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學好法向內修才能更好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這時他突然叫了我一聲:「大姐,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聽到他對我的尊稱,我很感動,說:「您問吧。」對於他所提的問題,我都耐心的一一解答。他非常滿意,然後他帶著內疚和誠懇的語氣說:「大姐我是黨員,我退出來。」當我跟他說「祝您平安,再見」時,他說:「大姐,您如果有時間可以再打電話給我嗎?」我說:「好啊。」這個電話足足打了三十分鐘。
──本文作者

* * * * * * *

師尊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可是,十幾年來不會修心向內找,表面看著挺精進,尤其在個人修煉時期(七﹒二零之前)煉功、學法、背法從不間斷,捨不得浪費一點時間,可不修心性,不實修,根本不會向內找,就是剛煉完功,別人說句不順耳的話也會大發雷霆。我也苦惱過,怎麼就守不住心性呢?然後發誓下次做好,可是一遇到矛盾還是照舊。尤其近幾年由於修煉的懈怠,又很少與同修接觸,學法煉功不能保持,面對面講真相就更差勁了。因為自尊心很強,怕對方說三道四,自己沒面子。由於忽視了學法,常人心越來越多,可是在我的內心深處時常有一種著急的感覺,而且總覺的心裏空落落的。我清楚的知道大法在我心裏已紮下根了,我離不開大法,可就是精進不起來。直到去年年底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悟到了,是師父在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著急,在點悟我。我馬上去找認識的同修,從此進了學法小組。這個學法組的同修,學完法就開車用手機直接勸三退。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和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用手機直接講真相、勸三退。

勸三退的過程,是向內找的過程,提高心性的過程。在勸三退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能碰到。比如,有聽到真相電話就退的,有剛一聽就罵街的,說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有掛機的,有根本就不退的,還有要報警的。所以整個勸退過程,必須首先要學好法,由始至終保持強大的正念,心態純淨,有洪大的慈悲,才能把各種各樣的人退了。

在初打電話的第二天,剛說完為甚麼要三退,對方就大聲罵起來,我一下懵了,因為沒有心理準備。對方罵完了就把電話掛了,一下我的心就受不了了,各種心都上來了。我從小到大自尊心特別強,雖然修煉了這麼多年,可是這顆心一直沒有去乾淨,不允許別人說不好聽的話,更不要說挨罵了,這可是有生以來頭一次。回到家裏一頭紮在床上,晚飯也不吃。我和老伴(同修)說:「明天我還要給他打電話。」老伴看我帶著情緒,對我說:「向內找一找,是不是爭鬥心,被常人帶動了。」我靜下來學法,師父的法化解了我心中的委屈與怨恨。向內找,用法來衡量自己,看到自己修的不紮實,沒有做到忍,更沒有善。想到是師父巨大的承受,才有了我們今天救度眾生的機會,一下子我的心胸寬廣了。身體輕飄飄的。深深的體悟到是師尊給我拿下了身體上不好的物質,又替我承擔了一塊,又往上推了我一把。從那以後,我每天堅持學法,看《九評》和真相資料充實自己講真相的內容。在師尊的加持下,也有同修的正念,我做到了只要對方不放下電話,我就能把真相講到位。他們不但自己退了,有的還幫家人做了三退。

一次,我撥通了一個電話,剛一講真相,他就把電話掛了。我再一次撥通,他語氣強硬的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語氣平和的說:「不管您是幹甚麼的,都是為人民服務的,您說對嗎?」聽我這麼一說,他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說:「我是某某局局長。」我說:「既然撥通您的電話,就是緣份,希望您珍惜這份緣份,更珍惜您自己的生命」。我就開始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法輪功是甚麼,大法的美好,講到中共的貪官腐敗,及王立軍事件及中共卸磨殺驢的本性,講到善惡有報是天理,我滔滔不絕的講了二十多分鐘,我感受到是師父在加持,大法的威力,只聽到對方不停的說:「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最後我說給您起個化名退出來吧,就叫「得福」吧,您今天明智的選擇,您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答應了。

