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與舊勢力搶人爭分奪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六十五歲,九六年開始修煉,如今已十七年了。因文化較低,想過寫修煉體會可寫不好,也很著急。在同修的鼓勵下,我明白受益於大法十七年,大法造就了我,我應該參與考試,要向師父彙報,要證實大法。所以在明慧網第十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之際,初稿並口述自己的修煉體會,同修幫忙整理。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去病一身輕

我母親曾是佛教居士,我又練過幾種氣功,仍全身多病。丈夫三十多歲就撒手而去,我獨自含辛茹苦把一雙兒女拉扯成人,留下一身病,成了有名的藥簍子。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得到寶書《轉法輪》 ,剛看幾頁,晚上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手、腳及四肢奇癢無比,受不了就在涼蓆上使勁搓,癢的一晚上無法睡覺。我悟到自己年輕時手碰肥皂就起泡,身體又灌進佛教及各種氣功的髒東西,身體已經不像樣了,這是師父從根上通過四肢給我淨化骯髒的身體呢。第二天一早就好了。

我激動的跑到父母跟前說:「媽呀,我得了真經了,得了真法了 !這才是真經呀!這才是真法呀!太神奇了!媽呀,趕快修大法吧,佛教不管用了!」「姑娘,佛教不管用了,還修它幹啥呀?那咱就修大法吧。」從此,父母姐弟及其家人都走入大法修煉。得法三個月我就變了一個人,走路一身輕,全身的疾病一掃而光,整天有使不完的勁,洪法、教功,我和全家都沐浴在佛光的幸福中。

二、放下人的東西,這個家也在圍著大法轉

從得法開始,我一直在學法方面很精進,在修心上下功夫,用法指導自己的言行。平時遇到矛盾,遇到堵心窩的事就寬容謙讓對方,抑制排斥不好的心,遇到甚麼事都先考慮別人,找自己,感到自己越來越純淨。每天點點滴滴、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的修心,不知不覺性格、語氣都越來越祥和、越來越柔,似乎不會生氣了,常人帶動不了我了。

兒子結婚了,如何處理好婆媳關係,也是我要正念面對的。我首先站在兒媳角度想問題。新組建的家庭,我和兒子要面對兒媳一人,而兒媳要面對我和兒子兩人去磨合,她多不容易呀!我就在生活方面關照體諒兒媳,讓她深切感受到婆婆的好。兒子外出半年期間,就我和兒媳婦生活。當我感受到兒媳心情不好時,就主動關心她:孩子,你有啥事就說出來,咱們剛組建一個家庭,都有個磨合過程,我哪裏做的不好,你給我提出來,我改,別在心裏憋著。兒媳笑了,忙說:「沒甚麼,媽。」

兒媳懷孕了,我每天出去講真相時,給她買她喜歡吃的新鮮的水果,還提醒她吃甚麼對身體好,從生活的點點滴滴關心她。兒媳分娩時住院六天,我每天精心做六頓月子餐,往返醫院六次。去時坐車,走著回來講真相救人兩不誤。

兒媳出院後,她媽也來幫忙,可她啥也不幹,還要我來照顧。她媽經常說風涼話,我從來就不生氣。我媳婦說:「媽呀,你咋不生氣?」我說:「我盡是高興事,生啥氣呀?生氣傷身。以後有啥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啥事都想的開。」

有一天飯後,我刷完碗,又忙擦地收拾屋子。媳婦的媽媽坐在沙發上邊吃水果邊看電視,想喝水時發現壺裏沒水,就說:「壺裏一點水都沒有,想喝都沒有。」我想這是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我是修煉人,不能跟她一樣,就笑呵呵的說:「你看燒水的事讓我忙忘了。」這時兒媳看不慣了,就說她媽:「你跟誰說沒水?沒水你就去燒嘛!」她媽一看姑娘說她,就一氣之下走了。我看見兒媳在悄悄抹淚,就勸她:「孩子,月子裏不能哭,哭對眼睛不好。跟你媽計較啥呀?不能跟媽真生氣。」

兒子修煉,兒媳婦理解。媳婦又懷了二胎,兒子問我怎麼辦?我說:這是好事啊,是一條生命,墮胎就是殺生,千萬要留住,說不定是來得法的啊!孩子留住了。

媳婦分娩時,兒子請了月嫂。他們為了不影響我做三件事,媳婦辭了工作,自己照顧兩個孩子,房子又太小,我就搬出去過。平時需要我幫忙時,我隨時幫忙買菜呀做家務事等,來來往往相處的十分融洽、和睦。真是自己做好了,麻煩就少,環境就好,你就能感受到這個家也在圍著大法轉。

三、與舊勢力搶人風雨不誤

我以前在老家煉功點給新學員教功,認識我的人很多。中共的迫害開始了,我遇到認識不認識的人都講大法真相。單位領導、居委會、派出所的也先後找我,我善意的表明大法救了我不能不煉,大法書不能交,保證不能寫。然後就講真相,他們沒再騷擾我。

