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中的一個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在大法中,我看見了自己的渺小;在整個世界70億人口中,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我感到無比幸運;在全中國13億人口中,我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邪惡中共打壓下正念闖過來,感到欣慰。

一、建立當地資料點

我是04年下半年才接觸資料點的,剛剛從邪惡的勞教所回來後,我告誡自己,需先穩下心來學法,被迫害的兩年沒有學法,感到如同一塊貧瘠的土地,需要立刻在大法中去耕耘去補充營養。幾個月的時間,身邊的同修等的著急了(因為我在以前就是這個地區做協調的),紛紛來找我,說我光修自己了,不管別人了。

那幾天我就在想,我能上網就好了,就不用外地同修給送資料了,我就這樣一想,也許是師父看見我已經可以做這件事了,所以就給我安排了,使這個小小的願望不久得以實現。

一天外地一流離失所的女同修(我被勞教之前我們曾在一起證實法),聽說我已回家,就從外地急忙趕來見我,見面那一刻的親切勁如同久別的親人,她早已知道我沒有向邪惡妥協,她說她很高興,讓我寫出揭露邪惡勞教所的以及自己被迫害的文章。當時大紀元網站已經在做三退之事,然而我那天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並隨即退了團和隊。交流的過程中我更加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同修比,我已經在證實法的路上落的很遠了,我必須馬上迎頭趕上,不能拖後腿。我對此同修說自己想上網,想解決這塊的資料問題。

沒過幾天,我們當地的一流離失所的男同修就給我送來了一個二手筆記本電腦,教會我上網,並協調好我和當地的同修合作。我負責上網下載,同修負責打印,就這樣我們當地第一個資料點建成了,也為幾年來供給我們資料的同修減輕了一點點負擔。

最初是用電話線上網,很不方便,我曾經去過好幾個有電話的親戚家上網,再加上我還不大熟悉的緣故,所以那段時間感覺「星期五」來的太快了,因為每個星期五我得去下載週刊、小冊子,再加上有怕心,總感覺心裏有些壓力。但那時最高興的事也莫過於把週刊下載下來了,每次成功下載後,緊緊抱著心愛的筆記本電腦回家時都非常高興,在心裏說:沒有比這件事讓我再高興的了。然而我平生最高興的事要數第一次下載下來師父的新講法,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激動,就想趕快送去打印,讓所有的同修都能儘快的拜讀。那天晚上還下著大雪,地上的積雪已近20公分厚,我可顧不了這些,那一刻我沒有任何猶豫,推著自行車就向同修家走去,騎一會兒走一會兒,渾身熱乎乎的。行於茫茫的天地之間,此時誰能了解一個正法修煉者內心的喜悅?

回來後我的棉鞋卻一點也沒有濕。因為我們做的是超越常人的事,所以一切也都是超常的,這樣的殊勝與美好也只有大法弟子親身才能體會的到。

二、遍地開花

我和同修合作的一直很默契,慢慢走向了成熟,我也由電話線上網改為了使用手機上網,這樣就方便多了,後來我接觸了一個外地做協調工作的同修,他給了我一個無線上網卡,使我的上網下載技術如虎添翼。一切也都在師父的安排下有序的進行著,我和同修都想到要使當地遍地開花,跟上師父法中的要求,我們首先自己獨立運行,這樣我們當地就由一朵花變為了兩朵花。

那天同修通知我去他家拿打印機,我拎著一個旅行箱坐車來同修家取打印機,來的時候很輕鬆,因為拎的是空箱子,回去的時候,我在路邊等車,沒有來時的輕鬆了,自己知道是怕心在作怪,心裏不停的念正法口訣,穩住心。不一會兒倒覺的自己好可笑,有甚麼怕的,拎的真是炸藥的話還值的怕,打印機有那麼可怕嗎?自己究竟怕甚麼呢?其實是自己不正常了,假如自己不修煉,抱著打印機都不會怕,為甚麼修煉的人拿著就有怕呢?其實把修煉和被迫害聯繫在一起了,「求就是執著」「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轉法輪》)這不是自己在求被迫害嗎?其實很多時候是自己人心招來的,當時悟到了這層法理,所以那個怕的因素也就不存在了,怕心也就蕩然無存了。

打印機是拿回來了,可自己不會用啊,當時也未請教同修,證實法救人這件事刻不容緩。就在第二天的中午一個300里地以外的同修就被師父安排趕來教我了。我和這位同修是在一次做常人的工作時認識的,那時我是她的一個客戶,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她說自己是一個不精進的弟子,父母都修煉,來我這兒就想做完我這個客戶就不做了,這個工作常常外出太不適合了,應該好好多學學法了,不然修煉的機緣就失去了。我們那幾天一直在法上圍繞怎樣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交流,使她更加清楚自己應該怎麼去做。這次她說多虧那次交流,她回到家就建立了資料點,我真為她高興。一晃有半年的光景,她說她今天就想來我這兒,好像我這有事需要她來,我甚麼都明白了,對她說:「師父讓你來的,你能不來嗎?昨天拿來一個打印機卻不會用,今天師父就派你來教我了」,說完我倆都幸福的笑了。因為她所在的是大城市,所以在以後的買耗材上給我提供了很多方便。

