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營救同修 救度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這是我和學法小組的同修們配合,營救我丈夫的體會。

一、堂堂正正

我丈夫也修煉法輪大法。今年新年後的一天晚上,丈夫沒有回家,我去平時和他在一起的同修家找,才知道做資料時,被警察綁架了,當晚打聽到消息回到家,已是半夜,我收拾收拾東西,感到黑黑的物質場讓我又冷又有心理壓力。

第二天去學法小組告訴同修,大家馬上正念配合,鼓勵我,我們一起到公安分局、派出所調查情況,知道了迫害責任單位、丈夫被非法關押的地點,回來後上明慧網曝光。

同修讓我儘快去要人,一個同修問:你敢去不?我當時脫口而出「敢!」

離開了同修,我問自己:你敢嗎?平時學法修煉也不怎麼精進,為人又不善言辭,遇到人就不會說話了。這時想起同修交流時說:重要的是過程,營救同修的基點是救人,警察迫害大法弟子,他們最可憐。

我告訴自己:你沒有退路,只有往前走,有師有法,難行也能行!豁出去了!

第一天去派出所要人,幾個同修陪我進去的,其他同修近距離發正念。警察特別生氣,把進去的同修都趕走了,就剩我自己,那一刻,我的腿是軟的。我一閉眼,師父在身邊,那麼多同修們在我身後支撐著我。我想:這是一關,怕心是死關,必須坦坦蕩蕩過去!我挺起了腰板。

警察問:「你煉法輪功不?」這個問題同修事先教過我,我就說:「這不是主要問題,和要人沒有關係。」可是警察還追問:「你煉不?」

我心裏說:「看來學樣不行,這是我今天必須獨立面對的,邪惡因素想考驗我,我是大法弟子,它們不配!信師信法,師父在我身邊,師父給我智慧。我要堂堂正正的。」這時頭腦裏反映出《轉法輪》書中的幾個字「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

我說:「我煉啊!小伙子,我要是不煉法輪功,我今天看不著你了,早死了!以前我心臟病那麼嚴重哪兒也治不好……」

「煉法輪功煉好了唄!」一個男警察進了派出所,在我身後邊走邊說。

我說:「你咋知道呢?」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很多都是身體不好,一煉法輪功就好了嘛。」我說:「對呀,法輪功那麼好,我丈夫煉法輪功做好人你們還抓。」

這時問我的那警察說:「你找他吧,他是所長。」我就跟所長上樓了。不知啥時候,腿也不軟了。

他先審問我一通,問我丈夫做資料的事,沒問出來甚麼。我要求放人,煉法輪功沒有錯。他說:「我說了不算。」我問:「誰說了算?」他不告訴,趕我走。問哪個警察也不吱聲,我說:「你們把人抓走就完事了?不管了?到底誰說了算?」僵持了一會,一個警察喊:「主說了算!」

對,師父說了算!我不是在求你們,我要救你們。

二、救度派出所所長

第二天,一個年輕同修陪我一起來到派出所找所長。其他同修幫助發正念。

所長問她:「你是誰?」很兇的往外推我們,同修正念直視他,對他說:「你是不明白,你要明白,你不會這麼對待我們的。」所長開會去了。我和同修不走,在那發正念。

來了三個辦事的人,同修和我就互相說話給他們聽,救他們。同修說:「你看,把煉法輪功的人抓這來了,壞人不抓、抓好人。」那人搭話,同修說:「法輪功的人信真善忍,做好人。」那人說:「真善忍好啊。」同修接著講真相,講完拿出護身符,旁邊一直不說話的人搶先接過去,揣兜了。

同修發正念:一定要救警察所長。開完會,所長叫我們進去,態度緩和了,說:「你們信佛我也信佛,但沒信你們。」我們講真相,他說:「我還有法輪功書呢(從被綁架的同修那搜走兩本大法書),《九評》我也看了,你們的明慧網我也看了。」同修說:「既然能上明慧網,你就儘管看,多看。」他說:「我有認同的有不認同的。」我問:「你認同甚麼啊?」他說:「我認同真善忍。」我說「這說明你本性很善良,那你怎麼還參與迫害呢?」他說:「共產黨讓幹的,和我沒關係,我們警察是被迫的。」

同修給他講了修佛人的故事。劊子手對修煉人砍頭,只要堅持修煉就砍頭,砍到第五百個的時候,劊子手的頭落地了,五百個修煉人都復活了。劊子手認為:不是我願意幹的,是國王讓幹的。可是不對啊,你知道這五百人是修佛的,你還迫害修佛的人,你等於贊同認可了國王的邪惡政策,你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得付出代價,就是得死。

