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老醫生在師父呵護下走到了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修煉後我徹底變了,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身心得到了淨化,從一個體弱多病,處處為個人利益著想的人,變為無病一身輕、看淡名利的修煉人。生活變的充實,家庭變的和睦,真正體會到修大法後的神聖與殊榮。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全面迫害大法、大法弟子,迫害逐漸升級,我工作所在的醫院、衛生局天天開會,找我談話,如不放棄修煉就面臨被開除工職。在迫害中,我沒有退縮,沒有放棄修煉,在師父的呵護下堅定的走了過來。

那時,天天在想,我是修大法的,是李洪志師尊的大法弟子,修大法後,不但自身受益,全家都受益了,這麼好的功法,卻受到了無端的迫害、誹謗與誣陷,心裏難過極了,暗下決心,豁出命來也要進京為大法和師尊討個說法。

我背地裏給家人寫下了遺書,在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早八點就出門了。到火車站才知道,買去北京的車票要出示身份證,而我的身份證早已被衛生局收繳了,可輪到我買票時,售票員根本沒要我的身份證就把票賣給我,接著順利通過了多道警察查驗身份證的檢查口,登上了火車。這一切沒有師父的幫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初二早七點多鐘來到天安門前,看到廣場設了進出口,每個口都有警察把守。我在廣場外圍繞了一上午,怎麼也進不去,心裏很著急。當我繞到前門,看到有四、五個外國人,我就緊跟其後,順利的進入天安門廣場。下午四點多鐘,降旗儀式開始了,我心裏一亮,證實法的機會到了,我就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前後左右的警察將我按倒在地,有的踢我,有的掐住我的脖子,同時給我戴上了手銬,將我推上了警車。當時我不但沒有害怕,還有幾分興奮,覺得自己終於證實了大法,實現了我的願望。後來被劫持回當地非法關在看守所。因為我進京,我被醫院除名,女兒也受株連,被醫院開除。

被囚禁在縣看守所七十六天後,我沒有屈服,妻子(常人)花了兩萬元把我贖了回來。

回來後,我奔波在醫院、衛生局相關部門,以講真相為基點,要求給我生活出路。在師尊的安排下,衛生局同意給我發執照,讓我自己開診所。

私人診所開張以後,來看病的患者非常多,不用我另外花費時間去找人講真相,來看病的患者絕大多數都成了我講真相的眾生。診所經濟效益好,收入多,又可以用於救度眾生。表面看是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實際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呵護和安排。沒有任何語言能夠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不受單位工作時間的約束,增加了可觀的收入,又能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救人,沒有比這更好的安排了。現在我再回過頭去看看,我能深刻的體會最近師尊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講的:「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也感受到了師尊在《二十年講法》中講的「被干擾中師父也是在將計就計」的神奇偉大,真是佛恩浩蕩!師尊利用邪惡對我開除工職的時機,為弟子開創了更好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的環境。

從此我如魚得水利用開診所能接觸到的人,從人得病的角度談起,繼而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全國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功。以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偽分析,揭示中共的陰險、毒辣和邪惡的本質,十多年來使許許多多的人從心靈深處受到震撼,從而明白真相,從反對法輪功到刮目相看。我知道,我的醫術技能的提高也是師尊讓我更大範圍救人而賦予我的。

二零零四年末《九評共產黨》發表後,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進程又向前推進了一步。自己要做的事情更多了,在所有接觸的患者當中,除講真相外還進一步講明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六十多年來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和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活活餓死四千萬人,及江賊殘酷迫害佛法修煉者給國家帶來的嚴重後果,貴州藏字石,天滅中共等等,使不少患者與世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在診所還給病人發真相傳單,用真相紙幣找錢給我的患者。這些年來都不知道花出多少真相紙幣了。去年偶然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我印真相紙幣的原油用到只剩瓶底的時候,眼看就無法繼續印製了,我就想:油啊,你不能沒有了啊!印這些真相紙幣是為了救度眾生的啊!從那以後至今,甚麼時候倒油,甚麼時候都有,一直用到現在了還有,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年初在一次印真相幣時想,用量這麼大,總得上油,不用上油就這麼印吧,果然從那以後直到今天雖然一直沒有停止印製真相幣,卻不需要再給機器加油了。師父又給我顯現出神跡,鼓勵我要在救度眾生的路上繼續不斷的做下去!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當然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我的體會是:不學好法,不修好自己,就講不好真相,勸「三退」就困難,或者自己修煉上就不精進,不願去講真相,不願意去做勸「三退」的事情,就會被怕心、求安逸心或幹事心、完成任務的心、求圓滿的心等人心所代替,也就隨時有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可能,從而招來迫害。另一點體會是:在勸「三退」中首先要以慈悲心對待眾生,想眾生多苦,有時會為不願做「三退」的人而背後落淚,從而不輕易捨棄,對他們沒有怨恨,只找自己沒能勸退他(她)的原因,找不能勸退人本身的心結在哪裏,從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勸退。

有一位衛生局長,在新年問候時,和他講有關「三退」的事情,還送給他《九評》和許多真相資料。當時他不表態,而且不好意思的將資料放到抽屜裏。由於他沒退,後來我又去找他講真相,沒等我說話,他就拉開抽屜,把資料還給了我,說:我不想退!回到家心裏很難過,我便首先找自己的原因,原來是自己有個想法:資料都給了,他一定會看的。從我和他的關係來講還不錯,這次他一定會退的。我的這種想法不是人的觀念嗎?不認真去講,清除操控他的背後的中共邪靈,想靠人的關係、人的情讓他三退,這怎麼能行呢?而且在我勸三退時並沒有事先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得救的其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後來再次見到他時,首先清除他背後操控他的一切邪惡因素和我本人背後的一切干擾救人的人心與觀念並請師尊加持,而後我說:局長!我跟你說過的那「三退」的事,前後可都是真的,我不是想要從你身上得到甚麼,而是為救你命來的,是為了你好,人不能沒有未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頭頂三尺有神靈,你只要從心裏退,點頭就行了。這時他點了點頭說:是,我聽你的。

幾年來救人的事例還很多,救的人也很多。當然,我知道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自己差的不知道多遠。多年來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在大法指導下和同修的幫助下能走到今天,是應當總結一下,找出自己的不足,從而在這救人的歷史最後關頭搶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這就是我寫這篇心得體會的由來。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