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難闖關 兩見仙花感師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修煉了十一年、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彙報一年多來在我最困難的情況下,慈悲的師尊呵護我度過難關的經歷和體悟。

2007年,在自己感覺修煉狀態還不錯、三件事做的也比較順的時候,突然大禍來臨,我的女兒被邪黨陷害,以經濟犯罪為由遭到拘禁,頓時我的修煉環境被攪亂。開始,我也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但仍以為這是常人中的事,所以還用常人的手段去「活動」,結果越「活動」事情越大。我雖然開始意識到自己悟的不對了,但仍陷於困惑:怎麼讓我攤上這麼大的魔難?我當如何對待?

就在我思緒混亂、心態不好的時候,在向師尊敬獻的供果上開出了九朵小白花──優曇婆羅花;時隔兩天,在我的房間裏為小孫子拍攝的照片上顯現出了五個法輪的影像,讓我們全家驚喜萬分。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尊在我過不好關時的點化,是讓我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呀!在感恩的同時,我既覺的無比幸運、又深感慚愧!自以為修的還可以,但一遇到魔難就忘記自己是修煉人,沒能站在法上去認識出現的問題而亂了方寸,實在愧對師尊!

恰好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發表了。這是大法遭迫害以來第一次看見師父的近期講法錄像,真令人激動。我如飢似渴的聆聽著師尊的講法。師尊在講法中教導說:「一個人哪,你修煉中碰到的甚麼事情都是好事。這句話師父雖然這樣講,有幾個人能理解?你們幾個人能做到?我告訴大家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一個修煉的人在修煉這條路上你要碰不到魔難,你就修不成!」親切的教誨,使我頓時明白了應該如何認識和對待自家所遇到的魔難。

孩子的被陷害並不是偶然的,然而也不只是常人中的恩怨。前來看望的同修有的說:「這是邪惡的迫害!」有的說:「你有漏!」事實上,同修們說的全都對。從各方面傳來的消息證明:之所以有人為了「立功」歪曲事實、嫁禍於人,之所以辦案人員敢於公開以我煉功為藉口對相關人員恐嚇、逼供,之所以孩子單位的領導不敢主持公道、出面營救,一個眾所周知的原因就是她媽媽是修大法的。所以,這件事表面上看是邪黨檢察院對孩子的陷害,實質上是舊勢力利用惡人對大法的迫害。如果檢查自身的原因,是自己有漏、有人心,招致了迫害的發生。前一段在做三件事上產生了歡喜心,而且自己一直執著於兒女親情、遲遲不能自拔,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意識到必須時刻牢記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自己的天職,必須正確面對孩子被迫害的現實,在營救孩子的過程中繼續做好三件事、走好師尊為自己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很快調整好心態,一如既往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

優曇婆羅花的開放不只是為鼓勵我和家人、更要緊的是為了救度眾生。所以,在發現花開的第三天,我將那只開花的蘋果送到一家出版社,我告訴主編(她已經聲明退黨):「這小白花就是佛經上記載的釋迦牟尼佛兩千五百年前所說的優曇婆羅花,當人們再次見到這種仙花開放時就意味著轉輪聖王正在世上傳法、救度眾生。」我請她將開花的蘋果展放在此,告訴來往人員其中的意義,讓他們相信法輪大法好,這樣就是在救人、積德行善,她欣然答應。開著小白花的蘋果保存了兩個多月,許多人目睹了這一奇觀,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我把開放優曇婆羅花的蘋果照片和顯現法輪影像的小孩照片翻印了許多,作為講真相的輔助材料。因為都是發生在我家的真事,所以周圍的人都很感興趣,就連一些當初不相信大法的人也深受教育。我常常以這兩張照片為切入點向大家講法輪功的真相,聽完後不少人感慨的說:「這小白花、這法輪的照片簡直太神奇了!這說明釋迦牟尼佛的預言是真的、法輪也是真的,那怎麼能說法輪功是迷信呢?」就這樣,許多人相信了「法輪大法好」,還退了黨(團、隊)。我家的遭遇得到了大家的同情,經常有人關切的詢問孩子的案情,我就從孩子遭誣陷開始說起,從公檢法的黑暗、腐敗講到大法的被迫害、講到《九評》的內容,他們聽了後常常氣憤的說:「共產黨就是壞,太壞了!」許多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

