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把我的幸福與眾生分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醫生,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一九九四年得法的時候才二十多歲。能夠在我生命最美好的時候走入大法修煉,並能有幸參加師父的講法班,那是我人生路上最幸運、最自豪也最幸福的事,這種幸福感一直伴隨我走到今天,也使我在修煉路上從未有過半點動搖。

一、抓緊學法

得法之初,因為認識到大法的珍貴,一直努力學法。剛開始還沒有《轉法輪》,因為在班上聽師父講抄書功德無量,就抄寫《法輪功》,抄完覺得收穫很大。然後背下《法輪功》第二章「修煉心性」,後來寶書《轉法輪》出版後,又開始學、抄、背《轉法輪》,也因一直沒有放鬆學法,在修煉路上一直走的堅定平穩。

我雖然天目看不見,但當我堅定去修的時候,師父還是給我顯示出奇蹟。那是一九九七年一月,我正看《轉法輪》,我的主元神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師父在往上拽我,不是用天目看的,而是我的主元神在那面清清楚楚的知道的,師父就像從房頂上又或像懸崖邊往上拽懸在半空中的我,而我身上不好的東西太多了,身體太重,師父累的滿頭大汗。我當時淚流滿面,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師父為了救度弟子所付出的,那真是弟子難以想像的,也真的更明白自己要是不好好修,真的太對不起師尊的苦度。所以後來有弟子開天目看到師父為弟子們承受的許許多多,我是發自內心的相信,因我有親身的體驗。

還有一次,也是在一九九七年一月,那時師父還沒講要把弟子們已經修好的一面和沒修好的部份隔開 ,有一天也是在看《轉法輪》的時候,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我已經修好的那面是那樣的純淨美好,一個單純的「善」字都無法形容,就是純淨美好,那種美好的感覺從來沒有過,當時這種美好的感覺持續了也就一、兩分鐘吧。我當時還想,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這種心態,我就修成了。後來明白那是我修好的那面,師父鼓勵我好好修,讓我更增強修煉的信心。

二、面對迫害 心態純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發動對大法的迫害,我那時也正好在北京,也因為上訪證實大法受到派出所的騷擾。但當弟子正念足把一切都放下的時候,很快就平靜過去了。當時身在北京,真的能夠感受到從宇宙中下來的鋪天蓋地的邪惡,我一層一層的衝破它,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現在想來也很感慨。很多的過去,很多走過的路真的像師尊說的再也不能重複,唯有珍惜已經走過的路,繼續走好現在和將來的路。

當時對大法弟子各種心的考驗,也真的不少。記得有一天邪惡在電視上造謠說師父從國內往國外拿走多少錢,有同修問我怎麼看這件事。我當時不假思索的說:「師父有錢我高興。密勒日巴的修煉傳記裏說:以充滿三千大千世界的黃金,比之於成佛的事業,實在微不足道。以咱師父的無量威德,全世界的錢都是師父的又有甚麼不可以的呢。咱們當弟子的沒機會孝敬師父,師尊通過正當的途徑有收入維持在人中的正常生活那不很好嗎?師父在人中也要維持人的正常狀態,出門坐車、坐飛機也要錢,如果師父需要像民工那樣扛麻袋來賺錢,那不是弟子們的恥辱、眾生的悲哀嗎?師父有錢我高興。」

也許因為我從來沒認為師父來度人應該受窮、沒認為大法修煉者應該受窮,我一直屬於在經濟上過的比較好的,現在在國內也屬於住大房子,家裏有保姆,出門有私家車的那種,在證實大法需要錢時,自己不愁資金,同修需要時也能拿出相當的部份。