所長聽進去了,同修的話打開了他的誤區。

同修慈悲的對他說:「咱們今天是萍水相逢,但實際上可能生生世世都有緣份,所以現在這件事不止是我們來要求釋放親人,更重要的是要來告訴你,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否則跟著共產黨做了這樣的事,你要跟著倒霉的。你不是信佛嗎?那咱們可能以前都是親人,所以我得告訴你真實的情況,你別因此遭報應。」我們告訴他:「不能跟著共產黨走了,退出它,停止迫害法輪功,才有好的未來。」

他很認真的點點頭,讓我們坐著講。這時他的警察同事來了,我們又和那警察講,那警察笑著說:「嗯,我爸也煉法輪功。」表示接受、不反感我們了,整個空間場變的祥和了。

臨走時,警察所長小聲跟我們說:「記住,這個案子就找國保大隊的章青(化名)。」後來證實,確實是章青負責這個「案子」。

三、慈悲溶化了副所長的冷漠

這個派出所有個副所長王南(化名)一直表現的很邪惡,他是辦案所長,我丈夫被迫害,他是直接負責人。我和兩個女兒天天到他辦公室要人,講真相,他不聽,還讓所裏的協勤人員、打掃衛生的女工往外拖我們。我們就和那些人講真相,他們很同情,就把我們「攙」到門口,我們前腳出門,這個副所長馬上鎖上門跑了。操控他的邪惡因素在害怕。

一天,我和兩個女兒拎著饅頭、礦泉水又到他辦公室要人,他知道協勤人員、打掃衛生的也不願意來拖我們了,他就把我們扔在辦公室,自己走了。小女兒發現他在隔壁躲著呢,就和他講真相。他說你別跟著我。小女兒說,你放了我爸,我就不跟著你。

一會兒,他開會去了。小女兒到會議室門口聽他說:「某某某(丈夫的名字)這事都捅到國際上去了。」(指在明慧網曝光)。所長說:「放了唄,惹那事兒幹啥。」他說:「放了,東西怎麼辦,搜出來那麼多法輪功的東西。」所長說:「收拾收拾撇一邊去,放了,省得成天來找……」

他從會議室出來,我們還是和他講真相,他被邪惡操控,語無倫次,說甚麼已經定為「×教組織」了。我說:「國家定的十四個邪教組織裏,沒有法輪功。」他拿出一本厚法律書說有,從頭翻到尾,也沒翻出來,因為根本沒有。我說:「你得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全國的律師法官都找不出來,今天你能找出來?」

他不翻了,坐那眼巴巴的,發抖,說話也結巴了:「那,那,江澤民讓幹的。」

我看著這個生命真是被毒害的可笑又可悲,我說:「江澤民是誰啊!」他小聲說:「前國家主席」,我說:「它是蛤蟆精,它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其實在迫害你們吶!它在世界上已經被起訴,它讓你們參與迫害,想讓你們一起被清算。對法輪功的迫害很快就要結束了,你想過嗎?到時候你怎麼辦?」

他小聲說:「到那時候給我拉出去槍斃。」我說:「你拉出去槍斃了,你老婆孩子怎麼辦?」他說:「也拉出去槍斃。」看著這個可憐的生命,我的眼淚在眼圈裏轉,我說:「你看看我們娘仨兒,給你槍斃了,你想想你老婆孩子會甚麼樣?」我一邊流眼淚一邊說:「我們法輪功的人是慈悲的,不希望你們有不好的下場,希望你們平安、幸福,我們講真相印資料發給世人包括你們,就是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有好的未來……」

他沉默不語,過了一會兒說:「你到國保大隊找章青,他一個電話,我這邊立馬放人。」(他這回說的是真話)

四、善念感化國保大隊長

以前到國保大隊,他們和派出所互相推諉。國保大隊門衛已經聽過我們講真相,這次一說找大隊長章青,就讓我和孩子進去了。

章青說:「你丈夫印對聯年畫。」我說我在派出所看了,上面寫的讓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法輪大法好,都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哪違法了?這樣的東西不讓貼,那以後咱們都貼「吃喝嫖賭偷摸崩,坑矇拐騙打砸搶,橫批:十惡不赦」,我邊說邊寫紙上,放在他眼前,說那以後家家都貼這個吧。他瞟了一眼,「噗哧」樂了,說誰家貼這個呀。

我說好人、好事你們不讓做,以前我丈夫脾氣不好,是個打架鬥毆、在外吃喝不回家的人,煉了法輪功一下就變了,成了好丈夫、好爸爸,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女兒也講爸爸修煉後的巨變。章青自言自語說:「以前他那樣啊,現在可看不出來。」

