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體會「修在自己 功在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九八年得法的弟子,二零零一年中共邪黨導演了自焚偽案,全家人受偽案影響,對我施加了壓力,由於我修的也不精進,漸漸脫離了大法。2008年5月中旬的一天,偶遇過去認識的一位老同修,她問我還修嗎?我無言以對。她接著說:「去我家吧!」然後給了我幾本《明慧週刊》,我含著熱淚,如飢似渴地把這幾本《明慧週刊》全部看完,同修們救度眾生的事蹟深深感動了我,師父也再一次把迷失在人間泥潭的我,領上回家的航船。由此我也知道了可以通過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自由門登陸我們自己的明慧網。

自知道「自由門」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網上搜索該軟件,搜索了兩天一無所獲,便詢問一些網友,他們都說不知道。到了第三天,我在心裏默默地想:「師父呀,我掉隊已經掉得太遠了,我得能上明慧網呀!師父幫幫我吧!」想完之後又繼續搜索,奇蹟出現了,居然看見一條網絡硬盤裏面存放了自由門的信息,我終於獲得了自由門軟件!在打開動態網的那一瞬間,我心裏的那份激動真是無法表達。後來在跟網上同修談及此事時,人人都覺得神奇。我說我在此事上真正體會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自此以後,除了工作之外,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了學法、煉功、救度眾生上。針對眾生都不清楚有破網軟件的情況,我利用郵箱向世人大量發送自由門破網軟件,並建立了一些公共郵箱,把真相資料及破網軟件放入郵箱,用多種方式向世人推薦使用方法。世人進入郵箱下載資料及軟件的數量還是相當可觀的。

我是一名歷史教師,除了在教學、生活中有地放矢的引導學生明白真相外,還注意收集所任班級學生家長的電話,用其它方式讓學生家長也明白真相。作為班主任,在關心學生的同時,也注重同家長的聯繫,在一次聯繫中,知道了一個才來到我班上的學生,家庭狀況相當不好,父親幾年前已經去世,母親又是重病纏身,每天靠藥物維繫生命,學生的壓力很大,心思不在學習上,整天考慮的就是如何去承擔起家庭的責任。了解這一情況後,我就在心裏思考,採用家訪的形式去幫助她們吧。於是我找學生商量,週末騎自行車去她家玩,問她是否歡迎,她聽了非常高興。到了週末,我一大早起來,天氣陰沉下來了,四月的天氣偶帶一絲涼意,學生打電話來說:不騎車了,太冷了,坐車去算了,騎自行車太遠,很辛苦的(40里左右的路程)。我打算騎自行車出去,是想著便於發放資料,在學生的堅持下,只得同意坐車,但我仍然帶上了準備好的真相資料。到了車站,我驚呆了,這學生把原來在我班上的另外兩名男生也叫上,還有她的一位同鄉同學,沒等我開口,那倆男生就說:「老師,我們聽說你要去她家玩,想跟你一起去呢!」我笑著說:「好呀!」我們一同乘上了下鄉的小客車。下車後,離這個學生家還有10里左右的路程需要步行。我們行進在小道上,我把隨身帶的相機給了學生,建議他們邊走邊照相。學生拿著相機,一路開心地玩著、照著。我走在後面,就在合適的路口、田間、果樹上放上真相資料,等到了學生家時,隨身帶的幾十份資料也發的差不多了。

到學生家後不一會兒,幾個孩子要上街去買菜,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在安排我向學生家長講真相的時間。學生走後,我就開始向學生家長講述大法的美好,家長說:「老師,就憑孩子平時對你的評價和你對孩子們的關心和愛護,就憑你這麼年輕,氣色那麼好,你說的我全都信(因我比她大好幾歲,但初見我那一瞬間,她卻認為我是她孩子的同學,她問孩子,你們老師呢?學生全都笑了)。等我跟學生家長講完真相,她也同意退出邪黨的團隊組織,並把家裏的毛像等邪靈物品也清除了。在清除時,學生們回來了。我們一邊做飯,一邊看著神韻晚會光盤,那種幸福真是沒辦法形容。下午臨走時,我把我的MP3留給了學生家長,讓她天天聽師父的講法,晚上或沒事時,可時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一天,我穿高跟鞋一共走了六個多小時的山路,但卻一點都沒有勞累的感覺。再一次讓我體會到真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讓我時時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我跟她通了一個電話,問她現在怎麼樣,她說:自那天我去過後,她的身體慢慢地就好起來了,終於擺脫了藥罐子的束縛,全身輕鬆,面色紅潤。由於她是遠近聞名的病號,鄉親們看到她身體的變化,都紛紛上門討尋健康的秘方,她就告訴鄉親們:只要做一個善良的人,並天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平安、健康的。從這件事情上,讓我又一次感受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時時都在師父的慈悲照看之中。

在不久前的一天,一個學生給我發來一條信息,說他們班上某某同學的孩子得了絕症,想發動全班向這位同學伸出援助之手,問我是否可以,接到信息後,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點化我,要通過救下這個學生的孩子,讓這個班的學生得救,從而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因這些學生現在大多數是教師,分布在全市十個縣區的城鄉中小學校)。這學生距我住的地方有300公里左右,中途還得轉車,我回信問清該學生的情況後,就利用週末的時間去看望他們。在轉乘客車的途中,我坐在一位中年女士的身旁,因她在車上只顧睡覺,我也不便打擾,只是一路對全車人發正念,並時時注意記下途中小鎮上一些招牌上的電話號碼,以備將來講真相用。上車快一個小時時,孩子給我打來電話,因車裏雜音大,我把手機話筒打開,孩子說話的聲音旁邊的人也能聽的一清二楚。

