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幫同修也要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慈悲的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近一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有機會參加了幾個學法小組,通過集體修煉環境,我又找回了自己,幾年來心中孤獨無助的苦悶蕩然無存,在修好自己、圓容整體上又邁了一步,真正走在了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

一年中,學法小組在幫助幾名闖病業(假相)關的老年同修時,由開始只知幫同修,卻不知修自己;到知道了修自己,但浮於表面,不清楚怎麼找自己;到後來明白了甚麼叫無條件「向內找」,並做到每遇到問題不看別人,首先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形成時時修自己的機制。在這一過程中,我們體會到:幫同修正是一個修好自己的過程。

借第九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之際,就把我們心性昇華提高的經歷,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幫助甲同修,學法小組每個人學會了修自己

今年年初,從學法小組一位同修的母親那得知,一位七十二歲的老年大法弟子(甲同修),正處於非常嚴重的病業魔難中。這位同修在修煉前患有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等近二十多種疾病。大家經過交流意識到,我們雖然素不相識,但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此事讓我們聽到絕非偶然,我們有責任去幫助,於是便驅車來到了她家。

一進門看到甲同修行走非常緩慢,出現了嚴重的心衰、糖尿病等症狀,身上多處潰爛,腿上有個雞蛋大的窟窿,正往外流毒水,要用紗布裹著厚厚的藥棉綁在腿上,每天至少換三遍。即使這樣,還會滲透過來,很長時間都打不起精神。看到這種情況,大家抓緊時間,與她學法、交流、發正念。

通過切磋,甲同修找到了長期處於病業假相的原因。原來,一年前,為了證實大法,向世人講真相,甲同修收集了大量傳統文化的素材,有些是明慧網上的歷史故事,花費大量精力編製了一本書,忽視了靜心學法。另外,師父九九年以後的講法學的較少,對消病業和舊勢力的干擾不清楚,把舊勢力的迫害當成消病業,一味的消極承受。

根源找到了,甲同修頓覺心清氣爽,正念越來越足,感到身心輕鬆。幾天後,同修們又來到了她家,只見她快步開了家門,面帶笑容講了這幾天的經歷。她說聽了同修們的建議,讓家人幫助摘掉了滿牆懸掛的字畫,清理了家裏的環境,白天晚上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情況有了好大的轉變。特別是大家長時間發正念後,在強大能量場的作用下,當天晚上大家走後,她身上就出現了神奇的變化,腿上的紗布乾了,自此再沒流過毒水,效果非常顯著,體現出整體發正念的威力。

甲同修身體的明顯好轉沒有持續幾天,卻又向相反方向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兩隻腳浮腫的又厲害了,隨後由腳腫到腿腫,又由腿腫到整個下半身腫,最後腫到了胸部,因呼吸困難胸部憋悶,整夜不能入睡。大家見到此狀,心裏非常著急,隔一兩天就去看她一次。同修們在一起,幫助她「悟」,深挖心性,看看是不是還誤在哪兒了。有時心中不免急躁,反覆的提到,你不要去感受身體上的變化,不要承認它,一定要否定舊勢力的干擾。我們越這樣說,甲同修心裏越著急,並有些不解說:我並沒有感受,可這是真難受呀。大家呢,說不讓同修去感受身體,可每次見面第一句話就要問,這幾天怎麼樣呀,是不是好點兒啊。如果同修說不太好,大家便會說,沒事兒別管它,都是假相,不承認它。嘴上說著,下次見面第一句話還要這樣問。一個多月的時間,「病情」不但未見好轉,反而越來越糟糕,真的是「危重病人」的樣子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大家的心開始不穩,這又是哪兒出差兒了呢?這個假相的出現,使每個人的心都在翻騰。在病情(假相)一步步加重的情況下,同修耐不住家人的勸阻,最終住進了醫院重症病房。當聽說甲同修住了醫院,大家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而且似乎還有一個想法:她這個狀況,如果再不去住醫院,她的心性要是到不了位,萬一……。現在住進了醫院,我們心裏也就踏實了,隨其自然吧。當這一念頭閃過,大家猛然意識到:不對,這不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大家都靜下心來,查找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暴露的執著心,對照著法去衡量。

一開始看到同修症狀好轉,生出了歡喜心、自滿心;當看到情況變壞又生出了急躁心、埋怨心;當多次交流切磋,同修身體狀況不但未見好轉,而且加劇「惡化」,大家又由急躁變的不知所措,進而感到消沉和無奈。從表面上看,我們雖然是在幫同修,可這也是師父給我們一次修自己的機會呀!我們沒有向內找修自己,將機會一次次錯過,失去了師父安排的讓我們提高心性的機會。這是多麼大的漏呀!這麼不正的場,能不叫舊勢力鑽空子嗎?

