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點滴做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很偶然的一次機會見一位老同事在看《轉法輪》,她便推薦給了我,第一次捧讀就愛不釋手。此生此世得法的我感到了無比的幸福,原本對當今污穢的社會環境早已感到了世態炎涼,是大法至高至純、至真至善的法理喚醒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得法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正常的工作、家務都做好後,就是學法煉功,定時參加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到煉功點煉功,身體的病灶接連推出,消業中堅定信念,最終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每天都能精神百倍的做著一切,日子感到從沒有過的充實,身心也感到從沒有過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瘋狂迫害後,周圍的環境惡變,心中雖知大法美好,但總感無能為力,沒能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師尊的法也被存放到所謂安全的地方,走過了較長一段時間的彎路,心性漸漸的降到了常人的層次,病業又回到了身上。常常回憶從前修煉的時光多麼美好,但卻無所寄託,每天又稀裏糊塗的過上了常人的生活。

二零零六年秋,就在我茫然不知所向的時候,周圍的同修找到了我,帶著一顆純淨、善良、慈悲的心送來了真相資料和師尊新的講法。捧著這些避開多少耳目、輾轉多少雙手、歷經多遠路途得來不易的資料,心中再次有了希望,是同修用只有大法弟子才有的真誠幫我回到修煉這條回家的路上。我由衷的感謝師尊!感謝大法!感謝同修!

當我從新捧出東藏西放的《轉法輪》時,心情已是難以言表,悔恨自己的不爭氣,焦急自己已落的太遠,家中的環境也不再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樣子。由於受邪黨文化的毒害和媒體的造謠,原本性情溫和的丈夫一反常態,從不跟我較勁的他卻瘋狂叫囂。

我悟到這是我從新修煉的考驗和要過的關,如果是在以往,我早已無法忍讓,而且會比他強硬三分,正念中我告誡他不可褻瀆大法,是大法讓我同化「真、善、忍」,是大法讓人道德回升,是大法拯救著好人。無奈中他一次比一次敗勢,最後放棄了對我的看管,但我知道他並沒有真正明白。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個月後,身體已再次被淨化下來,整個人精神煥發,幹多少活,走多遠路都沒有累的感覺,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感覺。我知道是慈悲的師尊仍然沒有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更須精進。

漸漸的從我身心的變化上,家人也不得不默認,丈夫一改從前的態度。在修煉的路上我感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就在這同時我已意識學法的重要,我開始背法。開始時背的很慢,而且精力不集中,發正念、向內找後,背的越來越順暢了,每天做家務的時間充份利用,做飯搞衛生的時候,我都是一邊幹活一邊背法,這樣不知不覺中,每天都能背上幾頁,而且早、中、晚的家務也做的井然有序。

有一次中午下班回家,忙著去做飯了,猛然想起還沒有打開書背法,早晨背的段落還有兩句沒背下來呢。這樣想著,趕快放下手中的活去翻開書,當打開書時,一股熱流從頭通透雙臂到手,頓時我激動的熱淚湧出,千言萬語一句話:師恩浩蕩!師尊是多麼的慈悲偉大,而我又是多麼的渺小,我沒有任何理由不精進實修,得法已是緣,得法更是福,今生今世修煉大法簡直太幸運了!

由於在我身上再現了大法的神奇,我的親人大都回到修煉的路上。老人健康得福,兒孫晚輩也都向著更好做起,我們全家人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我兒子由反對到現在也能抽出學習的空餘時間隨我背《洪吟》,各方面都做的越來越好。調皮好動的姪子隨大人修煉後,老師都誇他像變了個孩子,學習刻苦了,認真了,懂事了。以前,家人誰都怕老師找,擔心孩子惹事,現在遇見老師大多是誇讚了。法能改變人,法能圓容一切。

在做三件事方面,開始時我怕心很重。陌生人從不敢講,遠一點兒的親朋也講不到位,有時碰到一個人沒有被救,心中十分懊喪,幾天心中放不下,為之可惜。反思自己,我悟到是不精進,慈悲心不夠,怕心所致才講的不明。師尊不願落下每一個弟子,連特務都度,一再推遲著正法結束的時間,作為大法弟子沒有理由不去救人,否則哪裏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

於是,我利用家住菜市場附近的便利條件,每天早晨抽出半小時時間,借買菜為由,對熟悉的人直接講,講天安門真相,講媒體騙人,講大法神奇,而且以自己為例證,明白真相的人再送給真相護身符。對於有些年紀大的、文化淺的,講天災人禍,現世現報的因緣關係,這樣也能講通。對在人多地方的陌生菜農,就用一元的真相紙幣去買菜,而且是少買、勤買、多樣買、換主買,這樣下來,每天只要走出去,都有被救的人,每天都有著新的收穫。當別人從手中接過送去的護身符,那種渴求的眼光,感激的話語送來時,我更為他們的得救而高興。

當然,和修得好的同修相比,我做的遠遠不夠,但在修煉路上我會永遠以法為師,時時刻刻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從點點滴滴做起,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精進實修,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