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返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得法,那年我十四歲因家境貧窮休學在家,媽媽身體有病很少笑。那年夏天媽和鄰居相繼走進大法修煉,從此一切都不同了,我看到她明顯的變化,臉上有幸福的笑容。記憶中,家裏好長時間只有幾塊錢,看病花光家裏所有錢,好長時期能吃一回肉。學大法後一切都變了。不用再花錢買藥了,因為身體通過煉功一切病態都消失了,臉有了顏色,精神十足。我們一家都想這功真好,真的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媽請回幾本書,那幾天她們給我印象很深,有空都一塊學法煉功很開心的樣子。我在家沒事拿起書坐下,照師父煉功動作比劃,盤腿有男左女右我弄不清楚,晚上夢見很大的腳盤坐在我家大門上。對面阿姨問我去不去,媽也問,我只是笑。早上阿姨又在叫我媽了,不知怎的我也爬起要去,由於我家地面潮濕床墊得高,我要踩凳子才能上,下來時不曉的怎麼掉地上了,頭碰在水泥磚上卻沒感覺,常想到這件事是師父保護。

我看書明白很多,人應該返本歸真,要還業,吃苦放下各種心,做好人,心存善念才能提高。這過程中放下了很多不好的思想,人變的真誠善良,能為家人,也為別人著想。

幾個月後我們一家先後南下打工。火車上我一直把當時全部的大法書抱在身上坐了兩天兩夜,心想這才是最珍貴的,永遠不能失去。找到工作後,每天只是上班,工作時間長,漸漸也不看書了,但大法的根已經紮在心裏,對我的為人處事有著深遠影響,我是受大法的益。那裏可能我最小,但給人感覺很成熟有知識,後來做了那兒的倉庫保管員工作輕鬆,可我只是小學文化,我想這都是修大法得的福。

一晃八、九年,因一家都在外也沒回去,不知道正法都過七、八年了。二零零一年看到有關栽贓大法的報導,眼淚下來了,心裏想著自己學法後的改變,很堅定告訴自己大法是好的,是正的,我會永遠堅信他。後來知道那些報紙都是造謠惑眾,最痛心是我沒想到要出去講真相,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可是大法最需要我時,我卻還在人中迷惘。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真正回到大法中,很自然的好像一切就那樣安排好的。回想那幾年並非真正離開大法和師父。一次,客戶結帳多給六張百元的錢,我沒多想就退給了他[那時我一月就掙六百]。是大法教會我,不是我的決不能要,做高尚的人。有次一壺剛燒的開水我往水瓶裏加,突然柄斷裂水都倒腳上,正是夏季,可我只像洗個熱水腳一切正常。還有很多,不一一寫了。我想著都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感謝師父。那時我只是常人表現,師父仍然慈悲的看護我……

回家學習師父所有講法,開始去做該做的三件事,真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時想到荒廢的幾年失去太多不可挽回的東西,陷入很深的自責,就做過一個夢讓我把這一切都放下了。夢裏一戲台,我在後邊是最後準備出演的人,讓我覺得也許是安排,也許真失去了,那都成過去不可改變,唯有精進。

我想師父對每個生命都一樣慈悲,那些還在人中徘徊的昔日同修們趕快回到大法中來吧,所有大法弟子在盼望你們。也希望善良的有緣人別錯過這萬古機緣,走進法輪大法,走上返本歸真的道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