學法小組同修們重溫了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的講法:「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大家相互鼓勵、相互提醒,通過切磋交流,沒有了抱怨,沒有了指責,有的就是無條件的向內找。向內找大家還意識到了,我們嘴上說不承認它,不讓同修去感受身體上的變化,而每次見面卻都先要問一問身體上的感覺,這不是就在承認舊勢力嗎?我們帶著這樣強烈的人心,帶給同修這麼不好的物質,同修怎麼承受得了。大家悟到,修好自己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今後我們一定要捧好「向內找」這個法寶!

同修們「向內找」後,柳暗花明又一村,甲同修的情況也發生了根本的改變。甲同修在醫院裏,用MP3抓緊時間聽師父講法,發出堅定的一念,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要在自己所在層次做自己應該做的事,讓我身體中每一個細胞都同化大法。她同接觸到的病人講真相,勸三退。很快在醫院給判了「死刑」的情況下,帶著兩人三退名單,回到了家中。

為了多救人,她回家後不到兩個月,組織了一次老同學的聚會。過程中克服了來自方方面面的干擾,學法小組同修們幫她發正念,充份體現出了整體的作用。這次她主要以贈送去年和今年的神韻光盤為主,送給了二十四個人,每人給了兩張,一張送給他們的家人,一張送給他們的親朋好友,讓更多的人都能得福報。她給老同學仔細的講了神韻的內涵,告訴大家,這是一場震撼全球的國際一流演出,在全世界引起轟動,洪揚的是中國傳統文化,是值得每一個人都來欣賞的藝術盛宴。另外還勸三個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聚會在一片祥和中結束。

甲同修對大家的幫助深受啟發,她為師父的慈悲呵護而感動,為集體修煉環境的巨大作用而震撼,親身體驗到了組建學法小組的重要。因此,便和另一位八十歲的老同修組成了學法小組。這位老年同修不識字,從沒上過學,得法後,師父賜給了她正念,《轉法輪》全部能夠通讀下來。師父的《洪吟三》剛剛發表,甲同修便逐字逐句的教她。有一次教老同修讀第一首詩<無度>時,用了三個小時,最後這位老年同修能準確的念下來。甲同修不厭其煩的教,同時注意修自己,心性在迅速的提高,對師父的法理漸漸的更加清晰。

現在甲同修每天都在靜心學法,抓緊煉功,走出家門發放神韻光盤、真相期刊、講真相救度眾生,走在了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

通過幫助甲同修闖過病業(假相)魔難,大家深感:修煉真的是太嚴肅了!修自己真是太重要了!同時更深切的體會到:大陸情況無論多麼艱難,同修們一定要想辦法組建學法小組,開創集體修煉環境,形成向內找修自己的機制,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才能完成師尊交給的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

二、幫助乙同修,又一次體會到了向內找修自己的玄妙

我從小是一個熱心並樂於助人的人,曾在所謂的做人的「思想工作」崗位,有一定的口才,較具感召力,但常年在黨文化的毒害下,養成了誇誇其談、善於說教等陋習。修煉後我堅信,這些都能在大法中歸正!得法十七年來,恰恰就是在這次溶入集體學法環境,和幫助甲同修的過程中,使我悟到,修煉人的任何能力都是大法賜予的,我要正用這些能力;悟到了甚麼是修煉,學會了怎麼向內找修自己,怎樣做到一思一念歸正自己,也感受到了修煉的玄妙和奇特。

