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否定經濟迫害 唱好主角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最近學習了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後,對自己這幾年的這種狀態,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尤其在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上有了一些突破,在此交流一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家庭經濟在迫害中每況愈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當時我還上初中,現在已是青年大法弟子。我的家庭是一個修煉之家,以前我的家庭在當地也算幸福之家,家庭和睦、家境富裕,後來我們有幸得法,父親修煉後不長時間偏頭痛不翼而飛,全家人身心受益,沐浴在佛恩浩蕩的佛光之下,幸福無比。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與邪黨中共出於嫉妒和恐懼公然對一億修心向善的大法徒開始殘酷迫害。我們家也未能倖免。我父親是當地的義務教功輔導員,父親同修幾次進京上訪為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因此成了當地惡警迫害的重點,我們家不斷的被非法抄家、勒索,後來父親同修因堅修大法被邪黨惡警迫害致死。那時我正上大學,我的家庭經濟境況在邪惡的迫害下也每況愈下。

然而這些苦難並沒有把我們壓垮,我們信師信法,堅定實修,把這些苦難當成提高的機會、上天的階梯,把這些苦難踩在腳下,成為大法徒成神路上的墊腳石。

在苦難中前行

大學畢業我回到家鄉,那時由於邪惡的殘酷迫害,我們當地的資料點受到嚴重破壞,大批同修被綁架關押,有的被判刑勞教,資料供應一度陷入中斷,有時偶爾從外地帶點資料。當時同修們也在籌劃新建資料點,我也參與其中。資料點建立初期,我們面臨技術困難、耗材採購困難等諸多困難,還有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破壞所造成的壓力,再加上不時的聽到或在網上看到有同修被綁架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那個心情真是沒法形容,那段歲月真的是很苦、很壓抑。好在有師在,有法在,修煉人不怕苦,就這樣我們在苦難中不斷前行。

我所在地區是縣城,採購耗材需要到幾十里外的市裏,因為當時環境惡劣,出於安全和節省資金考慮,我們帶耗材一般都不乘車,我有時騎自行車去市裏帶兩箱紙或其它耗材回來,有時與同修騎摩托車去,回來時摩托車的後座帶的耗材堆的像小山似的,壓得摩托車一路上晃晃悠悠的。

記得有一次冬天,我與同修去幾十里外負責複印的同修那裏送底稿,回來時已是深夜十一、二點,天下起了雪,我們兩人騎著摩托車在路上那可真是滑呀,稍一不注意我們就摔倒在地,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還有一次冬天深夜辦事回來的路上,同修騎著摩托車帶著我,摩托車上到路中間的一個大磚頭上,由於速度較快摩托車沒法控制飛了起來,瞬間我從摩托車後座翻著跟頭摔了出去,同修也被摩托車壓著摔倒在地,路上當時一個行人也沒有,我撲了撲身上的土就趕緊站了起來,我扶起還被摩托車壓著的同修,同修的臉上都是血。好在有師父的呵護,我們都沒有受大傷,回去後簡單處理了一下,第二天我們都正常上班,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像這樣類似的事還有很多很多。

後來我們幾個同修共同出錢買了一輛摩托三輪,剛買三輪時我們那個心裏真高興,心想再也不怕下雪天路滑耽誤事了,三個輪的比兩個輪的安全多了。記得有一次與同修開著三輪辦事,回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雪,我躺在三輪車裏望著漫天的雪花紛飛而落,一會兒身上都被雪蒙住了一層,深冬的夜裏,路上的行人很少,世人這時大多都在家裏烤著火,與家人享受著天倫之樂。而大法弟子在多少寒冬的夜裏還為著眾生的得救而奔忙,想到這些心裏不免有些感慨,同時又覺得很欣慰,覺得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做了我們應該做的,可以說我們對得起這一方眾生,因為我們一直很努力。

就這樣在苦難中,我們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沒有退縮、一直向前,當地的資料點也從無到有,從開始只能做單頁、小冊子,到後來的大法書籍、《九評》書籍,以及各種光盤,可以說只要大法需要,救度眾生需要,我們都能靠自己的力量做出所需的資料,我們已經能夠完全滿足當地同修救度眾生的資料所需。有時我們還力所能及的幫助周邊地區的同修,提供資料或技術支持。

