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技術工作中踏實修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下面我主要想把我在技術工作中修煉的心得體會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突破觀念,學習硬件技術

我們一家三口都修煉大法,丈夫不善言談,平時總是埋頭鑽研技術,在硬件方面及打印機維修方面比較擅長,我則比較擅長軟件方面。這樣我們兩個配合起來得心應手。

今年,當地一位協調同修找到我說,周邊縣區在技術方面比較薄弱,尤其在打印機硬件的改裝方面及真相手機方面都不會,是否能去幫助他們一下。我和丈夫商量,可是丈夫工作單位很忙、人手又少,很難請下假來。這下大家可發起愁來,怎麼辦呢?後來同修提議讓我學一下硬件的改裝。我一聽馬上觀念上認為根本不可行,這些都是男人的活兒,我一個女人怎麼幹的來呢?!平時丈夫拆裝零件我總在旁邊幫忙,按理說看的很熟了,那也覺的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那些電路板啊、電線、插頭、螺絲甚麼的我一看就心煩頭大,根本搞不懂。同修一再鼓勵我,丈夫也鼓勵我說好學。

實在沒辦法,那就學吧。丈夫手把手的一點一點教我,我則邊操作邊拿筆一步一步詳細的記載下來操作過程,可是等他上班走了,我自己改裝的時候,還是經常出錯,不是螺絲上錯了,就是線排錯了,甚至有時裝不回去了。次數一多丈夫也有些煩了,說我兩句。我一下子就火了:「告訴你我學不了,你非叫我學!你快請假自己去吧!我不學了!」丈夫不再說話了,耐下性子繼續教我。

過後我也向內找自己,總是有不叫人說的心。這個心已經很長時間了,這個東西在我這兒很頑固、很嚴重,我得去掉它。為甚麼我總出錯,總學不會呢?我想起《論語》中師父說:「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1]哦,我是被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擋住了,觀念總認為這是男人的活兒,女人幹不了。我得突破這個觀念,我一定能學好。

後來我就用數碼相機把自己常出錯的地方拍下來,組裝時就容易多了。後來有一次,我都拆裝的比較熟了還出了錯,由於有個地方少裝了顆螺絲,還錯著位呢我就回裝機蓋,把字車線纜給壓斷兩根,自己還不知道。丈夫同修回來一看出了這麼嚴重的錯誤,一下火了:「你怎麼搞的?!裝不上去,就別裝了,還硬裝!看看還是新機子呢,就被你弄壞了!以後你趁早別幹了!」我一聲沒吭,心裏也很自責,唉!真是,新機子就被我搞成這樣!一下子又沒信心了,心情沉重,很難受,很想哭。

我向內找自己:還有很重的不想讓人說的心;怨恨心也很強;有應付差事的心,做事不求甚解。這是修煉,我努力的修心就是了,不能沒有信心,我得理智起來穩定的走下去,我必須堅持。通過這次之後我又認真記了一下拆裝原理及螺絲的位置,拆裝的時候,格外小心謹慎,技術一下有了很大進步,再沒出過錯。

二、在技術交流和教授技術中修心

修去看不上別人的心

在去C縣教授打印機改裝技術中,G縣的技術同修也去到C縣學習,這位同修總說他這個也會、那個只要看看教程也會,我剛開始心態還把握的住,「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他總沒完沒了的說,我一下心性守不住了,搶白道:「那你就回去看教程去吧!」再後來,就對他一直不耐煩,沒好氣,結果造成間隔、損失,以後G縣一直沒和我們來往了。

回來後,同去的協調同修給我指出來我看不上別人,脾氣太大。我也找自己,自己確實存在很大的問題,心胸狹窄,壞脾氣,容不得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光在技術上提高,心性修不上去,對修煉有甚麼益處呢?!後來再到其它縣區教授技術或幫忙時,再碰到有同修表現出來的言行不符合自己的觀念時,我就儘量的克制自己的脾氣,修自己,站在同修的角度理解同修。現在我覺得自己的心胸寬多了。

