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人中走出來 魔難中更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的體會是,無論身處怎樣的魔難,都要信師信法,師父真的就在我們身邊,就看自己信還是不信。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下面交流的是一段信師信法、走出非法關押的經歷。

我曾被國保惡警綁架,他們在明慧網上把關於我的文章報導都搜索到,其中一篇很詳細的揭露了幾年前對我非法勞教的迫害,還有照片,記的當時寫文章時心態很純淨,真心希望警察們不再跟著邪黨犯罪。他們把這文章讀了一遍,沉默了。

後來他們到另一房間和一起被綁架的同修說:「那個咱們沒辦法,人家受冤屈了得讓人找地方說理(指上明慧網曝光)。」國保惡警再也沒在我面前露面,找了兩個下屬分局的警察看著我,告訴說:「注意點,她愛曝光。」我告訴這兩個警察法輪功真相、迫害法輪功違法,他們默默的聽,其中一個警察表現出很接受的樣子。最後我問他迫害我們的國保頭子叫甚麼名,他在同事警察離開後告訴了我,還罵了那個惡警頭子一句,並表示他記住「大法好」了,還說:「我沒迫害你吧?」

我被非法勞教,因為不吃那裏的飯,被惡警灌食時怕心出來了,馬上背師父《洪吟二》中的〈怕啥〉,不到十遍就不怕了。有一次,一位同修甲說她前前後後已經在這裏被迫害了五年。我心想:是啊,我也被迫害了兩個月,怎麼還沒出去呢?馬上警醒:這想法是甚麼意思呢?好像有點失望、失去信心似的,這不是對師父不信嗎?清除這思想,馬上背法:「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1]。不知背了多少遍,不信的思想沒有了。

晚上做了一個夢:同修甲和我坐在一輛車上,沒到站我就要下車,同修甲到站了也不下車。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師父告訴我差在了哪兒:現實中,同修甲總是想在這裏反迫害,我總想要出去證實法,其實「求出去」的心很強,「證實法」排在其次了。這時再背《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的法:「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

如果沒有了「我」如何如何,沒有了私,只有「證實法」,那就是一個新的境界。想到這兒一下子很輕鬆,感到師父真的就在我身邊,周圍的環境也寬鬆了,發正念的時候沒有了求心和氣恨,慈悲除惡。本來勞教所派來兩個男警察要對我們暴力迫害,他們兩個剛來的那天,惡警灌食時他們按了我的胳膊,我保持證實法的心態發正念,同修和他們講真相,以後他們在灌食時都躲開了、不參與了。一次灌食後女警們走了,其中一個男警察來到我身邊,很難過的站了一會,甚麼也沒說,拿出面巾紙把我的臉和頭髮擦乾淨走了(臉和頭髮上都是玉米糊糊)。

幾天後,另一個男警察和一幫女警送我去監獄醫院檢查,需要先到一個地方辦理檢查手續,他說:「你們去吧,我看著她。」眾警察離開後,他對我說:「我看了一個上面來的紅頭文件,對法輪功的人死了也不放,死了白死。」(後來才知道,他想告訴我兩天前一位同修被這裏迫害致死了,勞教所封鎖消息。)他又說:「從你身上看到了法輪功的好。可是你要是出了危險怎麼辦呢?你要是能出去,我也為你高興。」這時外面響起了嘈雜聲,他說:「他們來了,甚麼也別說了,你想想怎麼辦好。」我心裏對他說:邪黨文件對我們不好使,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中;你同情、幫助大法弟子,也是給自己擺放位置,希望你以後遠離迫害,有個美好的未來。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勞教所的上空閃電雷鳴,我躺在床上(當時虛弱起不來)一閉眼的時候,看到師父單手立掌從天而降(幾年後看到的神韻晚會的場面,和此景象一樣)。師父確實就在身邊呵護著我們。第二天我被釋放,沒有所謂的「轉化」簽字、沒有「保外就醫」、也沒給勞教所一分錢。勞教所給開個條子,上面寫著:該人不與我們配合,鑑於表現,休假六天,到期歸隊。從此我回到家中。

後來聽當時在勞教所的同修說,那兩個男警察都覺醒了,一個退了黨不參與迫害了;怕我出危險的那個警察知道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回家後,對大法更有信心了,還鼓舞裏面堅定修煉的同修說:「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不久他調走了,遠離了迫害法輪功的工作。

我的體會是,無論身處怎樣的魔難,都要信師信法,師父真的就在我們身邊,就看自己信還是不信。就如師父說的:「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

謝謝師尊!合十。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堅定〉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別哀〉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