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一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四二五」前夕得法的。幸遇恩師普度,得到這萬古難逢的法輪大法,作為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大法弟子,我願把修煉中的點滴心得體會向師父彙報,並與大家分享。

向內找 正念闖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四個警察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拘留所。我很難過,由於自己修的不好有漏,邪惡操控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給親朋好友造成傷害,帶來負面影響,也給有緣得法的人造成障礙。

冷靜下來向內找,近一段時間以來,自己執著於做事,不實修自己,聽不進意見,特別是身邊經常有同修恭維自己說:你修的真好,後得法卻能走出來幾次去北京證實法,還那麼年輕,了不起等等,在不知不覺中飄飄然,自以為是,漸漸學法越來越少了,把做事當成修煉。

被警察非法抄家時,怕心很重,沒有給不明真相的警察講真相,只想用人的辦法保護自己,大法書放在明面上也沒收起來,只顧自己躲到床空裏,警察當時沒有看到我,卻看到大法書在床頭櫃上放著,去拿書時發現了我。作為大法弟子,對那麼珍貴的法沒有去保護,儘管不停的發正念,如此多的私心,師父法身是乾著急沒辦法保護呀。

找到這些不好的人心後,我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加持弟子修去自己的執著心,我有師父管,任何生命無權利用大法弟子有漏進行迫害,毀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我不停的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同時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聽師父的安排,不配合管教等人的任何要求,絕食絕水,向接觸的所有人講真相。

到第四天,一個信基督教的小女孩去外面上廁所,我陪她,這時管教回屋嘮嗑去了,我一看機會來了,穩穩當當的走出了拘留所。神奇的是當時拘留所的大門、小門全都沒上鎖,平時總是緊鎖著,來辦事的人需要按門鈴才給開的。我深切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修去黨文化因素 昇華自己

我們當地在正法進程中,走出來證實法的學員很多,相對迫害也很嚴重。很多迫害真相需要及時揭露曝光。我和同修配合寫文章,然後由幾個同修幫助整理稿件。他們感覺文章帶有黨文化的因素,充滿火藥味,缺少慈悲。

我回味自己平時說話、講真相反饋回來信息,也是說自己帶有強制、命令的口氣,讓人不好接受。原來與我配合的同修看了我寫的文章總說挺好,有力度,我清醒的意識到此同修也與我一樣帶有惡黨文化的東西。為此我又靜心聽了幾遍mp3《解體黨文化》,在此過程中修去了很多黨文化因素,使自己思想得到昇華。

去黑窩正念制止迫害

我有個親戚同修被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一段時間被洗腦,法理不清,經常往單位寫信,還勸去探視的同修別煉了,去北京證實法錯了,又寫了所謂的「決裂書」等。當時親屬同修對她反感,不再去看望她了。

我悟到她在裏面學不到法,我們在外面的同修更應該去探視。我在師父的加持下跟她講了大法弟子證實法沒有任何錯誤,寫決裂書是不對的等等,並給她背師父的新經文。後來她又接觸到其他正念正行的同修,認識到自己邪悟了,頂著巨大的壓力寫了嚴正聲明。因為家裏正給她辦理提前解教,當時從表面看,寫嚴正聲明就意味著前功盡棄,她的家人都來衝我發火、指責、埋怨,我當時正念很足,告訴她們馬上就能出來,結果真的第三天她就回來了。

還有個外鄉的同修被勞教所管教打了。因為很多農村同修家裏不常去人探視,或不敢和勞教所理論,同修在裏面挨打也沒人管。我們聽說後立即來到勞教所,找到打人的管教,當面質問她為甚麼打人,她嚇的沒敢承認,趕緊的狡辯,她們隊長也來為她解圍。

我們又給有關部門寫信反映情況,同時上網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使該大隊收斂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氣燄,從那以後此同修再也沒有人碰她一下。

我今生能夠成為師父的弟子,真是萬幸中的萬幸,無論付出甚麼都報答不了恩師的佛恩浩蕩,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修煉好自己才是師父最欣慰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