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入塵世身心苦 回歸大法師恩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看了《明慧週刊》第三七九期的「八年迷失終回歸」後感受頗深,更覺的應該把自己的回歸路寫出來,共同感悟師尊不願落下我們每一個曾經得法弟子的浩蕩佛恩。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也是一名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得法時十三歲,是媽媽帶我走進大法的。媽媽人很好強,脾氣很壞,我小的時候,經常看到她和爸爸打架、吵架,也經常打罵我和弟弟。後來,鄰居告訴她法輪功很好,可以使人心情舒暢,身體健康,同時還教人向善、做好人,於是她便請回了寶書《轉法輪》

從那以後,她簡直變了一個人,對我們都好了,也不和爸爸吵架了。以前的她總是抱怨太多,覺的老天不公平,可自從煉功後再也不那樣了,也不會動不動就發脾氣了。看著她每天開開心心的,我們全家也其樂融融,我們都知道是大法帶給了我們寧靜幸福的生活。

當時我有鼻炎,鼻子裏總是堵的,呼吸困難,吃藥也只能維持。因為上學又沒時間去做手術,媽媽就帶我一起去煉功點煉功。記得第一次疊扣小腹時,掌心和小腹處就特別熱,感覺能量特別強。後來每當煉功時,鼻子就特別通暢,可當時看書也沒怎麼理解。

在我得法不長時間後,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鎮壓就開始了。面對無端的迫害,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媽媽去北京後就被警察綁架到當地看守所,回來後便不理同修,封閉自己。就這樣,後來的新經文我一篇也沒看過,十年之間,從未接觸。後來我去北京打工,談了男友,他們家離我們家很遠,跨了幾個省,但當時就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執著感情,因為對男友的感情,我真的放棄了修煉。

二零零八年我沒有在北京,在家陪媽媽。因和男友不常見面,電話中吵架越來越多。沒有法理的約束,更加放縱自己,常常大發脾氣,鑽到感情中無法自拔。我偶爾也想起師尊說的「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洪吟》〈做人〉)的法理,可依然放不下這段錯誤的感情。

人往往越執著甚麼,越得不到。為了男友,我放棄了修煉,可他卻背叛了我,這無疑是最沉重的打擊,我無法承受。想想我的人生、我的命運為甚麼會這樣?一個情字讓我嘗盡人世的辛酸與悲苦,這是在還債嗎?

就在絕望中,電話響起,那個聲音我至今難忘,是一個講法輪功真相和退黨團隊保平安的電話,平和的聲音是那麼善良、親切。這是偶然嗎?想想之前同修們勸我們退黨,我還說人家搞政治,無法理解。這時腦中突然一個想法:只有師父能救我了。

我去了之前替我保管大法書的同修家,卻不敢把書拿回家。同修安慰我,並在法上跟我交流,我決定先下載講法聽mp3,把之前錄常人的歌洗了,錄上師父的講法。可因為當時心情極差,一個星期沒有聽完一講。後來弟弟知道我在聽大法,抓起來就把mp3摔了。我心裏一震,卻沒有怪他,反而悟到是自己太不敬法,我不能再害怕了,應該堂堂正正把大法書請回家!

當我真正把書請回家時,爸爸卻沒有要動我的書,而且還不讓弟弟動。是啊,只要自己有了正念,誰又能動得了呢!拿出久違的《轉法輪》,捧在手裏,不經意翻開,一句法深深映入我的眼簾「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

我的心一下豁然開朗,頓時感覺壓在我心中沉重的大石頭一下放下了,長久以來沒有過的輕鬆無以言表,我在心中默默謝謝師尊還不曾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小弟子,我要從新走回大法,這才是我今生要走的路!

當我鄭重的對爸爸說要從新修煉,他還是拼命的阻擋,說媽媽剛走,我這是要他的命。我含淚對他解釋:如果我早一點醒悟,早一點修煉,媽媽也許就不會這樣,我不能一錯再錯了。他咆哮著罵我,苦苦哀求我,不准我在家煉功、不准我在家發正念,但我明白這是舊勢力因素還想利用爸爸阻擋我回歸大法,我不理會這一切。曾經走過了那麼一段彎路,現在誰也休想再阻擋我!我的心如此堅定,師尊就在幫我。

我地一協調人給我送來一九九九年後師尊新經文,我如飢似渴的讀著,就像師尊在我身邊親自為我解開心中一個又一個心結、一個又一個困惑,我的淚水一次次奪眶而出。

第一次看真相光盤,了解到中共是那麼邪惡殘忍;第一次看《九評》,覺的上面說的是那麼對,自己以前深受黨文化所害;第一次聽明慧廣播、大法弟子們創作的歌曲,覺的這麼好的廣播、歌曲為甚麼這麼晚才聽到!同時為同修們為了證實法所付出的努力而震撼!第一次看神韻,我抱著同修阿姨失聲痛哭……

我下定決心,不再執著過去的事,凡事都用法來衡量,努力彌補不足,跟上正法進程。我明白資料的珍貴,每週的《明慧週刊》都仔細閱讀。在同修們慈悲的切磋交流中,覺的自己落下的太多太多,隨著深入學法,我體會到了身為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幸運,也了解了自己的責任重大,我也要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

記的第一次晚上出去發資料,師尊就在幫我。我平時一直穿高跟鞋,那天去同修家就不知不覺換了雙平底鞋,而且到了同修家,她們一起幫我裝資料,幫我發正念,我深深的感到是慈悲的師尊在鼓勵我。走進黑黑的深巷,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原來我膽子特別小,天一黑都不敢出院子),只有一個念頭:讓人們都能看到這些真相資料從而得救!

剛剛走回大法,我努力聽師尊的話,參加集體學法。白天工作、做家務沒有時間,擠出晚上時間去學法。在參加集體學法、交流的過程中,我努力讓自己謙卑再謙卑。我深深體會到師尊讓我們做的一定是對的。

在此,建議那些還在家自己學法的老年同修都能排除干擾,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一定會提高很快的。遇到有自我封閉的同修,我也會主動和他們交流。以自己親身經歷告訴她們千萬不可封閉,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刻,一定不可落入舊勢力的圈套,那是很危險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做,在家儘量做好該做的,而且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爸爸由一開始的強烈阻攔到後來我做甚麼他不再管了。有時他嘴上還說一些難聽的話,我知道那是針對我的心來的,之前也很委屈,覺的自己做的這麼好了他還這樣,產生了怨恨他的想法。後來看到週刊上有同修切磋過家庭關,曾說,今生能在一個家庭就是大緣份,他們都是最有緣的人,我們應該用最大的慈悲去感化他們、救度他們,說不定他們也會走入大法。

我調整好心態,覺的爸爸也很苦,他是因為媽媽才這樣的。我不能和他爭執,同時清除阻擋他了解真相的邪惡因素。不過這個家庭關過的也是剜心透骨的。在矛盾中,我學會了向內找,也學會了寬容和理解別人。半年多過去了,雖然他現在仍反對,但我相信他一定會明白的。

隨著媽媽的走,我也深知周圍的環境對我講清真相有一定困難,但我抱著一念,一定把這個環境正過來,同時全盤否定舊勢力因素的安排。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救度眾生。

我平時多花真相紙幣,週末到遠處去講真相,發神韻光盤,做的過程中處處都能感受到師尊的鼓勵。我也明白正法之所以到今天,是慈悲的師尊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在等待我們這些昔日得法的弟子。我要在同修一路走來積累的寶貴經驗裏,迎頭趕上,不拖正法後腿,對的起自己,對的起這寶貴的機緣,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再次謝謝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