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五日】很小的時候,我躺在學校操場的草坪上,仰望星空,湧出一連串的遐想:這宇宙究竟有多大?宇宙有邊嗎?生命是甚麼?我來自哪裏?等等,百思不得其解。

九七年的一天,母親請回了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帶和《轉法輪》經書,在和母親一起看錄像帶的日子裏,我漸漸認識了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在看第二講開天目的時候,明顯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往前額裏面鑽,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開天目。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其間師父多次為我灌頂,淨化身體,這是我能夠感覺到的。從此身體也在不斷的發生變化,以前渾身無力、經常會莫名其妙的失去知覺,這些毛病也都悄然消失了。雖然對《轉法輪》中講的一些具體事例感覺很玄,甚至有些懷疑,但我堅信師父講的一定是對的,只是我的層次沒有達到,暫時理解不了。由於對法理解不深,當時只是覺的自己修煉了,像上了保險一樣,能躲過將來的災難了,沾沾自喜,感到非常幸運,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

母親的變化也很大,由於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困擾幾十年的風濕性關節炎和糖尿病不翼而飛,人也精神了,走路像有人推似的。父親是個中學教師,由於受邪黨文化和無神論毒害較深,對超出自己知識面的事情總是不相信,經常嘲笑母親,用懷疑的眼光看《轉法輪》,希望從中找出漏洞,可是找來找去也沒有發現問題,當親眼看到母親身體發生的變化時,也覺的很神奇、不可思議,慢慢的也不反對了。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惡公開迫害法輪功後,父親是在「文革」時期被整怕的人,怕家人遭受迫害,便銷毀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帶,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錯(父親於零四年初去世),母親也在父親的催逼下交出了全部大法書,從此以後又開始每天與「消渴丸」等藥物為伴了。

我自己有一套大法書籍,和妻子一起將書籍藏了起來,從此又做起了常人,但心裏始終放不下大法,按照常人中的「好人」標準要求自己,有時也會和身邊的人說大法的好處。隨著時間的流逝,對大法的記憶漸漸的模糊了,這一晃就是四年半。

師父沒有放棄我這迷途的弟子,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妻子下班回來後很神秘的拿出一張光碟,說不知是誰放在她的車簍裏的。我們一起播放了光碟,原來是自焚真相短片,揭露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傅怡彬殺人案都是中共為污衊法輪功而造的假,也介紹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我如夢初醒。真相片喚起了我模糊多年的記憶,心中又萌發了學法煉功的念頭。妻子幫我找來珍藏多年的大法書籍,我和母親談起學法的事,母親爽快的答應了。

這樣,我們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此後幾個月,妻子也開始看《轉法輪》,學習五套功法,按大法的要求做,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因沒有和其他同修聯繫上,我們一直是獨修。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我在網上聊天時,收到了幾個網址,我試著登錄網站,眼前豁然一亮,原來是動態網,裏面的內容讓我耳目一新,使我看到了世界各地真實的情況。通過上明慧網,我下載了所有大法書、經文和師父講法錄音、錄像,將大法書和經文裝訂成冊。從此以後,我們能夠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了解大法弟子在國內遭受的嚴重迫害和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反迫害的形勢。

通過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經文,漸漸明白了我們來世間的真正目地,明白了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和我們的責任。現在,我們就是要像師父要求的那樣,「在證實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從明慧網下載了《風雨天地行》。《九評》出來以後,又下載了《九評》音像、書籍和「三退」資料,將音像刻錄到光盤上,資料打印成冊,找機會發出去,邁出了證實法的第一步。現在,妻子每天花真相幣,我則通過發手機短信,將破網加密網址告訴有緣人,因怕心重,現在還沒有去面對面講真相,感到慚愧。現在想來,這是對師父根本的信的問題,此心一定要去。

在修煉的過程中,師父時時看護著我們,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我們家每個人身上都發生過神奇的事情,真切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蕩。現舉幾例:

有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感覺心裏煩悶,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回父母家看看。再一想,又沒甚麼事,回去幹甚麼呢?但我還是去了(我平時都是週末休息的時候帶著妻子和女兒回父母家)。父母沒在家,我打開門在屋裏站著,自己也很納悶,心想來這裏幹甚麼呢?這時天已擦黑,我竟然沒有想起開燈,就這麼靜靜的站著,忽然聽到「呲呲」的響聲,循聲找到廚房,發現燃氣灶沒有關,正在往外冒氣。我急忙關上燃氣灶閥門,打開窗戶和門,往外排氣。又過了二十多分鐘,父母回來了,看見我回來了,感覺很意外。我問他們去哪裏了,他們說出去轉了幾個小時了。我當時嚇了一跳,這麼長時間,天然氣早已充滿了屋子,幸好我及時趕到,否則,等他們回來一開燈,後果不堪設想。我告訴他們燃氣灶沒有關,差一點釀成大禍,提醒他們今後一定要注意,同時也明白了,是師父在幫助我們,化解了一個大難。

零五年秋天的一個晚上,我和母親飯後散步,我在前面走,母親在後面跟著,我順著一個高台往下走,忽然聽到「咚」的一聲,回頭一看,母親掉到高台側面半米多深的水泥地面上了,整個身子斜趴在地上。我嚇了一跳,急忙拐回去攙扶,可母親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說「沒事」,就繼續跟我走。回家後,母親挽起袖管,只見右肘部皮膚有一些擦傷,流了一點血,其它地方甚麼感覺也沒有,那時母親已經七十九歲了,要擱常人早就骨折了。我幫母親用紗布包扎了一下,也沒上藥,我們都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母親。不到一星期,母親的皮外傷已痊癒。

有一次,我開車上班,路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沒有看到橫向有車,當車開到路口中央時,突然一輛小車從我前面橫向疾駛過來,等我發現時已到我的車正前方,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我急忙踩剎車,感覺車已經撞上了,我當時腦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等醒過神來,那車已經過去十幾米了,沒有撞上。我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讓我還了債。

非常感謝明慧網給同修們一個交流的平台,使我們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中能夠相互交流,共同提高。「億萬年的安排,現在是最後的時刻。歷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風風雨雨。從古至今,眾神都在看著這件事情,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尤其到了最後這一步。」(《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沒做好的同修,師父還在慈悲的等著我們,還在給我們以及世人最後的機會。不要錯過這稍縱即逝的萬古機緣,像師父期待的那樣,「救度你們的眾生、完成你們史前的洪願、兌現你們的誓約吧!」(《問候》)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