但是由於法理上不明,家庭的遭遇和自己後來在修煉中的經歷,使自己不知不覺中把這些苦難當成修煉提高的必要因素,覺得修煉窮點、苦點沒甚麼,修煉就應該吃苦,像以前那些小道修煉似的一貧如洗靠吃苦來提高,並沒有很明確的意識到那也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有時還把我們所有吃的苦當作修煉的資本,當作我們走過來的威德。其實在苦難面前真正能走過來完全靠的是師父的呵護和堅實的學法基礎以及同修間的相互配合,而這些苦難很多都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迫害造成的,很多都是邪惡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政策的具體延伸,沒有邪惡的迫害,就沒有那些強加的苦難,師父會給我們安排另外的修法,大法弟子照樣能修成。

師父講:「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回歸到你們的最高位置,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圓滿問題,也不是通常圓滿所能達到的。」[1]是啊,不是那些苦難讓我們成熟起來,而是在破除舊勢力安排的那些苦難迫害的過程中建立神的威德。可見我們不能把那些苦難當成寶啊!師父都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們為甚麼要認為那些東西是我們提高成熟的必要條件哪?我們承認不就是在求嗎?有時想起自己吃的那點苦還覺得沾沾自喜,讓我不知不覺中認為沒有舊勢力安排的那些苦難,就很難提高。

站在法上看窮富

二零零七年,我結婚成家了。妻子也是同修,在我們結婚前,妻子同修遭受過邪惡的嚴重迫害,大學期間她因不放棄修煉被學校的惡人迫害退學,後又被多次非法關押,最後一次被邪惡非法勞教三年。

我們都是修煉人,也都經過很多風雨,一切以修煉為重,生活上沒有甚麼太高的要求,認為夠吃夠用就行。雖然放下了對錢財的執著,卻因為這個念頭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承認了它們的安排。因此在企業裏打工我的工資都不算高,生活一直不太寬裕。到了二零零九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自己開始做生意。做生意的出發點是時間比較自由,能夠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證實法的事,掙錢多少沒有過多的去想,也是覺得夠吃夠用就行。其實這是自己有對時間的執著,做事抱著臨時的思想,所以我的生意一直沒有大的起色,有時甚至連日常開銷都緊張,後來發生了一些事讓我開始思考這種認識到底是否在法上。

妻子同修由於在大學期間不放棄信仰,被學校的惡人迫害退學,再加上後來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直至被勞教迫害,她的家庭也經常被惡警騷擾抄家。她的很多親戚、鄰居、朋友都對這些很不理解,把這一切都歸咎於她修煉大法上,認為她修大法把自己的前程都毀了。給他們講真相也都不聽。這一切直到我買車後才改變。

二零一零年,由於生意需要我買了輛車,妻子同修老家的親戚家過廟會,我們就開著車去趕會,目地是為了救度他們。我們發現自從買車後,對她親戚講真相比以前好講多了,她的很多親戚也開始改變,給他們講真相時也能認真的聽了,這在以前是很難想像的,後來陸陸續續的很多親戚也都做了三退,甚至原來很頑固的,一聽真相就急的親戚後來三退的也不少。

對於這些現象我剛開始認為,大的方面是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惡所剩越來越少,它操控人的能力越來越弱,人就越容易明白真相。個人修煉方面隨著我們修煉境界的提高,正念越來越強,人心越來越少了,講出的話越來越純淨,救人的效果也越來越好。還有一點就是我們買了車後,她的親戚們對待我們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看我們買了車,就認為有錢了,有本事了,他們就不敢小看我們了,我們講的話他們也能聽了。這一點是我最看不上的,認為世人太世俗。

但是後來,我悟到這種認識並不在法上,常人就是常人的想法,我們作為修煉人只有救人的份兒,我們不能要求眾生有多高的認識,否則就不需要我們去救他們了。正因為眾生都不行了,師父才親自下世正法救度眾生。只有那些少數重視道德觀念、根基比較好的少數人,他們不以我們是否富有,是否有權勢來衡量我們,而以我們的道德來衡量我們。大多數世人都會以世俗的觀念來衡量我們,他們認為有錢就是有本事,就是社會上值得尊敬的人。當他們在邪黨的造謠誣蔑宣傳的毒害下,他們看到我們生活困難時,他們不可能想到是邪惡的迫害,反而會認為我們不顧生活,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另類人,或者是一群在社會中沒有甚麼出路的人在找精神寄託,從而對我們產生較為負面的認識,對我們說的話也很難聽進去,這是從人的角度去考慮。