修去歡喜心、顯示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把顯示心理和歡喜心拿出來單講,可見這兩種不好的心對修煉人的危害是很嚴重的。前些年,歡喜心和顯示心在我身上表現的非常突出,以致我自己總能清楚的看到它。每每在歡喜心和顯示心的支配下表現自我,過後都會覺得當時的自己是那麼醜陋,心裏會很後悔、很難過。可是下一次又會像喝醉了一樣控制不了自己,又去表現。學法中知道這種心不是自己,我努力的排斥它、抑制它,到哪裏不是必須說的話就儘量少說話,這樣顯示心就失去了表現的市場。後來明顯感覺到它越來越弱,我越來越能找到自己、控制自己。

有些同修看到某同修有些技術或能張羅一些事,就誤以為此同修修的好,總喜歡誇獎同修或甚麼事情都喜歡問問此同修的意見,其實這樣的認識很不在法上,自己修不上去,還滋養了同修的歡喜心、顯示心,對雙方都有很大的害處,「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東西,你就跟他去了,就這樣聽去了。你也會害他的,他會生出來歡喜心,最後自己甚麼東西都失去了,關掉了,最後掉下去了。」[2]師父在講法中講過衡量修煉人就看心性。

修去妒嫉心

以前教同修技術的時候,我只教給他問到的,其餘的就不管了,寧願他遇到問題我再跑一趟,不是因為沒時間或者沒想到,而是有所保留;同修有甚麼技術問題沒找我而是找了別的技術同修,我心中會有一絲不悅;有些技術同修談到某種技術是我沒有掌握的,我會心中不快……我問自己為甚麼會有這樣心態,為甚麼會不高興?哦,這不就是妒嫉心嗎?

我看到本地有同修因為妒嫉心而表現的很不像個修煉人、很跋扈,她在修煉上不是很可憐嗎?她的表現為甚麼會讓我看到?這不是因為我的妒嫉心也很強烈嗎?師父明確說過:「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2]我必須警覺了,必須修去妒嫉心了。我下定決心一定要修掉妒嫉心!

你不是妒嫉嗎?我偏要把自己所會的都認認真真耐心的教給同修;我偏要把來尋求幫忙的同修引薦給其他技術同修;我就不承認心中的不快是我,我就要為同修掌握的技術多而高興。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心態越來越平靜,內心越來越祥和。

修去幹事心

由於技術人員不是很多,再加上週邊縣區也經常需要過去幫忙,有時就顯得工作很忙,不知不覺擠的學法時間越來越少,幹事心就越來越重。表現為總是想先把手頭的工作處理完才去學法,本末倒置,把學法放在了次要位置,忘記了學法是第一重要的。發展下去就成了惡性循環,越不注重學法越被邪惡鑽空子,就讓你越忙,不但忙,而且還幹事不順,忙不出甚麼成果來。事倍功半。越忙越更沒時間學法。最後就成了脫離了修煉只是做事了。師父每次講法都諄諄教誨我們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其實只有學好了法,才能真正在修煉上提高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和穩定的心態,邪惡沒辦法鑽空子干擾,工作也自然順利,自然能達到事半功倍。於是我要求自己早晚煉功,上午十點以前靜心學法,只要不是太要緊趕時間的活兒一律都推到下午去做。

這幾年,我看到不僅技術人員很容易犯此錯誤,一些協調同修也很容易犯此錯誤。幹事心危害也很大,幹事心一旦滋生,不及時修去的話會使人思想脫離法,從而各種心趁機侵入蔓延,最後被邪惡鑽空子,不但事情沒做好自己還掉下去了。

儘管各種不好的心時不時還會冒出來,但是我一點都不怕它們了,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而它們也明顯越來越弱了。

我明白:自己掌握的技術都是師父給的,都是因為修了大法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史前的誓約,師父給開智開慧才得到的。做不好是有罪的。我距離法對我的要求差的很遠,精進的意志不如剛得法的時候,去執著心拖泥帶水,經常會懈怠,我知道自己這樣是有罪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對不起自己,我必須保證學法,主意識精神起來,時時都能清醒明白自己生命的真正意義是為了甚麼、做好三件事才行。

我一定要努力做好!請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