師父新經文《快講》發表後,我每天早上去公園,待跳舞、打拳、唱歌、散步的人逐漸散場了,有人和我打招呼我就給他們講「四二五」是和平上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是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一會就圍上來好多人聽。我今天在這講,明天在那講,走到哪講到哪,效果很好。

後來我來到南方,同時開始了發《九評》,面對面勸三退。一開始出去一天也勸退不了一人,慢慢的能勸退兩三人、四五人,但我從不動心。看明慧同修交流一天可勸退二、三十人,心想:同修怎麼做的那麼好,自己也盡力救人了,為甚麼就勸退不了幾人呢?是甚麼地方沒做好呢?想想自己講真相時,盡找年齡大的女性講,不願和年輕人及男的講,這不是心中還隱藏著怕心嗎?還有愛面子、不好意思、張不開口等。再找找,還有急於求成講的高,越說越高,適得其反,這些都是要去的心,要解體這些救人的障礙,才能在數量上突破,與舊勢力搶人。

一天,我到公園講真相,遇到一位四、五十歲的男的,很面善,心想:我今天要突破這一關,給他講退了,請師父加持。我主動上前搭話:「今天休息出來轉轉啊?」「是啊。」「你是哪裏人?」「東北的。」

我高興的說:「我們是老鄉。你聽說過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沒有?」他說:「聽說過,為甚麼要三退呀?」我說:「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搞天安門假自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害死有名姓的煉功人就三千多人。建政以來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之多,天理難容,人不治天治。 貴州大石頭裂開了,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天要滅中共。」我又問:「你是黨員不?」他說是。我說:「趕緊退出來,因為你入黨團隊時舉手宣誓願意為它奮鬥終生,發的是毒誓,在額頭打了印記,永遠是它的人,天滅中共時要給它陪葬。你退出無神論組織,神把獸記抹掉,還保護你有個好未來。我幫你退了吧?」他說好啊。我問他姓甚麼,起個化名幫他退,他同意了。我又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災來時命能保。他從心裏明白了 ,高興的說:「謝謝!」我知道是師父給了我智慧,我才能講的那麼順,以前根本不會這樣講。我信心大增,半個多小時就講退了六人。

從那以後,越講越順,每天不管男女老少,甚麼身份,天天救人。每天出去時背一包真相小冊子,先把資料發完再到另一地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後來就勸完三退再給本小冊子回家鞏固,效果很好。

有一次在公園,看到許多小朋友放學後都去玩,我想:紅領巾退掉保平安。我問他們:「小朋友,幾年級了?這紅領巾還戴著呢?」「都戴呀。」我說:「不能戴,這是死人的血染成的,戴著不吉利,上面有共產邪靈,幫你們退掉保平安吧。你們都叫啥名啊?」他們一一報姓名。我又說:「如果不戴不行,你就做樣子,心裏沒它,放學後趕快摘掉。」我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讓他們按「真善忍」做人。就這樣,我也經常給初高中學生和大學生及老師講真相,勸三退。

前幾年生活條件差一點,我每天帶著幾個自己做的饅頭,再帶一瓶水,在鬧市邊一口饅頭一口水的吃著,看見鬧市區那密集的休閒人群,心想:這麼多的人,能有幾人明真相呢?可我一天才救這麼點人,世人趕快明真相,退出邪惡的黨團隊吧,在大法中得救……想著想著,眼淚刷刷往下流。有時在超市講真相看到那麼多人在為生活而奔波,想到大劫在眼前,眼淚又不由自主的往下淌。多少次這樣的狀態,更促使我要爭分奪秒的救人。

四川大地震發生了,我想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特意選在大中午時沿街進商鋪講真相,因中午氣候炎熱沒生意,家家商鋪老闆都在看電視。我一進去就說:「你們也在看這個,多可憐呀,死了那麼多人,都是社會敗壞造成的。孩子更可憐,都是年紀輕輕入團、入隊、入無神論組織造成的。共產黨敗壞,給人帶來災難,入過黨團隊,趕快退掉保平安吧。」眼看著災區那一幕幕淒慘的景象,那真是說一個退一個。我頂著烈日,汗流了多少顧不上,只是挨家店鋪走,一門心思救人,那一天勸退三十多人。

面對面講真相一定要重視發正念,隨時解體生命背後的干擾迫害因素,再把自己擺在主角的位置,發現對方不正的念頭一定要及時歸正。

有一次,我給一個保安講真相後,問他是否入過黨團隊組織,他說他是從部隊下來的是黨員。我說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天理不容,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命啊,不能給它陪葬。他說:「阿姨,你咋說這話 ,你不怕我報警?」我說:「我不怕,因為我做的是救人的好事,警察不會抓我。前些年他們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現在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還在保護大法弟子想贖罪呢。你知道警察最恨甚麼人嗎?最恨舉報好人的人,因為他給警察提供了迫害好人的機會。」那個保安急忙說:「我不會去報警,只不過說說而已。」我說:「明白就好,剛才那個不好的念頭以後連想都不要想。把你那黨團隊退了吧?」他說好,最後他說謝謝。我說:你不用謝我,要謝你謝大法,謝我師父。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好的未來,千萬記住啊!

