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四村長仗義相助 世人聞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過後的一天,(第三位)村長來到我田裏,對我說:「現在上邊經常來人詢問你的活動情況,有一次深更半夜打來電話,要我們到你家去看看,說是法輪功標語大街小巷發現都有。我就對他們講:這麼晚了到他家去做甚麼?……」我接著他的話說:「『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為了感謝你的仗義執言,我現在送你幾個真相光盤,裏面不僅有不少的精彩電子書,還有更珍貴的最新的破網軟件。看完以後,覺得好,就傳給親友們也看一看,好不好?」他高興的滿口答應。

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到我菜園,對我說:共產黨必垮,活摘器官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我現在明白了為甚麼有這麼多人退黨,你就幫我也退了吧。這個村長我也不想做了。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時值無比神聖的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弟子對師尊慈悲救度之恩的感激無以言表,今生欣逢佛法,弟子才得以被救度,明白了真相,世人才能得以覺醒。大法在人世間洪傳,弟子和世人見證了大法無量的威德,現在弟子向師尊彙報並與同修交流。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在外省省會城市的一所大學校園裏,仔細看完一個煉功點所懸掛的法輪功簡介時,我隨即找了一張報紙,走入煉功點,學著雙盤打坐,隨後入道得法。一個月後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去上班的途中,莫名的發自心底的呼喚著師父,那聲音響徹寰宇,我知道那是自己靈魂深處的呼喚。我淚流滿面,整個的身心都被震撼著,感到自己好幸福好滿足。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感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法同化著,每天都是那麼喜悅,感受著大法是那麼玄妙和超常。我的天目真切的看到了法輪在旋轉,師父給我從頭到腳淨化身體,打坐入定那一瞬間,我深深的知道是師父推著弟子在飛速的超越。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因到省政府上訪,複印和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多次非法拘留,後來又被拘役和勞教。我作為公司的一名骨幹銷售人員,有各階層的客戶群,從勞教所出來後,我將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和我當時了解到的法輪功真相寫成信函,非常熟悉的客戶,我就將信函親自登門送上,以便和他親自交流,一般客戶就直接郵寄。二零零三年的九月,當我將這個城市我所結識到的人,盡我所能都告訴了他們真相的時候,我決定回到生我養我的家鄉。作為一個大法徒,我深知自己肩負的使命,那就是要讓家鄉的父老鄉親聞到大法真相,擺脫他們心中對共產邪靈的恐懼,給他們生命的未來帶去光明和希望。

老村長邊了解邊講真相

第一位村長,他擔任村長和村支書有二十多年,村民有甚麼事找他,他都當作自己的事一樣對待,所以大多數村民對他都比較敬重。我回家後不久,縣「六一零」和「公安」就找上門來了,父母親怕我又被他們抓去,將這事和村長提起。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我就向村長介紹過法輪功,我從勞教所出來後,在外地我又給他寫過真相信。他當時對我父母親說:不要怕他們,現在你兒子回來種菜,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並一再安慰我父母,要放下心,不會有事的。其實,村長作為多年的中共幹部,對縣各職能部門的負責人都比較熟悉,私下裏,他把他了解到的法輪功真相向縣人大主任提起。那個主任告訴他:「中央對法輪功施行的是滅絕政策,你還想當不想當這個村長?竟然還為法輪功說話。」後來,老村長雖然被免除了村長職務,但很快他被高薪聘請到一家公司做管理人員。

一天,他到我菜園的小屋旁,告訴我說:「法輪功傳單公司員工收到不少,大家議論紛紛,對我提出了不少問題,有一些我也回答不上來,所以,我今天特意專門來問你。」我微笑的對他說:「是一些甚麼問題,慢慢說一說給我聽一聽。」

