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把同修當作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和家人由於學法不深,雖深知大法好,但由於怕心已經基本放棄了修煉,我們舉家來到了另外一座城市,完全陷入常人之中。但是大法真的已經在自己的生命裏深深的紮下了根,在常人社會中隨波逐流時,仍然念著大法,而且經常通讀《轉法輪》。二零零五年六月一位素不相識的外地同修與我們聯繫上,我們才知道了正法的進程,才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這一切看似機緣巧合,後來才悟到是師父慈悲,看我們還有一顆向善的心,做了這樣的安排。更為幸運的是,這位老同修的女兒還是位技術同修(以下稱甲)。就這樣在這座陌生的城市裏,我們順利的盛開了一朵小花──辦起了真相資料點。

一、關於家庭資料點的一些體會

資料點建立之初遇到了很多干擾,我和家人同修對很多法理都不是很清晰,都是甲同修獨當一面,克服重重困難,默默為我們提供一切方便,甚至裝訂用的書釘都是她送來的,可同修總說是師父的安排。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是師父在看護著弟子,為我們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後來,我無意中的一個操作竟然使系統失常,甲同修不得不從新為我安裝系統,這樣我就有了學習的機會。就在這時,我被小同修用A4打印紙疊的飛機戳傷了眼睛,不停的流淚,根本無法睜開,當時看著受傷的眼睛心裏還有些不穩,同修告訴我是干擾,等我眼睛好了就教我安裝系統,並送來了有師父講法的mp3讓我聽,結果當天晚上眼睛就好了。

我很順利的學會了安裝系統,並按照同修的要求做好了筆記(在此建議學技術的同修要主動做好詳細的筆記,這是獨立運作資料點的一個保障)。後來證明,學會安裝系統,是我在技術上獨立安全運作資料點的關鍵之一。

一直以來總覺的神跡與我無關,那是精進的同修才會發生的事。現在回憶起來,其實不然。我的第一台打印機特別好使,從未出現過問題。但是有一天紅色墨水怎麼也打印不出來了,只好拿去維修(當時的修煉狀態還處於對技術的依賴較多)。經過檢測,維修人員說機器太老了修不好了,我坐在車上抱著打印機難過的想:你是證實大法的法器,就這樣結束使命了嗎?我相信打印機沒問題,結果回到家裏一試,果然一切正常了。

哥哥經常搜集電話號碼,由我來整理後用站內郵箱發給明慧,每次都很順利。但是有一次操作了近二十次都沒有成功,是干擾嗎?向內找也沒解決問題。那就改用網頁投稿吧,一打開word文檔才發現我忘記填寫區號了。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對救度眾生的事沒有慈悲心,所以不夠用心,也達不到應有的神聖狀態。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每當遇到技術上的困難非常著急又無助的時候,只要想到師父的法:「難行能行」(《轉法輪》),就會增添無限力量,信心倍增,靜下心來向內找,最後都能解決問題。其實我的法器,真的主要受我的修煉狀態影響,我精進時他們就好使,我狀態不好或者把做資料當任務完成時,法器就會出狀況。當我有怕心,或留戀動態網常人新聞時,突破網絡就不順利。現在看來,我的法器也在提醒我修煉中的不足呢。家人同修也會幫助發正念並提醒我向內找,可我總是不服氣,反而讓家人向內找。做資料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還有很強的顯示心,比如學會一樣技術,或做出了漂亮的資料,總是在心裏想像著如何向教我技術的甲同修炫耀,我今後還要努力把這個執著心完全修去。

