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安裝新唐人中實修和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在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到來之際,寫出十四年來的修煉歷程與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共同提高。

一、得大法的喜悅

聽母親說,我出生前,有一個修道的人在門前說「來了」、「來了」,別人都不知所以然。很巧,出生那天,接生婆的名字也叫「來了」。我出生後先會笑,懂事的時候問母親,我是從哪兒來的,母親說:「你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一九九八年八月份,我喜得高德大法。那天早晨,還沒上班,有三位姓郝的朋友來告訴我:「法輪功真好。」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我很震撼,當我拿到《轉法輪》這本書時,心中充滿無限喜悅。從那天起,我就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當看到經文《富而有德》和《溶於法中》,我至少背誦了幾百遍。以前對名利看的很重,通過背誦《富而有德》,把名利看得淡之又淡,好像名利對我已不再起作用。我以前,打人、抽煙、喝酒等等好多不良的嗜好,逐漸的都去掉了。身邊的人都覺得奇怪,怎麼你突然間變樣了,我就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了,這個功法太神奇了,爹媽沒有改變我的脾氣,但是煉法輪功卻使我改變了。我當時主要是背法,上班的路上背、下班路上背、在家也背,就感到心中升起了喜悅,非常殊勝,每天都在祥和中,別人都說,你咋天天那麼快樂。

以前罵孩子,打媳婦。修煉後,去掉了這些惡習,但媳婦卻突然對我不好了,跟我突然發脾氣,又罵又打,家裏的活,都叫我幹、做飯、洗衣,料理家務、照管孩子。媳婦突然清閒起來了,調了個個兒。一煉功,她就罵我,干擾我不讓我煉。這些干擾對我並不起作用,我無怨無悔,坦然對待。

盤腿是很苦的,每次盤腿都翹的很高,像高射炮,每次盤腿都痛的直哭,但我想,當廚師,殺生造業那麼多,一定要償還的,這點苦算甚麼。當我能單盤的時候,我的元神便能穿越無數層天,看到殊勝的景象。在夜裏,師父經常給我灌頂,身體不會動,渾身充滿了電麻感,從頭灌到腳。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無名的落淚。回到家中,就給師父磕頭,心裏說:請師父收下我這個弟子,我一定聽您的話,跟您回家。

從那天開始,我的心態發生了變化,覺得和常人根本不一樣了,覺得他們得不到大法,太可憐了。發生這樣的變化時,我才得法兩個月。

二、天安門前證實法

得法不長時間,邪惡的魔就開始了破壞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史無前例的迫害。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樣走入了正法修煉。大法蒙冤,師父被誹謗,作為法輪功學員,證實大法是責無旁貸的,我將用生命捍衛大法的神聖偉大,我給家裏留了一張字條:「妻子女兒你們好:因為學大法,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好人,如今大法遭破壞,師父被誹謗,我要用生命去北京證實法。」

二零零零年的十月份,我去了北京。上午和另一同修,在廣場上先轉了一圈,想著用甚麼方式來證實法。當時廣場上每天都有好多同修來證實法。我倆轉了一會後,看到有的同修席地而坐,盤腿煉功、有的高喊「法輪大法好」、有的打橫幅、有的發大法傳單。偌大的廣場頓時沸騰了起來,因為證實大法的弟子實在是太多了,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證實法。我當時正念突起,蕩盡一切妄念,覺得自己頂天立地,高大無比,我下意識的兩手撐天,高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好,還我師父清白!」我不停的喊著,對面跑來了四、五個暴徒,張牙舞爪向我撲來。我手指惡徒高喊:不許動我!他們瞬間被我的正念定住,雙手舉著好像投降似的。大約十幾秒鐘,從後面又有幾個暴徒對我大打出手,把我拖到車上。我被帶到廣場附近的一個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後被帶回當地非法勞教了一年。

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在歡喜嶺勞教所,惡警購買了好幾箱特大功率高壓電棍,準備對大法弟子實行強制性「轉化」。那天夜裏,多名惡警喝的醉醺醺的對大法弟子進行輪番的電擊酷刑。當時幾個惡警把我架到頂樓密室(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進到裏面特別陰森恐怖,我看到多名惡警累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一臉殺氣。到處都是用過的電量耗盡的電棍,桌上還有好多電棍在充電。牆上血跡斑斑。把一部份大法弟子強制關在隔壁的房間聽被迫害的同修發出的慘叫聲和啪啪的電擊聲,目地是讓大法弟子妥協。當時幾個惡警把我按到凳子上,上衣扒光,雙手背銬,一惡警用腳踩到手銬中間,使我一動也動不了,苦不堪言。用電棍專打敏感處,眼睛、下體、腋下,被暴打時,我閉上雙眼,心中背誦《洪吟》<威德> :「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瞬間惡警停止了對我的暴行。我當時沒有害怕,心態坦然,只是感到他們太可憐,當架我出去的時候,心生慈悲,惡警呆呆的看著我。

還記得,一次邪惡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同修為了制止惡警誹謗大法,多名大法弟子關閉電視,喊:「法輪大法好」,制止迫害。惡警把我拖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間,一惡警對我拳打腳踢,打了二十多分鐘。打我的過程當中,我不斷的喊:「除惡、除惡、除惡。」惡警打累了,停止了行惡,不知從哪弄個蘋果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形像特別狼狽。

在勞教所,我先後被非法關押了三年,這三年卻是刻骨銘心,因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太殘酷,空氣中都充斥著邪惡,真覺的度日如年。時間雖短,經歷的事卻太多太多,難於表述,略舉兩例。

