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年老不鬆懈 紮實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八十一歲了,老伴七十九歲,我們老倆口自一九九七年一起得法修煉,至今已十六年了。自修煉大法以後,我們告別了有病的身體,無病一身輕,作為常人是根本做不到的,這本身就證實了大法的超常、偉大與神聖,是真正超常的科學,而不是邪黨誣蔑的迷信與唯心。子女們看到我們老倆口修煉後身體這麼好,從來沒有給他們造成負擔,而且有時還在幫他們,都很高興,所以都支持我們修煉大法。

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們信師信法不動搖,在邪黨人員的干擾與恐怖壓力下沒有放棄修煉。為了維護大法與為大法討公道,老伴勇敢的到北京去上訪。我當時身體出現嚴重障礙,沒去了。老伴被邪黨警察抓了起來,非法關押在當地拘留所裏迫害。惡警用手銬把她與另一位同修銬在一起,誰也動不了,每天提審她們,逼迫她們放棄修煉。另一位同修五十多歲了,因不放棄修煉,被惡警打的遍體是傷。老伴一點怕心也沒有,她堅信師父與大法,就是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與要求。惡警們問她以後還煉不煉,她堅定的回答:「煉!這麼好的大法憑甚麼不煉?!」讓她簽字:她說:不簽!不會寫字!惡警們對她說:以後不要再煉了,與老婆婆們打打牌多開心。老伴說:「我沒有收入,打牌你們給我錢?不讓我煉了,身體得病了你們給錢治嗎?我們身體煉的沒病了,有甚麼不好?想說句真話,就把我們關起來,這麼大的年齡還用手銬銬起來,還有理講嗎?」說的警察答不上來,其中一個警察趕快說,快把手銬給打開。就這樣,在威逼利誘下老伴沒有配合邪惡,沒有簽不煉功和不去北京的保證,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堂堂正正從拘留所裏闖了出來。

老伴從拘留所被放回後,邪黨人員經常不斷的到家裏威脅騷擾,逼迫我們放棄修煉大法,我們就是不聽他們的,認定了大法是好的,決不背叛師父與大法,每天照常學法煉功,沒有被邪惡製造的恐怖所嚇倒,一天也沒有停止修煉。由於我們堅信大法,沒有怕心,邪惡也鑽不了空子,惡徒沒敢動我們。

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江澤民流氓集團又在全國掀起了新一輪的迫害,當地邪黨人員以此為藉口,又跑到我們家威脅,說你看煉法輪功煉的到北京去自焚,多可怕啊。老伴說:你們說是法輪功學員幹的,我也沒親眼看到。但是一個人要真不想活了,想自焚,為甚麼不在他們河南當地自焚,卻非要跑到幾千里外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去自焚?這合乎情理嗎?從此以後,邪黨人員沒再去我們家裏干擾。

後來通過學法我們悟道,是因為我們沒有怕心,師父加持我們的正念,使邪黨人員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所以他們才不敢再來干擾了。這也使我們認識到,在迫害面前,只有信師信法,用正念才能開闢證實法的環境。

年老不鬆懈 紮實做好三件事

十多年來,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從不以年齡大為藉口放鬆自己。尤其是在學法上,我們風雨無阻的堅持著。我們認識到,學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保證,也是增強我們正念、指導我們走好走正、提高我們心性的根本。後來,幾位學員在我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認真的通讀大法著作與新經文,大家邊學法邊交流,互相促進提高,堅持的很好,直到現在,沒有極特殊的情況,小組學員天天在一起學法,效果很好。

通過學法修心,我與老伴也逐漸看淡、放淡了親情。原來我們與兒子住在一起,為了生活上互相照顧,但卻影響了做三件事,特別是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就不太方便,因為兒子、兒媳不修煉,是常人,有怕心。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就決定離開兒子,單獨去居住。二零零四年就到離兒子二十里外的大女兒處買了住房,因大女兒也修大法,可以互相鼓勵。這樣一來,親情的干擾也少了,可以全身心投入證實法與救人中了。

