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自己沒有失去這萬古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我在九九年中共邪惡的迫害法輪功之前不久剛得法,七二零後被邪黨整人的流氓與恐怖手段嚇住了,不敢修煉。我當時把《轉法輪》及其他幾本經書都認真保留著。也許師父覺著我還有救,不想落下我這個有緣人,八年後又把我這個不爭氣的學員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了。現在我從新修煉有兩年多了。回想這段經歷,我真的不知該怎樣感謝師父才好。

我今年四十四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我在一次手術中做了子宮、卵巢和闌尾切除,同年一月二十九日又做了左頸部淋巴、甲狀腺全部摘除手術。最後我被確診為淋巴癌。當聽到醫生的這個結論時全家人都傻了,因為我有兩個小孩,小的當時才四歲,上有七十多歲的公婆,二老都體弱多病,丈夫每天工作很忙,一大家人的生活原來基本上都是我料理。這一下簡直就是天塌下來了一樣。我整天以淚洗面。這時一位同修給我打電話說,師父不想落下一個有緣人,也許你該從新回到大法中了。可當時我的壓力太大了,就說等做完手術再說吧。就這樣我做了頸部淋巴、和甲狀腺全部摘除手術。手術時特別痛苦,但當時我沒有落淚,術後由於頸部神經嚴重受損,左手失靈,不能活動,說話聲音沙啞,整個人瘦的皮包骨。那麼大的手術,可我在術後七天就出院了,現在想一想是師父幫助我,讓我度過了死神關。

出院後我用了一種放療的藥,有輻射,所以單獨住。這時同修正好從外地回來過年,就利用這個好機會給我放了很多光碟,又講了很多大法的美好和奇蹟。她回來後就和我住在一張床,我就覺的自己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非常舒服,渾身出汗。我有些動心了,就和她一起學動功。奇怪的是不知不覺中我的雙手能舉起來了,四套功法全部一次做完(因以前煉過,還有印象),真象神韻節目中說的那樣神奇。但我還是沒有下決心煉大法。因我已經走入了別的法門,到底修哪一門?我心裏反覆琢磨,丈夫堅決反對,不相信這麼重的病煉功就能好,怕煉功耽誤了治療。所以每天跟我生氣,就這樣持續了半個月。有一天我心裏想:我到底走哪條路呢,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哪位師父給我指一條光明大路啊!有一天我真的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人手捧著《轉法輪》和《大圓滿法》這兩本書遞給我,卻又問我:「你到底看不看了?」當時我甚麼都沒說就接過了這兩本書。醒來後我知道是師父在指點我,不忍拋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可當時丈夫天天和我生氣,晚上氣的覺都不睡,坐在那裏直打嗝。我就學著發正念,也不和他生氣。他慢慢的也就好了。家裏這關總算過去。

一天由於我操作不當把mp3里的東西全部刪除了,甚麼都沒有了,這是我唯一的煉功工具,怎麼辦,認識的當地同修又下載不了。我想來想去,覺的這也是對我的考驗,我以前修煉碰到困難就回頭了,這次要看看我是不是真修大法來了,我每天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靠數數煉功,整整堅持了三個月,直到那位同修再回來我才有了新的工具。

我修煉大法丈夫雖然不生氣了,也不怎麼管了,但他還是堅持讓我化療。剛開始我的心也沒放下,就去做化療了,可慢慢隨著學法多了,認識也在提高,就從心裏不想去了,丈夫每天看著我吃藥。我就把這事告訴了同修,同修說,你要是從心裏放下了,師父就會幫你的。果然,有一次去化驗血,白細胞不達標無法做化療,丈夫就讓我吃升白細胞的藥,每天看著我吃,吃了五天又去查白細胞不但沒升反而又降了。我一下悟到了,堅決不吃藥了,即使白細胞升上來我也不去化療了。結果過了一週又去檢查白細胞竟猛升到七千五,這個數字是我自手術後從來沒有過的。醫生說,給我驗血時機器可能不好用了(因為她們都認識我了)。但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幫我。還有一次我去化驗,到我時機器就壞了,我心想從今以後再也不去檢查了。是師父在點化我。我自己的心放下了,丈夫也不逼我了。

我到現在走回大法二年了,這二年我的變化可以用「巨大」來形容,簡直像換了一個人。這樣漸漸的我開始給周圍的親人講大法的神奇。我表弟是個大貨車司機,今年三月六日,他開的大貨車與另一大貨車相撞,車整個駕駛室都報廢了,路上過往的行人都說這輛車裏不可能有生還者。可奇怪的是,表弟在車禍中不知咋的竟滑到貨車下而受到保護,僅腳上的皮膚受了一點輕傷和輕微骨裂,車裏其餘三人也都安然無恙。大家都明白是因為表弟剛聽了我給他講的大法真相,才躲過了這場大難。姨媽家的人及所有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表弟,對大法師父充滿了無限的感激。現在,表弟及弟媳等多人都要學法輪功了。

脫離了大法的過去的同修們,趕快走回來,千萬別失去這萬古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