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營救同修中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自我在三十九歲生日時有幸得大法,沐浴師尊洪恩慈悲苦度,走過了十八年的風雨歷程。值此明慧網第十屆法會之際,向恩師彙報自己在正法修煉的非凡歲月裏,在營救同修中修己救人的心得體會,與同修分享。

得法前,我在我地區政府機關直屬接待單位主管接待工作。說是部門經理,更多的時候我幹的是總經理的事情。特別是我在得法前後八年間,我先後負責了多次國家級的大型高規格的接待活動,那時候我是上面領導指名欽點的不可取代的「人物」,所在的職位是個位高權重、最好撈錢的肥差。但我能夠做到不貪不佔,不爭名利,對待工作認真負責,對待客人熱情周到,對待員工如同親人,工作上幾乎沒出過甚麼差錯,連全國有名難伺候的人都幾次點名要住在我們單位才放心。而鐵路總公司的總指揮長,總會計師在單位撤走時的答謝宴會上,說我從沒向他們開過一次口,為自己謀過一次私利,拉過一筆生意。只要我向他們開一次口,我就可以賺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的錢。當他們問我原因時,我笑著對他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不能那樣做!他們都認為我太傻,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我這樣的人呢?放著這麼好的撈錢機會竟然不要,只知道苦做。

那時候我剛得法不久,後來我悟到,在當時的情況下我能做到那樣,是因為師父從我沒得法之前就在管我,讓我守住心性,少造業,所以在剛得法就能突飛猛進,學法十幾天我就百病全消,每天精神勁十足,四十歲的人像二十幾歲的人一樣。學起法來也是如飢似渴,無論每天工作多忙,多累,我都想抽出時間來學法。在學法點上,大家都是比盤腿時間長短,而我總是比學法時間多少,通過那段時間紮實的比學實修,師父也讓我看到了許多的另外空間的殊勝景象,我能說會道的個性特點,以及擅長交際和較強的為人處世水平,現在我悟到這些都是師父賦予我在大法及大法弟子蒙難期間證實法時的素質啊!

師父引導找同修 迫害首日震警局

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的心情特別的沉重,也很不安。一早上來到單位,就去找領導請假。因在此以前,我從沒請過假,他覺得很詫異,就說:「我要出差,我走後,你負責單位的全部工作!」沒等他話說完,我就很急躁的打斷他的話說:「我很累,我需要休息!」他看我很堅定的樣子就說:「好吧!你只能休息一天!」我收拾好東西,剛出單位大門,就碰到兩個同修急急忙忙的來找我,說昨天半夜,我們這裏的幾個輔導員都被警察抓走了,不知道現在人關在哪裏?我一聽大吃一驚,馬上就打電話到一個輔導員家裏核實了情況,然後想都沒想,就對他們兩個同修說:「走,去要人!」其中一位同修說,全市那麼多派出所,到哪裏去要呢?我說那就一個一個的去找吧!當來到本轄區派出所門口時,就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推著我往前走,就直接進去了,剛進門,就聽到有人問:「找誰?」我抬頭一看,真巧,竟然是公安局局長,以前認識他,心想,這真是師父的安排啊!於是我答道:「找你啊!」這時,他也認出了我,就這樣,我就開門見山,直接問他是不是抓了我們的輔導員,現在人在哪裏?他一聽,趕快把我拉到一邊小聲說:「這都是上面讓幹的,我也沒辦法。」我一聽就立刻義正詞嚴的對他說:「他們犯了甚麼法?他們都是一群好人,每天就是在煉功點上放放磁帶,打掃一下衛生。你看我是好人吧,他們可比我還要好,我們這些煉法輪功的,不僅身體煉的沒病了,每年為國家節約大筆的醫藥費,而且處處要求自己做個好人,社會風氣也變好了,真是於國於民都有利啊!不是你妻子也在煉嗎?你們為何要抓這些好人呢?」聽到這裏,他嚇的臉色都變了,連忙低聲說:「她早就不煉了!這件事我也沒辦法,是上面要幹的。」我說:「你是局長啊,你的話他們敢不聽嗎?你叫他們放人啊!」他立刻露出一副很詭異的表情說:「這件事不是一般的事,恐怕我說了也不算啊!」聽到他這麼說,立刻又一種不詳之感籠罩在我的心頭,我的心情愈加的沉重。在這種情況下,我只好對他及幾個警察正言道:「那你們可不能隨便打我們的輔導員啊!誰動誰一定會遭報應的!」他們連忙賠笑著說:「哪能啊!不會的!不會的!」