他說:「法輪功到處發傳單叫人退黨,是不是參與了政治?共產黨確實很腐敗,為甚麼退黨才能保平安?」這時,剛好有一位我不相識的鄰村的一位村民騎自行車經過這裏,聽到了我們之間的談話,他騎出十多米遠後,又轉身回來,對我們說:「剛才你們提到的法輪功,我正好想了解一下,我很想再多聽一聽你們之間剛才的談話。」後來,這位村民和這位老村長一樣,都先後看過《轉法輪》、《九評共產黨》、法輪功的真相期刊和真相光盤,自己看完後,還轉送給自己的親友們。無意間,他們成為聽到真相來我菜園最早的有緣人。

第二位村長:每天幫著到縣公安局去要人

第二位村長,是一位退伍軍人,他在一家公司任經理多年,後因公司經營不景氣,他才回到村裏,因辦事能力強,他被村民選為村長。他任村長的第一年,當時,我縣還沒有自己的資料點。因我縣是一個山區小城,學法的人不上三十人,其中又以沒甚麼文化的老年同修佔多數。我雖然有一些電腦的基礎,但在我的印象中,要上明慧網太難了。在外地時,我就聽到很多同修說過,中共封鎖網絡太厲害了。所以回家後,我也沒買電腦,使用的真相資料都由外地同修提供。

一天,一老年同修約我見面,她給了我一份真相資料。同修說:「這份真相資料很好,只有兩份,我先給你一份,這一份我還要傳給其他同修。」回家看完這份真相資料後,我心想,要是能將我所有認識的人,每人都發一份給他們那該多好呀。我深信,這份資料威力強大,能讓世人全面了解法輪功。我先到一家複印店,複印了幾十份,感覺還遠遠不夠。

過了幾天,我又到另一家複印店去複印。這次的量是上一次的兩倍,店主人專門從批發市場進了一大箱複印紙。複印了七、八個小時都沒有複印完,天黑時,機器又出現了故障。這時,我的心開始不純、不穩起來,思想中不時反映出各種人心雜念來,而當時卻不能及時清理自己所處的空間場。後來店主發現複印的都是法輪功的內容時,他驚慌失措的撥打了舉報電話。當地派出所的人和縣六一零的人立馬趕到。

在派出所的辦公室,他們拼命追問我複印的原件從甚麼地方來的。從我這得不到任何答覆時,一名公安就狠命搧我的耳光。當時,我感到奇怪:當店主人打舉報電話時,我心裏還有一些緊張,現在惡警扇完了耳光,不但一點都不覺得疼,心裏反而變的越來越坦然和平靜。

當晚,他們把我送到了縣公安局拘留所,我知道這不是我應該來的地方,我決定絕食抗議。第三天,父母及家裏親人都來看我,他們都非常擔心,母親一直哭個不停,勸我還是吃一點東西,這樣餓下去,身體會垮的。到了第五天,村長和縣政法委書記進入監室來看我。村長對我說:「現在外邊很冷,已經下起了大雪,你已經好幾天都不吃不喝了,這樣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你要煉法輪功,在家煉,沒人知道,也沒人管的到你,而你現在印的這些東西是國家不允許的,也是違法的,所以你現在不吃不喝,如果出了問題,後果都要由你自己負責。」

聽他這麼說,在地鋪上,我坐直了身體,接著他的話回應道:「如果這次我複印的不是法輪功的東西,而是其它的資料,那我能不能複印?」說到這裏我停頓了一下,平靜的看著他們,他們不說話。我又接著說:「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就為甚麼不能複印?到底是誰做了喪盡天良的事,到底是誰在害怕真相?複印法輪功資料和複印任何其它的資料一樣,那都是我的權利和自由。我沒有做任何壞事,更沒有違法,現在應馬上放我出去。」當時,我感覺村長被這番話給震醒了,他首先走出了監室。

到了第十天,家裏親人用車將我接回,母親告訴我說:「村長從監室一出來,就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哪怕我這村長不當,我也要想盡辦法保他出來。』」以後,家裏親人不再埋怨我,他們和村長每天都到縣公安局去要人。

