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拯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得法後受益甚多,但沒精進,提起大法弟子稱號,我內心深處都是慚愧的,感到愧對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

得法

難忘的一九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姑媽來家叫我去學法輪功,我當時也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功法,我姑媽接著給我講了法輪功很多神奇之處,講到她自己曾經有的病都好了,我也知道姑媽她患有多種疾病,如:神經官能症,失眠,頭痛,風濕等等。她說煉了幾個月都好了。我當時似信非信,但我和妻子已有半年多未在家了,但看姑媽的確很精神,不像有病的人了,說著姑媽又做了一、二套動功給我們看,她說一共五套都好學,有人義務教功,分文不取,你去試一試,你覺的好就煉,覺的不好也沒人強迫你煉的,我是你姑媽不會騙你的。她說她請了一本《轉法輪》,先借我看看再說。

我當時只是覺的姑媽太誠意了,動心了。因我和妻子當時都在吃藥,一年吃藥都要過千元,我是農民靠種地養家,當時全家人年收入都不過三千元,生活要開支,小孩要上學,還要應酬親戚等等,想到家庭的處境和一家人的健康,接受姑媽的介紹是肯定的。

第二天姑媽就將寶書《轉法輪》送到家中,我馬上就閱讀起來,讀完《論語》感覺內心一震,覺的這不是一般的書,師父完全是在講佛道神,天地,人及宇宙中的事。當時覺的很新鮮,心情又無比激動,帶著好奇、歡喜心讀起書來。意想不到的是當我看完第七講,奇蹟就出現了,身體的反應狀態竟然和書中講的一樣,吃起肉就噁心,我曾也抽煙,現在煙也抽不了,肝臟部位有反應,因我曾患過肝炎,盜汗,頭暈,耳鳴等疾病。

當時看書和學煉功還不到一週,就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師父的洪大慈悲,我很感動和興奮,將《轉法輪》九講全部看完,又從新看起了第二遍……日復一日,身體感覺非常好,不到半年完全到達了一身輕,沒有病的感覺真是好,我能得大法真是太幸運了,受益甚多,難以言表。

風雲突變的日子

正當我對生活充滿信心,對人生有了真正理解,全家深獲幸福不到一年的時候,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發生了,邪惡流氓江澤民政治集團誣陷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我們當地的煉功點逐漸受到干擾,接著又出現了「七二零」邪惡流氓江氏政治集團開始公開破壞大法,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從此我們失去了好的修煉環境。幾天後當地邪黨政府就下鄉和邪黨村支書、邪黨村幹部非法對煉功人進行干涉,揚言不准煉法輪功,並強行每個法輪功修煉者表態,寫保證。當時把我和妻子(同修)被立為當地重點對像。

此時的我能接受邪黨的無理要求嗎?顯然是不可能的,我告訴他們我們在大法中得到的好處,身體的健康,心性上的提高,大法怎樣要求煉功人用「真、善、忍」的標準與人為善,做好事不做壞事,處處為別人著想,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等等……說的那些人員個個無話可說,他們只好說是上面的指示,並說他們也出於無奈,叫我們能不能給他們一個面子,寫個保證不煉就算了。我說這不是給誰面子的問題,這是你們在違法,在傷害老百姓的人身合法權利,也是對老百姓的人權侵犯,他們說不過,最終未能如他們的願,走了。但不是就這樣完事了,在邪黨江氏流氓集團的高壓下,他們怕自己的職位和利益受到傷害,就埋沒良心指使惡人非法監控,非法抄家,搶走我們的合法財產,非法拘留我和妻子數次,對我和家庭生活造成了嚴重傷害,毫無安定之日。

農曆二零零零年臘月,為了給大法及自己討個公道我進京上訪。誰知到了北京聽說在抓人,抓的很兇,當時在家遭受迫害去北京上訪的功友很多。到了北京看到的情景,都感到無奈,就相互商量了一下,要不過幾天再去上訪,恰好又遇上北京的功友,說在他那裏暫住幾天,就去了一個星期了,大家商量住在那裏不是辦法,不能起一點作用,就定於第二天再去北京上訪,誰知就在當天早晨六點不到去趕車時,到處路口都布滿了警察,對個個要上車的人嚴查,並強行辱罵法輪功和師父才准上車。就這樣,邪黨利用惡警,用極為卑鄙下流手段將所有要去北京上訪的功友全部截下,人人被非法搜身,所帶財物都被洗劫一空,並對每位功友暴力毆打後非法拘禁五十餘小時。後來邪黨惡警分辨口音,叫去北京抓人的當地邪惡的六一零和派出所不法人員,到此辨認後,又被強行帶到北京一個招待所非法拘禁三十幾個小時後,被當地邪黨六一零人員和武警用手銬非法押送回當地。

當時已近大年三十,家家戶戶都在為歡度新年買吃的,買穿的,買用的,忙忙碌碌。可是身心深受傷害的大法弟子卻被邪黨非法關進了糧站倉庫內,不能與家人團聚,遭受邪黨收買的邪惡生命殘酷的折磨。折磨的方式包括暴力毒打,辱罵,搧耳光,地上畫圈站立不動,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幾十個人關在倉庫裏,只放兩隻馬桶,男女各一隻,臭氣沖天;吃的是邪黨人員吃過的剩菜,剩飯合在一起加乾辣椒煮成的稀飯,並強行要求大法弟子吃,強交高額的伙食費等等……我家屬被邪黨人員威逼強交伙食費二千五百元後將我非法關進了看守所。看守所也很殘酷,他們為了斂財,天天強迫我幹奴工,用縫紉機打塑料袋,每天還要定數量,強行關在看守所近一個月時間,又將我轉移拘留所非法拘留,非法審訊二次。大約又過了二十天左右,邪黨機構非法勞教我十八個月,將我送入勞教所。