警察明真相 環境變寬鬆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個星期天,和我一個學法小組的A同修突然打電話給我說「現在有兩個警察在我家裏,我是趁給他們倒開水的機會給你打的電話。」我一聽,立刻就想這個同修曾去北京上訪過,這時候警察去找她幹甚麼?不行,我必須馬上去看看。於是我就裝了一碗煮紅薯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假裝路過A同修家順便送一碗紅薯給她的孩子吃,可是等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一到A同修家老遠就聽到A同修的四歲多的兒子在哭,他說媽媽讓兩個人帶走了,再一看,家也被抄了,屋裏一片狼藉,平時放在桌上的大法書籍也不見了。我對同來的同修說:不好,肯定是被帶到派出所了,你趕快去通知她的家人,我去派出所看看去。說完,我就急急忙忙的朝派出所跑去,一路上,我不停的背誦著剛學會的經文:「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1]到了派出所,我一眼就看到A同修坐在門衛室裏,我靈機一動大聲對她喊道:「你在這裏幹甚麼?你的兒子哭的可憐巴巴的到處找你,都跑到我那裏去了,現在被我鎖在家裏呢!」這時我認出了坐在他對面的警察正是派出所的指導員,因他曾到我單位監視我,所以認識他,我連忙給他打招呼說:「你們把她搞來做甚麼啊?她又沒做甚麼壞事,現在她的孩子正哭的不行呢,要是有個甚麼三長兩短,你們也脫不了甚麼干係啊!她那幾個兄弟都不好說話呢,再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修善做好人的啊!趕快讓她回去吧!」這時那個指導員說有人舉報她總是在外面宣傳法輪功。我說:這有甚麼不好的啊,又沒犯法。一邊說一邊推著同修往出走,就這樣及時的救出了同修。

回來後,我又想,必須得給這些警察講真相,要不下次他們還會來搗亂的。於是我就找到了那個指導員的戰友(也是同修),商量著一起去給他講真相,我們為此做了充份的準備,找了很多資料,去他家給他講了一次,勸他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不要再管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事。然後,我又利用在外面大街上碰到他的幾次機緣,給他講了幾次。後來,他真的不再做迫害法輪功的事了,還三退了。有一次,他和派出所所長,副所長到我單位搞所謂的「關心回訪」,其實是怕我又上北京上訪,我又趁機會給他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真相,臨走時,他們還囑咐我要注意安全。