我說:「我真的不理解,做好人為甚麼被這樣對待?不就是江澤民讓你們幹的嗎?他為了權利私慾讓你們幹,它把你們坑了,它害你們命呢!」

章青不說話,過了一會推脫說:「我說了不算啊。」我嚴肅的說:「你說了算。派出所說了,你一個電話他們就放人,就等你電話哪,他告訴我來找你的,要不我怎麼知道你在這、怎麼知道你的名字呢?」章青說:「這小子!」拿起電話又放下。我說:「煉法輪功這麼好的人,你們給抓了,你們想想對不對?」

馬上就過年放假了,章青讓我們年後來。

大年之後,第一天上班,我就去國保大隊。孩子過完年回去上班了。想到獄中的丈夫、想到這些麻木不明真相的警察,我哭了起來。門衛很同情,直接讓我上樓了,我邊走邊哭,看到章青在辦公室門口站著,我說:「你過年好。」 我穿個大棉襖,兩邊的頭髮也白了,他吃驚的說:「大姐,放假這幾天沒見,怎麼蒼老這麼多?千萬別上火,你要倒了,你家姐夫在裏面不也著急嗎?」我說:「他因為做好人被抓走,你們不放人,這麼大的壓力我承受不了,這事到底要怎麼辦?」他打官腔說:「這事不至於像犯罪分子槍斃,但也挺嚴重。」

我說:有啥嚴重的,已經跟你講了,對聯寫的都是五千年傳統文化,年畫印的「法輪大法好,誠念得福報」,這都是事實,誰不想得福報。我丈夫他就幹的這些事,都是好事。弄成這樣,至於嗎?

我接著說:「人到任何時候都得講良心,煉法輪功,對任何人都好,善待別人,我家孩子你看到了吧?」他插言說:「你家孩子真好,有教養有禮貌,文文靜靜的,不像社會上的孩子。」

我說:「我用法輪功的真、善、忍教育孩子,我家孩子坐公交車從來不佔座,把自己的座位讓給老人小孩,法輪功大事小事都為別人,對別人好。人到任何時候都要記住,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啪!」他突然一拍大腿,嚇我一跳:哪句話沒說好、刺激他的魔性了?這時他大喊:「哎呀!大姐呀!太贊成你這句話了!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呀。我太贊成你了!」他接著說:「我要能幫上你們的忙我不幫,我不姓章!」

他把我送出很遠,說:「大姐啊,你可別往心裏去,你一定要挺住啊,我會盡力而為的。」

一週之後,我和大女兒又去檢察院(已經和檢察院收發室人員講過真相)讓幫助查一查,檢察院的人打過電話之後,笑著告訴我們:「以後不要來了,案子退回公安局了。」第二天,派出所來電話,讓我把丈夫接回了家。

五、整體配合的力量

在整個的過程中,最大的體會:

一是學法重要。每天上午要人,下午到小組學法,覺的法學多少都不夠,怎麼學我這個容器都裝不滿。真是如飢似渴。只要一學法,甚麼問題都解決,人心都能歸正過來。以前不知面對警察怎麼說話,頭天先準備好,可是到了第二天現場的情況都變了,根本用不上,後來我也不準備了,就是學法,法給智慧。

二是同修整體配合的力量巨大。一個月的要人期間,同修一直正念配合,近距離發正念;及時收集警察照片電話,發消息到明慧網;本地同修貼真相郵信發彩信,海外同修也打電話,派出所所長說:「你們一個人被抓了,我們的電話都不消停了。」

記的剛去要人的時候,我們有一次被邪惡干擾,我進到派出所不久,外面發正念的同修就看到我出來了(其實是一個和我穿同樣顏色衣服的人),上了警車,同修以為我去看守所探視,就跟到看守所了。當時,我在派出所裏就感到渾身發冷、快挺不住了。出來才知道,外面發正念的同修都撤了。

記的在要人二十多天的時候,我覺的好像沒有甚麼希望了,同修們就和我學法、交流,一位同修說,師父說了:「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2]我又有了正念,對自己說:信師信法,師父給你的路,你只有往前走。

晚上做夢,我在梯子上清理衛生擦玻璃。看到了丈夫,我問是誰啊,答「玉環(欲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鼓勵著我。這個過程中,弟子不斷清理自己的人心,結果是無求而自得的。只要信師信法,壞事都變好事。

另外,我也修去了和丈夫的情,剛得知他被綁架那天,我一宿沒睡,揪心、情很重,恨不得自己有一隻長長的手把他抓出來。後來由「要人」變成了「救人」,救警察。救人中,情修下去了,慈悲心出來了。以前丈夫是眼前花,現在是同修,共同精進。

我一定好好修煉,多救人。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