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修煉見證大法的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名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於一九九八年三月初得的法。

絕望的我叫丈夫把我送到廟裏去

一九七五年正月,我剛生兒子的第二天,大風暴雨的,我提著一桶尿布去塘邊洗,哪知洗完回來後就覺得整個人像掉進了冰窖裏一樣,渾身透骨的冷,從那以後,我就經常畏冷,更是見不得風、沾不得冷水,大熱天的,老伴光著膀子吹電扇,我卻穿著長袖衣褲,還要搭上孩子用的棉被。醫生檢查說是風濕病,然後就一個療程接一個療程的打針、吃藥,還是不見好,後來又得了坐骨神經痛,渾身痛、麻木,慢慢發展到不打針就做不得事。在那二十多年裏,我幾乎每天都在吃藥、打針,醫院的人都認得我了。為了治病,年紀輕輕的跟著一些婆婆們大小廟的到處跑,到廟裏就磕頭。甚麼按摩、拉筋、氣功等都嘗試了,錢花了不少,就一直不見好病。時間長了,老伴也沒個好臉色,經常冷言冷語的,他因工作經常在外,我一人在家拉扯著兩個孩子,還要做農活,有時想起來就眼淚直流。

這樣一直到了一九九七年,有個親戚叫我煉法輪功,但要做到「真、善、忍」,我覺得自己脾氣不好,很難做到,就沒當回事。到了一九九七年底過年又檢查得了腎炎,全身浮腫,小便都很困難,一九九八年二月到醫院檢查腎炎時,又發現肝上有個大囊腫,到市裏的腫瘤醫院去看,要交一萬元押金做手術,這麼多年已經到處借了錢,孩子又在讀書,我心灰意冷,抱著料理後事的心態把孩子讀書用錢的事給老伴交待,就叫他把我送到附近的一個廟裏去,不用再管我了。

「我真有師父了!」

老伴竟然也真的把我往那裏送。半路上碰到那位煉大法的親戚,看到我的樣子關心的問我,我又是眼淚直流,親戚說:「快回去跟我煉法輪功吧。」我們就跟著他去了他家,跟著學了動作,他一教動作我就站起來了,以前站都站不住的,我當時就覺得神奇,回家後就煉打坐。煉了五天多後,一次煉功時我看到師父的法身立著從空中下來,然後又飄上去了,師父頭髮是藍藍的捲髮,穿著黃色袈裟,我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煉功十來天後,一天,我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半睡半醒中,看到空中有個大法輪金光閃閃的,顏色非常漂亮,太極圖中的眼睛還一眨一眨的,直轉直轉的到了我面前,我從沒見過,用手蒙著眼睛不去看它。後來灣子裏的同修帶我去煉功點,一進屋我看到師父的法像、法輪圖,我大吃一驚,馬上雙手合十,明白了以前看到的是師父,心裏想:「這才是真師父!我真有師父了!」

當時我還一直沒放棄喝藥,捨不得扔了這麼貴的藥,在煎最後一付藥時,心想這副喝了就不買了。哪知剛一喝下去,全身頓時全冷了,說不出話,坐著不能動了。這時看到師父的法身來到我面前,面對面嚴肅的看著我,旁邊是金光閃閃的一層層漂亮的蓮花往空中上,我一下子明白了,嘆了口氣,緩過來了,就把所有的藥統統給扔了。從此身體就越來越好,過了三個多月,我就能下地幹農活了。灣子裏的人都感到很驚奇,都知道了法輪功的神奇。

我那時看到師父的法身天天在我身邊,騎自行車時我看到自己是騎在馬上,師父帶我上山,下山後一下馬就看到自己又是騎在自行車上。走路時就看到自己是站在船上,師父的法身就在旁邊幫我划船。我真正知道了師父時時在身邊保護著弟子啊。有一天睡覺時,看到我身體的背面和前面有很多法輪把我抬起來,師父的法身幫我清理身體。得法後半年,我就發現自己一身的病痛症狀不知不覺中都消失了。我又變回一個能做活、能說能跳、身心輕鬆的人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把電視抱出去丟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看到電視裏誣陷大法,急了,說:「怎麼辦啦,不准人煉功,那我只有死啊。」我叫女兒趕快把電視抱出去丟了,我不想聽!女兒說:「媽媽,這是全國性的,把我家電視丟了,人家家裏還在放啊。」我緩過神來,一下子連飯也吃不進去了。

