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成為宇宙中眾生最羨慕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小時候由於家庭的變故,我過早的失去了家庭的溫暖,那時的我,整日以淚洗面,埋怨老天對自己不公,形成了強烈的自卑心,妒嫉心,爭鬥心,怕心也很重。由於思想中產生的惡念太多,致使大腦被邪靈附體,嚴重時,坐臥不寧,煩躁不安,摔東西,拿頭撞牆,大腦中像萬馬奔騰一樣,成夜睡不著覺,最後被邪靈操控的想自殺,吃癲癇病人吃的藥,就這樣生不如死的過了五年。

一九九六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大法,當時師父就給我調整了身體,有一天,我睡在床上,大腦很清醒,感覺法輪在頭後快速的旋轉。這時聽到了師父的聲音,只覺的一個東西從大腦中迅速飛出,我當時還不知是怎麼回事,後來才知道是師父給我清理了附體。

附體雖然被清理了,但由於思想業過重,我大腦中時常會反映出對師父不敬的話,正念嚴重不足,思想不能集中起來學法,強制集中思想,全身就會冒汗,嘔吐,思想一次次的被控制,強迫去洗手,總認為手沒洗淨,房門已鎖,可總認為沒鎖好,煤氣閥已關,可每次經過煤氣罐時,還是一遍遍的去關。

我內心非常的痛苦,可每次總被那個邪惡的力量帶動,我已記不清多少次淚流滿面的站在師父的照片前向師父訴苦,請求師父幫我,每次都看到師父的眼中閃著淚光,後來,我大腦中打出《轉法輪》中的一句法:「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這時我明白了,不能為了消業而消業,要從法上提高上來。提高了心性,一切都會發生改變。

後來,我經歷了一段痛苦的突破邪惡干擾學法的過程,我學法的最大障礙是,思想無法集中,總有一股邪惡的力量阻止著我。我一點一點的堅持著,頭腦中的陰性物質也被一點一點的消溶。每當我做好時,師父就會鼓勵我,總能在夢中見到師父。有一次在夢中,師父把我主元神調出去,來到另外空間,滿天都是法輪,師父穿著黃色袈裟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激動的跪在師父面前。師父叮囑我要好好學法,好好煉功,醒來時,滿臉都是淚水。

當我守不住心性,做不好時,師父總是慈悲的點化我,每次由於爭鬥心不去和同修發生矛盾時,總會碰到常人吵架,看到常人兇狠爭鬥的樣子,我臉紅的想自己,當時的心態不是和他們一樣的惡嗎?我離大法的標準差的何等遠哪。

面對丈夫給我的魔難時,我過的是那樣的艱難,感到是那樣的剜心透骨。結婚後,丈夫一直在外面胡來,看不上我,成月成月的不理睬我,進門就拉下臉,說話必惡言惡語,屬於家庭冷暴力那種。他啥也不幹,做好飯,端好,喊他吃,他都不採,滿臉不屑的表情。我非常的生氣,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對他產生了強烈的氣恨心。由於長期心性提高不上來,最終導致被惡警綁架。在邪惡的黑窩裏,我痛苦的反思自己,我不能再在情中、氣恨中迷失自己了,我努力的清除著這些後天變異的觀念。後來回家後,不管丈夫怎麼對我,我都不再執著,平和的對待他,逐漸的他也改變了對我的態度,關係也比以前溶洽多了。

當我正念不足時,邪惡總是鑽空子迫害我,當我能加強正念時,師父就會鼓勵我,呵護我,給我以信心。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後,很多大法弟子都進京護法,我當時也發出了純正的一念,要進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當時以為進京就回不來了,我就把家裏安頓好,流著淚踏上了進京的路,在天安門廣場表達心願後,被當地公安帶回,同去的同修大部份被非法勞教,我被短暫的關押後就回家了。

在流離失所到外地時,我非常想作證實法的事,這時我意外的得到一份真相裝料,我拿到當地複印店去複印,然後去散發,當時正值邪黨開十六大,警車不停的從身邊駛過,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都安全返回。

一次從郵局用特快專遞給一外地朋友寄真相資料,被營業員翻出,她拿著真相資料仔細的一張一張的看,這時,保安也出現在我的身邊,我不停的發正念,絕不允許邪惡操縱世人干擾我救度眾生。這時,營業員滿臉不悅的問:這是啥呀?我儘量輕鬆的回答:是法輪功的東西。她也沒再多問,就給辦理了。回來後,我感到很後怕,又不停的發了很長時間的正念,過幾天,打電話給朋友,朋友告訴已收到。

由於思想業嚴重干擾,正念不足時,我也走過彎路,在邪惡的勞教所裏,惡警指使吸毒犯人毒打我,我當時怕心特別重,身體會控制不住的發抖,正念也發不出來,理性的一面知道不能妥協,可大腦中卻不停的反應:先假妥協,等正念強了,再推翻,就這樣在承受不住的痛苦中,屈從了邪惡。妥協後,我內心非常痛苦,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後來,經過不停的背法,發正念,認識到不能順從邪惡的思維走,要否定它,要能放下生死。隨後我就向惡人明確表示要繼續修煉。邪惡不甘心,幾次要迫害我,但都被慈悲的師父化解了。解教時,惡警打電話叫「六一零」去接我,「六一零」不去,最後單位派人把我送回了家。

後來當地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同修不斷的被綁架,我又建立了資料點,中途雖然經歷了幾次波折,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直安全運轉至今。

隨著不斷的修煉,我漸漸的對大法有了理性的認識,也明白了自己的神聖使命。我知道不管以前或以後吃多大苦,我都是宇宙中眾生最羨慕的生命。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的一切都來源於大法,只有把自己的一切都回報於大法,才能對的起師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在我的房間裏貼上「基點」二字,時刻提醒著自己:不要再迷失於舊宇宙中的假理了,要讓自己所做的一切,有益於正法,有益於救度眾生,有益於同修,真正的達到無私無我,兌現自己的神聖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