那件事情以後,我先後買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安裝好寬帶後,同修也及時的給我送來了破網軟件,這樣我在自己家裏也建起了一個小資料點。當我把剛做好的《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送到村長家時,我對他說:「我們全家都非常感謝你,我覺得這兩本書很難得和珍貴,今天特意送給你,因為你的人生閱歷比我豐富,又這麼能明辨是非,你看完後對我談一談你的認識,好不好?」他當即答應並表示感謝,對我說:做完這一任村長我也不幹了,共產黨太腐敗了。

他送我出門時,對我說:「法輪功讓我看到了希望,你要多注意安全,共產黨為了自己的政權,甚麼壞事都做的出來。你娘對你很擔心,我們對你也很關心啊。」

第三位村長

第三位村長,一天,他陪同鎮各職能部門負責人來到我菜園,小屋一下就擠滿了人。鎮黨委書記對我說:「現在煉法輪功的膽子,越來越大。法輪功傳單家家戶戶的發,還發到我們辦公室去了,太不像話了。今天我們專門來問你,今後要保證不要出去散發法輪功的東西。現在市裏有一個學習班,你是我們縣出了名的法輪功,所以你必須參加。」我站在他們中間回答到:「這不是甚麼學習班,這是和勞教所一樣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你們知不知道,我在勞教所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有吸毒和做壞事的勞教人員夾控著我,警察見我不轉化,就用兩根充足了電的電棍電我,後來又要夾控用手銬單手懸吊了我八個晚上。」說到這裏,我將留有手銬傷痕的手腕舉給他們看。

村長一直站在屋的角落裏,這時他對我說:「老弟,算了,好漢不吃眼前虧,胳膊擰不過大腿,就表個態,免得他們天天來找你。」我接著他的話說:「我不會表甚麼態,也決不會參加甚麼學習班,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法輪功就不會發甚麼傳單,現在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在香港就能見到『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橫幅,『追查國際』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迫害過法輪功的人。」這時見他們開始議論起來,我就對他們說:「對不起,天乾旱,我現在要給菜澆水去了,希望你們能多了解一些法輪功真相,法輪功傳單可能關係到每個人的未來。」

過後的一天,村長來到我田裏,對我說:「現在上邊經常來人詢問你的活動情況,有一次深更半夜打來電話,要我們到你家去看看,說是法輪功標語大街小巷發現都有。我就對他們講:這麼晚了到他家去做甚麼?他每天早上四點鐘就要去賣菜,他父母都七、八十歲了,就他一個人一天到晚都在菜田做事,這是我們看到的,他比勞動模範還要做的好,又不當場發現他,現在到他家有甚麼用?」我接著他的話說:「『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為了感謝你的仗義執言,我現在送你幾個真相光盤,裏面不僅有不少的精彩電子書,還有更珍貴的最新的破網軟件。看完以後,覺得好,就傳給親友們也看一看,好不好?」他高興的滿口答應。

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到我菜園,對我說:共產黨必垮,活摘器官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我現在明白了為甚麼有這麼多人退黨,你就幫我也退了吧。這個村長我也不想做了。

第四位村長

第四位村長,剛上任不久,他到我田裏對我說:「現在是敏感時期,你最好莫亂出去,也不要和煉法輪功的聚集在一起。」我對他說:「難道原來就沒有敏感日?可他們還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些,你知道這是為甚麼嗎?」見他沒回答,我接著說:「人一定要分清善惡是非,共產黨現在草木皆兵,對法輪功這麼多年的迫害,我為甚麼要承認甚麼敏感日,你也不應該承認它呀。今天既然提到了法輪功,你不介意的話,我再和你講一講我知道的法輪功,行不行?」他若有所思的點著頭。

連續三年,從明慧網上選取好真相對聯後,我就用毛筆親自書寫,不僅自家用,還送給親友,並還親自給他們貼好,後來,我改用了噴墨打印機來打印對聯。那年大年初三,母親告訴我說,她看到有人來一一抄了這些對聯,並一一拍了照。