二零零一年,全市公安系統人員大調動,我認識的一個護士的丈夫原來是鄉鎮的政法委書記,現在調動到我們轄區當派出所所長,專門負責監管我。我就找到這個護士,托她給她丈夫送真相資料看,並請她轉告她丈夫,我想和他談談。她說她丈夫很忙,恐怕抽不出時間見我。誰知,第二天我在騎車上班出巷口時與她丈夫不期而遇,當時我就想,真的是我想做甚麼,師父就幫我安排,剛說想見他,師父就讓我們巧遇啊!我見是他,連忙說:「恭喜您啊,當所長了!甚麼時候我們抽空坐坐啊!」他笑著說:「好啊!要不這樣,後天我值班,你去找我吧!」我爽快的答應了。隨後,我做了細緻的安排和準備:先是根據他的情況準備了詳細的資料和書籍,還預料了他可能會提的一些問題,並想好了如何回答,然後還安排了同修為我發正念,最後還告誡自己不要急躁,說話要委婉,語氣要善。到了約定的那天,我準時到了他的辦公室,和他詳談了兩個多小時。他說九九年「七﹒二零」那一天,按上級指示,他們把全鄉一百多個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鄉禮堂,這些人一天沒講一句話,他當時特別想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特別是像我這樣讓他們夫妻兩個都比較佩服和尊敬的人為何也煉法輪功?我就根據他提出的這些問題,詳細的給他講了法輪功是甚麼以及自己修煉後身體身心發生的巨變,大法洪傳後,中國上億人修煉,社會道德的回升,以及大法在國外傳遍上百個國家和地區,而唯獨在中國遭受迫害等等問題。最後我還勸他對待法輪功問題上要睜隻眼閉隻眼,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保護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積功德,將來才會有好未來啊 !臨走前,我把帶去的資料都留給了他,他表示一定抽空好好看看。回家的路上,我心裏對師父說,一個生命明白了,求師父加持。回家後,看到師父法像好像在對我微笑,我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在那以後幾年,該所長任職期間,前面提到的A同修在外面講真相時,再次被別人舉報送進派出所,我去他辦公室要人時,他囑咐我們以後要注意點,幾分鐘就放人了。還有一老年女同修在外貼真相資料時,被公安局的人抓了。他在接到我的詢問電話後說:「她家裏的東西太多了(指的是大法書籍資料等)。」後來據這位被抓的同修回來後說出事那天這個所長的手下在她家甚麼都沒動,是那個副局長帶人抄的家,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我去找所長開「放行證」,他二話沒說就開了。

師父說:「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相,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過程中能揭示那真相。」[2]

那幾年,經常有同修遭綁架、被判刑、被洗腦,我在參與營救時,有時環境不允許,時間又緊,真相不能講到位,不具體,不全面。很多警察,政府官員不願多聽,只是應付,得不到救度。我們就應該針對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經常的寄不同內容的真相信,盡全力讓他們明白真相,不再參與迫害。

師父賜「冷風」 機智送「情報」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的一個下午,接到要求大法弟子要發正念的通知,一位同修說,我們得把這個通知及時告訴各拘留所的被關押的同修。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從哪裏下手呢?該如何做呢?我正在盤算著本地被拘留的同修的情況時,突然,外面就刮起了一陣大風,我不禁打了個冷噤,感覺天一下子變的好冷啊!這時,一個好主意也油然而生:天變冷了,可以藉這個機會給裏面的同修送衣服啊!

於是,我一路飛奔到一位被關押的女同修的弟弟家,把要求發正念的事告訴他,讓他找藉口去給他姐姐送衣服,把消息傳遞進去。可同修的弟弟說,我剛從拘留所回來啊!他們不可能讓我一天見兩次人啊!下次會面要五天後呢!我說:「你沒看到師父已經派「冷風」來幫忙了嗎?天變冷了,送衣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說著,就讓他找了幾件同修的衣服,我把準備好的紙條巧妙的縫進了一件花襯衣口袋裏,讓同修弟弟送了去。結果很順利的把衣服和「情報」送進了拘留所,聰明的同修也及時發現了紙條,並把消息傳給了拘留所裏的其他同修。從那以後,看守所裏的環境也悄然發生著變化。

通過這件事,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關心並看護著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只要我們時刻保持正念,時刻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就沒有辦不了的事啊!也就是從那時起至今,十幾年過去了,我都堅持不間斷的整點發正念,把它形成了機制,當成了生命的一部份。