打完電話,這女士就跟我搭話了,問我你是X地的?我說:是的。那女士說:但我看你不像呀,那兒的人皮膚都特別不好,而且還有黑斑,你的氣色、膚色都很好,那你到我們這兒做甚麼呢?我告訴她,來看望一個學生的孩子。「你真讓我感動,作為老師,學生的孩子生病了,還那麼大老遠的跑來看,剛才聽了你和你孩子的通話,對我觸動就夠大的了,你們母女間的那種平和、那種融洽讓我無以言表,是一般人達不到的」。於是她就講起她和自己孩子的隔閡,簡直無法溝通,也總是逢人就說自己的孩子不聽話,越說孩子就越跟她反著幹,甚麼辦法都想盡,仍難以奏效。我於是從包中拿出一張護身符給她,並告訴她天天靜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找自己的不足,坦誠的跟孩子交談,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孩子,試著去理解關心孩子,這種情形會改變的,你們母女的關係會改善的。

她激動的掏錢包,說是要給我錢,我告訴她我不收你一分錢,我們相遇是緣份,只要你們能幸福,我會為你們高興。她淚水奪眶而出,說到:「我是哪世修來的福份,會遇到你這麼好的人」。我說這是緣份,隨緣吧,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把福音告訴你的家人、孩子和親朋好友,讓他們跟你一起分享這種福音,剛說完這句話,她卻說她到家了,要下車了,下車後仍回頭對我說,她會按我說的去做。這正如師父所說:「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的流淚。」(《新加坡法會講法》)

從這事可以看出,只要我真心為他人好,救度眾生的事也容易多了;只要我們有救人的心,師父也就會把有緣的人安排到我們跟前,並幫助我們把救人的事做到盡善盡美。

到了那個縣城,另外的十來個學生早已聚齊,在飯店恭候著了。吃完飯,我提出要去看看孩子,便跟學生一同前往他家,一路上我就開始給他講著大法的美好。見了孩子,孩子坐在躺椅上,我對孩子說,我是你爸爸媽媽的老師,你就叫我姑姑吧,孩子點點頭,露出了微笑。我從包裏拿出我準備好的MP5對孩子說,姑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可以在這上面看小電影,並把存在上面的神韻晚會放給孩子看,看得出孩子很高興,然後又告訴孩子,可以聽音樂(大法歌曲和師父講法),還可以把它當作書來看,裏面有許多姑姑給你準備的電子書內容,看不清時,可以讓爸爸教你背誦。如果沒有精力看、聽時,還可以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拿出護身符給孩子)。這些都能使你開心起來的!並告訴孩子,要很快恢復健康,還得退出少先隊。於是我就從《西遊記》中妖魔禍亂人間的故事給他講起,再說到中共讓中國人加入它的黨團隊組織,其目地就是要禍害人類,禍害中國人,加入它的組織的人,要麼讓你變壞,為它所用,如果是善良人,它就讓你遭災,不得平安,並把一本《七彩橋》的小冊子遞給了孩子,讓他看那篇《斬斷索命繩》的文章。看完後,我問孩子願意退出嗎?一家三口都同意用真名退出邪惡的一切組織。

孩子的父親激動的說:老師,幾天前,我和孩子都測了字,算了命,測字的人讓我們別太著急,說很快會有貴人來幫助我們,真沒想到,這麼快你就把這麼好的福音送來了,畢業這麼多年,你還那麼遠的來看我們一家,我們太感動了。我說:既然你們算命都說有貴人相助,那就是我師父看到了你們一家人都那麼善良,不願丟下你們,要救度你們吧!你就好好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吧!他連聲說:謝謝!謝謝師父!

我把自焚真相等小冊子、神韻晚會光盤送給了他,並告訴他,要天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間就陪孩子看神韻晚會光盤,教孩子背《洪吟》,希望他把福音傳給更多的親朋、好友和世人。臨走時,我給了孩子一千元錢,孩子的父親說甚麼都不接受,我說:給孩子買點他喜歡吃的東西吧!我這次下來,也不僅僅是為了給你們幾個錢,如果說僅僅是為了在經濟能給你一點點的幫助,我可以把錢打在其他同學的賬號上,讓他們轉給你的,在經濟上老師只能是表示一點心意而已,這次下來的主要目地是要把大法的福音告訴你們及更多的世人,讓許許多多像你們一樣善良的人也得到福報。他送我走出家門時,感動地說:老師,你說的我都記下了,我會照你說的去做。

晚上住在賓館裏,又對另外的學生講了大法的美好及真相。在回來的途中,一直向一位隨我同去的學生講著真相,已經到站了,他還不想離去,建議到街上用完餐再各自回家,用完餐後,他又問走路還是打的回家,我明白他的意思,他還沒聽夠我說的真相,我說那就走路吧,就這樣我同他從下午四點左右一直講到晚上十一點多鐘,講到我住地,他也明白了真相(他是教初中政治的老師),並表示要讓他的親朋好友都知道大法的美好,我也送了他神韻晚會光盤和小冊子,並告訴要正確引導學生認識法輪功。他的得救,能使眾多的學生不受毒害。在此,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通過這一年多的救度眾生、證實法的經歷,我深深體會到,作為一個教師,我們應該好好把握機會,利用學生對我們的信任,抓緊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因為學生在接受來自老師傳來的福音時,他們不會帶有排斥、懷疑的心裏,從而省去判斷這事是不是真的這一複雜的心裏鬥爭的程序,所以對老師講的真相會一聽就相信,就能得到救度。我從中深深體會到,只要我們心存救人的念頭、願望,用最純淨的心態去做,師父甚麼都能幫我們。

個人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