第二天,大隊書記帶了三個警察來我家說:「你在煉法輪功吧,現在不讓煉了。」我說:「不讓煉那我又是死,我是大隊病得有名的,剛剛煉好了,不讓煉,我家的活誰做啊。」他們聽後不出聲,又說:「那你就在屋裏煉,這些像我來撕了吧,把書都給我。」我說:「不要動!你們不能動手!這些我自己來收。我不認得字沒有書。」

第二天他們又來了,我生氣了:「再莫到我家裏來!你不需要來了,我曉得哪好哪壞。」他們一句話沒說走了。第三天晚上大隊書記到我家要我簽字,我說:「我不會寫字,半夜的跑來敲門,你快走。」

「我有師父管」

二零零四年一天晚上,我到灣子裏叔伯家去,被他家的狗咬了一大口,咬得很深,肉都扯開了,褲子也咬破了,腳腫得很大。兒子動員好多親戚叫我去打針,我說:「我不會去打針的,我以前那麼多病師父都給我淨化了,這沒事,你們要叫我去打針我就走,你們就見不到我了。」夜裏,我痛得難受時,就不停的背法,後來慢慢就好了。

還有一次,一歲多的孫子生病,要到醫院去打針,兒子不讓我去我還是跟著往醫院跑,結果在醫院扶電梯時,一腳踏空,跟著電梯往下滑,周圍的人嚇得都看著我,我試著把朝後的腳往前搬,就聽到「叭」的一聲響,就像樹枝被扯斷的聲音,我的膝關節脫臼了,關節處的骨頭凸出好高。

我馬上發正念解體黑手爛鬼,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不能這樣對我。」周圍的人大嚷著:「快滾著下來,快……」我想:「我不能這樣,我還要站起來,還要煉功、打坐、發正念、救人。」隨著電梯下來後,我慢慢的站起來了,跛著腳挪到大廳的長椅上發正念,還趁機跟身邊的人講真相

回家後腳還很痛,孩子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沒有事,不用去,你們要想到媽媽是有師父管的,是修大法的,不會有事,這樣就是在給我正的能量,就是在幫我。」後來,我當著家人的面就樂呵呵的像啥事都沒有一樣,背著他們時,就輕手輕腳的慢慢爬上樓給師父的法像上香,因為腿痛得沒法走上樓,就只能爬,我在師父的法像前眼淚直流,後悔自己不爭氣,太執著對孫子的情了,法也學少了,沒做好太對不起師父的一片苦心了。我天天堅持發正念、背法,過了四天,腳就好了。

修煉很嚴肅

去年過年期間忙得法學少了,心性也沒守好,因為老伴的獎金沒全部交給我,心裏老放不下,老嘔氣。又跟兒媳婦吵了一架,煉功也靜不下心來,老想些不好的事,接著干擾就來了。一天晚上做夢看到一幫又黑又壯的年輕人,樣子很兇狠野蠻,一雙雙黑手拿著一絡鋼筋見人就打,我躲在旁邊正好來了一輛拖藕的車,我輕輕一跳就上了車,把我帶出了一條黑道,下車後就沒路了,前面只有一個很深的陡坎,下面是條大河,這時空中傳來一個立體聲音:「高頭有條路。」我抬頭一看,果然有條路,兩邊還長著綠油油的草,我上了那條路就醒了,心想:「邪惡到處迫害世人,要趕快講真相救人。」後來才知道那個夢是師父點化我要遇到危險了,並給我指了一條可以走通的路。

第二天上午出門就講了幾個人。下午,我參加集體學法後回家就開始頭發昏,走路都不穩了,我馬上不停的背法、發正念。晚上吃完晚飯後,頭像要破了一樣,不斷作嘔又不停的要上廁所,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夢,知道是黑手想迫害大法弟子,我就一直不停的背法。到晚上九點多人全身沒勁了,非常難受,我馬上打電話給同修,他們一來就圍著我發正念,我一直盤著腿發正念,稍一散盤人就像要倒一樣,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一會兒我就清醒多了。第二天早上發完六點的正念後,人又非常難受了,比頭天晚上還厲害,我想自己是超常的人沒事,並不停的背法、發正念。後來全身發冷、無力,連話都說不出來。老伴剛要去上班,發現我臉色不對,趕忙把我抱進房裏躺著,又給我餵水,可怎麼也餵不進去,我整個人就像要死過去了一樣,老伴趕忙打電話把兒女叫回來。我心裏明白自己是修煉人,家裏的人和事甚麼都沒想,只想要找同修,我對著老伴:「嗯…嗯…」著卻說不出聲,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打電話把同修叫來了,他們一來馬上圍著我發正念,然後讀法,到了九點多鐘,我清醒過來了,身上也開始發熱了,還吃了一碗粥。同修們又接著發正念、讀法,到了十點多鐘,我感覺全身輕鬆好多了。在同修的加持下,我闖過了生死大關,也再次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