邪惡六一零人員和惡警將我非法送入勞教所,勞教所的惡警非法嚴密搜身後,將我關了起來。裏面的惡警對剛進所的大法弟子給予虛偽的關心,對每個大法弟子摸底,分辨大法弟子的心性與意志,剛過兩天就將其規模性的迫害,迫害的方式有:強迫觀看邪黨造假,污衊,誹謗攻擊大法和師父的電視,強迫唱邪黨歌曲,罰站軍姿,罰坐,俯臥撐,曬太陽,長跑,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說話,強迫每週寫所謂的體會,對意志堅定者關小號,電棍擊,睡刑床,惡警唆使犯人任意拳打腳踢。我是一個不爭氣的弟子,經不住邪黨的迫害,妥協了邪惡,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提前回了家。

嚴正聲明必須嚴肅對待

回家後靜下心來回憶自己的修煉過程,想起師父對自己的洪大慈悲與苦度,傷心的悔恨了自己很多很多,悔恨自己太不爭氣,太懦弱,太對不起師父,沒能堅定正念對待修煉和維護師父與大法,慚愧的不敢看師父的照片,但想師父是慈悲的,我還是鼓起勇氣看起了《轉法輪》。由於怕心太重,加之邪惡還在不斷騷擾,成天總是嚇的提心吊膽。後來有同修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等,在學法中看到師父講不願放棄一個弟子;明慧週刊上每週都有大量同修在嚴正聲明,悟到師父還在給予自己從新站起來的機會。通過學法漸漸心態穩定了許多,心性略有提高,於是也寫了嚴正聲明,但卻沒敢寫上自己的真實姓名,被退了回來。

後來又兩次用真實姓名聲明也未成功,心裏有點難受了,想是不是寫的方法不正確,又想自己只有這點文化水平嘛,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誤在那裏,最後深深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沒有嚴肅對待嚴正聲明。嚴肅用正念聲明,反問自己達到了嘛?自己帶著那麼大的怕心和常人狡詐心理寫的聲明能算數嗎?平時自己那顆在常人中追求物質利益的心在不斷膨脹卻沒有察覺,時常想掙錢買這樣做那樣,心安理得的用師父講的「要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的法來掩蓋自己執著不放的執著心。後來又再次向明慧寫了嚴正聲明。

遇事向內找 跟上正法進程

從得法以來,自己深有感受。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淨化了無數次,無數次身體,師父為我承受了好多好多的苦難,但不爭氣的我卻不精進,例如學法少,心性提高很慢,有時反而降低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有一次我妻子(同修)嘴突然歪了,她娘家知道後很著急,急催去就醫,她守住心性,靜心學法向內找,悟到自己沒修好口,並有說不敬大法之言,她向師父懺悔並決心以後做好,七天後的一早晨,奇蹟突然出現了,她發現嘴又正了。

最近半年內在身上又發生了三件事。一是肋骨被拉貨的手拉車碰了,導致便血,呼吸都疼痛,七天後恢復正常;二是車上坡時快到坡頂了,突然上不去了,剎車剎不住了,車倒退下去了,車上還有八百公斤貨,路邊是條兩三米寬的溝渠,車倒的還很快,又看不見後面的路,很險啊!在情況十分危急之時,車不動了。這時汽車的一個後輪已經懸在橋外邊了,當時見此情景不寒而慄,知道是師父救了我;三是一天早上起不了床,全身無力,只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在發燙,只有躺在床上背法。中午十一點才起來喝了幾口水,但水剛下肚馬上就吐出來,只好又上床。此時師父點化我向內找,並一氣看完了《小冊子:向內找 勇猛精進(明慧文章彙編二)》,自己向內找的過程中悟到出現在自己身上的事,決不是偶然的,怎麼半年內就接連發生了三次事故呢?此時才猛然醒悟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沒做好,過於執著常人中的現實利益,被常人社會的假相所迷惑,自己為常人的各種執著心而活著了,卻忽視了來世間修煉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目地。悟到後,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很快清除了黑手爛鬼的迫害,頓時身體漸漸舒服了,下午四點過起床吃飯,第二天一切正常,我內心非常激動,又一次感受到了偉大師父的洪大慈悲,深刻體悟到了師父講的向內找的威力。

通過學法修心向內找去執著,看明慧文章,爭取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現在能抱著慈悲的心態,直接用真相資料救度眾生了。方法是與有緣人接觸時,可直接問其對方,你知道大法弟子為何要在電桿,樹上,牆上張貼「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條幅嗎?多數一般都知道,也有說這樣那樣話的人,自己就要正念,祥和的與對方講邪黨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講邪黨與人鬥利用迷信二字,洗空了中國人大腦中信仰神的傳統文化後,最後強制式的讓人信仰了馬列毛邪靈思想,在教科書裏教唆人的後代自己的父母都沒邪黨親,把邪黨怎樣毒害世人的醜惡嘴臉揭示出來,讓人認清它,特別要利用邪黨所謂的迷信二字來解世人的心結,要給對方舉例說明,讓對方覺的你說的話是有道理才能接受。

因自己文化成度低,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