年初,一位同修告訴我:「表面上是常人在迫害你的孩子,實際上是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在迫害大法。那麼從中有許多人會因此而涉及對大法的態度、從而擺放著他們的位置,所以你在營救孩子的時候要想著儘量多救人!」我馬上悟到這是慈悲的師尊在借同修的口給我的提醒,這太重要了!一年多來,我幾乎每天都要跑律師事務所、孩子的工作單位以及檢察院、法院等地方,要接觸許多人,我告誡自己必須以大法弟子的風貌去證實法,讓人們多看到大法的美好和真、善、忍的真理,謹防由於自己的言行不當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甚至把別人推向地獄。

今年元月份,檢察院給社區發來傳票傳我問話,說是要追究我「干擾公務」的責任。家人都非常緊張、擔心。我告訴他們:「別擔心,這可能就是我講真相、救人的機會!」進了檢察院,我一直發正念,想著:「我是頂天獨尊的大神,我是來救你們的!」一到刑偵科,氣氛很緊張,兩個辦案人員滿臉不高興的向我訓話,把我營救孩子說成是干擾公務。我平和的瞅著他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不一會兒,那位主談的就語無倫次,並不斷的問我:「我說甚麼來著?」等他絮叨完畢,我鄭重的告訴他們:「你們都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做甚麼事都是以真、善、忍的法理為準則的!」他一聽有點不知所措的說:「我不信法輪功,但我認同真、善、忍!」我心中一樂:「只要認同真、善、忍,你就有救!」我心態平和的、如實的敘述了我為救孩子搜取證據的過程,他們好像沒有甚麼反應似的聽著。氣氛很快緩和下來,他們還主動為我倒茶水。

當談話告一段落,他們讓我把所談的情況寫下來時,那位主談的檢察官突然走到我跟前問道:「你說,法輪功真的好嗎?」我順口答道:「當然好!」我立即意識到這是他明白的一面要聽大法真相了!我停下手中的筆看著他。他說:「你們覺著好就煉你們的功嘛,幹嘛要圍攻中南海?」我就從法輪功開始洪傳講起。不久,另外房間的四五個人也陸續過來,連他們的科長也不約而同的到來,都認真的聽我講。我從「425」講到自焚偽案,講到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又講到法輪功洪傳世界,他們不斷的提問題,沒有惡意,而是在急切的想知道真情。此時的他們沒有了當初的滿臉邪氣,而表現出了人的善良一面,就這樣講了一個多鐘頭。最後我說:「今天我能來這裏,大家都是緣份,希望你們牢記法輪大法好!」他們客客氣氣的將我送出門外。

在返回的路上,我真的有點激動。這哪是甚麼司法傳訊,實際是一次堂堂正正的講真相!我深知這是慈悲的師尊給他們一次聽真相的機會,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卻把威德留給了弟子,我的眼眶有點濕潤。

在得法前,我是一個好勝心很強的人;得法後,我意識到這是要修去的執著。以前總認為自己已修的可以了,但當孩子的事出來後,才發現自己修的是多麼差勁,爭鬥之心仍然那樣強烈!例如,當得知出賣孩子的人都是她的一些朋友時,我和家人都十分氣憤,幾次想去數落她(他)們一番;當得知辦案人員對孩子刑訊逼供時,我恨不得找人去揍他們一頓;當發現孩子單位的頭頭們懼怕官權、冷酷無情時,我真想趕去和他們理論。但是,我都一次次冷靜了下來,因為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的教誨一直在提醒著我。師尊說:「碰到甚麼事哪,就向內找,在任何衝突過程中都能想到這樣向內找,馬上就化解。」是呀!自己還有這麼強烈的爭鬥心和氣恨之心,那不正是被邪惡鑽空子的漏嗎?這不正是孩子被迫害的一個原因嗎?至於那些令自己氣憤、做了不好的事的人們,儘管有他們的個人責任,但究其根本還不都是罪在中共邪黨嗎?難道她(他)們就不是應該被救度的有緣人嗎?正如師尊教導的那樣:「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甚麼他來到了這裏,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應該以寬容的心態去對待她(他)們。當這些想通之後,漸漸的感到自己的善念多了一點、心胸也開闊了許多。