三、在安裝新唐人中證實大法

在二零零六年,我開始安裝新唐人電視。我悟到,安裝新唐人也是圓容師尊所要,師父在《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新唐人電視台發出的能量很強,收看的電視機都會接收到強大的能量,解體著邪惡的因素。」安裝的過程,也是放下自我的過程,也是正法修煉的過程。新唐人如果能在中國鋪開,一定會有更多的世人得救的。所以舊的勢力,黑手爛鬼干擾的也很嚴重。在實踐中,我理解,用常人的思維方式是做不了的。只有真正的信師信法,在做好三件事的實修中才能做好。

安鍋算是個苦差事了,不管是颳風下雨寒風酷暑,也不管是樓多高,都要扛著五六十斤重的工具爬到樓頂,經常調試幾個小時不下來。趕上安鍋的多時,為了趕時間,也常常餓肚子。有時會幹到半夜。而且又沒有多少收入,能持平算是不錯了。有時也想換個證實法項目做,每次這時我就想,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無論多麼艱難,也別想擋住我。東北三九天是很冷的,一次在樓頂上安鍋時,幾個小時也收不來信號,手腳凍的也不聽使喚。這時想起法中講過,「有了這個身體之後,冷了不行,熱了不行,累了不行,餓了不行,反正是苦。」[1] 我悟到,這是人的狀態,而大法弟子就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當想起法時,一股熱流通透全身。繼續操作不一會,安裝成功了。其實安裝的過程,也是心性昇華的過程。

發正念的重要性

一次,我和同修去郊外同修親戚家安裝新唐人。我選好了位置開始安裝,用了一上午時間,換了幾處,反覆安裝也沒成功。向內找,也沒有找到甚麼心。後來中午同修叫我發正念了。在發正念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條黑龍,在窗前張牙舞爪的飛來飛去。我就對它發出強大的正念,但還是讓它跑掉了。在發正念的過程中,突然刮起一陣邪風,還下起了黑雨。發完正念後,再去安裝,只用了幾分鐘就收來了新唐人。這使我認識到安裝新唐人也是正邪大戰,發正念是非常重要的。

還有一次,同修親戚是信佛教的。他們家安裝新唐人時,調試六、七個小時,地點、環境、心態都很好,但是就是收不來新唐人。後來就想到底是甚麼原因呢?後來幾個同修發正念時,思想裏加了一念:「全面解體舊勢力與三界內一切阻礙眾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亂神」[2]。發完正念後,房主主動拿出幾個佛像(飾品)問我們:「我家有這個干擾新唐人麼?」後來我們把這些佛像(飾品)燒掉了。很快新唐人節目就收來了。

整體配合

一次,我們四個同修去外縣給同修安裝,剛要安裝就停電了。問同修,經常停電嗎?同修說,很少停電,於是我們盤腿發正念,一會就來電了。在安裝的時候,同修沒有正念加持,而是站在旁邊閒聊,好半天也沒有信號,我就說:「不要在這裏閒聊,到屋裏發正念吧,整體配合。」同修在屋裏發了一會正念,就安裝成功了。其實,安裝的過程,也是整體配合的過程,整體昇華整體提高,相互圓容的過程,也是放下自我的過程。

記得有一次,幾個技術同修給一家安裝時,用了很長時間,因為都覺得自己的辦法好,都想按照自己的辦法安裝。結果很糟糕。想起師尊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中說:「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這是我們在很多人修煉過程中還達不到的,但是你們漸漸的在認識、在達到。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所以後來,就放下自我,默默的配合同修,不再多說了,很快新唐人就收來了。

萬物為法來

其實,只要是證實法的項目,在實修當中,都是玄妙殊勝的。記得有一回在樓上安裝時,突然有一個聲音問我:「你幹甚麼呢?」問了兩句,我環顧四周,在樓頂上沒有人呢,再一細看,不遠處一隻喜鵲在叫。我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喜鵲說:太好了、太好了。就飛走了,不一會,又飛來了三隻喜鵲,我同樣又告訴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高興的飛走了。

還一次,到另一家樓上安裝,找合適的安裝位置時。突然一個聲音向我傳來,「我等你好久了。」我看了一下,四週沒有人,只有一些常人的鍋在樓上。我就自語:「誰跟我說話呢?」這時,從外觀上看不起眼的一個鍋,跟我說:「我是被拋棄的,主人已經人走家搬了。求求你,就用我吧。」我說:「你跟我還挺有緣份呢,那你就記住大法好吧,完成你的歷史使命。好好播放新唐人。」安裝好後,信號竟然特別好。

記的,剛開始給自己安裝新唐人時,樓上壓大鍋的石頭少,穩定性不好。一天下夜班的路上,在道旁揀到了一塊大石頭,放到了門前,由於石頭太大,不好往上運,就沒用它。連續幾天,新唐人信號都不好。一天早晨外出時,門前的石頭說:「還修煉人呢!說話不算數,把我運上去,新唐人不就好了嗎?」我突然想起拾它的時候說過:「你和我有緣,你要好好證實法呀。」第二天,我便把它運到樓上,發揮了它的作用,新唐人信號就達到了最佳效果。真是萬物皆有靈啊,一切都是為法而來,大法弟子的承諾是要兌現的。

這十四年來,在修煉的路上,風風雨雨。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在這艱難的歲月裏,無論有多大的魔難,只要有師在有法在,只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今後一定要勇猛精進,兌現史前大願,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