但親人們不放心,不顧同修的勸說,硬是把我連抱帶拖的弄到醫院去。我一直不停的背法,他們按著我做了各種檢查,甚麼CT、B超等,結果一切正常。第二天,同一病房的人說:「你這個婆婆怎麼一下子就好了呢?」我把帶來的護身符給他們說:「我是修大法的,你看這上面的字,我沒有病,我要回去了。」然後又跟一病房的人講了真相,他們親眼所見都相信了。當天我堅持出院回家了。經過這次事件後,老伴對大法更加相信了,還主動帶我出去講真相救人。

經過這一難,現在我知道了修煉很嚴肅,稍不注意就會掉下去。

狂風把邪惡牌子吹掉了

我親身在大法中受益,就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更多的人,記住師父說要講真相多救人,哪天要沒救人心裏就放不下。迫害剛開始我就把所有的親戚走訪了一遍,用親身經歷告訴他們大法好。周圍的人講得差不多了,就經常到偏遠的沒有修煉人的村子裏去發資料、貼不乾膠、講真相。

一次,我背著一袋真相資料去一個村子裏,看到一個扎手工花的工廠,聽說裏面蠻多人,我就進去跟他們講真相並發資料,有人說:「你還在這裏講法輪功啊,你看外面那個牌子,專門針對你們的。」我去一看,院子裏的一堵牆上釘著一塊誣蔑大法的鐵牌子,我趕忙叫他們所有人千萬不要去看那個牌子,看了對自己不好。我心裏想:不能讓它在這裏毒害眾生,這裏人來人往的,得把它弄掉。我就找他們要工具,準備去撬那個牌子。他們說:「那哪行啊,這是警察送過來的。」我說:「你們不准我動,那我找你們老闆去,他姓啥?在哪裏?」他們說:「姓汪,在辦公室裏。」我立即到辦公室去找到老闆說:「汪老闆,我有件蠻重要的事跟你說,你們廠裏的那塊牌子,哪能放在這裏呀,大法是佛法,這牌子是侮辱佛法,放在這裏,佛也不會保護你的,你能辦這麼大個廠,也是你前世積了德,你還要為你的廠好,為你的生意好,你還要受益呢,我去取下來,取下來對你有好處。」我就給他講大法的神奇,並說:「那個掛牌子的人是不曉得,他要曉得就不會去寫的,是要遭報的。」 老闆說:「那你莫動,我派人去弄。」

第二週,我又去了那個廠,看牌子還沒動,問了後知道是老闆派了兩個修機械的工人去撬,但他們不敢動,怕警察追責任,我就對著牌子發正念:不能讓牌子害了眾生,侮辱了大法,解體黑手爛鬼,要讓牌子掉下來,「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然後告訴他們:「莫怕,黑手爛鬼都解體了,沒事,快去弄,老闆叫你們弄你們不弄,就是你們的責任了。」他們聽了就跟我說:「曉得了,你快走吧。」

第三週,我又去那裏看到牌子不見了,他們告訴我說:「就是上次你來的第二天,我們正準備去撬,但釘得太牢了不好弄,這時一陣狂風一下子把牌子吹鬆了,就掉下來了。」我說:「這是師父的威德,是神風啊。」

唉,可惜一個生命就這樣被葬送

我們街道的派出所來了三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天天騎個車子到處抹大法真相標語,我就跟他們講真相。不久兩個大學生就沒來上班了,但其中有一個學生,八零後,不愛聽我講,他爸爸還是托關係把他弄進來的。那孩子長得高高大大的,我心想:這麼好的一個生命怎麼辦呢。

不到半年時間,一天夜裏他在警衛室值班時,覺得不舒服,一吐痰竟都是血,人們趕忙用車子把他往醫院送,在車上放了一個臉盆,吐了一臉盆的血,在去醫院的半路上人就死了。他叔伯正好跟我門對門,就跟我講起了這件事。我心裏難過極了,他家就這一個獨兒,可惜了一個生命就這樣被傷害了。所以說善惡有報是真實不虛的啊。

在講真相中還有很多讓我記憶猶新的事例,還有很多眾生等著我們去救。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