說服家屬救同修 師賜神通脫虎口

二零零四年清明節,我地三位女同修到鄉下講真相時,到了晚上,又不熟悉地形,一位年輕女同修與大家走散了,三天沒回家,該找的地方都找了,同修們發正念,不分晝夜的到處打聽尋找,都沒有下落。我得知情況時,正值身體消業,非常難受。聽說後立即騎車去附近的派出所打聽,在去的路上,正好碰到一個已經講過真相的警察,我就問他這幾天派出所有沒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他說不太清楚。我說請你去派出所小號、黑房裏去看看,功德無量啊!他立馬就答應了,十幾分鐘後,他認真的對我說:真的沒有。並說:你們不要上我的榜啊(惡人榜)。我說:你做好人不管法輪功的事,我們只上你的功德榜。

因邪黨對該同修多次迫害,對她家庭、丈夫、孩子的傷害很大。這幾天,其他同修曾讓她丈夫和大家一起去公安局、拘留所找人,她丈夫都不願開門,或者開門不理睬,蒙頭大睡。看到這種情況,我一時也不知所措。

想到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我就想,這幾年來在營救同修的事情上,我從來就是義無反顧,把它當成自己的使命和責任,這次我怎麼就變的束手無策了呢?仔細向內找,我捫心自問,這次我真正把同修當家人了嗎?我們只是想逼著同修家人去找,只知道著急抱怨,為甚麼不按照師父法的要求去做呢?我又想到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啊,你們都說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真的能夠在正法中起到作用、助師正法。你們得用心才能做到,不用心就會成為拖累,做不到還會干擾和兌現不了大法弟子的承諾,真得重視起來才行。」[4]

一天晚上,我約上另一位同修再次去找失蹤同修的家人,真正的用心,用善念,站在失蹤同修家人的角度,體諒他在妻子這些年在遭受迫害時所承受的壓力、困難、無奈和痛苦。足足與他交談了兩個多小時,他終於被感動了,願意和我們一起去找他的妻子。在這期間,其他同修都主動來幫他照顧孩子、做家務。

第二天,我們直接來到拘留所,一路上,我們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賜予我們智慧,一定要找到同修。到了拘留所,我們向值班警察打聽失蹤的同修,他反問我們和同修是甚麼關係?我脫口說是我的姪女,並讓同修的丈夫拿出證件來,這下終於找到了失蹤的同修。當她被人攙著出來時,我們都大吃一驚,人完全變了樣,臉也被打變了形,上面還有幾個紫血印,我簡單的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在派出所被警察雇佣流氓打的,她的丈夫看到她的慘狀,幾乎哭出聲來,值班人急忙把她押回去了。

在這期間,我曾抓緊機會向值班警察講了幾句真相,過程中,他曾問我叫甚麼名字,我如實說了,沒想到就此埋下禍患。過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十點鐘左右,我正在家裏準備把師父新講的法分給其他同修,忽然聽到有人喊我,我往外一看,是本轄區派出所的副所長和幾個警察,他們說讓我開門,我一邊問他幹甚麼,一邊準備把門鎖緊,到了門口才發現我家的門之前根本沒鎖,是虛掩著的,我趕緊把門閂緊,心裏在想他們怎麼沒發現門沒鎖呢?一定是師父在保護我啊!他們見喊不開門,就騙我說那你明天去派出所一趟吧!其實他們是想麻痺我,讓我放鬆警惕。聽他這麼說,我就順口答道:我又沒犯法,去派出所幹甚麼?然後我就給派出所所長(前面提到的護士丈夫)打電話想問他怎麼回事?可他根本就不敢接電話。我又打電話把情況告訴了同修,請他們幫我發正念。然後我就讀新到的《洪吟二》,背誦裏面的經文,並發正念。