有了幫助甲同修的經歷,我們又先後幫助了幾位老年同修闖過病業關。這裏想再把幫助乙同修的過程寫下來,與同修們分享。

要為同修增加正面因素

學法點兒上,一位老年同修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煉初期,大家都還剛剛開始能雙盤時,她就能長時間雙盤打坐,有時打坐兩個多小時,很能吃苦。但由於脾氣不好,經常與家人爭吵。六年前出現了腦血栓、高血壓的病業假相,幾次住進了醫院,現在仍不能正常行走。但儘管身體不便,在講真相救人方面很主動,也不辭辛苦的去做。

六年的時間裏,同修們主動幫助她,交流切磋,善意提醒,經常集體長時間幫她發正念。但由於乙同修被舊勢力迫害的長期處於病業假相中走不出來,主意識不清,不知道向內找,在集體發正念時,經常魔性大發、胡言亂語,身體晃來晃去,控制不住自己。由於時間太長,大家對她的狀態都感到無奈,有時甚至很反感,認為她自己不改變別人也沒有辦法。但是出於關心和惦記,同修們見面都要問問她的情況,看到她沒有任何變化,便不客氣的帶著埋怨和指責發洩一頓。

這一次大家有了幫助甲同修的經驗,建議乙同修暫時不要到大組學法,在她家成立學法小組。因我是上班族,就和與我一起幫助甲同修的一位同修,安排在休息日到她家。大家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同修間長期積存下的怨恨,和帶給乙同修的敗壞物質,幫助同修辨別真我假我,幫助同修增強正念。

乙同修的情況變化也和甲同修一樣,剛開始一個星期狀態非常好,頭腦也清醒了,發正念身體也不晃了,走路比以前好多了。但一個多星期後,開始出現了學法坐不住,一會兒說東一會兒說西的現象,最後下地必須要拄棍,還時常來不及尿在床上,幾乎快要不能自理。本來搞的較緊張的家庭關係,變得更不祥和。她丈夫擔心她癱在床上,非要強迫她吃藥,兩人為此發生了爭吵。最後同修擰不過吃了藥,不僅如此,自己還找出了以前的藥,主動吃起來,主意識更不清醒。不到兩個星期,情況又是由好變壞。

我倆不為其所動,下班來到她家,增加了學法次數。過程中驚奇的發現:當我們心情不好,冒出不好的念頭時,她的心態就不好;當我們心態平和時,她也不急了;當我們不把埋怨、指責和不善的言行等不好的物質扔給她時,她就會樂觀平和的度過一天。

我倆開始修自己,冒出一顆心找到、抓住、修去它;又冒出一顆心找到、抓住、修去它。就這樣:找─悟─修;再找─再悟─再修。同修間只給增添正面因素,不給舊勢力造成同修之間間隔的機會。我們堅信,當我們都能夠向內找修自己,同修的狀態一定會好起來。

為常人著想,樹立大法弟子的風範

正在這時,乙同修的丈夫說下個星期週六、日要出差,家中沒人照顧,心裏很著急。我想這不正是開創環境的機會嗎?一來解決同修家中的燃眉之急,使常人看到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拉近與家人的距離。二來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學法交流,煉功人能這麼近便的在一起,一定能暴露出許多執著心,修去它。多難得的機會呀!

學法小組同修們一商量,無論自己家裏有甚麼事都先放一放,陪乙同修兩天。我便跟同修的丈夫說,您要是信任的話,我們來「照顧」她。同修的丈夫正不知如何是好,高興的說:信任信任,行行行。我們悟到:這也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一次修煉提高的機會,我們一定要珍惜好。

於是,在她丈夫出差的兩天中,我們多名大法弟子,安排好家庭生活,輪流來到乙同修家。這裏特別要說的是一位與乙同修從未見過面的大法弟子,她今年七十二歲,是一位教師,當我向她提出需要她晚上一起去,並住在乙同修家時,她二話沒說,簡單的準備好洗漱用具,就隨著大家來了,真是無私的配合,使我備受感動。

大家把這兩天做了充份的安排,先幫她把家中的環境進行了打掃,房間乾淨了,玻璃透亮了,廚房裏長期積存的油污清理了,家裏窗明几淨。同修們在乾淨整潔的房間裏,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學法、切磋交流,堅持四個整點有時多個整點發正念,啟發她學會向內找、遇事要多為別人著想,去掉自身魔性,修出清醒的主意識。