大年剛過,縣六一零和公安幾次到家進行騷擾,母親很害怕。當這位村長了解這一情況後說:「一副對聯又會有甚麼大不了的事,是誰在心虛,誰在害怕。如果不是冤枉了人家法輪功,又怎麼會這樣害怕法輪功?他們是吃飽了沒事幹,盡做這些嚇唬老百姓的事。」

從我剛到家的那一兩年,有一個時期幾乎有十多人輪番到我家來,就連鎮裏管計劃生育的也來過兩次。還有一個從鎮裏來的住村幹部,他是專門看管法輪功的。近些年來他們已悄然離開了我的視線。在邪黨「保衛十八」期間,我縣發生了兩起劫持與綁架事件,好幾個學員家受到騷擾,而我這裏卻一直風平浪靜。我想,這和四位村長仗義執言,還有大法的威嚴有關吧。

一九九九年,那時我剛好三十歲,終身大事本可能在這一年完成,因中共對法輪功的狠毒迫害,對我多次殘酷的迫害而變故。除了母親力所能及幫一下忙以外,三畝多的菜園就全靠我一個人又種又賣。有好多人問過我,「這麼大的年齡還不結婚,你到底圖個啥?」「一個人種這麼寬的地,又種的這麼好,天晴下雨都沒有休息過,你到底感到累不累?」「一個上過大學的人,原來在單位上班好輕鬆自由,現在種菜這麼辛苦,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到底值不值得?」我回應道:「我真是幸運,修煉法輪功前途一片光明,我再苦再累,只要讓世人看到煉法輪功的人和電視宣傳不一樣,能夠知道法輪功真相,我就滿足了。」

可我心裏更明白,今世的修煉道路已有師父安排,無論是做甚麼,我都應該無怨無悔盡力做好。作為大法弟子就是應該純淨自己,直到現在我沒有結婚還是不結婚的想法。每天賣菜,我都三點起床,煉功和學法各三十分鐘,四點發正念。帶上真相幣和真相資料,就手拉一車菜到兩公里外的農貿市場去賣。一路上我都反覆默背《轉法輪》和《精進要旨》,直到背熟為止,我才背下一節。現在已經進行到第三遍了,整個大街靜靜的,法也就背的格外入心,一路上,除了背法,沒有任何雜念。我常想,這就是師父帶我走在神的路上吧。

記得一回我站在農貿市場的人潮中,當時,感覺自己真是神清氣爽,心中只有無比純正的一念,願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大法的福音,都能夠走出劫難。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作為大法一粒子是多麼的榮耀,我彷彿能調動市場上來來往往所有人的思想來聽我講真相,都能接受我的真相資料。

我牢記師父教誨,我時常想,怎樣才能更深入有效的救度更多的人,從走街過巷的散發和張貼,面對面講與給,到每次花錢使用的真相幣,和向世人贈送的破網軟件。了解了越來越多真相的世人,還是那麼渴望得到更多的真相。

二零零七年的時候,我想到了新唐人衛星電視。從一開始我就全身心的投入,我下載了所有相關的技術並反覆學習,在我反覆調試都不成功的時候,在我快要完全失去信心的時候,我想到了師父,我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我,解體一切邪惡干擾因素。我感到調動鍋的手有了靈性,手輕輕一擺,信號質量急速上升,欣喜和感激瞬間油然而生。當時,我發了一個心願,我要全力推廣新唐人,要讓更多的人看到新唐人。

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運了,在這生死攸關的歷史關頭,能做這麼殊勝的事。當我給一個世人安裝了新唐人後,這個「活傳媒」把一個又一個世人帶到菜園小屋和我約好又要去安裝新唐人。我和他們相處是那麼的融洽,交談是那麼的愉悅,不管他們意識到還是沒意識到,大法弟子卻深深的明白,那是大法無邊的福澤,我們才能得以在這菜園小屋相逢和相知,是大法緣才得以使我們走到一起。

越修,越深感大法無邊。弟子清楚的明白,我離法對我的標準還差之甚遠。弟子再一次叩謝師恩!謝謝可敬的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