在學好法、發好正念的同時,我們堅持走出去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救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方式是口講與發真相資料相結合。我們住的小城鎮能去到的,幾乎都送去了真相資料。有一次,我把十餘份真相資料送進了一輛拉民工的車裏,民工們都拿起來看,車旁邊一位胖子看到了,不懷好意的大聲問我:你這發的是甚麼?我鎮定而善意的說:我發的是救人的真相,你看看就知道了,對你是有好處的,可千萬不要毀壞了。他馬上改變了態度,連說:好、好。我體會到,做真相時,心態要純正、堂堂正正的,才符合師父「正念正行」的法理,舊勢力才鑽不了空子,師父才好保護我們。

為了出行的方便與提高做真相的效率,我在經濟條件不太富裕的情況下,花錢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專門用於證實法活動,這樣就可以經常騎著電動三輪車帶著老伴到幾里路以外去發真相資料救人了。

今年我都八十一歲了,還照常騎著它做證實法的事,有時常人看到我這麼大年齡還能精神飽滿的騎電動車,都稱奇。他們哪裏知道,這都是大法賦予我的能力。真相講了十年,我騎了它十年,電瓶壞了就換新的,穩健的走到現在。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與老伴互相配合,互相鼓勵,多數都是一起出行,正念正行,克服了許多困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沒有發生被迫害的事情。

一次,老伴自己在居住小區附近去發《九評》,走在一條小馬路上,狠狠的摔了一跤,疼痛難忍,而且身上口袋裏與塑料兜裏裝的《九評》撒了一地,如果被過路的人發現,就很危險。為了不讓過路的人看到這一幕,老伴不顧胳膊疼痛,鎮靜的將地上的《九評》收起來,把裝滿《九評》的摔裂了縫的塑料兜雙手抱在懷裏,繼續去發放,直到發放完才回到家。當時我老伴心裏想:這一跤是舊勢力製造的,是想阻擋《九評》的發放,阻擋救人,我偏不退卻,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困難再大也要把《九評》發完。在師尊的保護下,安全的將所帶的《九評》發放完。

在證實法中,我也遇到了一些神奇事情,體驗了大法的神聖與偉大。我知道是師父對我的鼓勵與保護。現舉幾例與大家分享:

大約是零三年的某一天,我騎著電動三輪車去商店購買包裹真相資料的紅紙(那時還買不到塑料自封袋,只好用紅紙裁剪,包裹成紅包發放,代表著喜慶),在大道上突然看到三輪車離地飛起來了,我心中一驚,清清楚楚的感覺在空中飛,並看到三個車輪都沒有了,心想車輪哪裏去了?我緊緊抓住車把,心想,路上這麼多人,碰到人怎麼辦?趕快停下來吧。很快車停下來了。我馬上下車先看車輪子,一看都在,好好的,平靜了一下,才又開動車去辦該辦的事情。我悟到:這可能是師父看到我在恐怖壓力下,還在做講真相救人的大事,鼓勵我,讓我騎著車出現了這個使我感到神奇的事情。

前幾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們小區外面的路燈突然都滅了,一片漆黑。我一直想要店鋪的生意人也明白真相得救,可由於平時街面都有路燈,照的很亮,來回走動的熟人又多,一直沒有機會向店鋪裏發真相資料。這回一斷電,我立即想到這是天賜良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又一次救人機會,不能錯過。我立即帶了幾十份真相資料去向街面的各個店鋪發放。很順利的將大部份店鋪都發完了後,我又走到一個有五個台階的店鋪門面發資料,放好資料剛往下走時,一腳踏空,整個身體從一米高的台階上摔了下來,我感覺不好,立即本能的喊了一句:「師父救我!」而後就感覺整個身體飄了起來,就像有人托著我,又輕飄飄的放在地上,一睜眼,看到自己在地上躺著呢,動動身體哪兒也不疼,我就站了起來,撲撲棉大衣上的土,發現身體好好的,哪兒也沒有傷著,便安全的走回了家。這若換個常人,八十來歲了,別說黑天從一米高處踏空摔下來,就是白天從平地上摔個跟頭,碰在水泥地面上,也得摔傷的。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內心感激萬分,更加激勵了我做好三件事的決心。

