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弟子,十二年來跟隨偉大的師尊走過了風風雨雨,修煉的路雖然坎坷,但在證實法、救度眾生這條路上能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這是我最大的榮幸,這是一個生命至高無上的榮耀。所以我將這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得法

1995年我舉家遷徙到沿海小城,初來咋到人地兩生,生活習慣的不同與婆婆產生了很多矛盾、誤解,同時又遭到丈夫的指責。隨著矛盾的激化,無奈之下我選擇了離開,回到了東北娘家。不幸之中有萬幸,在東北我遇到了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法輪大法,我當時真的不敢相信還有這麼好的功法在傳,世上真有這麼神奇的事存在。我手捧《轉法輪》有一種期盼已久的感覺,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撥雲見日,我心裏那個激動,無以言表。第二天我立刻到煉功點學煉動作,當學抱輪時感覺到了兩手之間有大法輪在轉,同修告訴我,是師父在管你了,給你淨化身體。我想師父管我了,我就是師父的弟子,我一定好好修煉,做個真修弟子。

得法後,我回到自己家,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博大精深的法理改變著我的內心。我面臨的第一關就是家庭矛盾,以前,我覺得受了很多委屈,我在一個城市知識份子家庭長大,從小嬌生慣養,卻嫁給農村出來的他,經濟上我不計較,生活瑣事上他和婆婆處處挑我的毛病,嚴重時婆婆上我家亂摔亂砸,動手打我。丈夫也對我橫加指責,拳腳相加,一次竟然將我打成輕微腦震盪。所以,日積月累,我的心裏既委屈又不平,怨恨之心很重。如今我是修煉的人,得向內找,去掉不好的心,因為師父講了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明白了這一層法理,牢記師父的教誨「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我找到自己那個爭強好勝、不體諒別人的毛病,真心真意的對待婆婆,大小事情上我都做到體貼,忍讓,她病了,我照顧她,一口口餵她吃飯,感動的她直流淚。慢慢的與婆婆關係改善了,家庭矛盾化解了,後來她也得了法。

丈夫說我變了,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在大法中我學會了向內找,學會了遇事替別人著想,大法使我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和昇華。

二、證實法

1999年7.20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我和同修去了北京,回來後工作單位、公安局和市政府方方面面的壓力接踵而來,將我列為重點人物監視居住,單位每天5、6個人,白天晚上的非法監控,找我談話,逼迫我表態,說誹謗大法的話。無論甚麼場合,我都說:「大法是教我們做好人的功法,使我們身心受益,做人不能沒有良心,我不能做那樣的事。」

99年10月份,我接到單位電話,讓我馬上到單位。我來到單位一看,滿院子轎車,同事告訴我:上級甚麼甚麼頭子來我市檢查工作,走訪幾個法輪功修煉者談一談認識。我知道這是考驗來了,我要利用這次機會證實法。進了會議室,各級官員坐了一大圈,讓我「揭發批判」法輪功,我鎮靜的想了想說:「我是由於家庭矛盾激化,走投無路才學了法輪功,煉功後我時時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遇到問題找自己哪裏不好,煉功不久,我的家庭和睦了,所以說法輪功並不像電視中宣傳的那樣。」我心平氣和的說完這些話,市政法委書記聽完這話很尷尬的一笑,對他上級打圓場說:「是呀,我們單位也有一個人煉,他也是這麼說。」這群人很掃興的走了。隨後單位領導對我大發雷霆:「你都說了些甚麼!」我淡淡一笑:「我說的都是真話。」當晚我煉靜功時,真的感覺非常美妙,身體像沒了一樣,只有一點思維知道在煉功,我知道我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師父在鼓勵我。

進入2000年初,同修們經過切磋,決定要走出去證實法,上劇場門前集體煉功。十幾個同修每天堅持。臘月二十三過小年那天,我們正在煉抱輪,警車來了,警察也從四面八方圍過來,同修都沒動,直到做完動功,然後散去。我和其中三個同修被警察攔劫非法關進拘留所。期間,家裏人對我不理解,丈夫提出分手,單位領導指責我損害單位榮譽。面對即將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名利情的考驗(當時還不知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堅信證實大法沒有錯。為了不牽連單位我決定辭職。市裏中共副書記與我談話說「看在你老人孩子份上,你只要承諾不去北京,我讓你回家過年。」我告訴他,「我不會給你承諾甚麼,大法是無辜的,我們要恢復修煉環境,集體學法煉功。」

