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幫助同修中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再有幾個月,我就是古稀之人 。一段時間以來,我一邊做著證實大法的項目,一邊陪一個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學法,覺得有效果,同時也發現周圍這樣的同修還有。

一、我們是一個整體

有個同修提議:我們應該把這些被干擾的同修組織起來學法,我們是一個整體啊,不能坐視不管,有時間走走看看。我很贊同這個建議,但卻沒有立即去辦。

直到反覆學習師尊的《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後,豁然明白。師父說:「有的人經常跟師父講:我原來一看法的時候,那個層次提高的也快,在看書的時候認識的東西不斷的顯現出來,為甚麼現在沒有這個感覺了呢?那大家自己想想,你是「修煉如初」嗎?」[1]

師父的一席話讓我茅塞頓開。我悟到,「修煉如初」[1]就是大法弟子在證實中所必須的修煉狀態,這是對大法弟子目前修煉狀況的要求,也是師父對迷濛中的大法弟子的又一次喚醒,做到了你就在精進,你就做到了師父所要的。

還等甚麼呢?於是我一戶一戶的探望並和她們一起學習師父的講法,用我自己所悟到的理和這些長期處於病魔中的或因各種舊勢力因素干擾走不出來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發現同修們對修煉之初的情景記憶猶新,有的同修說那時學法煉功不知餓也不知累……有個同修說,有一次,我抱著孫子看熱鬧有人告訴說去洪法,二話不說,把孫子一把塞到他爺爺懷裏就走了。還有個老年同修說,迫害剛開始時我和某某去貼不乾膠,被不明真相的人發現了。我們就跑,跑到山上我脫下紅衣裳塞到包裏,又拔些綠草蓋上,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警察眼皮底下走脫……

同修們按捺不住了,提出成立學法小組,好啊,上誰家呢?書呢?一系列問題出來了,為了省時間,省資源,我把同修手中的單行本收上來,收集了師父的十四次講法,有缺的給補上,缺甚麼補甚麼,備齊後從新組訂。先後共裝訂好十八套。大家看到這幡然一新的大法書,高興的說:書也有了,還等甚麼?就這樣,不到二十人成立了七個學法小組,大家一起學法,改變了一批同修被舊勢力間隔關起門來在家「獨修」的狀態。

二、魔難中的同修提高上來了

同修A,七十八歲,因丈夫早逝,二十九歲的她拉扯三個孩子長大成人。遭受的魔難可想而知。走入大法修煉後,她確認這個選擇沒有錯。不管遇到甚麼風風雨雨始終沒有動搖過,在證實法的路上踏踏實實走過十幾年。可是當她親眼看到兩個非常熟悉、三件事也做的很好的同修接連被病魔奪走生命時,她茫然了,生命的盡頭似乎正在向自己走來,她悲痛、恐懼,因這期間她已經不去小組了,完全沒有了正念,精神萎靡,身體癱軟,兩腿乏力,有人一碰就倒。

組建學法小組後,她還是很積極的來了,看她那木然的表情,呆滯的眼神,讀法時連字都看不清,有氣無力的半天讀不出一句。她把自己受干擾的原因說給我聽,我說你怕嗎?她說:「不怕,我死後師父把我度到我來的地方就行了。」我說:這一念你就錯了。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只要認真學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師父甚麼都會為我們做。她堅信的點了點頭說:在這之前都是小兒媳婦陪我吃飯,我自己不愛吃。我說做常人時吃了那麼多苦都挺過來了。修煉人找人陪著吃飯,你讓兒媳婦怎麼想?這不給大法抹黑麼?她自己也悟到這是依賴心。到小組學法後她又找回以往的感覺,怕耽誤時間每次都提前將近一個小時到小組等著。而且心性提高很快,甚至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原先走路上道牙子得人攙扶,現在步履沉穩,看書學法精力充沛,讀法流暢,臉上氣色紅潤。交流中她說:沒有捷徑,就是多學法,如今該同修每天堅持發神韻光盤。她自己感慨的說魔難了好幾個月啊,終於又走回來了。

三、在幫助同修中嚴格修正自己

同修B老年男同修,九四年曾參加過師父的大法傳法傳功班,家裏長年設學法小組。我曾經就是其中的一員。可是九九年「七•二零」後,他被邪惡迫害的雙目失明,這些年他全憑雙耳聽法、學法、背法,憑記憶給明慧網投稿,給遠方親人、朋友郵寄真相信,勸三退。而且先後兩次返老家講真相救人,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確實了不起。

師父講的「修煉如初」[1]的法理,在大法弟子中產生很大震動。喚人清醒,催人精進。大法弟子整體的修煉狀態和修煉環境,對處於魔難中的同修就更顯得重要。於是我把明慧網上排列的四十四本師父講法介紹給他,每週一次陪他學法,同修很高興,也很感動。

