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緊跟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現將近期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切磋、共同提高,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 用各種方式抓緊救度更多的眾生

修煉了十四年的我,懂得了抓緊時間救人是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在這些年中,我不管買耗材、走路、坐車、還是在公共場所,不分熟人、陌生人,也不看地位高低,我都會主動打招呼,用「第一人稱」面對面的講真相,然後再給對方資料,告訴他看完後給親朋好友看,會得大福報。世人一般很樂意接受,有好幾個人要跟我學法輪功,請了《轉法輪》回去。下面我舉幾例。

1. 明真相的世人要學法輪功。

一次和一個老闆講真相,講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講中共腐敗、做惡、殺人無數,現在貴州平塘掌布鄉一巨石,裂開斷面現六個字「中國共產黨亡」,天滅中共是真言,我和你取個名字退出邪黨,能保平安。他很樂意,忙說:我也想跟你學法輪功,怎麼和你聯繫。我告訴他:明天這個時候我送《轉法輪》以及教功帶(《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給你看。第二天我把大法寶書及教功帶遞給老闆時,發現一個穿警服的人在他店門口。心想這人是不是報警了,怎麼辦呢?我請求師尊加持,賜給弟子智慧。這時想到師尊講法:「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發了一會正念,先給老闆一張神韻光盤看,又給警察一張,那警察接過光盤沒講話。我忙說:你好有福份啊,這光盤送給你了,你一定要珍惜呀。他說:謝謝了。拿著光盤高興的走了。我發一念:好好看吧,神、佛救你來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最後老闆店裏員工全部三退,老闆也反覆在看《轉法輪》。

還有一次我看見一個老人家,推著一車煤球上坡,怎麼也推不上,滿身是汗,我立即去幫他。這時看見一個女人路過,我想和她講真相,就故意對她說:美女請過來幫幫忙吧,我們一起幫這位老人把車推上去。她過來了,我就跟她講真相,勸三退,她很樂意並說:我還不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這麼善良,我看你根本不像電視裏講的那麼可怕,原來中共是栽贓、陷害法輪功,太壞了,我跟你學法輪功,要交多少錢。我說:一分錢也不要,你真心想學我教你。她很驚訝:啊!這年頭還有不要錢的,這一定是好功,我學定了。她馬上把電話號碼寫給我。現在她正在反覆看《轉法輪》,並說這書寫的太好了。這類事情我遇到過好多次。有些問路的,下雨等車的,有些偏遠的地方要等好久才有車,我都會藉機講真相,用摩托車免費送他們到達目地的。看的出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說:謝謝!謝謝了!同時我也感到師尊的慈悲、佛恩浩蕩。

2.和老師及公、檢、法、司人員等用電話講真相。

這些年我都會利用教師節和老師直接打電話勸三退,送真相賀卡,或先和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再叫學生帶真相資料給老師,說是給你們老師的禮物,或把精美的真相賀卡粘在老師的家門上,這樣效果很好,一天可退一百人左右。還有過年和公、檢、法、司等部門直接打真相電話(先和公用電話的老闆講真相勸退,再到他店裏打真相電話。若老闆不接受真相,我就不在那兒打電話。),先和他們說上幾句祝福的話,再說幫你退出黨團隊員,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會得大福報,神、佛會保祐你平平安安,身體健康。有的會說:好,謝謝了;有的會把電話掛斷;也有人說:法輪功啊,水是從上往下流,你為甚麼要把它搞成從下往上流,這怎麼可能呢?我說:太陽是從東邊升起,你為甚麼說是從西邊升起呢?為甚麼不分黑白呢?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其它國家還給我們師父褒獎,天滅中共是真的,我真心為你好,為了你自己和家人有個好未來,我幫你取名叫「有福」退掉那個黨,將來會有大福報。他說:行,謝謝了,同時祝你幸福。真為這明白真相的世人而高興。

3.放下人的觀念,挨家挨戶講真相勸三退

早幾年我不敢面對面的講真相現在我基本上都是面對面講真相,特別快過年的時候,拿些日曆、對聯、中國結、大福字(這些很受農村世人的歡迎)、真相資料等等,不管下雨還是下雪我都是這樣,挨家挨戶的去送,面對面的勸退,在家的幾乎全部三退(過年時一般在外打工的也回家了)。

有的還多要真相和護身符,說:有好多客人會來拜年,我給他們一些。有的家裏掛有毛魔頭象的,我會趕快叫他們取下來,銷毀它。告訴他們:毛某某搞運動害死好多人,它到地獄有受不完的苦,已經是地獄的鬼了,鬼和人是不可同室的,你掛在這,它會散發陰性的東西落到人身上,人就會得病,快取下來,早取早走運啊。我送你一個福字掛上,掛福得福,還能辟邪,你按上面九個字誠念,又能保平安多好啊!我這一說,大部份馬上取下來。坐車看到司機前面掛的毛魔頭像我也會要司機取下,給他掛上中國節、平安符。有些人正在吃團圓飯,我會上前問好說:大叔您好,我跟你們送福來了,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安吉祥。再一個一個的勸退,退了再送上包裝好的精美小冊子和福字,好多人樂的拉住說:在我們家一起吃團圓飯,這麼冷,已大年三十了給我們送福,你們真的太好了,太謝謝了!有時我會被世人那種真誠的謝意感動的流淚。我說:你們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是我們師父慈悲眾生,把世上的每一個人當自己的親人對待,希望我們多救人。所以我覺的再苦也是甜的,而且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二) 突破邪惡的干擾,再次建立資料點