過後想想,剛才那些話怎麼能想的出來?又是師父在給我智慧。師父講過:「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知道怎麼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時候你的智慧就會不斷的來,因為那個時候你修好的那面就會和你這邊容貫在一起了。那是神啊,無所不能啊,當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開了,智慧就來了,那不一樣啊。不行到時候師父也會給你智慧。」[1]

想想我每次講真相的狀態,我人這面根本不會講那麼好,真是純正的心使修好那面和人這面容貫在一起了,智慧不夠師父還會給。所以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同時修一思一念,不斷純淨自己太重要了,否則就是人在做大法的事。

記得有一次在超市講真相,遇到一家三口,老太太和兒子兒媳在挑選衣服。 我幫她挑搭上話把她倆都退了後,心想:也得把她兒子退了。就一念,他兒子就過來挑衣服,我邊發正念邊湊過去問:「你媽不是買了一件嗎?」他說:「我也想買。」我說:「看你長的挺氣派的是當幹部的吧?」他說:「你咋能看出來?我是在政府部門工作的。」「那你是黨員了?」「是呀,我還是專門管發展黨員的。」我說:「哎呀小伙子,那我更應該跟你說說了。你在年輕入黨時發過毒誓,說把生命獻給它,在額頭和手腕上給你打了獸記,天要滅中共這是天意,你要不退出黨團隊 就得給它陪葬 ,多可憐啊!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也要為他們想想。從思想上真正退出它,不用告訴組織。給你起個化名叫吉祥就退了吧。」他說行。我說:「你那工作不好,害人害己,你多發展一個多一份罪過,少發展一個多一點福份。阿姨真心為你好。」他真心的說:「阿姨,你真好,我聽你的,那就謝謝了。」

我很重視發正念,一出家門正念不停,講的過程中也用意念把功能一念一念打過去,及時清理世人背後的邪惡因素 。有一次在購物中心勸三退,相繼給幾人退了,先退的小伙子到樓層經理那舉報,經理過來說:「你在這宣傳甚麼呢?」我一看馬上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對他說:「我在關心他呀。」「你不要宣傳了,購物就購物。」我邊發正念邊推著購物車往前走,回頭看他還跟著我,心想要救他,不能讓他做壞事而毀了。我停下腳步,他剛好來到我面前。我問:「你是這裏的負責人吧?」他說是管事的。我說:「你是黨員吧?」他說是。我說:「小伙子,那我也要告訴你,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幫你退了吧?」他很痛快就同意了,然後叫我快走吧!可見生命都想得救,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

大法弟子幹甚麼都不是上了保險,意識不到的執著有時也會被邪惡鑽空子。幾年來曾三次講真相被常人舉報,在師父的呵護下,幾小時後均有驚無險走出了派出所,上了出租車又開始與舊勢力搶人。

二零零五年至今,我天天出去講真相,走到哪講到哪,回老家的途中也照講不誤。在火車上,我先與上下鋪及隔壁的乘客接觸聊天,同時掌握誰到哪站下車,下車前一定把他退了;坐飛機也要把鄰近幾個座位的有緣人都勸退了。無論初一、十五、大年三十任何節假日 ,無論風雨雷電嚴寒酷暑,學法交流日 ,即使父親住院期間我都要講真相與舊勢力搶人。白天有事就晚上出去講,南方是夜生活,講到十一點多回家也是常有的事 。

時間對我們修煉人來說真是太珍貴了,總覺的時間不夠用,有時只能在吃飯睡覺上擠時間。如做一鍋粥吃一天。我每天晨煉,六點發完正念吃口飯就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有時上午就出去救人。無論再忙我都保證學法時間,每週參加兩個學法小組學法,再忙五套功法也不能落。在做三件事中看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修心上下功夫,基本的修煉從不放鬆。

幾年來,我沒有被家庭兒孫拖累,精進不怠的做三件事,每天三退二、三十人,最少十幾人,有時四、五十人。八年多時間,我勸三退的人數在七萬人左右。

我們畢竟是人在修煉,有時惰性也會上來,當意識到惰性來了,早上晨煉鈴聲響了就想放鬆一會,往後拖個把小時。一想不行!就馬上學法歸正清理惰性,不允許拖到第二天。所以,修煉真的很嚴肅,真的要時時警醒自己。

雖然我很努力去做,但還有很多不足,離大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今後更要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兌現自己史前大願,救度更多的眾生。

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讓我們共同精進,圓滿隨師還。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