三、家裏家外 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在家裏,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修煉就修自己,而不是去改變別人,對丈夫溫柔體貼,因我對他真的無慾無求,只要求自己做好,我們倆也很少有摩擦,家庭氣氛溫馨,孩子也很溫順。我有一陣子見到丈夫,都是「老公辛苦了」,「工作辛苦了」,「帶孩子辛苦了」,甚至「啥也沒幹也辛苦了,等老婆等的辛苦了」。我見到他總是笑瞇瞇的,我很少愁眉苦臉的,因為修煉讓我內心總是充滿幸福和喜悅,這種心態也經常能讓很多人包括家人願意和我在一起。

我的職業是私人診所的醫生,中級職稱,工作負責。我一方面努力提高專業水平更好的為患者服務,另一方面嚴格要求,一定站在患者的角度做患者需要的診療,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做不應該做的事情。同時藉著工作的便利向周圍的醫護人員和患者講述大法的美好和三退的重要性,我周圍的醫護人員絕大多數都做了三退,走進診所的患者也有很多明白真相和三退的。

四、針對不同的人講清真相

零一年的時候,為了世人能明白大法的真相,我就想做真相資料、發真相資料,但那時我是不會上網。有了這顆心,就有人幫我、教我。我就學會用郵箱形式接收每日明慧,自己整理、發放。再後來,就直接用明慧網的資料了。記得有一次我發完一份資料,又去發另一些資料的時候,再轉身就看到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坐在小木凳上看資料,應該說是師父在鼓勵我。那時我基本上是發單張,能發好多。

在給一個小同事面對面講三退的時候,她不理解: 為甚麼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我說:共產黨是無神論的,法輪功是講有神論的。她打斷了我一下,說:別講有神無神,其實我家就有信神的。我說:好,就從這兒講。共產黨以無神論為基礎,用國家機器做後盾強制十幾億人不信神。她當時一震,後來就一下子明白了,再講甚麼就容易接受了。我說,人不信神,不信善惡報應,甚麼壞事都敢幹,那最後就得下地獄。只要真相講明白了,就容易三退了。

有一次,我跟出租車司機講真相。我說:我聽一個公安警察講(確實是警察跟我講的),自來水公司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寫勸善信,被警察抓去了,他單位領導親自去保他,只有他幹這個工作領導放心,就是負責進設備的,那設備都是十幾萬、上百萬,貪污太容易了,只有他幹這份工作,領導放心。

總之就是利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我的這個工作,接觸各種人,有人問我:「你學多少年了?」我自豪的說「十八年了」,他們就是「這個功就是好,要不怎麼能堅持這麼長時間」。有的人向我訴說身體不好,我說:有一個妙法,不花錢、不吃藥又祛病健身,她忙問:甚麼妙法?我說: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有點不相信,我就講:我到過香港,到處都有煉法輪功的,法輪功真好。佛家講緣、人各有命、現代科學講的基因,說明人的生命帶有先天的東西等,一點點就能打開人的心結。

我還經常根據患者的情況,給他們講正教與邪教的區別:正教為人好,不叫你做壞事,相信善惡有報,做好事積福德。邪教叫你為它獻身,不讓你相信善惡有報,甚麼壞事都敢幹。無論它把犧牲、獻身說的多麼美,結果是死了白死,最後還得下地獄。共產黨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還講大法是末法時期救人的正法等等。他們也信任我。

我通常都是先做個鋪墊,然後再根據情況講的很細;最後給神韻(單獨)、小冊子、光盤、《九評共產黨》等搭配著給,幾乎是講了就明白。我之所以講的流暢都是大法開啟的智慧,想講甚麼就有甚麼,思維廣闊。有對法輪功不理解的人,與我接觸後,說沒想到像我這樣的醫生也學大法,原來法輪功在社會各個階層都有啊!從他們的話中,我知道了師父對我的鼓勵:要多講真相救人。

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替別人著想、替眾生著想,就能把真相講好,就能救更多的人。我在講真相過程中,幾乎沒有甚麼顧慮,一發現有顧慮心往上冒,我就不斷的清除它,所以在修煉的路上走的平穩。

我就是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把自己得法實修的幸福告訴眾生,讓眾生得救同時也分享這份喜悅與幸福。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