我認識幾個原來做資料的同修,被邪惡迫害非法判刑關押幾年,現在回來兩年了,當地沒資料點,我和他們切磋,想讓他們繼續開花,他們不太願意,說萬一怎麼怎麼又被關押等等。我想借明慧一角,和有這方面想法的同修交流,用師尊的一段法共勉,師父說:「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那麼要把你拿到那個位子上去,你能達到那一點嗎?達不到。當然,我說那個佛、道不會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有這樣的境界。」(《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二零零零年,我和幾個同修在偏遠山區共同建立了資料點,開始運行很順利,久而久之產生了歡喜心、幹事心,學法煉功也沒跟上,造成有兩個同修被非法判刑,在惡警的瘋狂迫害下,被逼的把我也說出來了。對於惡警的恐嚇,我不配合,心裏請求師父加持弟子,那不是我呆的地方,救度眾生還有很多事我要去做。在師尊的呵護下,平安回到家。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明白師父所說:「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惡在害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正法形勢突飛猛進的向前發展,講真相、救度眾生需要大量的真相資料,我不能等、靠、要,要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約定,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又買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迅速的建立了資料點。做之前先學法、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干擾我上網、下載、打印資料的一切黑手、亂法爛鬼以及阻礙眾生得法、得救、了解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每一份真相資料都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從下載到打印、裝訂、分到小組,我都會發出強大的一念:眾生看吧,神佛來救你們來了,有緣人看的見,邪惡壞人永遠也看不見。學法小組的人說:這樣效果很好。我們都是面對面的發,不要的很少,也沒看見哪個丟掉。還有週刊,這幾年我們學法組都是組織一個下午看完,然後再給另外的小組,這樣節約了資金,也給一些不想看週刊的同修提供了機會。一次有位同修說:學法組就是學法,為甚麼要看週刊?我問她:如果哪個地方開一天法會,你去不去?去呀。對,你想這是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還有重要時事。再說有時拿回家,這本沒看完,那本又來了時間一長堆在家裏一大堆。她明白了。一次讀週刊時,師尊點化她,讓她看到裏面的字金光閃閃的。

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來自師尊,來自大法,在做的過程中還出現過很多很多的神奇事,由於時間和篇幅所限,不能一一複述。在此特別感謝師尊的時時呵護,感謝教過我技術的同修和跟我配合的同修,能讓這資料點順利運行已達七年了。我們還要順利的堅持到最後,不辜負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發揮所有法器的作用,救度更多的眾生。

(三)放下自我,協調配合形成整體

作為一個協調人,就得在做協調工作中修好自己。師父早就講過這個法:「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工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我們地區協調人在協調配合中,最突出的一點是執著於自我(包括我在內)。回想我們當地的協調工作,離師尊的要求相差很遠,遇到不同意見或矛盾,沒做到放下自我,從整體出發,互相補充圓容,而是堅持自己、證實自己,還有爭鬥心、顯示心、怕被別人說的心等等。所以本地這幾年協調工作一直沒跟上來,協調人又怕自己承擔責任,不想有壓力,慢慢有些懈怠。

通過學法,我堅定了正念,我必須面對這一切,必須過好這一關。也明白了協調不是工作是修煉,是大法覺者的責任,要時時以法為師,以法為大,想的是師父所要的,想的是眾生,想的是同修,想的是整體。要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把他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我就和幾個同修切磋,我們是否形成整體營救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先找到同修家屬和他一起去到「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要人,家屬說沒用、不想去。我們就決定先發一段時間的正念。

我們每星期日下午二點至五點長時間發正念解體北京和本地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干擾正法的亂神。星期一上午分別到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司和市政府附近發正念講真相,星期四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看守所發正念,回家的路上以問路的形式,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這樣堅持了一段時間。同修們認為這樣效果好,你帶他,他帶你,最後十多年一直沒走出來的同修也都走出來了,從不敢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的,看到我們面對面勸退,給真相資料,他們也跟著做了,多的每次可以勸退四十人左右,少的也可勸退幾人,出去的人從開始的幾個到現在幾十個。因為參與的同修較多,為了安全,去看守所發正念分為了星期一至星期五五天進行,每天都有人去,這樣也是不給邪惡喘息的機會,更是圓容師父所要的。師父說:「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做握拳的手勢)你說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做五指分散的手勢,指每個手指)這沒勁兒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們得有一個規劃,得有一個安排,協調好,互相之間配合好。」(《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通過這次整體的配合,我看到同修好多好多的閃光點,感到同修一個個都那麼好,那麼珍貴。我應該多一些理解和寬容,善意的對待自己的同修,不應該總是用自己的想法衡量要求別人。由於自己的觀念有了轉變,和不同意見同修的交流也增多了,同修有甚麼困難我就去關心、幫助。我變,同修也在變,彼此間減少了隔閡,增多了理解和信任。也敬請同修多多指點幫助我,我會無條件的向內找,以更好的發揮協調配合在證實法中的作用,形成強大的整體,把我們各自所在地區的證實法、救度眾生三件事做的更好,不辜負慈悲偉大師尊苦度,跟師尊圓滿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