多個資料點。其中根據不同情況,有的是全套扶持(電腦、打印機、切紙刀、訂書機、打印紙、碳粉等),這樣的資料點,只要把東西送去,然後教會他操作,很快就做出了真相資料;有的是部份扶持,即一般經濟條件還可以,只是心性不到位,我們就以扶持電腦為主,先讓他上網,因為只要他能夠上明慧網,很快就會提高心性,其他的問題也會很快解決了。

有一個山裏的同修,家庭經濟條件較差,有上網意識但不是很迫切。我知道到這一信息後,就與當地同修專門去和他切磋交流,使他認識到了「開花」是師父對大陸弟子的期盼,就應該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心性提高了,我就購買全套設備送過去,開「花」後,同修很精進,明慧網的能量使他提高很快,解決了那一片的資料供應,而且本人還得了福報,家庭收入也大幅提高。

還有一個深山區地方,方圓幾十里,有四、五個同修,擔當著救度那一片眾生的重任,其實,他們經濟條件都還可以,就是由於「怕心」都不開花。距縣城一百多華里,到最近的一個地方取資料來回約三十華里,而且是崎嶇山路。再說他們都年齡較大,很不方便,而且也不是一片,互相不認識。前幾年我曾經給他們聯繫,去一個最近的外片的同修那裏取資料。可也要跑十幾里山路,而且看到的《明慧週刊》已經過去一週或兩週,甚至更長時間。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萌發了幫助他們建資料點的想法。就讓我們這裏的一位(那兒是她的故鄉)同修去那裏選擇一個比較精進的,然後和她在法理上切磋,鼓勵開「花」。認識上來了,我當即購買全套設備給她送去,又一朵小「花」盛開了。

其實,我們的同修大部份年齡較大。在那些大山裏,爬山越嶺,交通很不方便,取或送資料都很困難,只有幫助他們開「花」,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有一個大山深處的地方,那一帶有六、七個同修,分布在遠近不同的溝溝岔岔裏。而那個聯繫的同修每週要來回跑五、六十里山路去取資料。挑來挑去,當地還只有他適合做資料,我就和當地協調同修商量,也扶持他開了「花」。

通過幾年來的實踐體會到:幫助他們開花後,一是使同修能夠經常瀏覽明慧,心性提高快;二是解決了當地同修不能及時看到師父最新經文和《明慧週刊》的問題,三是當地真相資料明顯增多,達到了師父要求我們「多救人」的目地,四是避免了同修跑很遠的路取送資料,節約了時間,還減輕了體能消耗。五是圓容了師父關於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期盼。我還看到:所有開花的同修在保證學好法的前提下,能夠經常瀏覽明慧網是一條快速、穩健提高的路。

總之,我的體會就是:紮紮實實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多學法,學好法,這是做好一切的基礎和保障;多發正念,保持自己純淨的空間場;認認真真的做好、平衡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而且不可偏廢,哪一樣也不要落下;少出負面思維,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就會體會到「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5]的洪大的法理。

師父說:「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6] 在有限的時間裏,要在法上實修,修好一思一念,按師父的要求踏踏實實的走穩走好修煉的每一步,找回自己修煉如初的修煉狀態,緊緊抓住師父的手,緊跟師父的腳步,走正走好每一步,珍惜每一步,踐約履任,儘量不留遺憾,做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徒。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明慧,謝謝同修,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理性〉
[4]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李洪志師父經文:《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6]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