第二天一早,鄰居在他家陽台給我比劃,讓我看外面,我從窗戶一看,嚇一大跳,我以為那些警察昨晚就走了,誰知不但沒走,還又來了幾車警察,把我家的巷子口包圍的嚴嚴實實。我趕緊把家裏的大法書籍、資料、師父法像等收拾了一包,放進了鄰居家的院子。然後就開始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整整發了一天,中間累了就休息一小會,然後接著發,好在那些警察只是把我家圍著,並沒有採取行動。全靠師父在保護我。在這個過程中最讓我感動的是一對老年同修夫妻不顧自身安全假裝成賣菜的,推了一車菜混到我家門口來打探消息。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我聽到外面有同修在小聲喊我出來要接我走,我趕緊拿起一本《轉法輪》就跑出了家門。出來後,巷子口沒有路燈,黑燈瞎火的,我又沒看到來接我的同修們,只好一個人往外跑,一路上,我就感覺我的身體就像電視裏的慢鏡頭一樣,還發著光,很亮,照的路邊幾個老人都望著我跑,慢慢的,我就感覺自己飛起來了,我激動的要哭,心裏念著:「師父啊!感謝您賜予我神通,讓我逃離虎口。」快到河堤時,同修們騎車追上了我,幫我找了一輛人力三輪車到了一位同修家,並和她們一起學了一講法。十二點,我們一起發正念,定中,我看到一尊彌勒佛在我市的一座大山上望著我笑,我想這一定是師父暗示我,點化我現在平安了。後來我聽對門的親戚講,那天我剛走,警察就回來了,還嚷著,怎麼吃了個夜宵就不見人了呢?還說那天參與包圍我家的警察有兩個中暑了,我想四月的天氣還能中暑?是遭報應了吧!

我輾轉十幾天,從本省到了外省,在外流離失所了兩年半時間,這期間,我不停的給參與迫害我的警察和領導寫信,給他們講真相。後來,我回家後,就再沒人來騷擾我了。自這次險情後,我痛定思痛,用心向內找,找到了自己一大漏:幾年來,我積極參與營救同修,每每拋頭露面,也很順利,從同修們的佩服眼神中,慢慢滋生了顯示心和自滿心,有時候把師父賜予我的正念神通當成了自己的能力,好像在證實法,心裏也知道一切是師父在做,但實際是在證實自己。在同修面前,時常的冒出不好的念頭,還飄飄然。那時候,一忙起來,法就學的不紮實了,心不靜,成了常人做大法的事,表面上是被惡警迫害,其實是自己強大的顯示心讓邪惡鑽了空子。

營救同修放下情 配合整體處處顯神奇

被迫離家前,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好實修,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離開家鄉後,我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先是來到外省兒子打工的城市,然後又來到省城,一直過的很辛苦。在這期間雖然也在不間斷的做三件事,但面對生存的壓力,多少還是有些懈怠,感覺沒有以前精進了。

到了去年,兒媳婦要生孩子,兒子叫我去外省照看孫子,我就去了,沒想到這次幾乎上了「情魔」的當,整天忙著照顧孫子、兒子,做三件事幾乎都抽不出時間了,好幾次我也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但卻沒法擺脫這個現實。最讓我憂心的是,家鄉的C同修被綁架半年有餘了,家也被抄了,到現在還不知道具體被關押在甚麼地方,一想起正在受苦受難的同修,我的心就如針扎一般難受,想到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想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真想馬上回去幫忙營救。可是孩子們肯定不希望我離開,如果我走了,孫子就沒人帶了。

就在我坐臥不安、不知怎麼辦才好的時候,這天我兒媳婦突然接到家鄉一位同修的電話說找我,於是我當機立斷,藉機回去處理房子和單位扣發我的工資的問題。雖然孩子們很不願意我回去,但看我主意已定,也沒有再阻攔。當時只差十幾天就要過年了,我很擔心買不到回家鄉的車票。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去附近的售票點,說來也真是神奇,平時買票的人都是排很長的隊,我去買時卻一個人都沒有。我走到售票窗口對售票員說要一張近期返回老家的車票,售票員說剛好就剩一張了,還是一張朝發夕至的特快車,下車就可回家,非常方便,平時這種票都很難買到的,沒想到讓我如此輕鬆就買到了。這真的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啊!