還有一天晚上,我與老伴到十餘里路的地方去發真相資料,回來的路上,突然電瓶沒電了,我就推著車往回走,老伴在旁邊扶著車跟著,這麼大年齡推著三輪車走那麼遠,走到家卻一點也不感覺累,因為在我推著車走的過程中,每當把車把調順的時候,就感到不是我們使勁推著車在走,而是車帶動著我們在走,非常輕快。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繼續做好救人的事,特別是在碰到困難時,不能灰心洩氣,師父時刻在跟著我們、幫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呢。以上這些超常的現象都是慈悲的師父與大法賜給我的。

念正了 大法神威就展現給我們了

師尊告訴我們:「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在人心的考驗當中,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在人和神兩種概念的認識中、互相的碰撞中,就會出現這個狀態。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2]

在證實法的修煉過程中,我們對師父講的這個法理認識的越來越深。我與老伴也是在經驗與教訓中不斷悟道與提高的。每當用人的觀念與思想去對待出現的魔難與考驗時,就會帶來麻煩,一旦念正了,就立即發生轉機。先說我老伴的一個教訓:她在發真相資料中被舊勢力干擾,摔的肩膀肘錯位,回來後沒有用正念去對待,就找到常人把錯位的肩膀骨給正到位,雖暫時感到無大礙了,但過了些日子,肩膀骨又疼了起來,這次我們從法上悟到:是因為第一次沒有用正念過關,而是找常人解決的,所以考驗會從新出現。此時老伴正念很強,不再有常人的顧慮心與擔心,而是完全站在信師信法的正念上去對待,不管胳膊多疼,也不放在心上,認識到大法無所不能,決心通過堅持學法、發正念、煉功去解決。她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這次不管胳膊肘出現甚麼情況,我都不會再用人的觀念去處理了,我一定要用正念過好這一關。就這正的一念,兩天後胳膊疼奇蹟般的消失了,從此再沒有出現過疼痛。

我自己經歷的一個教訓就更深刻了。去年,我看到老伴戴的眼鏡很好,認為對看書有幫助,就說:要不我也配一個。自己沒有意識到這實質上是向外去求了。就這錯誤的一念,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再看大法書時就看不清了。而後兒女就帶著我檢查眼睛、驗光。這一檢驗不要緊,說我有白內障,到眼科醫院去檢查,告訴我必須立即做手術。兒女們都聽醫生的,替我準備了手術錢,堅持讓我住院做手術。這時我才猛醒過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煉這麼長時間,怎麼突然會得白內障呢?怎麼能住院做手術呢?這不完全常人化了嗎?再說原來眼睛也沒有毛病啊?這是我求配個好眼鏡,才求來了這些麻煩,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演化了眼病的出現,我決不能承認這一切。從法上悟上來了,我就堅定的對兒女們說:我不住院做手術,我眼睛沒有毛病,我是煉功人,沒有事,你們不用擔心。兒女們看我說的很堅決,就沒再動員我住院。正念出來了,眼睛很快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再看大法書時,一點也不模糊了,每個字清清楚楚的給我展現出來。我內心十分激動,感謝師父與大法給我帶來的神蹟,從此努力學法,眼睛看書越來越好。真是好壞出自一念哪!老伴從我眼睛的變化中也提高了悟性,在看書時也不戴眼鏡了。希望同修們從我們經歷的事情中吸取教訓,在魔難與人心的考驗中,不要走我們走過的彎路,一定要用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過好每一關每一難。

我們能平穩的走到今天,完全靠師尊的慈悲保護與大法的指導。雖然做了一些該做的事情,但距離正法的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正法修煉已經到了最後了,我們決心按照師尊關於「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3]的要求去努力,紮實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會〉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