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趕上了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弟子,這一年多的修煉歷程,自己受益匪淺,身心巨變,對師尊的感激無法用語言表達,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

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剛得法的弟子啊,太幸運了。你知道你走進來的是甚麼樣的群體嗎?他們經過了嚴酷的考驗走到今天。當然這個迫害還沒有結束,畢竟沒有那麼多邪惡了,沒那麼猖獗了,壓力沒那麼大了。但是不會因為你才走進來,修煉的標準對你會降低,所以在修煉當中一定要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同時哪,救度眾生,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要想做好這些事哪,就要學好法。努力的學法,就會跟上正法進程,就會堂堂正正的成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

我知道自己是全宇宙最幸運的生命,在宇宙正法最後的時期,我趕上了助師正法。

一、得法與修煉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丈夫經同事幫助請到寶書《轉法輪》,從此走上修煉的道路。我那時也看過書,偶爾也和他一起煉煉功,但可能緣份未到吧,並沒有真正走入修煉。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雖然知道大法好、大法正,卻由於怕邪黨的迫害,不但自己沒有堅持學法,還反過來對丈夫堅修大法起到了很多不好的作用。

直到二零零七年底,丈夫給我看了一段視頻,講的是對今天社會的預言,我很震撼。現在社會的道德敗壞,世風日下,人心無善念,自己深有體會,真的感覺現在的人已經不配叫人了。加之近十年來,丈夫言行對我起著潛移默化的作用,我也已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所以不久,我開始找到丈夫保存的寶書《轉法輪》,如飢似渴的學起來,幾天之內,我就看了三遍。我記的自己好幾次淚流滿面,因為這次我讀懂了,我得法了,我向師父保證:一定不會讓師父失望的,我一定精進實修,圓滿跟師父回家。

由於自己得法晚,心裏著急,總想快點趕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白天上班在單位不能學法,晚上回到家,一有時間我就如飢似渴的看書學法,師父在世界各地講法的經文,我一篇都不想落下,越學越愛學,越學心裏越亮堂。我很快就強烈的感覺到師父在幫我調整身體,身體各個部位感覺到許許多多的法輪在旋轉,在煉功時也能感覺到法輪在轉,非常美妙。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轉法輪》)得法後,我真覺的自己的世界觀都變了。在生活和工作中,我時時以一個真正的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做一個好人。在工作中不挑不揀,在利益面前不和同事計較,生活中關心別人,時時提醒自己去掉為私的本性,多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問題。雖然有時也不是做的很好,可是只要自己覺察到了,一定改正。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我不僅僅要做一個好人,還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同化宇宙特性,做一個真正的得道者。

在家裏、在單位,都會時時遇到考驗心性、過關的事,開始時,我還不會向內找,尤其在單位開始給同事講真相勸三退時,有的人很容易就明白了,我在為生命得救高興的同時,可能就會生出歡喜心、顯示心,回到家和丈夫講時還沾沾自喜,有時他提醒我講真相存在的不足時,心裏還會不高興,卻不知道是觸及了自己求名的心,覺的自己行,想聽誇獎。有的同事受邪黨毒害很深,黨文化很重,我在講真相時慈悲心不夠,就覺的自己有理,不知不覺的起了爭鬥心,結果人沒救了,自己還氣的不行。不論在家裏還是在單位,和人發生矛盾時,總是看到人家的缺點,雖然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沒和人家計較,但是總覺的自己比他們做的好,卻不知道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

一次在和同修交流中,一直在聽同修講向內找,講在矛盾中找到自己的執著心,認清那不是自己,去掉它。我突然明白了,這是師父對我的點化。其實師父在講法中一直在講,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都是自己沒有認識到。「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隨著不斷的學法,對照法的標準,認識自己的不足,心性也在不斷提高。

二、考驗

剛得法不久,一次和弟弟一起回老家。在家裏與弟弟講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時,被父親聽見了,立刻暴跳如雷。因為我丈夫曾被邪黨抓進看守所迫害,家人跟著吃了不少苦,現在我又這樣,父親接受不了,堅決反對我修煉。那時我對家人講真相還做的不好,但是我想不要再讓他們說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這樣罪就太大了,我就平和的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丈夫身上體現出的神奇,邪黨的惡,灌輸給人的都是誣陷造謠。父親因為我堅持,飯都不吃了,在床上躺著嘔氣。這是第一次考驗我對法堅定不堅定的吧,我心裏知道任何人都不會讓我離開法的,因為法已溶入了我的生命,比我的生命還重要。但在當時的情況下如何證實法?自己並沒有做好。

後來隨著自己修煉提高,慈悲的對待家人,通過自己身心的變化展現大法神奇,不斷的破除邪黨的邪惡宣傳。現在妹妹也走進了大法,媽媽每天誠念大法好,多年的高血壓和糖尿病都不需要吃藥了,全家身體健康。

去年奧運前,邪黨綁架了我們地區許多大法弟子,丈夫擔心我會害怕,我說我不怕,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甚麼都動搖不了我。我們仍然每天學法煉功,講真相做三退。一天,惡警以了解情況為由,綁架了我丈夫。我正好在家,聽到樓下的吵鬧聲,看到丈夫被強行帶走,那一刻我是心慌,但不是害怕,我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邪惡,不許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然後把經書和真相光盤收拾好放到了安全的地方,就下樓給那些被邪惡控制的警察講真相。邪惡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心驚膽寒,那些警察拿著搜查證也沒有敢對我們非法抄家。警察走後,我還從容的給來家送東西的同事和來安慰我的鄰居講真相、勸三退,使他們更加認清了邪黨的邪惡,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精進要旨二》〈我的一點感想〉)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有甚麼可以使我害怕呢?後來丈夫在自己的正念和師父的呵護下,很快回家了。又一次見證了師父的慈悲,以及大法弟子信師信法的正念。