回到老家後,我顧不上休息,就立即找來熟悉情況的同修先了解情況,得知C同修被抓的前兩個月,他兒子曾積極配合其他同修一起到處找人,時間一長他有些懈怠了,數月來,其他同修們還在不停的勸他。於是我和同修們一起制定了營救計劃:由我先通過以前的關係先打聽出同修的關押地方,然後再設法營救。與此同時我和其他同修抽空再次去勸說C同修的兒子,通過一番設身處地誠心交流,他的兒子同意再次和我們配合營救。我找到了了解真相的原同事,向他講了C同修的情況,並請他幫忙,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並向我承諾一定要幫我們找到人。在他的幫助下,我們在第二天便得知C同修被關押地方。接下來,我們又多次去找一位我曾經認識的退休領導,想通過給他講清真相並得到他的幫助。通過我們的共同努力,他終於答應給他當辦事處書記的兒子說一聲,以後不要再管法輪功的事了。

後來,我們又打聽到C同修的案子已移交司法部門等批。這天,我帶了很多資料去省城找我曾經認識的領導講真相,剛下車走到路邊,就感到一股力量推著我向旁邊一棟高樓走去,進門才知道這是一司法機關大樓。門衛問我找誰?我隨口答道找老鄉。這時,我突然想起好像我家親戚的同學在省司法系統上班,但我和他好多年未見面了,甚至連他的名字都記不太清楚了。這可怎麼辦呢?由於我說不出要找到人的名字,門衛讓我去對面的接待室打聽一下。我把要找到人的大概長相、身高、年齡向接待室的老人描述了一下,他說有這麼一個人,叫某某某,我一聽連聲說是的,是的,就是他。門衛幫我電話聯繫上了要找的人,上樓一見面,他就說:「真神啊!你怎麼找到我了呢?」我笑著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神在幫我啊!」我向他講了真相,並講了C同修的被迫害情況,請他幫忙。沒想到C同修的案子竟然是他的手下主辦,他當場打電話給他的手下,叫他們快點辦,還勸我別著急,他們一定會快點辦好的。

想到這次找人事件的整個過程,這一切看似巧合,實際都是師父的有序安排。偉大慈悲的師尊啊!真是為弟子們操盡了心。想到這裏,我忍不住淚流滿面,當時那個激動感恩的心情真是無法言表。那段時間,同修們都密切配合,天天去法院發正念,出去貼粘帖,寄信,加持同修。沒過幾天,C同修的兒子就接到了電話說他爸爸要回來了。C同修出來後說,惡警說要判他個判三緩四的,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這正是大法弟子的路由師父說了算,誰說都不算啊!這次營救同修的過程,大家一起向內找,整體配合非常好,再加上C同修正念強,無論他們怎麼迫害,始終沒向邪惡招出一個同修,結果是同修順利回家,我們所有的同修都通過這件事得到了整體提高和昇華。

六、感悟

十幾年的修煉歷程,我在營救同修的項目中得到了錘煉,也體驗到了修煉過程中隨著心性的提高,自己不斷的在昇華。這期間,也多次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和執著,雖然在同修的幫助下,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修去了不少,但還是感到自己有時候修善不夠,性情急躁,遇事不夠冷靜,歡喜心,顯示心也沒完全去掉,尤其是黨文化的思想也較重,以前在常人中養成的說話方式和語氣常常令同修反感,有時還會看不起心性提高緩慢做事效率低的同修。現在雖然環境寬鬆了,但自己的修煉狀態有時反而比不上迫害嚴重的前些年。在這正法時間已剩不多的日子裏,我向師父保證:一定勇猛精進,抓緊實修,彌補不足,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不負師恩,跟著師父圓滿回家。

叩謝師尊!合十謝謝同修一路相伴,共同精進!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