對情的執著是我很難修去的人心。孩子一出事,我真的痛苦的撕心裂肺,常常不能自拔。有一天兒子勸慰我時說:「我和您一樣心裏在滴血。但您想過沒有?當您得知同修被邪黨迫害時您雖也十分難過,但有過這樣痛心嗎?這還是情呀!」是的,兒子說的對,必須跳出常人的情,從法上來認識孩子的被迫害。為甚麼那些人要害她、整她?除了有邪惡的因素操控之外,還有我們看不清楚的因緣關係,那麼這不也是在了結她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嗎?她遭受折磨、吃苦不也是在償還業債嗎?明白了這些,自己的心就慢慢平靜了下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配合律師搜尋孩子無罪的證據、揭露公、檢、法的黑暗和對孩子的迫害,只注重過程,不執著結果。就這樣,幾經反覆,不知不覺中對孩子的情淡漠了許多。

在孩子開始受迫害不久,我的弟弟患了食道癌,對我來說真是雪上加霜。夏天剛過,傳來了孩子將被起訴、迫害將要加重的消息;接著,弟弟的病情惡化,弟媳患了腦溢血住進醫院,我的親家母又突然去世,打擊一個接著一個,我真的面臨「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的重要關頭。

就在這期間,在住宅樓走廊的人造石牆面上,我又一次看見了優曇婆羅花的開放。開始我真的有點不敢相信,我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幸運?當拍攝出來的照片,顯示出一束14朵聖潔的小白花時,我感動的流淚了,默默念著:「師尊慈悲!」

我悟到這一方面是師尊再一次鼓勵自己加強正念、度過難關;更重要的是提醒弟子:時間緊迫,趕快救人!所以,我在招呼附近的人們前去觀看仙花的同時,給本地的三家新聞媒體打了電話,他們趕來拍攝、還做了報導,相信會有許多人看到仙花的神奇。在我前去翻印照片時,照相館的老闆聽我講了優曇婆羅花的開放意味著甚麼時,激動的吩咐工作人員再給她也洗一套,她要供在佛龕裏。

不久,弟弟的食道穿孔、滴水不能下咽,我明白自己又將失去一位親人,而且要看著他被活活餓死。我又一次面臨著去情的考驗!當我看到弟弟那痛苦萬分、骨瘦如柴的臉龐時,我和弟妹一起流淚、真想放聲號啕;但很快悟到不能沉浸在悲痛之中,應該從法上去開導他(她)們。我先勸慰弟妹:「在常人看來,人臨終前的痛苦、受罪,很淒慘,是壞事;實際上他是在消業還債,他會一身輕鬆的離去。他已得法,將會有一個好的未來,所以不要太傷懷。」我又語重心長的開導弟弟:「兄弟,知道你這一生最大的幸運是甚麼嗎?是你得到了宇宙大法!《轉法輪》你已讀了許多遍,你一定明白了『朝聞道,夕可死』的道理。所以,你千萬記住,不管出現甚麼情況都不能動搖對大法的信念,永遠記著法輪大法好!」他點了點頭。在彌留之際他告訴弟妹,車子已來接他,他將遠行。料理完弟弟的後事,我沒有遺憾和傷痛,而是默默的祝願他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年來,就是這樣在師尊的呵護和鼓勵下,我過了一關又一關,從艱難和考驗中走了過來。前不久,一位朋友坦誠的對我說:「大夥都在議論,你這麼大年紀了,家裏的遭遇,要是一般人早氣死、累死了;可你老處在一種只顧奮進、沒有氣餒的狀態,老是那麼樂觀、那麼精神,真是難得!」我笑著說:「是呀!要是沒修大法,我已死過多次了;但是我有師父,有信仰,所以我會永遠精神!」

在寫這篇彙報稿時,我常常止不住感激的淚水,因為是慈悲的師尊讓我兩見優曇婆羅花,呵護我走過了不同尋常的一年!我和家人都會銘記師尊的佛恩浩蕩,不辱使命、不負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