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大法 從新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

一、從新走回修煉

說起來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得法的,由於當時學法不深,悟性低,沒能認識到大法的珍貴,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的打壓下和怕心與一些人心的干擾下,放棄了修煉。由於脫離了大法,逐漸又變成了一個情慾滿身、隨波逐流的不好的常人。直到在常人社會中碰的頭破血流、走投無路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嫌棄我、沒有放棄我,又把我領了回來。我又從新走入修煉。

在同修的幫助下,陸續請回了師父的後期講法,如飢似渴的學了起來。畢竟自己以前學過有些基礎,很快就認識到自己應該跟上正法進程,去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二、大法神奇的展現

在我剛得法不久,有一天,我騎自行車帶孩子到丈夫單位去玩,走在半路上,迎面快速開過來一輛紫紅色的麵包車(它是逆行),也由於我騎的比較快,根本沒有機會躲閃,就想,撞就撞吧,也沒害怕,「銧」的一聲和麵包車面對面撞上了,車停住了,我的一隻腳跨在車子上,另一隻腳落地,車子沒倒,把孩子嚇哭了。司機下車問有沒有事?我說:沒事你走吧(當時只想按師父說的做個好人)。然後我騎上車子就到丈夫單位去了,把剛才的經過跟丈夫說了。我說:是師父保護了我們娘倆。丈夫一看自行車,大樑都撞彎了、前轂轤都朝後了。丈夫同事也說:怎麼騎來的?我說我也沒注意。

還有一件事,就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有一天晚上,在我似睡非睡之中,總是聽到師父在耳邊講啊講啊。由於當時悟性低,還不悟。當我從新走回修煉以後,每當想起這些就忍不住流眼淚。那是師父慈悲,不想放棄我,怕我迷失的太深,不能返回來。師父在把法往我腦子裏打啊。

後來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更離不開師父的呵護,每次出去發資料到居民區、居民樓、農村,雖然人比較多,但我很少在發資料中碰到人。有一次下午,我去發資料,也準備順便把孩子接回來。當我發完兩棟樓下來,準備開車鎖時,才發現我拿錯了鑰匙,沒帶我自行車鑰匙,這可怎麼辦?接孩子時間也快到了,我趕緊求師父說:師父幫幫弟子吧,我得走啊,剛說完,我隨便拿了一個小鑰匙一捅,奇蹟出現了,鎖開了,別提我有多激動了。

母親也是大法弟子,家在農村。在我們那兒幾乎每家都有儲存水果和蔬菜的大窖,有一天母親準備下窖去拿水果,沒想到一腳踩空,跌落窖底。母親人高體重,又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大家想會是甚麼樣呢?當母親意識清楚,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炕上。見我父親坐在身邊,就問:我怎麼躺在炕上的?我父親說,你自己進來的,手裏還拿著手電筒(拿水果時準備照亮用的),後背上有點土,進來就躺下了。母親就把剛才的事跟父親說了。父親也很震驚,母親也很激動,說:是師父救了我呀!要不誰會知道我掉窖裏了。(那時父親還沒修煉,也知道大法好,放不下原來練的那些東西)。自那以後父親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順便說一句,我的老姑父在得腦瘤無錢醫治的情況下,他們那裏的大法弟子告訴了他大法真相,讓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早已經恢復了健康,看上去根本不像得過重病的人。

三、魔難中沒有被嚇倒

丈夫也是同修,在修煉的路上,我們夫妻相互支持、相互幫助,這幾年三件事做的比較順利。丈夫離崗後是自由職業,做證實法講真相的事很方便。由於我做資料,丈夫隨時可以去發去貼。沒有資料了,我就做,久而久之丈夫起了做事心,我也多次提醒他,不要把做事當成修煉,要多學法、多發正念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他表面接受,但沒入心。他還有一些執著心沒去(這裏就不細說了),被邪惡鑽了空子。2008年4月份,在街上貼真相時,被邪惡跟蹤綁架,直接送到本地看守所。由於丈夫正念堅定,當時沒有暴露家庭住址,後來惡警雖然也來抄了家,但我們少受很多損失。

在丈夫被非法關押在本地看守所期間,周圍同修由於怕心不敢和我接觸,同修們也許幫助發正念了。我一個人經常跑到看守所去要人,去發正念。其間有一個女同修和我去過兩次,一男同修跟我一起給丈夫送過衣服,還有一男同修見我狀態不好,來看過我幾次。對這幾位同修給予的幫助,在這裏我謝謝他們。當然別的同修也在關心我只是形式不同。我也謝謝他們。

由於自己有人心在,心想:你們不來看我、鼓勵我、幫助我營救我丈夫同修,我也不會去求你們,對同修心生怨恨,造成間隔,沒有和同修們及時形成整體。使邪惡得了逞,將丈夫被非法勞教兩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遭受迫害。給證實法救度眾生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在此期間,自己有過消沉,有過失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心想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難道只能在順境中證實法救眾生嗎?當魔難來時就退縮了嗎?這是真修弟子嗎?對的起慈悲救度我們的師父嗎?其間同修們也鼓勵我一定要多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通過學法發正念,師父給我把那些不好的思想念頭與邪惡干擾因素清理了。但有時還會返出來,我不怕它,我已經能清楚地認清它,清除它,不受它的干擾。穩健的走在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光明大道上。

比起精進的同修我做的還不夠,離法的要求還遠,但我一定會努力的去做好,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