2000年4月我在家學法時想:大法被迫害,師父遭誹謗,我這個弟子卻無動於衷,聽之任之,苟且偷生的活著,在家偷著學,偷著煉。我理應為大法挺身而出,如果貪圖眼前的安逸,保護自己這多自私啊,還配當大法師父的弟子嗎?我決定上北京去為大法討還公道,還師父清白。於是我和兩名同修踏上去北京的長途車。在天安門廣場,我們莊嚴的展開了法輪大法的橫幅。警察發現後驚恐的撲過來奪走橫幅,把我們抓到警車上。接著警車在天安門廣場緩緩行駛,又不斷有同修被抓上警車,一會就抓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

回到當地,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們因堅持煉功遭到惡警迫害,將我們銬在死刑床上六天。我們不斷的給警察和犯人講大法真相,介紹大法的美好,一些警察改變了態度,對大法表示同情,理解,對我們的舉動表示欽佩。一天我似睡非睡感覺坐在一條古老的木船上,前面有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船頭搖著櫓撐船,木船行進在一條河上轉眼之間我就到家了。醒來後,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這一關我又闖過來了,結果兩天後我重獲自由。

2000年6月我被當地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聽到這個消息八十二歲的姥姥當時昏倒在地,丈夫來到關押我的地方勸我,為了老人孩子退一步。公安局也發出話:你如果改變態度,同意上電視表態可以緩送。看著白髮蒼蒼的老人和孩子,骨肉分離的痛苦困擾著我,一邊是難以割捨的親情;一邊是道德良心、維護大法的尊嚴,真是舉步維艱。當時我悟到邪惡就是利用親情逼迫我放棄大法,放棄修煉,違背良知、走向反面。我絕不能做對不起大法的事,面對迫害我要堅守大法弟子的使命,證實大法。這才是真正對他們好。想到這,我堅定下來,告訴姥姥,你是煉功人,一定要記住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等著我回來,我一定會回來。

在勞教所,我因不放棄修煉被惡警關小號14天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二十四小時銬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腳和腿腫的像棒槌。因堅持煉功,一天兩次被四個惡警電棍折磨。但我曾受邪悟的迷惑而走了彎路,附和邪惡轉化同修而鑄成千古大錯。

2002年初,我走出勞教所,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走出了邪悟的陷阱。師父告訴我們,跌倒了,別趴著。我牢記師父在新經文中的教誨:「你們有些學員沒有做好,那麼你們就要抓緊時間把它做好」。「我希望每個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的太重,你自己的修煉,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惡中證實法,救度眾生,你堅定的走好你自己應該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感謝師父給我機會彌補過錯,挽回損失。偉大的師父再一次給我淨化了身體。一個月內身上的腫瘤消失了,甲狀腺病不治自癒,佛法修煉的神奇力量再一次在我身上體現。

我回來後,老人因顛沛流離臥病在床,孩子因我而受到學校社會等各方面壓力心理受到創傷。這一個個打擊困難並沒有嚇倒我、擋住我證實法的腳步,我除上班工作照顧老人孩子之外,其餘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論嚴寒酷暑,我懷著一顆慈悲的心,將真相送到千家萬戶。還兼顧著部份協調工作;並且不斷突破自我,走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越做怕心越少,正念越強,得心應手。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只要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我不失時機的給單位同事講,給親朋好友講,打車給司機講,買東西時給賣主講,有的人明白真相三退之後一再感謝我,我知道這是一個生命經過千百年的等待終於得救了,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感動。

邪黨奧運前後大批同修被抓,公安國保大隊一幫惡警來我家搜查,一無所獲;又一連幾天上單位騷擾我,軟硬兼施。我在師尊加持和點悟下,徹底放下人心,不配合邪惡的任何指使,正念正行全盤否定邪惡的一切陰謀,對他們堅定的說:「你們沒有資格審問我,這麼多年,你們接觸的法輪功學員已經不少了,應該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你們心裏應該明白迫害大法那是萬古大罪,參與迫害的人惡報連連,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在我持續不斷的發正念講真相中,邪惡敗下陣來。這場正邪較量,在我們單位轟動一時,結果又有一些有緣人士從中得救。

如今我家老人孩子都走在修煉的路上,老人年逾九旬,精神矍鑠,孩子精神面貌也有了很大改觀。我們的家庭在經濟上也有所改善,這都是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福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