還有一次,當我撥通電話剛說為甚麼要三退,對方就大聲罵起來,簡直不堪入耳。我首先想到的是不被帶動,我語氣平和但隱含威嚴的說:「這位先生,請您冷靜一下,有句話是:要想要別人尊敬自己,首先要先尊重別人。像您這樣出口傷人,如果您的孩子在您身邊,那對孩子是甚麼影響您想過嗎?幼兒園的小孩都懂得對人說話要講禮貌,您說是嗎?」我的話觸動他,他平靜下來了,我用非常平和,慈悲的語氣說:「先生,給您打這個電話,就是告訴您,大難來前如何保命。」然後繼續詳細的給他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老天為甚麼要滅中共、講到藏字石、講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講到中共貪官腐敗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當講到貧困地區的孩子連學都上不起時,我的聲音有些顫抖,這時對方突然問我:你多大了?我說:跟您說實話,今年滿六十歲。(因為有時打電話,對方問我多大,我說六十歲,對方不相信,說聲音根本不像老年人)他說是真的嗎?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會說謊的。」我又給他講修法輪大法的人,不僅身體健康而且心態平和,我們師父要求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做一個比英雄模範還要好的人……這時他突然叫了我一聲:「大姐,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聽到他對我的尊稱,我很感動,說:「您問吧。」對於他所提的問題,我都耐心的一一解答。他非常滿意,然後他帶著內疚和誠懇的語氣說:「大姐,我是黨員,我退出來。」當我跟他說「祝您平安,再見」時,他說:「大姐,您如果有時間可以再打電話給我嗎?」我說:「好啊。」這個電話足足打了三十分鐘。

這個電話對我感觸很大,從開始接電話罵街,到後來叫大姐,直到不願意掛電話,這一過程,對我的震動很大。我意識到,只是去做講真相這個事情本身是遠遠不夠的,在這個過程中,還需要智慧去打開不同人群的心結,還需要大善大忍去應付突然的侮辱和對自己的打擊,做到不動心的同時還要繼續救度眾生。

現在我不論遇到甚麼樣的人都能語氣平和、心態穩定,對於一些誹謗大法、誣蔑大法弟子的人,我會義正詞嚴的講真相歸正對方,但不失修煉人的心態,本著真、善、忍的原則去做就能觸動到他明白的那一面,使他改變觀念,明白真相,接受三退。我準備的三退真相資料很多,針對不同人的心結,講不同的真相內容。還有就是講真相時的語氣也非常重要,這是我在打電話三退中總結出來的,對不同人的性格用不同的語氣效果也不錯。比如:對方一接電話,我就能聽出來,如果是一位很開朗的性格,我的語氣也瀟洒一些,給對方的感覺能說到一起,能提起他聽真相的興趣。如果一接電話是一位很嚴肅的人,我的語氣就要莊重一些。遇到潑辣的女性,我的語氣稍微高一點點,聲音帶著愉快。遇到溫和的女性,我要把語氣放輕聲一點,不要引起她的反感。這是一方面,更關鍵的是要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學好法,正念就強,才能有法的威力,這一點講真相的同修是有同感的,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弟子只是有這個願望。

師父講:「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1] 我按照師父講的法嚴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不斷的向內找,我體會到向內找是很幸福的事,同修是自己提高的一面鏡子,我接觸的同修不多(只有學法小組的同修),可她們有各自修好的方面,我發現她們優點之處,正是我不足的地方,從而找到自己的執著,去掉它。所以我希望同修之間都要抓住提高自己的機會,多看到同修好的方面,對照自己的不足,修好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不管表面看自己怎麼對,肯定是有自己要去的心,這是我向內找以來的體悟。

舉個例子,一個星期日,天下著雨,我跟兒子說,走,勸三退去(兒子開車)。兒子平和的說,今天上午我有事,咱們下午去吧。我說你不知道我下午去學法小組嗎?兒子說,那就晚上去吧。我當時高調的說,你怎麼沒有緊迫感,今天是星期日,又下雨,眾生肯定有時間聽。可兒子還是堅持有事不去,我很生氣。這時我腦子裏想起了師父的《洪吟三》〈誰是誰非〉:「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我想肯定是有我要去的心,不然不會發生的,可是怎麼找總覺的自己對,因為我是救人啊,他的事再重要也沒有救人重要啊?找來找去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兒子有事,為甚麼非強迫他去呢?做到了師父講的首先得替別人著想了嗎?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只顧自己合適這不是私嗎?找出了一連串的執著心,這時我心裏平和了,境界在提高,感覺著這些執著心在去。

今天,我寫出自己向內找的一點體會,不是說自己修的如何,跟修的好的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我只是剛剛起步,而且還有很多的執著心沒去掉,常人心時不時的往上冒,我會多學法、學好法抓緊時間精進實修,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所給予我的一切!我只有以精進!精進!再精進!給師尊一個安慰。

在此我雙手合十叩拜師尊!

提筆太晚了寫的倉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誰是誰非>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