在我們不斷的成熟中,我又在當地幫助同修建立起了多個資料點,我們單線聯繫,穩步的走過了好幾個年頭。

三、靜心學法,柳暗花明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一起做資料,有一個連供的打印機是她剛剛從外地同修那取來的,墨水的五個通水管是被卡住的,這樣才不會在運輸過程中導致進氣。我那天拿出來就幹活,忘記把卡墨水的卡子推上去了,所以打印沒幾張就有堵頭的現象出現,這時同修過來說:「人家用時好好的,怎麼這樣了?」

她清洗了一遍,還是不行,就很老練的查看墨盒,一看是卡子的事,就反問我為啥不把卡子推上去?再一看我幹活還是用「標準」設置在打印,就帶有指責的口氣說:「怎麼用『標準』不用『快速』?」那一刻她站在我旁邊就像在訓斥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我當時一句話也沒說,但心中卻像有個東西堵在那一樣不舒服。接著幹活吧,打印出的東西卻表現出一會兒堵頭,一會兒又不堵頭的現象出現,反覆清洗也不行,其實自己心裏還為剛才同修突如其來的指責不能釋懷。這時另一位一直在旁邊幹活的同修笑著說:「被別人說了,心裏不舒服,面子上放不下,心堵的慌是吧?」

他的這句話使我豁然明白了,不是打印機的事,是自己的心放不下,愛面子、不讓人說的常人之心沒去掉,打印機就像鏡子一樣,照到此心,表現出來給我看。為何不去掉修上來啊!多好的提高機會啊!就這麼一想不要它,讓我堵的是執著是觀念,不是我,讓它死。真念一動,就覺的堵在我心口的那個不好的東西瞬間就消失了,那一刻我輕鬆的笑了,打印機也正常工作了。

其實就是一念的改變,也就成了人神的區別,修煉真是太殊勝、太玄妙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為自己真正能夠悟道,並提高上來為宗旨啊!「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所以在以後無論是電腦還是打印機出了毛病,我都會先看自己找自己,最後找技術上的問題,找不著我就停下來靜心學法,每次都會出現柳暗花明。即使有一次看似沒希望的事都出現了奇蹟,恰恰也是自己找到了自己要修去的心,有時那顆未去掉的人心很隱晦,但只要我們心正都能找到,問題也會迎刃而解,我的這些法器方肯一路綠燈行。

四、珍惜機緣

從去年惡黨辦奧運迫害大法弟子那時起,我被通緝,一直流離失所在外,自己所承受的魔難,在今天看來也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我也悟到了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的法,修好自己是關鍵,所以要靜心學法。人體是一個小宇宙,裏面甚麼樣,外面甚麼樣,自身修好了,外面自然太平。

雖然居無定所,但我把全部精力用在做好三件事上,所以從未覺的苦。一台T40二手筆記本,一個連供的打印機,還有一台能雙面打印的激光打印機,佔地很小,每個月約做500本精裝《九評》,一千多本小冊子,自己裝訂,然後全部裝好自封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我都做的比較精緻,這樣世人拿到手也會比較珍惜,再配上一本合適的小冊子,如《天賜洪福》裏面有介紹《九評共產黨》內容的,我就把小冊子的皮用標準設置打印出來,裏面再用快速打印,這樣看起來效果比較好。

裝自封袋時,我也比較用心,把好看的封面留在外面,因為我看我們的小冊子封面都有不同的內涵,我想世人拿到手裏也一定首先會被封面所吸引,這也是編輯小冊子同修的良苦用心吧。我基本不存資料,可以說供不應求,我有時間也去自己發放。發放資料對我來說,真的很高興,也許是本性的一面的體現吧,真正的救度眾生,有史以來沒有過,畢竟是我們第一次真正在做救人這件事,何止是救一個單個的人,同時是一個巨大的體系、宇宙的得救。

我們今天之所以能夠修煉,所有的罪都是師父給贖的,這個生命又是師父在地獄中撈起的。「堅定的走好最後的路,學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礎上,正念自然就會強,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好。邪惡完了,環境變了,更不要放鬆自己的修煉,在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中鑄就你們的威德與輝煌吧!」(《賀詞》)

師父說「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現在這個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對應著宇宙。」(《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所以我們更加明確了自己的身肩的重任,承包的那份該如何用盡全力去完成。

讓我們共同精進吧!時光太難得了,過了這個村,就永遠不會再有這個店了,在最後的最後走好吧,不要再留有遺憾在人間。修煉路上難免有錯,難能可貴的是,正視自己,提高上來。此時惡黨在搞所謂的「60年大慶」,其實它們早就不該存在了,所作所為已是風聲鶴唳,就是我們這些不爭氣的學員使它還在苟延殘喘。但願我們都不辜負師父的無量慈悲,整體昇華上來,不受干擾的向師父交上滿意的答卷。

寫的不妥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