其實舊勢力就是以考驗我們為藉口來毀滅眾生,這不也是我們沒有做到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和安排嗎?舊勢力用以前修煉人苦修的標準來考驗我們,以我們有業力為由給我們製造苦難,我們走過來就承認我們行,我們走不過來,他們就以此來淘汰我們。但是我們是否能走過來,眾生都會被淘汰。因為世俗的大多眾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看不到人的所謂希望和福氣,他們從我們這兒看到的都是貧困、落魄,從而仍舊陷在邪惡製造的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造謠誹謗中走不出來。

我們以前的認識都是建立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在修煉中也陷在過去修煉人的狀態中:常人願意怎麼看待我們都無所謂,修的是我自己,管你常人怎麼看,我們修好了走了,你們不能得救就只能淘汰。沒有更大的胸懷去包容眾生的不足,去慈悲他們、去救度他們。我們既然想救度眾生,為甚麼不站在眾生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呢,不是妥協、不是順從,而是慈悲。我們應在眾生面前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帶給眾生希望、光明、福份,那樣不是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嗎?

就像師父講的:「你們事做的越大、你們越有錢我才高興,就怕你們做不到。你們都有很大的經濟能力,那你會有多大的實力去做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啊?那不是太好了?我從來沒有叫你們像那些個山裏修道的,一分錢也不要,因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也不可能這樣。我沒有叫你們這樣,我一直說大法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修煉。」[2]

否定經濟迫害 唱好主角救眾生

師父講:「師父帶領著大家做神韻實際是給大家做榜樣。我把神韻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碼在文藝領域裏、藝術領域裏,神韻唱了主角了。那麼其它項目怎麼樣?你們對自己做出的一點成績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嗎?你連配角都沒唱上,有的在唱丑角!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嗎?是師父叫你們做的嗎?我們有的人在講,說我們現在資金不夠啊,項目做不來。那是你沒做好啊,你沒有把它當作大法弟子真正要做的事情做、真正的一個企業去做。」[3]

當我學到這段講法後,我想起了我的生意。我一直把它當作一種養家糊口的工作,雖然在接觸客戶的過程中也在講真相,也有一些客戶三退了。但是我沒有認真想過把它做好,把它當作與眾生廣結善緣的機會。總是想著說不定哪天修煉結束了,付出那麼多的精力去做生意到時也沒有用了,抱著臨時的思想在湊合。其實這是為私為我的思想在作怪,考慮問題的基點還是自己的圓滿、自己的得失,沒有真正站在救度眾生的角度去想,我如何做能夠與更多的眾生結緣,如何做能夠讓眾生更容易明白真相從而得救,這應該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意與我對待它的態度一樣一直沒有甚麼大的起色,我現在才明白這一切的根源在我這兒,是我從來就沒有想它好過,也沒有想在這個領域做個主角,讓眾生從大法弟子身上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明白了這層法理,我開始改變我的思想和認識,我站在救度眾生的角度上去徹底的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安排和迫害,尤其是經濟上的迫害。我決心努力做好我的生意,要在這個行業裏做強、做大、做好主角,這樣我才能接觸更多的眾生,尤其是消費階層比較高的人群,這個人群由於在這個社會屬於得到好處的人,相對比較難救度。我要讓這群眾生與大法弟子結緣,讓他們看到大法弟子美好光明的一面從而破除邪黨造謠的毒害宣傳,從正面認識大法和大法弟子,了解真相得到救度。我們要在我們的範圍內做主角,廣結善緣,救度眾生。

當我改變了以前的觀念時,我的生意開始有了明顯的轉變,訂單一個接一個,每一個訂單背後都有眾生在等著我去救度,未來的路還很長,這只是個開始,我只有做的更好,才能不辜負眾生的期盼,救度更多的眾生。

結語

我有一個願望,我們大法弟子都應該在自己常人社會角色中唱好這個主角,讓眾生從大法弟子身上看到更多希望,而不只是看到我們被迫害。我們大法弟子在救度未來的眾生,我們現在為甚麼不讓大法弟子正的力量唱起主角。大法弟子各行各業都有,我們應該給後人留下一條正的路:那就是做農民的莊稼長得比誰的都好,做生意的誠實守信、生意做的比誰都大,做科研的勤勤懇懇,科研成果出的比誰都多,當官的為人正派、為民做主,官越做越大。如果我們都能在各個行業唱好主角,眾生從我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美好,看到大法法力無邊在人間的展現,這不就是對邪惡最徹底的否定,對眾生最好的救度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