過程中,乙同修有時也會出現情緒反覆,或說話嚴重不在法上的現象,有時整體環境也會出現不正確狀態。大家都能馬上反觀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哪顆人心和執著暴露出來了。就這樣不斷用正念去掉這些敗壞的物質。在這種學法、添正念、向內找修自己的良好機制作用下,乙同修逐漸出現良好的狀態。

這裏還有過這樣感人的一幕。那是週日的上午,學法交流後,乙同修明白的一面被喚醒,她悟到,大法弟子沒有病,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和其他兩位同修就鼓勵她,讓她站起來走,為她加油。乙同修緩慢的拄著拐杖到了房廳,幾名同修鼓勵她,並背誦著師父在《洪吟二》中的〈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大家念一句她走一步,念一句她走一步。就這樣,幾分鐘之後,乙同修丟掉了拐杖,一步比一步快的走著、走著。同修們眼裏都充滿著淚水,這是大法弟子沐浴在師恩浩蕩中,興奮和感激的淚水!

兩天的時間,乙同修在丈夫回來前後判若兩人。她由很少下地,到多次扶著拐杖走;由拄著拐杖走,到甩開拐杖自己獨立行走;由去衛生間時邁上五、六寸高的台階,要踩著踏板,挪動著往上邁,到拆掉踏板,這踏板是同修丈夫前幾天特意為她搭的。同修丈夫回到家中,看到家裏環境和妻子身心的變化,非常感謝大法弟子的鼎力幫助。這時同修們只是淡淡的一笑: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在受到冤枉時,也要向內找修自己

在我身上還發生過這樣一件事。初來乙同修家時,看到屋內東西較凌亂,乙同修又沒有能力收拾。我便徵求了一下她的意見,幫她收拾起抽屜,把師父的講法,按時間順序整理了一遍。收拾完抽屜,又幫她收拾了房間和衣物,此時,並沒有注意她的感受。另外在她丈夫臨走時對我說,這兩天的飯請你幫忙做一下,菜金就放在飲水機上。我隨口答應並沒多想,因為我想這兩天熱點兒饅頭,熬點兒粥,吃飽就行了,所以沒往心裏去。幾天後,學法小組一位同修跟我說,乙同修說她丈夫留下的三百元錢找不到了,是你給她收拾房間時當垃圾給扔了。這太突然了,我是真沒想到。幾秒鐘之內,在我腦海中一連串的想法冒了出來:「哎呀,這是哪兒跟哪兒啊,這不冤枉透了嗎?我得找她去。」「不對!這絕不是她明白的一面說的。況且常人都講,人在做天在看,我是誰?修煉人!」「對!向內找修自己!這裏邊一定有我要修去的因素」。

此時,我又想起前幾天剛剛聽過明慧廣播電台的這樣一個故事,叫《受誣不辯,忍辱修德》。講到「古時常州有一位魏先生,給一人看病卻被誣陷拿了人家的銀子,而魏先生沒做任何辯解,拿出了十兩銀子給了病人。魏先生能受誣不辯,蒙受不白之冤而不動心,想的卻是誣陷他的人的病情。」魏先生只是一個常人,尚且如此,而我們是個修煉的人,難道我還不如一個常人嗎?

師尊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我靜下心來找自己。那天幫同修收拾衣物時,有著一顆表現自己的心閃過,沒有抓住它修去;儘管是在幫別人,但沒有徵求她的同意,自作主張動了人家的東西,這是黨文化毒瘤在作怪,暴露了一顆強為的心;只想到自己不考慮她人感受的私心;受到冤枉非想說說的辯解心和怕被冤枉的心。既然是錢上出問題,說明我執著錢財的利益之心還很重,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一定去掉這些敗壞物質,解體它。剎那間,我就感到了,自己的空間場晶瑩剔透。我的思想在向內找中逐步的歸正、昇華!

這一向內找,情況又發生了變化。幾天後,告訴我這件事的同修說,乙同修把錢找到了。矛盾像放入熱鍋中的冰水化了!原來,修煉就是這麼簡單呀!

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有師尊的呵護和點化,有集體修煉環境的熔煉,有同修之間的碰撞,經歷了矛盾的衝突,經受了心性的摩擦,我真的學會了向內找、修自己!

謝謝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