二、修去對技術同修的依賴心

技術同修甲一直在外地,這些年我們一直獲得她的技術支持,包括為我們郵購墨水和可打印光盤等。但是今年跟她的聯繫一直不順利,後來得知她被病業干擾。我想,同修修的那麼好,自己會解決的。這種對同修崇拜的心理和依賴心(有一段時間技術上有困難時首先想到求助她,而不是向內找和求助師父)也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加重了對同修的迫害。大概在今年的六月初她的母親打來電話要我們幫助發正念,因為甲同修被迫害的已經非常虛弱,瘦的脫了相,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多麼好的同修,無私的為同修提供技術幫助,講真相勸「三退」做的那麼好,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可修煉是嚴肅的,同修說甲長期學法煉功發正念都不能保證質量,結果被舊勢力迫害的無法做三件事。當我歸正自己決定去異地幫助同修甲時,奇蹟般的立刻能與同修取得聯繫了(在此之前好長一段時間無法聯繫上同修),終於見到了甲同修。

我剛到她那的時候,還有一位乙同修在那等待甲同修幫她解決技術問題,但是甲同修的身心當時正處於痛不欲生的狀態。通過當天晚上與之交流和向內找,第二天陪她學法發正念,第三天甲同修正念很足,狀態好了很多,在電腦前坐了七個小時為乙同修解決了技術問題。從她們的談話中得知,其實乙同修在此之前有過多次向技術同修丙(據說丙同修當時也是修煉狀態不好需要調整)學習的機會,但是從沒有做過筆記,出現問題就找那位技術同修丙問,所以至今基本技術問題仍不能獨立解決。我當時在心裏抱怨乙同修,佔用了甲同修那麼寶貴的學法發正念的時間。其實我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一味的索取呢?我離開甲同修前,她同樣用了很多時間為我存了一些最新的視頻文件和工具。而且當時她還要為另外一位同修刻錄神韻光盤……

一個技術同修的修煉狀態,關係到與之聯繫的資料點的正常運作,進而影響了整體救度眾生的質量。就在技術同修最需要大量學法發正念歸正自己的時候,由於我們的依賴心加大了同修的魔難,甚麼是依賴心?不就是一顆私心和安逸心嗎?怕浪費自己的時間,怕麻煩,怕這怕那等等。希望大家珍惜這萬古機緣,精進起來,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修去對技術同修的依賴心!

三、把家人同修當作修煉人,否定舊勢力干擾

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不和睦的家庭,爭吵打鬧是家常便飯。說來慚愧,修煉後也沒有大的改觀。尤其是我們二零零五年從新走入修煉後,母親突然對父親修煉前犯的錯事舊事重提,並且經常歇斯底里的發作,因為大家都沒有正念而經常打的不可開交。我覺的心理承受已經到了極限,我就使勁打自己的耳光來發洩。

通過學法,漸漸的我們有了正念,我們認識到,是那些舊勢力有意讓我們亂起來,怕我們形成一個整體,並以此來達到毀掉我們的目地。師父說:「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大法弟子修煉中肯定會有矛盾反映出來。如果都不能向內去找,不管你是一家人,還是同修之間,都會使矛盾不斷加大,拖很長時間關也總過不去。怎麼解決?都得向內找。誰能先做到,就會使這些事情出現緩解。都能做到,就解決了。」(《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我茅塞頓開,家人同修之間發生矛盾時,不能嚴格的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看待,而是當作親人之間的矛盾,也是修煉提高的一個障礙。那我就先做到向內找吧。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其實就是放不下對家人的情,另外我還有一顆隱藏的私心,我認為母親如果不舊事重提一家人就會相安無事,所以經常怨恨和訓斥他們,沒有做到像師父說的那樣去同情她幫助她,而是向外看,執著於母親的執著。

後來,父母再發生矛盾的時候,我不再捲入其中,儘量做到不用人心用情來辨別是非,偏袒某一方,指責另一方,從而緩解了矛盾。通過學法,父親也漸漸擴大了容量,並且開始重視發正念清理邪惡對母親的操控。母親也漸漸增添了正念,明白了是邪惡的舊勢力利用了她的執著,從而達到毀掉她的目地。

這真是一個艱難的過程,這條彎路我們跌跌撞撞走的太漫長了。我們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浪費了好多寶貴的時間,耽誤了救度眾生。雖然還是不斷有矛盾出現,但是父母現在已經能夠互相配合一起發資料救度眾生了。在以後有限的日子裏唯有精進實修,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以報師父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