三、助師正法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場迫害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安排的,師父是不承認的,是強加於我們的。舊勢力是在以考驗大法弟子為名,干擾師父正法,我們也不應當消極承受,大法弟子在這個歷史時期,就要在世間助師正法。作為大法弟子今天就要做好三件事,在世間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今天要走的路,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整點發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清理自己,清除邪惡,救度眾生。

剛開始講真相時,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做,還有些不敢開口,就先從同學開始吧。我同學和我是同事,但不在一個部門。一次碰面,我鼓足勇氣給他講「善惡有報」的天理,講邪黨如何壞,好多人都在三退,為了自己不和它一起遭報趕快退出吧。一定是師父在幫我,給我信心,他聽完了很痛快的就退出了邪黨組織。那一天我真的很高興,不但為一個生命得救而高興,也為自己邁出了這一步而高興。

從此我只要有機會就給人講真相,剛開始給熟人講,主要是同學,同事,朋友,女兒同學的家長等,利用自己工作的優勢,勸三退很容易,絕大多數人都能明白真相,退出黨團隊組織,工作中每次要和人打交道時,都先要發正念,希望有機會給他講真相,讓更多的人得救。慢慢的也能和陌生人講了,和一些偶然碰到的有緣人面對面講真相時,也需要克服自己的怕心、顧慮心、爭鬥心等等,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我去掉各種執著心,修煉提高的過程。

我上班時間長,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時間很有限,自己想利用其它方式證實法,救度眾生,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但因客觀原因,接觸同修少,沒有資料來源。在明慧網上,經常看到同修克服各種困難,建立家庭資料點,使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更利於救度眾生,我也想利用自己的優勢(懂電腦),建立自己的小資料點。和丈夫商量後,我們買來了打印機,自己做資料,自己發。開始時,從明慧網下載勸善信,打印後,寄給外地的親戚、朋友、同學,以後又從網上查地址,寄給那些迫害者或有緣人。後來又利用晚上時間自己就在小區發。今年初得到一套神韻晚會的光盤,我和女兒連看了兩遍,被晚會的純善純美打動,希望讓更多的人看到,肅清邪惡誣陷大法給世人腦中留下的毒害,我於是買來光盤,自己刻錄,在小區發。

在做事的過程中,由於心性問題也遇到很多干擾。一次,打印過程中打印機一會卡紙,一會又出現打印機故障無法打印,當時我一味的想解決打印機問題,沒有找自己,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怎麼也解決不了,心裏很著急,「哎呀,多耽誤時間啊,我還想快打完學法呢。」這時我突然悟到,這不是私嗎,我是在做救度眾生的事,哪能當作完成任務一樣圖快呢,每一封信都能使一個生命得救,只想快做完,卻沒有認識到他的神聖,心裏想的是自己,師父不是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大覺嗎?我趕緊發正念解體自己思想中為私為己的物質,解體自己空間場一切干擾我救度眾生的因素。真神奇,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打印機馬上又能好好的工作了,這更讓我認識到向內找的重要。

今年「七﹒二零」前,我和丈夫去發資料時,被單位派來監視的人跟蹤,丈夫被軟禁,我自己不斷地發正念解體一切迫害我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否定邪惡的迫害,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這段時間,覺的正法到了最後了,自己是新學員,總怕跟不上正法進程,心裏著急,做資料時,心裏不夠純淨。而且和丈夫的配合不夠,沒有完全做到互相圓容,使邪惡鑽了空子。

周圍的同修聽到消息後整體配合,不間斷的發正念,同時和我切磋法理,找到不足,破除邪惡,提高認識。我們在法理上整體提高後,形勢馬上就變了,通過對惡魔講真相,同時使丈夫所在單位領導明白了真相,丈夫很快回來了。通過這件事,我更加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中歸正,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遇事向內找,以及整體配合的力量。

四、帶好小弟子

我得法後,經常和女兒講大法的美好,和她一起看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尤其是一些小弟子寫的心得體會,慢慢的她也偶爾看書。一次,她的手出了好多小紅斑,她說同學中也有出的,那同學吃了好幾天藥了也沒好,我說:「咱們先不吃藥,咱們求師父幫助,你就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行嗎?」女兒點頭答應。第二天起床後,女兒高興地給我看,她的手全好了。從此女兒再也沒有吃過藥,身體很好,有時感冒咳嗽,她就念大法好,還告訴老姨家的小弟弟念呢。

我做真相資料時,女兒也在一邊幫忙,粘信封,寫地址,做的很認真。今年暑假,她主動要求學法,和我們一起學《轉法輪》,而且有板有眼的發正念,一次晚上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她睡著了,沒叫她,她還不高興呢。

師父在《在濟南講法答疑》中講過:「我看到我們煉功的小孩,很多都是有來頭的」。帶好小弟子,也是我們的責任。現在女兒的學習很忙,學法時間很少,但只要有時間我就招呼她學法,丈夫戲稱我是家裏的「輔導員」。

修煉這一年多來,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事,甚至好多時候看不到自己的提高,但我知道再沒甚麼能使我和大法分開!感謝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給我這次機會,在此我能表達自己的心聲: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給與我幫助的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