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網上心得交流會都已五屆了,我從來也沒敢寫出自己的修煉心得、體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太平常了,但又感到正法修煉已經到最後階段了,作為一個老弟子,不管怎樣也應該向師父彙報一下呀!才不負苦心救度我的師父,這才動筆寫,和同修共同交流,共同提高。

一、大法給了我新生

修煉之前我是個疾病纏身的人,但最可怕的是被附體。從三十六歲開始這些症狀都出現了,整天難受,失眠、前胸後背痛,不能正常上班,五十歲那年正月的一天晚上從外面回家,突然從身後像有一個東西附在我後背上,同時前胸壓的喘不過氣來,處於昏迷狀態,嘴裏說出的話誰也聽不懂,我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從此以後再也起不來了。在床上躺了十六個月,最後手也抬不起來了,吞咽食物也困難了,不能自理。就這樣開始山南海北去求醫,各大醫院治療都不見效,同時又學了多種氣功,也沒看好,最後我的病狀全都跑到氣功師身上了,他得了我的病。沒辦法找巫醫看,更糟,不但病沒好,還供了滿屋子佛像和附體,那真是生不如死。

九五年四月的一天,有人來看我,讓我煉法輪功試一試,當時我祛病心切,馬上就同意煉功,立即請一本《轉法輪》,如飢似渴的用了一週的時間看完了第一遍。我覺的師父講的是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話,句句是天機,從中我明白了許多道理,人生的真諦,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在人生苦海中掙扎的我,看到了生的希望,心情非常激動,這時我看到了滿屋子供的那些東西都是附體,怎麼辦?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我就把那些附體東西都燒了,佛像也送走了,師父把附體給我拿掉了。

從此我就開始誠心修煉,每天早上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晚上集體學法,逐漸的身體狀況好轉,越來越好,思想境界不斷昇華。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一切病狀全都消失了,有力氣了,我真是受益匪淺,一身輕了,心中無限感激師尊和這高德大法,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悟性差的弟子

九九年「七﹒二零」惡黨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從而放棄學法,經常不煉功,甚至混同於常人,從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身體出現不適的感覺,開始難受了,頭痛、頭暈、心慌、心跳劇烈,呼吸困難等症狀,僅幾個月的時間,以前的病全回來了。師父講:「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轉法輪》)

我後來實在支持不住了,被孩子們又送入了醫院,各種檢查都做了,沒病。這次住院和以前不一樣了,藥水滴不進去,從早上7點30分開始到晚上11點一瓶藥也沒滴完,西藥一粒也吃不進去,一吃就嗆,喝中藥剛喝完不到五分鐘就便出去。當時正好二兒子在跟前,他看到此景就和我說:媽,咱回家吧,你的同修叫你回去呢。這一提醒我,一下子想起了我是煉功人啊!想起師父講的法,我悟到這是師父還在管我呢。悟到這些,我淚流滿面,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這個悟性差的弟子,我立即出院,又回到修煉中來。

回家後同修都來看我,給我帶來《明慧週刊》和師父的新經文,看完後發現自己落下太遠了,我向師父發誓: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剩下的生命就是為證實法而活著,助師正法。從此開始精進實修,多學法,堅信師父,堅信法,遇事向內找,很快身體恢復正常。我悟到病業根本就不可怕,這就要看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看正念正行的力度如何了。只要堅持發正念,就能解體邪惡!就能過好每一關每一難。但在證實法方面存在怕心,只是把親朋好友和家人都順利三退了,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和同修差距很大,退的比較少,有待今後努力。

聽說有同修想集體學法找不到學法點,我家有條件,兒女都不干涉我,他們都支持我,我想我受大法之益,我應該為大法整體著想,於是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同修們都來了,這樣我有提高的環境了,同修們也都不管路途多遠,風雨不誤,堅持到現在已四年多了,這些同修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年同修,大家比學比修,在證實法,發資料、貼不乾膠、講真相、勸三退方面,無論在嚴寒酷暑、冰天雪地,都很主動去做。有位同修出去發資料,剛放到自行車筐裏就被警察發現,她沒有害怕,發正念,結果警察說你還不快走。我們都在做講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事。雖然每天都覺的很緊張,但是都感到非常充實,感到修大法太好了。我一定堅定的修煉下去,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