前兩次還好,等第三次學法時,我讀著讀著他突然嫌聲音大,要我小點聲,而且速度要慢,強調不能求數量,並譏笑:你怎麼像小學生讀課文一樣……我想他是要我讀出語氣、讀的有聲有色,有感情,使之有感染力。當時我甚麼也沒說,就按著他的要求做,但心裏還是很納悶:這些年在哪個小組讀法都受歡迎,今天卻遭到冷譏?我來一次往返路上要三個小時,我沒有抱怨辛苦,同修不會這樣不盡人情吧……可接下來一次學法他又不滿意,說「讀慢了,學少了」。這時我心裏可嘀咕上了:「我這是何苦啊,這不自找的嗎?而且想找個理由退出還不行,不讀好也不行……」但剎那間我恍然大悟:師父說:「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3]是師父看到我有這顆精進的心,有一個「修煉如初」[1]的熱忱,藉這件事,借同修的嘴指導我應該怎樣讀法才行,因為我面對著多個小組和同修,要想有個好的學法效果可不能馬馬虎虎。學法要靜心,讀法的聲音、快慢、語調、坐姿都不能忽視,這是敬師敬法的直接表現,同時我找出了自己的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沾沾自喜的心。修煉是嚴肅的,發生矛盾時,用人的思維方式就會把問題看的更加複雜,我差一點誤解同修,差一點錯過了這次提高心性的機會。

我慶幸這意外的收穫,更感謝師父佛恩浩蕩,我要在學法中嚴格修正自己,不斷在法上昇華提高。我把這三條當作學法讀法的寶貴經驗,每到一組我都把它介紹給大家,因有時我只陪一人學法根本不需要高聲,和老年同修一起學法慢些當然好,這樣學法不走過場,不走形式,學法得法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幫助同修突破學法障礙

有這樣兩個老姐妹,年輕時她們是一個車間的工友,大法開傳她們都走入修煉,如今是講真相勸三退的好搭檔。慈悲,使她們見人就講沒有挑選。大法弟子的責任,使她們無論嚴寒酷暑、天寒地凍、颳風下雨,每天都穿行於大街小巷救人。老姐倆一年能救一萬人。可是,大姐最著急的是因沒上過學,眼下學法碰到了障礙。在讀《轉法輪》〈第六講〉時,四個小時讀不完。學其他的講法內容就更讀的讓人上火。她自己也急得捶胸頓足,回家煉吧?獨自一人問誰?有的同修不能理解,集體學法時故意讓她讀三兩行字的小段落。她無地自容,我也很自責,對不起同修,因為她曾經跟我說:「別的同修讀法我跟不上,讀哪都不知道,就你讀法我能跟上,你說這怎麼回事?」我明白她甚麼意思,可就下不了決心幫她。看到今天這種情景我心裏難受極了,是我的自私讓同修窘迫。大家都知道,作為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只能救人而不能學好法,在修煉上這是有缺陷的。

於是我主動提出幫兩位大姐學法。方法是:每週一次,學兩個半小時,二姐讀法,大姐小聲跟著讀,或者大姐單讀,二姐再讀,大姐再跟著讀,雖然口乾舌燥,不休息不喝水。我在旁邊教字。而且大姐很要強,小組學完後自己煉,怎麼煉?像小學生一樣放聲讀,由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蹦,現在能三、四個字甚至能完整的讀出句子。我說師父講法的書摞起來比床還高。她說:「不管有多高,我一定要把師父講的法認認真真的全部看一遍,不然我就不配作大法弟子,我就對不起師父。」她的話讓我感動,讓我震撼。我說:「大姐加油吧,突破障礙讀法能力有提高,我給你安排學法小組。」如今她已經如願。我相信兩位同修姐姐,多學法,正念足,會救人更多。

五、找到「修煉如初」的感覺

能配合協調同修做大法的事這是我的造化。我很珍惜這段時光,每天除了做大法的項目就和同修們學法,不論坐多遠的車,還是爬山路,不論大雨傾盆還是烈日炎炎、汗如雨注,我都努力做到不讓同修空等。在深入的學法中,我確實找到了「修煉如初」的感覺,而且比那時還要好。因為那時我注重的是煉功,現在明白的是更多的法理,大法更深的內涵,從理性上認識到大法的殊勝與美好。精力充沛,走路生風。全身有一股用不完的勁。

我把師父經書按序列表打印出來,分發給同修,使大家學法查找有依據,大部份同修大法書都已備齊。在這些小組掀起了學法熱。小組學法次數增多,少則兩次,多則每週三四次。有個小組每天都學法,只是時間不同而已,人員在不斷增加。有些年輕人也相繼走進來,學法小組也像細胞分裂一樣在增多。

有的同修問:你是協調人嗎?其實,我就是師父的弟子,做一個弟子該做的。

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懇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